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为什么要选择勾引我呢,她是这样的一个人,凡是没到最后一刻,绝对不会放弃,骨子里的性格倔的很,一般人很难改变她的想法。

  所以她摆着(风扫)的姿势等着阳哥一会进来看见一个顶级美女的(有火)扛不住的时候,顺理成章的得到我,按照她还是(厨女)来说,我的性格绝对不会不管她,到时候基本上就可以得到我了!

  嗯,没有更过的想法,几乎只是在一瞬间就出于本能这样做。

  接着她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又快速的穿上一条小裤衩,然后将上半身该遮住的地方给遮住,盼星星盼月亮的等着我撬锁成功。

  “真是难为情呢。”丫丫脸红的不行,累死她也没想到自己今天能干出这样的事。

  哎,红颜祸水,女人要是扫起来,男人一般扛不住。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吧,丫丫都等到花都快泄了:“他ma哒咋还没进来呢,这么笨的吗?”

  门口,坐在地上的我,整的我满头是汗,期间路过几个居民,他们好奇的看着我不知道干嘛,有一个我看他的表情都想报警了,连忙解释一句:“这我朋友的家,她的锁坏了我给她修呐。”

  那个人明显不相信,但是他旁边的人说:“他经常来的,确实跟里面的大明星是朋友。”

  我这才逃过一劫,不然我的行为他们非得报警。

  “是她ma好的小区里的锁的质量就是高啊。”这么久了我都没有搞开,而且还整的我满头是汗,尴尬的一批。

  一个小时后,我扔然没有任何进展,但我貌似跟这个锁头硬钢上了,研究它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结构,脑海里回忆着健洲叔告诉我的一百多锁头,每一样的锁头都不同的开法,到底是哪种呢,太像了!

  我相信赵久阳的财务办公室里的锁头绝对不比这个锁头次,能打开这个锁头,基本上就能打开财务办公室的锁头,他们的难度系数是一样的。

  “真他ma笨的可以。”丫丫都睡一觉了,我还没进来,当下重新穿好衣服直接给大门开了。

  吓了我一大跳!!

  “你他ma干啥呢,不是有钥匙呢?鼓秋我家锁头一个来小时了,能不能行了?”丫丫气呼呼的站在门口有点急眼的味道。

  “你别生气,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给这个锁头打开。”

  “智障!”丫丫丢给我一记大白眼,随后重新走回到床上。

  “诺,刚在外面吃饭看你朋友圈说你饿了给你拿的好吃的,快吃喽,一会儿凉了。”我将已经凉了的肉串递给丫丫无比尴尬的说道。

  “这还不算凉?”

  “我给你热热去。”

  丫丫轻咬嘴唇,眼珠子快速的转了一下,紧接着坐在床上又摆了一个抚媚妖娆的动作,不过我溜完肉串以后,根本没看她,又回去鼓秋那个锁了,这给丫丫气的,好悬肺没气炸了。

  “臭耀阳!!!”

  “啊?”我茫然的回头。

  “我他ma问你……”

  “等会儿我先问问你,你是不是来大姨妈了?今天火气咋这么大捏?”我眨着小清新的眼神不解的看着她。

  “我来你大爷,你半夜来到小姑娘的闺房,为的就是鼓秋锁头?床上坐着这么一位娇滴滴的大美人你看不见是吧?”

  “你?娇滴滴的大美人?哈哈哈哈……呃……确实是,怪我了。”丫丫说完直接给我笑喷了,大美人到是真的,却怎么都没法跟娇滴滴三个字有任何联系,甚至连边都挨不着,我不禁狂笑起来,随后看着她的脸越来越黑,我的笑声戛然而止,一种不好的预感来了,我便连忙改口,可还是晚了。

  “滚,给老娘滚出去,糙你个爹的。”丫丫怒了,两步冲到我面前连打带踢的给我踹出去了,紧接着大门砰的一声给关上了。

  阳哥就这样尴尬的留在门外,一脸懵逼:“大姐你为啥发火啊,我好心半夜给你送肉串你不感动也就算了,还给我踢出来了?你踢出来我也能忍,好歹把鞋给我啊,光脚回去啊,多冷啊!!”

  “滚!”

  话音落,门开了,嗖的一声我的鞋子飞出来撞到对面的墙上应声落地,孤零零的躺在那里。

  “这小脾气真他ma爆,我这是哪又惹你了,哎,肯定是来大姨妈了,这女人来大姨妈以后脾气真是酸性。”我自顾自的嘀咕一句,随即恋恋不舍得想着在去给她家门锁撬开……

  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跟我一样有一种病,那就是你整一个东西整不开,心里刺挠的不行,就想给整开,完了咋整都整不开,心里烦躁的要命,却是说啥要在整开,不然就是他ma别扭的不行,这种感觉形容不出来,但你们应该懂得。

  砰的一声,门开了,这次丫丫根本不再废话,拿着菜刀冷冷的看着我,吓得我灰溜溜的跑掉了。

  “智障!!”

  丫丫对我彻底无语了:“就你这样的,活该一辈子找不到男朋友,气死啦,气死啦。”

  丫丫见我跑了以后,小脸气的红扑扑的,坐在床上看着肉串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丫丫是个奇人,在别的姑娘都不吃饭,运动减肥的时候,丫丫不滴,该吃吃该造造,饿了就吃,一点都不耽误,基本属于(瘫痪)在床的那种人,运动跟她更是不沾边,懒到爆炸,但是这体型就保持的非常好,该凸凸,该翘翘,该瘦瘦,按照她的话说,是那种咋吃都不胖的人。

  大约我跑了十分钟以后,帅儿子拎着特别有营养的晚餐出现了。

  叮咚,他摁了下丫丫的门铃,丫丫从监控里看到是帅儿子,想了想就给桌子上的肉串收拾掉扔进厨房,随后给他开了门,愣了下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帅儿子晃了晃手里的营养餐:“看你发朋友圈饿了,我特意买了一些菜给你做了一顿夜宵,放心这些菜随便吃哦,不会长胖的。”

  “我刚吃过了诶。”丫丫指了指厨房的肉串说道。

  “这些东西少吃,尽量不吃,不是好玩意,都是地沟油啥的,吃了对身体不好,来,多少再吃点我做的这个,可是我的一番心意呢。”

  丫丫尴尬的笑了笑,这吃吧,自己确实吃饱了,什么地沟油这些东西对她来说基本上属于无所谓的那种,抽烟还对身体不好呢,事实是那些抽烟喝酒的人比不抽烟不喝酒的人看着都健康得多,不知道为什么……

  这不吃吧,人家大半夜又是买菜又是做饭还特意跑过来给你送过来,怪不好的,只好硬着头皮吃。

  “你今天穿的这一身很性感,很迷人。”帅儿子打量一番丫丫正点的身材后,忍不住夸赞一句。

  “真哒?”丫丫刚才在我这连连受挫,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女人魅力,挺打击的,眼下帅儿子夸赞她,令她很开心。

  “必然的,你是我见过身材,长相,颜值,穿着,打扮最好的一位姑娘了,并且这个性格我也是非常的喜欢。”帅儿子对于丫丫的赞美向来都是毫不吝啬的,有啥说啥,这是他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丫丫的朋友不多,帅儿子算一个,因为他们都活的比较真实,有啥说啥等同于同类人。

  “哈哈哈。”丫丫夸张的笑了起来:“我的性格还叫好?我脾气是酸的,一点就炸那种,急眼了还骂人,好多人都说我这样的女人没素质,你还夸我性格好,撒谎呢吧。”

  “没,真没撒谎,我对天发誓,脾气不好,喜欢骂人跟素质不挨边,素质是什么?那是相对论,你骂人,你脾气好,只是你的性格就是这样的人,大大咧咧,非常直爽,再说咱们东北的,说话有几个不带脏话。只是地方差异不同,咱们这边张口闭口喜欢说(糙逆码),四川,成都那边不也是张口闭口(码卖痞)嘛,在我眼里它跟我靠,我去其实是一个意思,只是一个形容词而已。”

  “额……说脏话都让你说的这么高尚捧的太明显了袄。”

  “真的,而且我妈在家也老骂我爸呀,我妈要经常骂我爸,他都得嘚瑟上天,哈哈,所以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格,能主事。”

  “我让你夸的都没边了。”

  “我还想给你宠上天呢,啥时候给个机会呀?”

  “机会是要自己争取的,傻孩子。”

  “这几天我有空,订了两张去三亚的机票,咱俩没啥事去散散心呗,看你最近这么累,出去放松放松,让我见见咱丫爷穿比基尼性感的小身子呗?”

  “三亚吗?我到是很想去一趟成都吃最辣的火锅,然后按照歌词里说的那样,在去街头走一走,你把手揣进裤兜,我挽着你的衣袖,想一想都浪漫呢,然后再去一趟艳遇之都,丽江。”

  “可以呀,你想去哪我都陪你去,这些东西随便你选,或者说你想先去哪儿,咱就去哪儿,我没问题的,我这人呢就有两个优点,钱多,时间多!”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