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呢?你想表达的是什么?”

  “我可以帮助你完完全全的洗白,连最后那点把柄都将它消灭掉,同时,以后你跟着我,我好了,你同样前程似锦!”赵久阳开除无比诱惑的条件,他见我沉默,马上又说:“你跟老王有过节,现在你们之间的合作乃是相互利用,而你们的这种合作关系看似双赢实则很脆弱,稍微有点不顺心意,很快关系便会破裂,届时你又将再一次面对万劫不复之地。”

  我不禁深深的看了眼赵久阳这个人,他将一切的事物看的很透彻很透,事情分析的也是井井有条,我根本不知道他是从哪得来这些准确的消息,这也间接的反映出这个人的能量有多大。

  “我能做出的交易条件是什么?”

  “整到老王跟上头勾结的账单交给我,就完事。”

  又是账单!!跟我想的一样,他俩根本不想走选举这条路子,而是在选举之前一定要弄倒对方。

  恰恰我的特殊身份成了这次他们博弈中的棋子,无论我怎么样做,看来都已经是洗不白了,必将一条路走到黑。

  就如赵久阳所说,我帮他坑了赵久阳,他上位后,我手里仍然有他的把柄。

  而我帮赵久阳反坑王威之后,他说是帮我洗白,万一他也是骗人的,手里仍然有把柄呢?我岂不是这辈子都要被他们拴着鼻子走了?

  我该怎么办!!

  况且无论这俩人谁赢了,我貌似都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

  两边我他ma都得罪不起。

  “为什么这件事要找我做?”

  “因为老王找你坑我,说明他现在是比较信任你的,而我若是成功的把你策反之后,想找到他的账单相对来说容易的多。”赵久阳根本不避讳有啥说啥,让我完全看不透这个人是真傻还是聪明!

  “你不怕我将你找我说的这些话告诉王威吗?”

  赵久阳耸了耸肩:“无所谓,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我没有任何损失,你要明白,在这次事件中受益的是你,损失的也是你,而我只是见你有利可用才来找你,你若是不愿意做也有别人愿意做,难度可能大了点,但是无所谓,结局是一样的,别的我不能说,我只能告诉你,王威为什么着急往上爬,他在上面得罪人了,这次他必败无疑,爬不爬结果都是一样的,你自己掂量。”

  赵久阳站起身说:“我的电话你有了,做不做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机会只有这一次,三天以后没接到你电话,我不会再来找你,海鲜我就不吃了,最近吃这玩意有点过敏,先走一步,帐我算完了,呵呵。”

  赵久阳笑呵呵的离开了,而我陷入更深的沉思当中。

  赵久阳是说的是实话吗?他是诚心想用我吗?万一耍我,岂不是被他坑惨了?到底他们谁说的是实话,我懵逼了。

  在我看来他们谁都没有说实话,谁都是在利用我,这种掌握不透的感觉非常不爽!

  “服务员,来瓶啤酒!!!”我猛地招呼一声,心情不爽就他ma喝就完了,一醉解千愁。

  桌子上的菜一口没动,打包又显得太丢人,虽然阳哥经历过乞丐的过程,可骨子里的骄傲告诉我,什么身份做什么事。

  这次回s海已经很久了,很惦记“家中”那边的情况,等贷款下来我得回去看一眼了,若是真的在这边长期发展,那边我也不想扔下,乞丐村改造好,就是一座金山,邵鑫凯他们便可以发展成我的后盾,我也必须要思考自己的未来了,不能让这帮人所左右。

  现在自己在他们眼中有利用价值可言,等哪天我没用了,就该想办法弃我这颗棋子。

  江湖也好,社会也罢,向来都不谈任何感情可言。

  “潇洒哥进来喝酒来。”拿起电话我给潇洒哥招呼进来了。

  “怎么讲?”

  我咬着嘴唇思考半天:“不说了,喝酒,贼几爸闹心反正,只要我一步走错,就他ma没有回头路!”

  “我这个人是个莽夫,动脑子的事你找不到我,但你说干谁我就干谁就完了,谁叛变你,我潇洒哥都得挡在你面前为你遮风挡雨。”潇洒哥豪迈的用牙起啤酒。

  “感情是处出来的,荣华富贵在身边的不叫朋友,患难以后还能在身边的才叫哥们,潇洒哥你对我跟皇妃的恩情,我张耀阳一辈子记在心里。”

  “哎,矫情的话不说了,喝酒就完了。”

  我跟潇洒哥喝的都挺多的,离开老船长海鲜店的时候走路都是摇晃的。

  潇洒哥叫了一个代驾给我送回家以后,他也走了。

  我醉醺醺的打开家门,烦躁的就往沙发上一倒。

  当时我爸妈也不在家,就柳儿跟皇妃在。

  “陪我玩嘛,起来陪我玩嘛。”皇妃见我回来后,很高兴的跑到我面前。

  “你先自己玩。”

  “陪我玩嘛,陪我玩,我就要你陪我玩。”皇妃大舌头浪几的拽着我。

  我被她搞得心烦意乱,便冲她吼了一句:“起来,别烦我,让我安静会。”

  可能是声音太大了,给皇妃吓住了,愣在原地半天,眼泪在眼圈里打转,特别惊恐的看着我。

  “姐夫你干什么呀,对我姐吼什么呀,瞅瞅你给她吓得。”柳儿顿时不乐意的对我指责。

  本来我的心情就很不好,再加上皇妃闹我,以及柳儿对我的指责令我更是心烦意乱:“都他ma给我滚犊子。”

  我烦躁的走进卧室砰的一声给门关上了,特郁闷的抽着烟。

  我瞪着两双大眼睛就呆呆的望着天花板一时间不知所云。

  皇妃被我吓坏了,一直哭一直哭,还不敢哭出声,整的好像哭出声怕我揍她是的。

  柳儿心疼她姐姐就一个劲的安慰她:“咱不哭,咱们玩玩具好不好。”

  哄了半天,皇妃方才有点安稳下来。

  柳儿砰的一声推开门,有些生气的对我说:“你对她凶什么凶嘛,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可我姐是无辜的,她懂什么呀,满心欢喜的盼着你回来,你回来了就凶她,本来她现在就跟正常人不一样,你都这样对她,那别人怎么讲?知道我们出去玩的时候别人都怎么说么,说老张家有个傻子,别人说也就算了,连你都把她当傻子了是吗,她的内心有多依赖你,你不知道吗,这才多久你就开始烦她了,以后时间更多,你的烦心事更多,如果你每次回来都跟她撒气的,她凭什么受这样的气,她也想在你难过的时候给你一些安慰,出一些意见,可她现在不能,我姐她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因为谁,还不是因为你,你还凶她,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啊!”

  柳儿劈头盖脸给我一顿说,我愧疚的看着一脸天真无邪的皇妃,是啊,皇妃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我又怎么有理由去凶她呢。

  如果不是我,正如柳儿所说,聪明睿智的她此刻一定能给我一个最好的建议,再不济也会单手插兜酷酷的对我说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这样的话。

  我不该指责她在这种时候的不懂事,这样想着我的愧疚感就更深了。

  皇妃拿着玩具嘿嘿的笑着走到我面前:“嘟嘟嘟,不要不开心。”

  我心里有火凶了她,她反倒过来安慰我,整的我一下子就更难过了,将她仅仅的搂在怀里:“宝儿对不起,是我不好。”

  “不要不开心。”

  “嗯,我开心。”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随即拿着箱子里的玩具:“来,我们玩玩具。”

  ……

  另外一头,王威在回家的路上等红灯时,司机张口说话了:“张耀阳今天在老船长与赵久阳见面了,估计是想策反他。”

  “他怎么样,同意了吗?”王威没有表情的追问道。

  “不清楚,不过老王走后这小子在里面没少喝,看来心情很糟糕的样子。”司机只能将他看到的画面尽量分析给王威听。

  “那就是还没成,赵久阳已经开始找他了,咱们就更要抓紧了!”

  “你说这小子会答应他吗?”

  “不会!”王威很笃定的说:“他想活命肯定是要站在我们这边。”

  “万一对方给出什么不可拒绝的条件呢?”

  “我这么费劲心思的帮着他,忙前忙后的跑人情,如果他选择跟赵久阳捆在一起,拿我王威当蓝紫看的话,我就让他明白明白,这些年我为什么能够死死的压住赵久阳!”王威眯着眼睛目光阴狠的说道。

  有一句话听起来挺装逼的,却是很真实的写照。

  我能虐你一次,就能虐你一世。

  这些年王威的风头一直在赵久阳之上不是没有原因的。

  同理,即便王威这么强势,也没干倒赵久阳,并且这次看来赵久阳是铁了心要跟王威掰一掰手腕,最后鹿死谁手真心不知道。

  而我这次的站队决定着我以后的路,不由不让我谨慎。

  另外一边,离开老船长海鲜店的赵久阳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拿起电话说道:“给我查一下,看看张耀阳申请的贷款是几号往下批?”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