两个人的脸色听不好看也挺为难,看得出来他们也是真心不想签。

  黄平仍然不死心的抬头问我:“耀阳哥真的没机会了吗?”

  “你们还有两分钟。”看了眼手表我面无表情的回道。

  “哥!”

  “停停停,快别叫我哥了,你们坑我的时候咋没寻思我是你们哥呢,这样吧,你们不是想要机会吗?行,我给你们机会。”我再次指着楼上:“你让她变成正常人,我还是你们的好大哥,怎么样?”

  “……”

  两个人纷纷沉默,最终都很不情愿的咬牙签字了。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那个……看在你俩叫了我这么多年大哥的份上,好大哥送你们一句话,不是一个圈子的人别往一起硬凑。”

  说完我便头也不回的上楼了,两个人相对无言。

  许久后,浪斌叹了口气:“走,看看卡里有多少钱。”

  “你他ma还真准备收下这笔钱??”

  “不然呢??”

  “我们能有今天都是耀阳哥给我们的,我们坑了他,他仍然选择以德报怨,还给我们这些钱,让我们体面离开,这钱拿的确实不舒服。”

  “他给我们这些钱肯定是他心虚,我们毕竟跟了他那么久,知道他那么多事,他想要洗白,想要帮王威在这次忍大选举中获得成功,肯定不能有失,这钱你更应该看成是他给我们的封口费,所以这钱拿的一点问题都没有,走走走,去查查余额。”

  黄平忽然就感觉自己好像跟浪斌越来越不是一路人了。

  两个人去银行查了余额,上面的数字令浪斌挺不满意的:“就他ma这么点钱?”

  黄平皱眉说道:“不少了好吧,听说他这次要洗最少花一个数,能给咱们这些钱已经很仁义了。”

  浪斌不屑地撇撇嘴:“静扯王八犊子,他遇到困难需要花多少钱跟我一点关系没有,现在秩序公司的股份最少也得是这个卡里的四倍还多,他只给我们这么点钱,真拿我们当要饭的打发呢!!”

  “不然你怎么办,浪斌我劝你不要太贪,差不多就得了,至少你还有得拿,要是耀阳一分不给你,你不憋着啊?”浪斌的态度着实令黄平很不爽。

  “我干什么憋着,他有杀人许可证是咋的?我就不信我好好地他就过来拿枪干死我。”浪斌扯着脖子在提款机跟前吼道。

  “你刚才怎么不说这话呢。”

  “刚才我是怕你难做,不然我早就跟他急眼了,你看看咱俩都下跪给他道歉了,他怎么态度还是那么装逼,我看着就膈应。”浪斌气呼呼的说道:“得了,先取两万,我去找个小姐泄泄火!

  ATM提款机门口,我斜靠在墙壁叼着烟呵呵一笑,紧接着将烟头扔在地上转身回了家,这一次我是彻底死心了。

  “你去不去搞一下?天玩你家汐汐不腻啊?”浪斌接过两万块钱,吊儿郎当的说了一句。

  “我不去了,今天很累了,我想回家了。”

  “完蛋,你现在怎么越活越不潇洒了,得了,不要想那么多了,他张耀阳不得意我们,秦式集团公司大门为我们敞开着,她现在正是缺心腹的时候,咱俩踏踏实实的跟他,副总的位置就是我们的!”浪斌野心特大的说道。

  “这个再说吧,卡我先揣着,明天来银行预约,取完钱都打你号里。”黄平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行,回头电话联系。”浪斌笑呵呵的揣着两万块去消费去了,之前谈的那个女朋友早就黄了……现在的他要钱有钱,要地位有地位,什么都缺,唯独不缺女人,活的潇洒的一批。

  夜晚,回到家里,黄平因为这钱的事跟汐汐又大吵一架!

  “老婆,我想将这钱还给耀阳,我们已经欠他太多了,不想拿着昧着良心的钱。”

  “你给他人家也不要啊,再说了我们不欠他什么,他欠老艾一条命,皇妃变成这样也是咎由自取,一报还一报!”

  “老婆你这样说是不公平的。”黄平仍旧很自责,一直在抽烟,不一会儿烟灰缸就让他给抽满了。

  “我就瞧不上你这窝囊劲,一点洒脱劲都没有,你现在有钱是怎么的?老家的房子是买了,但我不想回去生活,我已经习惯s海这边的生活,这里的市里一套房子要几千万,你给老家的房子卖了也不够在这边买个厕所的,咱们这么大了,还要结婚,你现在分逼没有,说好听的在大公司上班,每个月除去车贷,房租,花销不剩什么了,身边的姐妹都穿金戴银,看看我有啥啊,我什么都没有,还得跟你受苦,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窝囊废……”汐汐跟别的女人一样,两个人过了感情的平淡期,争吵就愈发的变得频繁起来。

  平日里黄平干什么都让着汐汐,这也造成了稍微有点不如意汐汐就急眼的性格。

  最开始黄平还能接受,时间久了,两个人就总会因为琐事而吵架。

  恰恰今天的黄平又很心烦,脑海里全是对我的愧疚感,最终他咣的一拍桌子:“你他ma够了!!!”

  说句良心话,黄平已经很努力了,但他天生就是个实在人,智商照比浪斌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你让他出个力或者扛锹干活,拿刀砍人他行,你让他玩商战,头脑风暴简直就是难为他。

  但他为了让汐汐过上好日子,拼命努力奋斗,结果换来的还是汐汐的各种看不起。

  最开始两个人在一块搭伙过日子本就是为了各自的生理需要,到最后就变成了无尽的争吵。

  现在的他们即将步入婚姻,分手吧,舍不得,毕竟人都是有感情的。

  在一起吧,汐汐还觉得委屈,黄平有点太老实,太窝囊。

  并且,黄平现在对汐汐的袜子,裤衩啥的已经没有兴趣了,不像最开始恋物那会,汐汐穿的衣物,袜子,鞋,黄平会特迷恋的玩上好一阵子!

  现在套他脑袋上都不带瞅一眼的。

  汐汐一度觉得黄平可能是背着她在外面偷摸跟别的姑娘恋物了,毕竟这种习惯是没办法改的。

  你可以说他心里扭曲,也可以说他变态,但他是不会承认的,他们这种人单纯的叫练物,将自身的压力以一种特殊的行为释放出来而已。

  汐汐找不到被人宠的感觉,自然也就升起别的心思。

  黄平心烦意乱,懒得在跟她争吵,索性咣的一声走进卧室蒙头大睡。

  随后汐汐咣的一声挎包离开,黄平也没阻拦,每一次吵架汐汐似乎都喜欢离家出走一晚上。

  最开始黄平还去找她,后来也就懒得找了,她顶天跟几个姐妹在一起打一宿麻将,散散心而已。

  “没出息的男人一辈子都没出息!”汐汐走出家里后,闲的没事就寻思约几个姐妹打麻将,今晚也是怪了,约一个不出来,约一个不出来,都说有事,最后没招了就给浪斌打电话,听着电话里的迷乱声,汐汐问道:“干什么呢?这是啥动静?”

  “最近有点上火,释放一下,给她们喝点小米粥,咋了?”

  “出来打麻将,一缺三!”汐汐气哄哄的说道。平常浪斌也总是跟这群姑娘混在一块打麻将。

  “一缺三?打个毛啊。”

  “你来不就二缺二了么,赶紧的,不来以后关系不处了。”

  “这么大火气?跟臭鞋平吵架了昂?”

  “废话什么,赶紧来,壳一宿麻将!”

  浪斌眼珠子一转:“就咱俩打啥麻将呀,这样吧,咱俩找个地方喝点得了呗。”

  “你找地方吧!”汐汐想了一下就答应了。

  “这个点了基本上都要关门了,咱俩也喝的不开心,你不是有我钥匙吗,你去我家等我,我买点烧烤啤酒啥的,咱俩回去喝呗!”

  “行!”汐汐反正没地方去就应了下来。

  浪斌平常有事没事愿意往家跑,一回家就是好几天,而他走的这几天就把钥匙给了黄平,让他没事就去帮忙看看家里,遭没遭小偷,厨房漏没漏水,顺便帮着简单的扫一下什么的,俗称看家。

  黄平那么忙哪有时间去呀,就将这事交给汐汐,大家关系平常都挺好的,也就答应帮这个忙,这才有了浪斌家里的钥匙。

  “帅哥,包宿呗,这样我便宜点,收你五百行不?”小姐见浪斌提裤子要走赶忙拦了一下。

  “我说你这个人就是贱,刚才我说八百你死活不干,现在有妹子找我了,我还不玩你了呢。”浪斌贱嗖嗖的点了颗烟,想着今天看见汐汐的那双大白腿,内心就有一种蠢蠢欲动的想法。

  “五百,我在喊个姐妹陪你!”小姐退而求其次的说道。

  “拉倒吧,那姐妹的腰都赶上你两个粗了,我可不扯,再见!”

  说完,浪斌火急火燎的跑开了,一溜烟的钻进烧烤店,卖了七十块钱的肉串,扛了一箱啤酒,按照汐汐的酒量,足够喝晕她了!

  “老板,大腰子多给我放点辣椒。”浪斌招呼老板一声,随即看着对面的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药店舔了舔嘴唇,随即走进去问道:“给我来个印度神由,抹上去能干两小时的那个!”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