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斌住的房子内,每次汐汐来都会有一种强烈的“青春鹤尔懵”的味道,那纸篓里必定装满了卫生纸,汐汐眨着眼睛挺无语的说道:“天天这么整,身体不废了?可怜的娃。”

  原本她还想帮着浪斌收拾一下的,一不小心看见浪斌床上有一本小“慌”书,出于好奇她就拿起来翻看,刚开始看的时候还挺过瘾,看着看着不小心睡着了,毕竟深夜了,实在是困,就那么的睡着了。

  “我回来喽,小宝贝儿。”浪斌龇牙一乐,哼着欢快的小曲回到家中,将手里的肉串顺手放在鞋柜上,又将啤酒搬进屋内,刚想喊汐汐,就发现汐汐已经进入梦乡。

  看着汐汐非常正点的身材,浪斌舔了舔嘴唇,“酷当”也是不可控制的“桥”起来了。

  他想了想,便将手里的手机调成录像模式,随后藏在床对象一个很隐秘的花盆里。

  浪斌有个偶像,就是冠希哥,每次浪斌领姑娘回家后,都习惯性的玩个录像,方便以后自己在家无聊时,跟卫生纸来一场亲密战斗。

  “汐汐,醒一醒。”浪斌有意无意的在她身上轻轻的抹了一把。

  “你回来了。”汐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也没注意浪斌的咸猪手。

  “啤酒买回来了,喝呗就?”浪斌笑呵呵的将门口的啤酒搬了过来。

  “喝呗。”汐汐今天是真的烦了,想喝点酒了,就起身去了卫生间。

  听着卫生间里哗哗的流水声,浪斌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

  躺在床上转辗反侧黄平心里一直非常的不安,他总觉得自己要有什么事发生一样,呆呆的看着床头柜上的银行卡,他就闹心的睡不着觉。

  同时看了眼时间已经来到后半夜三点了,汐汐仍然没有回来,就是打麻将这个点也该结束了,他有些不放心决定给汐汐打个电话。

  喝高了的汐汐在声泪俱下后跟浪斌抱怨了种种不是,浪斌非常自然的就搂过汐汐轻声安慰,然后两个人半推半就的就那啥了。

  如果当代最流行的代言词是什么,一定是外遇。

  根据船长不完全统计,全国十对情侣或者夫妻,将会有八对情侣背叛过对方,男的也好,女的也罢,亦是如此。

  他们大多数都是在外面的打工族,已婚夫妻,以及上班的白领,在麻木的生活下,只为寻求一些刺激。

  多少女人都是外表看着好好地,私生活里乱糟糟的。

  例如漂亮的媳妇,你想睡,那么别人一定也想睡!

  在这里奉劝大家一句,找媳妇要慎重,多的话我就不说了。

  所以汐汐跟浪斌发生这种是必然中的必然。

  女人,夜不归宿,这是一定不可以的!

  男人在外面玩的是钱,女人糟蹋的是自己的身体,当然,这类女人大多数根本也不在乎。

  所以爱上夜店,爱出去玩,一宿一宿不回来,喜欢夜里在外面打麻将的女人,这样的女人你们离的越远越好。

  虽然不代表她就一定是不好的女孩,但她的出轨风险绝对是要比正常女人高!

  兴许没准哪天你俩一吵架,她头脑一热,心想你不在乎我,有的是男人要我,这种虚荣心的劲头一上来后果一发不可收拾。

  电话猛地响了,汐汐对正在“工作的”浪斌比划一个嘘的手势。

  “干什么。”汐汐声音仍然表现的很愤怒,余怒未消的样子。

  “媳妇我错了,你在哪我去接你,这么晚了,我不放心。”

  汐汐一声冷笑:“都他ma三点了你才说你担心我,之前干什么去了!!”

  “我……”

  “行了别说了!我困了要睡觉了。”

  “哎,你在哪呢?”

  “我在哪跟你有关系吗?”汐汐生怼,貌似在这件事里就是黄平犯得天大的错一样。

  “媳妇你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

  “错错错,你就知道错,每回光说错不改有用吗?”于此同时,浪斌的神经仿佛被刺激到一半加快了动作,发出……声音,在这个安静的深夜里,这种声音是能够让人听到了,汐汐推了他一把,用口型骂他:“糙你妈,你傻*吗?”

  浪斌咧嘴一乐,继续刚刚那温柔的动作,同时亲了汐汐一口。

  “什么声音?”黄平也听到非比寻常的声音,便皱着眉头问道,他想问汐汐你是不是搞破鞋呢,话到嘴边没好意思问,毕竟自己媳妇他还是很相信的!

  “没什么声音,我要睡了,挂了!!”汐汐根本不想解释,也没必要解释,强势惯了,我说什么你信什么就完了。

  呵,女人!

  嘟嘟……

  没等黄平继续追问下去,电话很果断的就给挂了。

  黄平在打过去,对面就显示已经关机,他怎么都睡不着了,坐在床头非常郁闷的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着,心烦的不行。

  “你就这么给他挂了,不怕他怀疑啊?”浪斌担忧的问道,毕竟这种事是不光彩的,一旦漏出去,黄平肯定不会放过他。

  “有什么可担忧的,明天回去给他一个笑脸立马像一条狗一样的听话。”汐汐满不在乎的回道。

  呵,女人!

  ……

  黄平琢磨半天就拿出手机给平常跟汐汐打麻将的几个麻友打过去了:“哎,我是黄平,汐汐在你家了吗?哦哦……没啥事,就是吵了一架不知道去哪了,担心她,呵呵,嗯,你休息吧。”

  “喂,我是黄平,我媳妇在你那了吗?”

  黄平打了n个电话除了没接的,剩下的都没说没在。

  想到这,黄平就给浪斌打了一个过去:“斌子,你干嘛呢?”

  “睡觉呢。”浪斌打了一个哈欠,撩拨着汐汐的头发随意的回道。

  “我媳妇跟我吵架了,一宿没回来,我挺担心他的,你帮我出去一起找找,别再出什么事。”

  “挺大的人能有什么事,又不是小孩子,估计明早她气消了也就回去了。”浪斌刚才那么卖力气,现在累的根本不想动弹。

  “哎哦这不是担心她吗。”

  “你说你也是的,没事总气她干嘛,本身咱就没什么能耐,女人你在不哄着点,谁跟你过日子昂?”

  “事是这么个事,有时候就感觉……哎,算了,你休息吧,明早我给你打电话,上银行转账吧,当面转靠谱一些。”

  “不用,明天我还得上班,你直接打我卡里就行,咱俩是兄弟我对你还不放心吗。”浪斌邪邪一笑。

  “行!”黄平咬牙回道,随后两个人便挂断手机。

  接着黄平在客厅中转了n圈,想出去找汐汐,s海这么大又不知道该去哪儿找,没准汐汐只是生气自己在外面开了一间宾馆睡,天亮就回来了也说不定。

  是自己想多了,黄平感觉自己多疑了,就回到房间睡了。

  “这个窝囊废还挺担心你的。”挂了电话浪斌讥讽的说道。

  “甭理他,咱们继续。”

  “还来,我这老腰……”

  “完犊子!”汐汐根本不给他休息机会,直接翻身强上!

  出轨一次跟十次是没有任何区别的,最开始汐汐还有点心里负担的,可刚才黄平打电话主动过来跟自己低头就觉得这个窝囊废离不开自己,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任性!!!

  次日,凌晨七点多,汐汐起身穿衣服:“我得回去了,万一这小子心血来潮来这里找你,可就傻了。”

  “怕啥的,就算发现他能咋的?”浪斌也就是在吹牛逼,这要是让黄平发现了,揍哭他。

  “什么咋的,咱俩玩归玩,但我是要他结婚的!”

  浪斌噗嗤一声就笑了,心想你丫一个小“扫货”就算跟我结婚我也不能要你啊,不然婚后脑袋上不得哇哇一片绿油油的大草原昂。

  同时他也被现实的女人给深深地影响到了,这晚上跟别人搞破鞋,回头第二天还说跟男朋友结婚,这是一种什么心里,他到现在也没搞明白。

  他也不想懂,只是警戒自己以后找老婆一定要找个靠谱的。

  “好嘛好嘛,我懂得,你放心,只要黄平对你不好了,你随时来找我,我保证会让你冲上云霄。”

  “我警告你,我不联系你,你别主动联系我!”汐汐谨慎的说道。

  “明白,哎,你的裤衩留给我呗,没事的时候有个念想,我看看恋物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给不了,回家让他发现了,得打死我。”汐汐说完,就挎着包离开了。

  “兄弟呀兄弟,你真不能怪我,是你媳妇太“扫”,我不上也得是别人帮,肥水不流外人田对不?”浪斌自言自语一句后,便翻身继续呼呼大睡。

  半个小时后,汐汐穿戴整洁的回到家中,原本意气风发,神清气爽的她到了家门口那一刻再次摆出一副余怒未消的样子,这场战斗力,她必须保持主动。

  “媳妇回来了,吃东西了吗,我给你做点早餐。”黄平心里早就担忧的不行,听到开门声后,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

  “被你气都气饱了,不吃。”

  “哎呦媳妇,你还生气呢,是我不好,我以后一定努力上进行不行。”黄平抱着汐汐很认真的在哄她。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