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一般在外面搞完破鞋后,回到家看到对家操劳的媳妇肯定是心里升起无比后悔,也深知外面的野花没有家花香!然而这种愧疚也仅仅就是一时的,到了下一次,他们仍然选择跟采采野花,并义正言辞的说是为了释放自己的压力,不过就是玩玩而已!

  而眼下的汐汐对待黄平的态度也是如此,目前挺后悔的,等过一会儿情绪也就正常了。

  就是因为这次出轨,彻底埋下祸根。

  ……

  视线扯回到我们这边,我在王威的办公室里正襟危坐,王威端着一碗大茶缸,对着滚开的茶水吹了吹:“钱的事弄得怎么样了?”

  “手续基本办完,明天这个时候就可以打款了。”我如实说道。

  “上头已经给你洗的差不多了,基本上就是钱到位,人家章一盖就完事了。”

  “威大佬牛逼,呵呵。”

  “我不喜欢别人跟我开这种玩笑,没意义。”王威板着脸严肃的说:“赵久阳的资料我都发给你了,你看了吗?”

  我点了点头:“这几天除了跑贷款以外,其它时间我都在研究赵久阳这个人,根据资料显示这个人挺牛逼的,地位跟你差不多,我要是没有你的庇护硬刚他,有点刚不动。”

  “我说了你放手去做,我在背后撑着你。有些事我不方便露面,只能出面,如果你愿意跟我死绑在一起,你会更安全的。”

  对于王威的这句话我只听一半就好了,如果他没斗过赵久阳,最后他倒了,我也跟着倒霉。

  而我只是帮他弄选举这事,就算他以后倒台了,跟我也没啥关系。

  如果说攀上一个大人物的关系对自己的未来有好处的话,那肯定是有的。

  但是大人物主动上来找你的话,那你就得掂量掂量了,王威这种人找我,不仅仅是做一些简单的事。

  “威大佬,我就实话实说吧,我比任何人都珍惜现在的自由身,实在是不想在做一些越界的事了。”

  “你怎么就知道我要让你做一些越界的事呢?”王威饶有兴趣的看着我问道。

  “呵呵,不带点技术含量的活找谁都能做,何必只找我呢。”我笑呵呵的点了一支烟,自顾自的抽了起来:“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将选票给你办到位,其它的事是你俩之间的恩怨,我并不想参与。”

  大佬之间的斗争,牺牲的一定是我们这些老百姓。

  “其实目前来说,这次忍大代表选举最有力的竞争者只有我跟老赵,老赵若是栽了的话,基本不用选举,我上位便是板上钉钉的事。”

  闻声,我直接沉默。

  “老赵这些年跟上头走关系走的挺频繁,你说他一个清正廉洁的官员在给老婆孩子花销完之后怎么还有零花钱跟上头走动呢,对不?”王威点了我一下说道。

  “我明白了。”

  “真明白?”

  “明白!我这就去给你办。”

  “等你好消息。”

  出了办公室,潇洒哥就急匆匆的跑过来问我:“怎么聊的?”

  “上车说。”

  片刻后,我俩上了潇洒哥的车,我的车在之前就给卖掉了,平日里就是徒步旅行,就当锻炼身体了。

  在车里点了支烟,我眯着眼睛说道:“王威这人挺狠呐,他的目的不单单是忍大代表选举成功,他还想给这个老赵送进去哇。”

  “给赵久阳送进去?”

  “嗯。”我点了点头:“王威刚才虽然没明说,但他点我了,老赵跟上头的官员有来往,一定存在送礼,收礼的行为,现在g家在严打这个,若是调出他的账单,老赵这个人就要躺。”

  “哪有这么简单,他王威想调取老赵的账单,老赵同样想调取王威的账单,若是这么好调的话,他俩现在早就躺下一个了。”

  “好办的事业不会找我们了。”

  就在我挺头疼的时候,电话忽然响了,是一个陌生号。

  我这次重新洗白之后,便正经办了一个电话号,知道我电话号码的人不对,都是亲戚朋友。

  而这次的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让我有些意外。

  首先它肯定不是骚扰电话,一般骚扰电话响一秒钟就挂断,更不会是推销保险的电话,他用不起电话位数后面这六个连串的六,一定是个挺有钱挺牛逼的人物。

  “你好!”

  “张耀阳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成熟稳健的声音。

  “你是?”

  “赵久阳!”

  话音落,我无比震撼的与潇洒哥对视,累死我俩也没想到赵久阳会给我打电话。

  “你怎么会有我电话的?”震惊之后,我便冷静下来好奇的问道。

  “s海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有空吗?见一面可好?”

  “……”我沉思片刻:“正好肚子饿了,吃点东西也好。”

  “呵呵,老船长海鲜店等你,能找到吗?找不到自己导航过来。”

  “你先点单吧,我这就来,多给我点点大螃蟹,我喜欢吃那个。”

  “哈哈,可以。”

  不知道为什么赵久阳这个人一跟我通话我就没感觉到压力,始终笑呵呵的感觉让我一度怀疑这个人是不是真的赵久阳。

  不管怎么说他找我肯定是有原因的,具体是什么只有去了才知道。

  当下我便扭头对潇洒哥说:“这个赵久阳约我。”

  “你同意了?”

  “嗯,去看看他要扯什么幺蛾子。”

  “这事你打算告不告诉王威?”

  我摇摇头:“暂时先不说吧,看看他整什么幺蛾子再说!”

  “不好吧?万一王威知道了??”

  “无所谓,到时候在说,先看情况,你给我送过去就在外面等着就行。”

  “妥了!”

  片刻后,老船长海鲜店,这里的门口停着的从一万到一百万之间大大小小不同层次的车,这里的海鲜店远近闻名,不管是穷人还是老板都喜欢来这边吃海鲜,他家的生意非常火爆。

  我叼着烟迈步往里走,服务员客气的跟我打招呼,我点点头算是回应,然后茫然的扫着乌央乌央的众人,码德要不要这么火。

  “请问您是找人还是订桌?”前台吧员客气的向我问道。

  “找人,赵久阳。”

  “哦,楼上vip单间。”

  我草,这大城市就是不一样,吃个海鲜都有vip单间,可以,可以。

  我迈着小碎步溜溜达达的找到vip,很自然的推门就进去了,里面只有一个人,竖着侧分头,四十多岁,整个人看起来神采奕奕,眼神里透露着精光。

  同时桌子上摆放着螃蟹,虾爬子,扇贝,生蚝,以及麻辣海螺,盘子里还有六个肉串以及疙瘩汤一大碗。

  我搓了搓手,咧嘴笑道:“赵大人,您好,整滴这么丰盛,是还有别人要来吗?”

  赵久阳的官衔跟王威差不多,都属于违禁词,没办法直接说,容易封书,就暂且成他为赵大人。

  “就咱俩,呵呵,坐。”赵久阳挺爱笑的,上下打量我一番后:“张耀阳对吗?”

  “嗯,是我,赵大人找我什么事呀?”

  “听说你跟老王走的挺近呀,这人最近一直在帮你跑关系,能给你从一个杀人犯给跑到卧薪尝胆的孤单英雄,足矣见你对他的重要性,呵呵。”赵久阳毫不避讳的直接开口!

  我瞬间无言,有些惊恐的看着他,这人知道我的身份,更知道我是给王威办事的,并且他的本事跟王威差不多,若是他知道我要帮王威整他的话,我的下场一定会很惨。

  王威,我得罪不起。

  同样的,赵久阳我同样得罪不起。

  码德,什么时候一潇一剑闯江湖的浪子耀阳哥生活中尽是一些我得罪不起的角色了呢?

  “哎,你别看我,我脸上没花,呵呵。”赵久阳再次一笑:“你别害怕也别紧张,今天找你来是想跟妮聊一些事情。”

  “聊什么呢?”

  “我调查过你的一些背景,你的家族,亲自,朋友圈都是做网娱的,可以说在网上这一块你的家族关系会影响很大,在这次忍大选举中会获得一些优势,但我也不是吃素的,这次的选举我势在必得,他老王坐了那么久的位置也该让让了。”

  “这是你们大佬之间的事,跟我没关系,我能做的只是帮他在网上拉拉选票,仅此而已。”

  “真的是这样吗?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也就不会找你了,肯定还有一些让你做一些对我不利的事情吧?”赵久阳仿佛看穿一切是的,思路清晰的说:“如果我猜的没错,他想用你的手将我除掉对吗?”

  “您位高权重,借我一百个胆我也不敢整您呀。”

  “若是他在背后支撑你,而你想活命,那肯定是要跟我搏一搏的,对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撕开一瓶椰奶还是热乎的,往被子里倒了倒一口喝了下去。

  “你可以继续装傻,但我想告诉你的是,眼下有个很好的机会摆在你面前,希望你能珍惜。”顿了顿,赵久阳续上一支煊赫门,抽了两口便说:“我也不跟你绕弯子,我从上面得到的消息就是即便你洗白了,也只是片面洗白,把柄仍在在老王身上,若是你做出对他稍有不利或者他的心哪天突然抽抽了,人家一句话的事你从卧薪尝胆的孤胆英雄会再次变回杀人犯。”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