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笑了笑:“听起来是不错,想象的也很美好,但最近实在是没心情出去玩。”

  “丫爷……”

  “嗯?”

  “为什么你最近看起来总是黯然神伤的样子,之前我也听过一些流言蜚语,你在担心他,他现在不是没事了吗,你为什么……”帅儿子问出这些话的时候自己的心是痛的。

  “之前呐,为他的担心而神伤,现在,为他的置之不理而伤神。”

  “你始终都没办法放下他吗?”帅儿子鼓起勇气抓着丫丫的手:“不如这一次让我来替代他在你心里的位置吧,我想好了,即便我只是个备胎,我也想要试一试,给我一个机会,或许我能还你一个最美的期待。”

  丫丫愣了下,没有将手抽回来。

  丫丫真的累了,当遇到如此暖心,令人的感动的男子时,她也想在这个风雨飘扬的城市有一个依靠的肩膀。

  她轻轻地将头靠在帅儿子的肩头,两个人久久不语。

  帅儿子很想低头去吻她,发现有点不好意思,帅儿子心想还是要尊重一下丫丫,等她来主动吻自己吧,殊不知他错过了一个睡丫丫最好的机会。

  据后来丫丫说,这个夜晚我的冷漠举动与帅儿子的贴心情话相比,让自己迷失在这个深夜里,如果这个时候的帅儿子主动吻丫丫的话,丫丫也会从了她。

  ……

  “我承认都是月亮惹的祸,那样的月色太美丽太温柔,才会在刹那之间只想跟你一起到白头。”

  回家的小路上,我单手插兜叼着烟,抬头看着空中昏暗昏暗的月亮一路哼着小曲。

  当时的我已经不知道丫丫接受帅儿子了,自己还在潜心研究这个锁的问题。

  经过我几天的钻研,终于将这些锁头的构造给研究透了,而我也终于能去大展我的伸手。

  刘铂笑呵呵的叼着烟进来了:“怎么样了?”

  我自信一笑:“ok啦,现在可以叫我锁王!”

  “所王?厕所的所呗?”刘铂呲牙一笑:“晚上喊着潇洒,咱们几个行动去吧。”

  “用得着那么多人吗?我自己去就行。”

  “别,还是我俩在楼下接应你吧,别再出什么问题。”

  “那也行。”

  我点了点头,随后等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我们三个人才离开家中,奔着赵久阳的财务部走去。

  我们几个坐在车里,在一个挺不起眼的地方停着,周围全是车,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刘铂指着三楼对我说:“财务部在三楼,但是一楼二楼都有监控器,你不能走大门,只能从后面的窗户跳进去。”

  “三楼怎么爬啊?”

  “早给你准备好了。”刘铂看了眼潇洒,潇洒点了点头,随后走出去不到五分钟,再次出现的时候搬了一个木匠刷墙的踩高楼梯,然后我们三个人便绕道楼后。

  刘铂又说:“一会你进去的时候,我会让潇洒把电源切掉,你直接进去,动作一定要快,我勘察过了,从你爬上去再到进入办公室你一共有七分钟的时间,打开电脑算60秒,我会在6分钟之后,让潇洒哥重新接入电源,你动作一定要快!”

  “也就是说我开锁必须在五分钟之内完成呗?”

  “嗯!”

  “ok。”

  我点了点头,随后干净利索的爬上梯子,当然梯子没有那么高,基本刚好够二楼窗户的位置,我当过兵,身体素质比一般的人要好,我抓着窗户做了一个引体向上的动作,随即抓着旁边的下水管使劲一翻奔着三楼的窗户走去。

  三楼的窗户是紧闭的,我拿着切刀顺着缝隙将里面的门把手给切断,随后戴上白手套潜入进去!

  整个楼道静悄悄的,安静的有些渗人。

  我不紧不慢的从兜里拿出撬锁专用针,拿出两元超市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的那种小电棒叼在嘴里,确认了一下锁头的型号之后,便开始忙乎起来。

  这个锁头只能说属于中上等水平,甚至都不如丫丫家的锁头来的安全,打开它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潜入进去。

  “咦,怎么没电了?”一楼处传来一个女性的声音,并且这个声音我听着非常的熟悉!

  “可能是跳闸了吧,我去看看。”男人的声音我听着也是相当相当的熟悉,脑海里瞬间冒出两个人来,心想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屋里面太黑了,我自己不敢呆,跟你一起去。”女人有些小害怕抓着男人的胳膊一起往出走。

  “这你不怕被人发现我们的关系了?”

  “无所谓,他不会怀疑我的,他就是个傻子,呵呵。”

  “你个小浪蹄子!”男人在这女人的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一把,随后搂着她的小蛮腰就往出走。

  “不好,有人在,铂叔咱们赶紧猫起来。”耳尖的潇洒哥也听到有人说话,并且向这边走来,连忙拉着铂叔躲到一边的草从后面。

  吱嘎!

  “果然是跳闸了。”男人来到电路线这边将总闸推上去以后,笑呵呵的跟身边的女人说了一句。

  “别在这里了,我们进去吧。”女人似乎有些担忧。

  “别的,着什么急嘛,咱俩还没玩过野外露出呢,来,趁着良辰美景咱们拍几个照片先。”男人浪浪一笑,拿出两千万柔光像素的手机对着女人的裙底就要拍。

  “怎么是他们!”潇洒哥见到二人后差点惊呼出来:“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现在的年轻人诶,没法说。”刘铂也被眼前的景象给震到了。

  ……

  办公室里,我趁着来电之前,率先将办公室里的摄像头给关闭,随后等到来电的一刹那,我快速的打开电脑,在密密麻麻的文档里翻找着赵久阳这一年的支出账单。

  这些账单看上去似乎都是正常的,但是内行人若是仔细一看的话,里面偷税漏税贪污的情况特别严重,一般人是无法接触到的,并且里面还有密码,根本破解不开。

  码德,这下可难办了。

  还好我们来之前做了一些准备,从赵久阳到这个老张,我们将其生日数字,幸运数字什么的都调查一边,总有一个密码会在里面,具体能不能瞎猫碰见死耗子就看运气了。

  不过这也大大的耗费了我在里面的时间,一会儿若是有人怀疑不对劲来楼上看的话,我肯定就要倒霉了,我必须抓紧时间。

  ……

  楼下,女人摆了几个动作后就给男人撩的不行了,最后女人实在受不了了,就说:“咱们去办公室里做吧。”

  “就在这外面吹着小风多舒服呀,就在这里好不好,你看那边有个梯子,咱俩玩个高难度去。”男人笑呵呵的指着我刚才用的梯子。

  “这里为什么会有梯子呢?”女人随意的问了一句。

  男人一愣,顺着梯子往上看了看,然后就看见破损掉的窗户,那里正是三楼!!

  而自己的任务就是要在夜里守着三楼的安全,防止我们去偷取账单。

  “坏了!”男人心里咯噔一声,随后也不管这个女人了,快步从正门往里跑去。

  “等等我。”女人跟着追了过去。

  “码德,他发现了。”

  “快通知耀阳。”铂叔急切的说道:“快给他打电话!!”

  “他的手机根本没带!!”潇洒哥拿着我的手机说道,脸上也慌了:“怎么办?”

  “按照他的伸手应该打不过耀阳,为了防止万一,你快上楼帮帮他,不行就生抢!”

  “妥了!”

  铂叔说完,潇洒哥纵身一跃,顺着梯子往上爬,同时刘铂快速的跑回车子内将车子启动,做好随时接应逃走的准备!

  “终于对了。”看着电脑文件被破解,我兴奋的叫了一声,随即拿出手机不停地在上面拍照。

  踏!踏!踏!

  就在这时,我听见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当下四周看了看,竟然连一个躲藏的位置都没有。

  我虽然打架挺牛逼的,但还没牛逼到能从三楼跳下去啥事没有的地步,更何况外面是铁栏杆,我该怎么办?

  额头上的汗唰的一下顺着脑袋流出来了。

  砰的一声,门打开了。

  男人看着屋里空无一人当下松了口气,紧接着又在屋内检查。

  “不要大惊小怪,这也没人,是不是你太敏感了。”

  女人也是松了口气,随口说了一句。

  “不对。”男人摸了下电脑显示屏:“你看这电脑是惹得,老张五点就下班了,我一直在这边守着,按理说三楼早就没人了。”

  “是你太疑神疑鬼了,我们做吧,都痒了。”女人饥渴难耐的搂着男人的脖子就开亲。

  “别扯犊子正事要紧。”男人心里慌得不行,四周不安分的乱看着,这要是账单被人偷去了,人家怪罪下来,可是承担不起。

  “我说你胆子怎么比黄平还怂啊,人家赵久阳挖你过来就是为了让你在这里守着张耀阳,这人还没来,你就这么慌,你们都是一个军营出来的,真干起来你还怕他咋的啊?”

  没错男人正是浪斌,而女人就是汐汐。

  而浪斌在见到秦子晴倒台以后,果断加入赵久阳的势力,并且赵久阳也看中浪斌身上有可利用的一点,方才将之召到自己势力之下。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