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么哒。”迟小娅用大拇指跟食指对帅帅比划出一个爱你的手势,后者顿时激动地魂飞魄散。

  而小帅他老爸看着丫丫的眼神也不一样,完全是那种超级喜欢的感觉,从骨子到外对自己的这儿媳妇非常满意。

  放款挺痛快的,不到十分钟内钱全部打过来,小帅激动地问丫丫:“丫爷你晚上有空吗,我朋友新开了一家法式餐厅,据说那里的牛排很好吃,要不要一起去偿偿?”

  “今天晚上啊,我今天有点不舒服,要不改天吧。”丫丫为难的说道。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生病了吗?”小帅紧张的要命。

  “没什么大事,就是有点累想回家休息。”

  “哦哦,那好吧,能开车吗?不行我送你吧。”小帅以为丫丫大姨妈来了,不好意思讲,也就没深问。

  “还不至于那么完蛋,呵呵,明天,明天我不难受的话约你吃饭昂。”

  “好嘞,慢点哈,到家给我打电话报个平安。”

  “欧拉。”

  帅儿子痴痴地望着丫丫的背影,这小身材啥时候能睡到呀,自己少活十年也行啊。

  ……

  不知道丫丫是不是故意的还是设计好的,这是攒了多少天的衣服,满满一大盆子,我草。

  这还不是最让我崩溃的,最让我崩溃的是她家洗衣机坏了,只能用手洗。

  想你们耀阳哥,嚣张到不可一世,拿出去也是举世闻名的大人物,跺跺脚东三省都害怕的超级牛逼的大能,竟然沦落到在家给一个小女人洗衣服的地步。

  可悲,可叹,可恨呐。

  并不是我变态,而是出于男人的本能给她洗衣服的时候就找看看有没有内衣裤衩啥的要洗,结果发现一样都没有,哎,顿时让我有点小失望!

  正当我系着围裙造的满脸都是洗衣泡沫给她在阳台晾衣服的时候,门铃响了,应该是丫丫回来了,结果开门一看是她老爸!

  我愣了下,喊了声:“叔叔。”

  他愣了下,然后打量一番我的造型,略显尴尬的问:“洗衣服呢啊……”

  “昂……”

  “小娅呢?”

  “公司上班呢,没回来。”

  “哦。”

  迟江霖迈步走了进来,随后我递给他一支烟,空气就变得沉默,甚至有点微妙,连我都不知道一向挺皮实的我为什么会感到尴尬,突然有一种见他ma老丈人的感觉,你说奇怪不?

  这他ma迟小娅的老爹进来了,发现闺女没在,一个男人在这给她洗衣服,晾衣服的,我说不是她对象,谁能信?

  我能明确感觉出来迟江霖的疑惑,却无法说些什么。

  为了避免尴尬,我则是继续在那晾衣服,终于迟江霖开口了:“看了你的新闻你现在没事了?”

  我点了点头:“基本上没啥事了。”

  挺意外,迟江霖为什么这么关注我?

  “没事就好了,这次的事情你要引以为戒,以后不要在做这样的错误了,浪子回头金不换。”迟江霖以大人的口吻对我说道。

  “知道了,叔!”

  “嗯,你跟我们家小娅……在谈男女朋友?”

  “呃……”我刚想解释,只见迟江霖又说话了。

  “老实说我是很不同意你们在一起的,原因无他,只希望丫丫可以过一段安安稳稳的一生,而不是跟你风里来雨里去,等一个不确定的未来。”虽然我给丫丫洗衣服在迟江霖看来我是一个差不多可以照顾生活中有些大大咧咧的迟小娅,但毕竟这不是长久之计,谁知道现在献殷勤以后会不会献殷勤呢?男人都是会变得,婚前洗衣做饭阳光大暖男,婚后喝酒撸串睡觉大懒b。

  此刻我真的没办法说些什么,我要说不是迟小娅的对象吧,明显他会认为我在撒谎,不是对象都可以拿钥匙进来洗衣服了?

  自己的女人自己最了解,平常连自己这个老爸都没办法进她的闺房,会轻易让一个普通朋友做这些事?

  还记得丫丫最初对自己说的话吗,要嫁给那个愿意为她剪指甲的男生,也就是说要找一个可以照顾她的男人。

  并且丫丫对我的心意在这段时间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所以我不管说什么都没用,干脆就不说。

  不知道为啥,本来我跟丫丫就没有未来,当迟江霖在我面前真的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让我有些隐隐不爽。

  你们帅气的耀阳哥差啥啊?怎么就看不上我呢!!

  一定是我爸夺了他心爱的智允,所以他才不允许将自己的女儿嫁给我,一定是!!

  “你们得关系发展到哪里了?”迟江霖咬牙问道。

  “呃……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他不开意思开口直接问,我更不能直接回答,只能委婉的说:“丫丫到现在还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姑娘。”

  呼!

  迟江霖松了口气,一直紧绷的腿脚也松了下来,如果我回答给你姑娘睡了,铁定挨踹!

  先不说迟江霖能不能打过我,就是迟江霖真的踹我,我肯定站在那一动不动的让他踹,这是一定的。

  “那你忙吧,我先走了。”迟江霖觉得自己的话说完在说下去就没意义了,走到门口还不忘提醒我一句:“丫丫让我宠成小公主了,我希望她可以一辈子开心快乐的生活下去,而你出事的这段日子是她人生中最不开心的日子。”

  “……我明白!”愣了下我最终咬牙回道。

  迟江霖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而我则是坐在沙发上抽起了闷烟,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甚至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情不好。

  迟江霖走了十分钟以后,丫丫就回来了,原来她有备用钥匙。

  一进屋就将自己的鞋甩飞,蹦蹦跳跳的来到我身边,满意的看了眼阳台上挂的衣服:“呦呵这小衣服给洗的就是干净。”

  见我情绪不高,她眨了眨眼睛看着我:“咋了,让我阳哥给我洗个衣服还洗不高兴了袄,喏,这是奖励你的。”

  丫丫将银行卡拿到我面前:“密码我的生日你能记住就能取钱,记不住就拉倒。”

  我刷的抬起头:“哇,真的整下来了?”

  “悄悄你那变脸的态度,恶心!”丫丫见我情绪瞬间又好了,特别不满的骂我了一句,随后抻着懒腰说:“我饿了,你给我做点饭,菜买回来了就在门口放着呢。”

  “说的这么自然吗?”我有点迫不及待的想去查查余额。

  丫丫看出我的想法了,紧跟着又补充一句:“钱一分不少的全都在卡里了,我劝你别着急去看,明天去看就赶趟,先拖一会儿,看看这个赵久阳会不会联系你。”

  我一想有道理,就跑到门口给她做饭,钱拿到手了我心里的一颗大石头就算落下了,没有什么比真正的恢复自由身来的更加舒适了。刚刚迟江霖的那些话已经对我无所谓了,我想通了,本来我就跟丫丫不可能在一起,至于他喜不喜欢我,无所谓。我又不是指望迟江霖喜欢我过一辈子是吧?

  只要我能跟丫丫继续保持现在这种关系,做朋友就很好了,毕竟迟江霖刚才没有给我从丫丫家撵走就很不错了。

  我将大米饭淘好闷在锅里,看着崭新的锅问道:“你这锅买回来是不是就没用过?”

  “昂,自己一个人在家吃饭没什么意思,基本都叫外面要么就是跟潇洒哥他们在外面吃,咋了。”

  “那不是浪费么,不做饭你买它干啥。”

  “不做饭也得有啊,不然哪里有家的样子。”

  “老在外面吃不好,以后要是没事不行就上我家吃吧,热闹。”我挺心疼丫丫的,一个小姑娘为了我来s海打拼,真的挺不容易。

  “拉倒吧,你家又是媳妇又是妹妹的,我去了成啥了,不去,你要真有心呐以后没啥事来给我做顿饭就可以了。”

  “也行。”顿了顿我咧嘴乐道:“哎,我刚才给你洗衣服咋没看见裤衩啥的,你难道不穿的?”

  “咋的,你也跟黄平一样有恋物癖好呗?要不我现在就脱下来送你一条原味小裤衩?黑色,白色,卡哇伊,纯棉,啥都有,嗷嗷性感,你个死变态要嘛?”你想在嘴皮子上欺负丫丫那基本上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哈哈,不要。”原本我是想逗逗丫丫的,让丫丫给我逗的都反应了:“哎,你知道知道臭鞋平有恋物癖好的?”

  “他曾经很委婉的想向我买两条裤衩,让我给骂了,真的是变态,你说一个挺大老爷们怎么喜欢女人的裤衩呢,你给我说说你们的心里呗。”

  “我他ma哪知道,我又不喜欢,你要想知道去问黄平去。”

  “我疯了我问他……”丫丫打了个哈欠:“今天有点累,我先眯一会儿,饭做好了叫我哈。”

  说完丫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叹了口气,挺无奈的将她把鞋子重新摆回在鞋柜上。

  咚!咚!咚!

  门外再次传来敲门声,我以为是丫丫的老爸又回来了,于是打开门刚要张口喊叔叔发现来人不是迟小娅的父亲而是帅儿子!

  他手里拎着一些感冒药以及一份快餐,脸上的笑容在看见我以后瞬间凝固,然后空气中再次出现刚才迟江霖来的时候那种尴尬的味道……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