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遇见最感动的事你不是你送她花,送她钻戒,对她说最美的情话,而是让她在你这里感受到了尊重。

  此刻丫丫无疑在帅儿子这边感到非常非常大的尊重,心里便是满满感动。

  这个帅儿子到是让自己刮目相看了。

  “记得按时吃药,我就在你家跟前附近呆着,如果难受了随时给我打电话。”说完帅儿子关门而出,就坐在楼梯口一直抽烟。

  而丫丫在这个夜晚也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她双手抱着膝盖,想了好久。

  ……

  三天后,家里。

  气氛,微妙,柳儿俏脸微红,吱哇乱叫的疼的不行了,把着我的手对我说:“轻点儿,耀阳哥你轻点儿!”

  我有些无语:“不就梳个头发嘛,整的让人想入非非似的。”

  柳儿想哭:“姐夫你想为我姐梳头发这个出发点是好的,可是你敢不敢去美发店买个假的模型回来,随便你折腾。”

  “那不是浪费钱嘛,我这有免费的不用用花钱的,啥家庭昂,别动,这个辫子是不是这么编的?”在镜子前我笨手笨脚的弄着柳儿的头发,在她身上练习好了就可以给皇妃梳头发了。

  “我跟阿姨都是可以给我姐编头发,你不用费劲巴拉的去学的。”柳儿被我弄得疼的实在有些受不了了。

  “你们能帮她编一时,还能帮她编一辈子不成?”

  “唉,你说我姐什么时候能好啊。”柳儿心疼的看了眼坐在床边玩指甲油给自己抹的挺开心的皇妃说道。

  “……”我的笑容也在瞬间凝固,情绪低落的说:“不知道,不过我也习惯了,一辈子这样,我就照顾她一辈子,也挺好的。”

  “姐夫我觉得你活的好累,一边要照顾我姐姐,一边还要跟那边的人周璇,真心累,不如当个普通人,简简单单的生活。”

  小的时候我们都希望自己快点长大,然后就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殊不知真的当我们长大那一天,才知道小的时候无忧无虑的日子才是我们最向往的。

  人活着就是累,就是要背负压力前行,除此之外没有任何选择。

  “我不累。”微微一笑,看着柳儿的头发被我梳的还是很糟糕:“今天的练习就到这吧,你要是真的疼就去美发店买个模型回来吧,我今儿还有事,帮我照顾好你姐姐。”

  “姐姐有我照顾你就放心吧。”柳儿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嗯。”应了一声,随即走到皇妃面前:“小妃在家要乖乖的,我出去赚钱回来给你买棒棒糖好不好?”

  “嗯嗯。”皇妃很开心的答应了,每每看见这没心没肺的笑容时,我的内心就是一阵惆怅,哎。

  街道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共享单车出现了,为了提倡环保吧,正好现在我也没有车了,就每天骑着共享单车去办事。

  今天,我来到赵久阳办公室的楼下抬头看了看,刺眼的强光晃我的有些睁不开眼睛。

  我并没有着急上去,也不是来赵久阳的,就蹲在对面的大树下抽烟。

  大概等到十点半的时候,他们公司开始陆续往出走人,一个戴着高度近视大花镜,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一个人走出来了。

  这个叫老张,是赵久阳身边的会计,主管财务这一块,只要买通了他,就能拿到赵久阳偷税漏税的账单。

  不过,很难,这个老张是赵久阳身边最信任的之一,跟了赵久阳已经好多年了,想让他出卖赵久阳难度系数十星,也就是说基本不可能。

  但我还是要试试,铂叔告诉我了,这个世界上没有钱撬不开的锁,没有人是没有弱点的,只要有弱点,就一定能搞定他。

  我跟着他走了一路,我以为他有自己的小车,结果跟我一样共享单车的干活。

  他在前面骑,我就跟在他后面蹬。

  就这样走了差不多四十分钟的路以后,我们来到一所看上去超级超级旧的楼房小区。

  这里的小区可以说是s海最偏僻,最破旧的小区了,从墙上随处可见脱落的墙皮就能看出一二。

  “你跟了我一路,想要做什么?”就在即将进入楼梯口的时候,老张忍不住回头皱眉问道。

  “呵呵,能请我进去喝杯水吗?跟了你一路了,真挺累的。”我人畜无害的笑了笑。

  “不嫌我家有味的话请你吃饭都行。”老张似乎认识我,情绪不高的说了一句,也对,赵久阳这么惦记我,身为他身边最信任的人又怎么会不知道我张耀阳的存在呢。

  老张这个人给人的感觉是消极,颓废的,眼神里根本没有光,更是没有对未来的憧憬跟渴望,有的仅仅是被生活所打击后的绝望与麻木。

  这样的人最难搞,你不知道他想要什么,想追求什么!

  果然一进屋便是一股尿骚味扑面而来,而老张则是急匆匆的跑进屋,顺眼望去,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正躺在床上,而老张则是给她衣物,什么都没说,就那样默默的伺候他妈妈,随后手里端着一个尿罐走了出来。

  老张的日子非常不好过,母亲瘫痪在床,家中有一个女儿在外地上学,媳妇嫌他穷跟别人跑了。

  按理说他跟赵久阳这样的人物生活在一起,没理由会这么穷的,其中的缘由我就不知道了。

  在我看来,赵久阳这个人本身可能很有钱,但是他不会将财展露给任何人看,否则自己的官途就会受到影响。

  假设,他真的贪污很多钱,也给这个老张很多钱的话,那么王威肯定会查到些什么,这个人就会完蛋。

  信任跟利益可是说他们是相辅相成,但不一定就是挂钩。

  老张这样的家庭条件似乎也在情理之中,赵久阳可能没给他什么钱,却给了他一份稳定的工作让他自食其力。

  我们普通人在街上看到可怜的人你会怎么做?会给他一些钱还是一份固定的工作?

  但凡有点智商的人肯定是要工作的,温饱解决之后,才能去想着赚更多的钱。

  老张的家离他上班的地方有点远的,但他母亲这样子让他不得不天天中午必须回来,随后他走进厨房下了三碗面条,端给我一碗说道:“不嫌弃的话吃碗面条吧,放心,我洗过手了,母亲常年瘫痪在床,拉尿都在床上,屋里味道很大,去厨房吃吧,那里开着窗户,我基本也都是关着门的,那里没味儿。”

  “我不饿。”摆摆手,我拒绝了,虽然没说的那么明白,但是老张却懂了我的意思。

  他也没说什么,自顾自的去给老妈喂饭,而我则是用抽烟来缓解这刺鼻令人作呕的味道。

  好半天,老张才给他母亲喂完饭,等到自己想吃饭的时候面条已经化成一团,不过没办法,中午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为了防止上班迟到,他只有五分钟的吃饭时间,然后再次骑上四十分钟的路程要回单位上班。

  “你可以有五分钟的时间跟我说明你这次的来意。”老张出溜着面条,又从柜子里拿出一碗大酱说了一句。

  我沉吟片刻,快速开口说道:“我是张耀阳,也姓张,几百年前我们整不好是一家的呢,呵呵。”

  “我知道你。”老张并没有理会我的客套,表情木那的回了一句,似乎对我的客套话并不感冒。

  “那我就不绕弯子了,有话直说了,我想跟你合作。”

  “合作?”

  “对,代表王威过来跟你谈合作。”

  “……”老张愣了下,扶了扶他那八百多读的大眼镜片子说道:“我知道你想要做什么,告诉你,不可能,我是不会出卖赵久阳的。”

  “诶,先别着急拒绝我,听听我的条件好吧,我会给你一笔钱,一笔多到可以让你过得很好的钱,换一所大房子,让您的妈妈过更好的生活,岂不是很好?而你只需要将赵久阳这一年的支出账单给我,怎么样,是不是很划算?”

  老张忽然就笑了,笑的很嘲讽:“我有钱拿,也得有命花才行,不妨告诉你,你今天说的这些话,已经最少有五个人来这么找我谈过了,但我都拒绝了,理由还是一样,赵久阳是什么人,你们比我更清楚,我得罪不起,并且当年我老妈因为没钱住院治疗,还是赵久阳给的我工作,帮助了我,这份恩情我永远铭记在心,想让我出卖他,你死了这条心吧。”

  老张说的话很直接,拒绝的也很果断,丝毫不给我任何机会。

  但我不愿就此放弃:“难道你就甘心一辈子生活在这种地方吗?你甘心吗?啊?我跟你保证,只要你跟我合作,我不仅让你有钱花,还能很好的去花,拿到账单后你过来跟王威的单位来上班,你跟着王威,没人敢动你。”

  “得了吧,这话骗骗三岁小孩也就罢了,我今天能出卖赵久阳,他王威就一定会觉得早晚有一天我会出卖他,他给我工作?可能吗?如果我出卖赵久阳,给自己惹了大麻烦,你想他王威会因为我这个小人物而怎么样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