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斌死了,黄平没有给他一丝机会,冰冷的枪口,麻木的眼神,似乎对于黄平来说,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

  黄平是怎么发现汐汐有外遇的呢,这件事还得从汐汐跟黄平吵架的那个夜晚说起。

  后来汐汐一气之下跟浪斌发生了关系,第二天才回到家,回家以后汐汐就仿佛一切都没发生一样,照常给黄平做饭。

  黄平是老实人,但他并不傻,直接留了一个心眼。

  一向酷爱原味裤衩的臭鞋平对这方面本身就格外敏感,渐渐地黄平就发现汐汐的裤衩跟丝袜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少,于是黄平假意给她洗衣服,终于在每一天,汐汐换下来的裤衩里有(睛爷),而那天黄平是没有跟汐汐发生任何关系的。

  然后黄平就开始偷偷的跟着汐汐,终于让他发现跟汐汐搞破鞋之人正是他的好兄弟浪斌。

  黄平一句话没有,直接找到舒泉祥给了他一笔钱,让他帮忙弄一把仿六撕!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是必须要报的仇,我是如此,黄平亦是如此。

  而且黄平跟汐汐是见过双方的父母,在h尔滨都买完房子的,眼瞅着就要结婚了,却发生这样的事,让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黄平唯一庆幸的就是,他俩还好没结婚,不染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而他选在今天动手,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想要帮我一个忙,至少让我知道,他在心里仍然把我当兄弟,当初的事他很后悔。

  浪斌出卖兄弟,为了利益,而落下这个结局让人无限唏嘘。

  黄平表情麻木,双眼无神,在开完枪之后并没有着急走过来,而是在原地低着头点了根烟,不知道内心是什么想法。

  “对……不起,耀……阳……我……我可能……不行了……”汐汐中枪的位置是胸口处,她的嘴唇发干,气息越来越弱。

  “别说了汐汐,我送你去医院!!”之前对汐汐的恨在她为我挡枪的这一刻全部烟消云消,我双手颤抖的抱着汐汐就要走。

  “太……晚了……我没时间了,让我把话说完。”汐汐看着我说:“老艾的死让我蒙蔽双眼,耀阳,是我对不起皇妃,对……对不起你,或许死了……我的心里……会好受点。”

  我双眼通红看着汐汐,声音更哽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老公。”汐汐冲着黄平的方向声音虚弱的说:“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老公,我后悔了……如果有下辈子……我希望自己可以是一个干净的身子在遇见你……以后没有我了……没人会说你了……今后……珍重……我知道自己不行了……你……你能原谅我吗?”

  汐汐期待的看着黄平,黄平身子剧烈的抖动起来,却一直没有吭声,最终汐汐没有得到黄平的原谅,再说了一句“耀阳我死后请给我埋葬在老艾身边后”眼皮一搭,沉沉睡去……

  “汐汐!!”

  汐汐死了,在我的怀里死掉,这一刻我忽然无比的难受,非常非常的压抑,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曾经我们这个团队是最令人羡慕的团队,现如今……不胜唏嘘。

  看着曾经两名最好的朋友死在我面前时,我的双脚一软,瘫痪在地上。

  黄平哆嗦的走到汐汐面前,将她未闭上的眼睛用手帮她给闭上,轻轻的说:“汐汐,或许你也舍不得离开这个世界吧,或许你没有得到我的回答而难过吧,你不用跟我说任何对不起的啊,因为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你知道不知道……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女人。”

  说完黄平终于是嚎啕大哭起来,他在汐汐结束生命的那一刻也没有将自己那最脆弱的一面展现给她看,他要一直做她心里的英雄。

  接着黄平将头转向我,递给我一张银行卡:“耀阳哥,我错了,之前的事我好后悔,我知道自己的行为无法弥补我的过错,尤其是我们那样对你,你还愿意给我们一笔钱,我的心更加的自责了,这张卡里的钱我一分没动,还给你,我知道你现在过得很难,皇妃也需要看病,这笔钱就当我为皇妃做点什么吧,还有这两张卡你也拿着,h尔滨的房子我卖掉了,这笔钱我将他们分成两半,一半给我的父母,一半给汐汐的父母。”

  “你为什么不自己给?”

  黄平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杀了人,总有人要承担的,我会将所有的责任给拦下来,你快走吧,希望你以后过得好,如果……如果皇妃好了的那一天,你一定要来告诉我,我也会很高兴的,如果我被判死刑,请将我埋葬在汐汐的身边,她想守着艾新,我想守着她。”

  黄平的语气认真而又诚恳,最终我只是点了点头:“会的。”

  “嗯,我没什么好说的了。你快走吧。”

  我咬了咬牙,随即在潇洒哥的搀扶下就要离开,我们仍然要从窗户跳出去,潇洒哥率先出去,他要在下面接应我。

  终于我在跳上窗户的那一刻转头深深地看了眼黄平,浪斌,汐汐三个人,这三个是我最好的兄弟姐妹到此刻终于是结束了她们的戏份,我的内心无比难过。

  “我刚才听到枪声,你们谁开枪了?”上车后,刘铂便张口问道。“是黄平,他开的枪,打死了浪斌跟汐汐,他要承担全部承认。”潇洒哥声音哽咽的说:“这小子平日里就老实,我们欺负他,他也不生气,要不是为情所困,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

  “哎,老实人。”铂叔听后叹了口气评价着,而我则是握着手里的手机一直在想,如果这次我不回来,是不是也就不会造成这么多的问题了。

  而我们直接消失在这个夜色当中。

  楼道里,黄平靠在墙壁上,腿上躺的是汐汐,他拿出电话拨打出去:“喂,jc吗,我杀人了要自首。”

  一个小时后,黄平在警训室里让jc用内部行为给揍懵逼了。

  从小我差不多就在jc局里泡大的,他们打人的手段基本上都是只给人打出内伤,基本看不见外伤。

  不过随着社会发展,现在的jc基本已经不这么打人了,但是今天的赵久阳实在是暴怒,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资料让我给偷走了。

  当时屋内的监控器全都关了,赵久阳抓着黄平的头发脸色发青的问道:“杀人的不是你,是张耀阳对吧?”

  黄平咧嘴一笑:“要我说几遍?杀人的就是我,是我杀了他们两个,我发现他们搞破鞋背叛我,我就要弄死他们,就这么简单,至于你之前说的资料,账单啥的我一点都不知道,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知道。”

  接着黄平露出戏谑的表情:“jc这年头都能滥用私刑吗?别让我出去,不然真告你们啊。”

  “屁话真多!”赵久阳身边的一个小jc对着我又是一拳。

  “呵呵。”黄平咧嘴笑了起来:“真是羡慕你们这些有权的大人物,进jc局就跟进自己家一样。”

  “少废话,我问你张耀阳是不是拿着账单去找王威去了。”赵久阳脸色不好的看着他对他说:“告诉你,我这人脾气可不太好!”

  “张耀阳拿没拿账单你去问他啊,问我,我怎么知道?我是杀人犯诶,你不问我杀人的动机跟过程,老是问我账单什么鬼?你贪污昂?”黄平一脸的吊儿郎当,气的赵久阳杀了他的心都有。

  赵久阳知道在黄平身上整不出有用的信息,这小子是铁了心要揽责任的,当下便抓着他的额头顶在自己的额头上说道:“你听好了,哥们义气在这个社会上不管用,杀人犯在监狱里也过得不好,你就算没进去过也该知道里面的人对待杀人犯跟强*犯是怎么个零容忍度,进去后你不死也会疯掉!我现在给你个机会,你将杀人案翻成你跟张耀阳一起做的,并且是王威指使你的怎么样?我保证他俩下马后,我会全力将你捞出来,什么事都不带有你的,并且给你一个很好的前程与未来,想想你年迈的父母在做回答。”

  说完赵久阳收起怒火,点了一支烟塞到黄平嘴里,给他一些思考时间。

  黄平狠狠地裹着香烟来缓解刚才挨揍的疼痛,许久后他咧嘴笑了:“我最亲的兄弟让我出卖了,我最信任的兄弟给我背叛了,我最想娶的女人死了。我这种人活着没什么意思,杀人犯法天经地义,来吧,正义的jc们盼我死罪,你看我子弹崩我脑袋上,我眼皮眨一下不?”

  “你这是准备硬钢我了?”

  “不不不,我只是交代我的犯罪事实,麻烦你快点给我送进去呗?”

  “给我打,使劲打,他ma的!!”赵久阳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往常笑呵呵的笑容在此刻也没有了,他知道这笔账单落在王威手里将会造成多么大的后果。

  换做平常王威早就感到jc局里出来捣乱一下子了,而此时王威变得异常安静,这让赵久阳心里非常非常的慌。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