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使得万年船,你看见没,刚才的窗户都是让人弄坏的,肯定有人进来了。”浪斌非常笃定的说道。

  “你的智商真的非常高,背叛了我着实可惜,不然一定是我最好的左膀右臂。”

  “谁?”我的声音凭空出现,吓了黄平一大跳。

  砰!

  在门口上方的我,就像一个蜘蛛一样,双手,双手撑着墙壁,以至于他们第一时间进来的时候根本没有注意到我,我在等了大概一分钟之后确定只有他们两个人来的时候,我心里的顾虑便放了下来。

  若是浪斌单独来的,他远远不是我的对手。

  虽然我好奇浪斌怎么跟汐汐搞上破鞋了,可眼下也没有那个时间去琢磨了。

  话音落,我便一脚踢了上去,紧接着撒腿就往出跑,根本不做任何恋战。

  “站住!”浪斌一个踉跄便趴地上,紧接着非常快速的站起身,反手便抓起桌子上的烟灰缸向我砸来。

  我一个闪身躲了过去,却也耽误我奔跑的时间。

  浪斌两步追了上来,我们瞬间扭打在一起。

  砰!

  浪斌对着我的脸颊挥出一拳,致使我的脸蛋火辣辣的疼。

  我反身就是一脚对着他的腹部踹了过去,蓬蓬连怼他三拳。

  浪斌被我打的有点岔气,晃了晃脑袋,紧接着从兜里掏出一把军刀向我攮了过来,我的眼睛瞪得老大,这是要干死我?

  从来没有想过,昔日睡在一起的兄弟竟然要拿刀干死我。

  变了,一切都变了。

  我的心尽是无限悲哀。

  “张耀阳我糙逆码。”浪斌红着眼睛一刀向我扎来。

  噗嗤!

  我没有躲,刀子直接捅进我的腹部,浪斌愣住了,他瞪着猩红的眼睛冲我吼道:“糙逆码为什么不躲!!”

  我的喉咙一甜,一股血腥味从我的嘴里流了出来,染红我洁白的牙齿,我冲他笑了笑:“我就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能捅我,呵呵,不知道自己哪得罪你了,你要奔着整死我为目的。”

  “因为……你挡着我的财路了。”浪斌短暂的有些哆嗦后,眼神尽是疯狂:“只有干死你,我才能得到我想要的一切,你是我兄弟对吧,那么我就踩着你的尸体上位!”

  浪斌的一席话,彻底给我的心干凉了。

  “我糙你码。”窗户处传来一声怒骂,紧接着潇洒哥拎着刀奔着浪斌的脑袋削了过去。

  浪斌下意识的一躲,没躲开,胳膊瞬间劈开一道缝!

  “浪斌!!”汐汐忍不住惊叫起来。

  唰!

  浪斌双眼布满血丝看着刚刚爬上来的潇洒哥:“你他ma也想挡我财路!!老子弄死你。”

  “我今天不给你干死,我他ma就是你糙出来的!”潇洒哥见我受伤后直接暴走了,那小片刀给你轮的都带火星子了。

  兹啦!

  刘铂再次将电源给拉掉,我们透过幽暗的月光中,隐隐约约看见已经杀红眼的几个人。

  曾经睡在一个宿舍,在一个食堂吃饭,抽一根烟,睡一个被窝,每天欢声笑语在一起打闹的兄弟,此刻正在拎着刀互相残杀。

  是人性的扭曲还是利益至上,没人会懂。

  我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目睹着两个人的对砍的血淋淋的,终于我忍不住吼道:“都他ma够了,给我停手!!”

  这一声挺管用的,两个人也都习惯听我的了,在这一刻真的有那么一瞬间的停手时间。

  浪斌的左胳膊被砍得不知道是脱臼了还是折了滴立桄榔的在空中晃悠,潇洒哥满脑袋都是血,看上去有些狰狞。

  我皱着眉头说:“咱们走。”

  “耀阳,你拿他当兄弟,他他ma想干死你,这种人让我弄死他得了!”潇洒哥彻底急眼了,一心奔着整死浪斌的目的去的。

  “算了,兄弟一场。”这样的画面我真心没办法接受,心里太难受了,我拦住潇洒哥以后,又对浪斌说:“浪斌,曾经你为我做了那么多事情,这一刀算是我还给你的,从此之后咱们兄弟之情一刀两断,记得,你对皇妃做过的事情,我将会以陌生人的方式跟你处理。”

  我的话语极其冷漠,我这人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今天我们兄弟之间的关系也就到此为止了!

  “呵呵呵,呵呵呵。”浪斌疯狂的笑了起来,咬着牙说道:“是我浪斌见风使舵,但我他ma问心无愧,每个人都有追求至高利益的权利,你给不了我,还不让我去追吗?你总是怪我害的皇妃这样,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我他ma最开始是不知道秦子晴要害皇妃,我也只是以为你死了我才给秦子晴办事的,我有错吗?啊?难道不给他办事,跟潇洒他们一样跟秦子晴王威做死对头吗,我他ma还有未来吗,毕业后我就跟了张健洲去当了卧底,前程等于说没有了!!完全没有,我跟你们不一样,上学时我就是班长,是家里的骄傲,毕业后却只当了一个小混混,至少在家里来看我是小混混,你们有关心过我任何一句话吗!没有,完全没有,你们只顾你们自己活得开心,我也是人,我也想光宗耀祖,你给不了我的,别人能给!!那我就给她做事,兄弟情,能他ma让我吃饱饭,能让我光宗耀祖吗?你们可倒好,前一秒干的不死不休,回头能坐在一起合作,我真是看不懂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了!!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知道你吗,你现在跟王威合作,但你绝对不会放过秦子晴,你是在等着渡过最难的这会时间后,一定会因为皇妃去找秦子晴报仇的,所以我果断的站在了赵久阳这边,张耀阳,你不死,我他ma永远无法过得安生。”

  “浪斌啊浪斌,真看不出来你的内心戏是这么多,出卖我竟然可以说的如此冠冕堂皇,我张耀阳试问对得起你们了,我混得好了,难道委屈你们了吗?是,你是带着家人的不解去当了卧底,每天都冒着生命危险,我们这些人不是吗?皇妃不是吗?她一个花一样年纪的姑娘不也一样带着家人的不解跟我们去当卧底吗!!她做错了什么,你们要这样害她,第一次,你不知情!!那么在游乐园那次呢,你抓她还是不知道吗,不要把你的贪婪跟欲望去找一个能让你心安理得的借口我告诉你,你他ma活该愧疚一辈子,还有她!!”我指着汐汐:“黄平那你当哥们,你拿他当蓝紫,跟汐汐搞破鞋,你还有人性吗?”

  “人性?哈哈哈,我他ma没有,有本事你整死我啊!”浪斌疯狂的笑了起来。

  “整死你?会的,但不是今天,你们所有害皇妃的人都给我等着,不会有好下场的!”说完,我便让潇洒哥扶着我走。

  “今天你们一个都走不了。”浪斌眯着眼睛,同样挺虚弱的从兜里掏出枪对着我的后脑瓜开枪打了下去。

  浪斌已经彻底疯了,他相信,在这里干掉我,赵久阳会帮他擦干净的。

  他的枪就是赵久阳给他搞来的,他自己也知道按照他的实力根本打不过我。

  而赵久阳看中了就是浪斌敢开枪干死我这一点,这是别人做不出来的事!

  赵久阳承诺浪斌,最后不行就开枪干死我,然后他会帮他洗白,从此以后铁了心跟着他,一路飞黄腾达。

  赵久阳的洗脑特别厉害,当初我差一点也被他洗脑了。

  按照浪斌所想,赵久阳跟王威的实力处在差不多的级别,既然王威能帮我这个轰动全国的杀人犯都给洗白,那么洗一个小小的他完全不成问题。

  一把枪,一条命换一个腾飞的未来,值得吗?

  至少,浪斌觉得是值得的!

  毕竟他现在的处境也很危险,不如咬牙拼了。

  汐汐看着浪斌缓缓抬起来的枪,动了动嘴唇,没有说话。

  目光复杂的看着我,十七岁那年,当一个有些坏坏的,痞痞的小男孩出现在她面前,并且那个男孩用他的机智将她们的一些想要扔掉的衣物在学校里给转卖之后,把钱给了她缓解燃眉之急,后来更是每天泡在一起,经常给她讲一些(晃涩)笑话故意撩她逗她哈哈大笑,她们之间的友情可以说用红颜知己来形容。

  可是这两个最纯粹的好朋友之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竟然要兵戎相见,她仍然还记得老艾死了以后,这个男孩对她说的那句话:我会替老艾照顾你一辈子!

  汐汐的眼睛忽然就红了,这一刻她从心里感到后悔了。

  砰!

  砰!

  两声枪响忽然响了起来。

  “耀阳,小心!!”汐汐忽然在原地动了,在枪响的那一刻猛地过来推了我一把,而她自己却因为中枪倒地。

  “汐汐!!”我的眼睛瞪的老大,下意识的便便抱住了他。

  同时,还有第二个人影出现,黄平,他手里拿着的枪口正对着浪斌,而浪斌眼珠子凸起,额头爆出一团血雾,直直的倒了下来。

  黄平正面目表情的看着这一切,眼神里尽是麻木,手里的枪口还有一点烟雾没有散尽。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