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见在黄平这里问不出实质性的结果后,便急匆匆的离开jc局,随后在车里想了一下,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水就流了出来,他千算万算,没有浪斌身为一个当过兵的,手里还有枪的情况下竟然没能干死对方。

  黄平是个变数,他真是捏死黄平,可以确定的是黄平进去以后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他从怀里摸出一支烟,不停地告诉自己冷静冷静,这件事还有回旋的余地,于是他给我打了电话……

  看着来电显示是赵久阳,我抬起头看向刘铂:“师傅赵久阳给我打电话了,接不接?”

  “那还接个几爸了,他肯定是管你要账单的事。”潇洒哥紧跟着说道:“咱们现在直接把账单就给王威送过去,让他稳稳地赢,然后咱们在网络上轻轻的一操作,他上位,你解放,完事!”

  “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刘铂稍稍沉吟片刻:“接,摁免提,我看看他怎么个意思。”

  “好!”我将手机开成免提。

  “张耀阳,你是在找死知道吗?”电话一同对面便传来赵久阳隐怒的声音,能够听得出来他在极力的克制。

  “大佬您别吓唬我,我胆子小,万一您一吓唬我,我手一哆嗦挂断电话再也不接你的电话可怎么整?”

  “……”赵久阳磨牙说道:“是你做的对吧?”

  “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那好,我们就聊点你能听懂的,约个地方见面吧。”

  我抬头看了眼刘铂,刘铂摇摇头。

  “大佬您那么忙就别见我了,万一威大佬知道就该不高兴了,是吧。”

  “你可曾想过这么坑我之后的后果吗?”

  “想过啊,我就变成自由身了。”

  “哈哈哈。”赵久阳猛地笑了起来:“是你真单纯还是假天真,我跟你说点大实话,首先你盗走的这个账单落在王威手里确实会对我造成一定的影响,但绝不是致命的!其次我若是跟你较上劲了,即便我没工夫跟你扯,你觉得上面的那些大佬会轻易的放过你吗?你仔细想想,我为什么拼了命的往上爬,而上面的人为什么希望我往上爬,你有个叔叫张健洲吧,你若是不懂这里面的行情,你可以问问他什么叫做代言人。”

  “你威胁我也没用,我横竖都是这样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你要聊咱就聊点带营养的。”

  “……好。”赵久阳阴着脸想了半天,脑袋极快的说道:“你开个价吧。”

  “哈哈哈。”我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

  “大佬你给我钱,我也得有命花才行呀,我需要的不是钱,懂吗?只要我这个人没事,多少钱我都能赚回来!”

  赵久阳早就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只不过过程非常麻烦,能够动用钱的话他是无论如何不想动用人际关系,毕竟这年头人际关系可比金钱更要值钱。

  “其实你的事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现在你在上头的案子基本算是洗白了,据我所知王威那边只不过留你一个案底罢了,若是将那个案底拿回来,你也就没事了。”

  “我应该相信你吗?”浪斌的结局在我眼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赵久阳这个超级大忽悠让我不得不对他进行防范。

  “我的把柄就在你手上,还有什么信不信的。”

  我抬头看了眼刘铂,刘铂点了点头。

  “这件事可以谈,但是王威一会儿肯定就要联系我,你必须抓紧时间。”

  “大哥你当这个是去超市买包烟,你给钱他就给你烟这么简单吗?我需要找人的,并且还是人托人找关系,我需要三天时间,你在王威那边拖一下。”

  “我现在很不信任你,三天时间我等不了,就一天,你能办就办,办不了就再见。”说完我毫不犹豫的将电话给挂断。

  “这个人说话可靠吗?”就连潇洒哥这种没大脑的人都问出了这话:“浪斌可是血淋淋的教训啊,咱们不能走他的老路,赵久阳说三天我看他纯粹就是为了在拖延时间,你想啊,你的事是王威在操办的,他怎么能插进去呢?”

  “那倒也说不定,上面的关系都是相通的,还有一些是观望的,并且还有一些是墙头草,和事佬,赵久阳的账单现在在我们手里,我们就占有主动权。”刘波自负一笑,叼着烟眯眼道:“他们这些当官的最怕的是啥啊,就是这个帐,有帐咱就不怕算,现在这个账单已经威胁到他自身的利益时,便一定会拼了命的想办法,咱们就拭目以待吧。”

  这时,我的手机猛地再次响了起来,不用寻思,铁定是王威打来的。

  “接。”刘铂说:“看看王威这边给出什么筹码出来,如果他能将案底给你拿出来,这件事可以合作,大不了……”

  “大不了什么?”

  “没什么,你接吧。”刘铂有句话没说出来,心里很是担忧,如果这次铁了心帮王威坑了赵久阳,一旦赵久阳倒台的话那还好说,若是没倒台,两个人若是在达成某种协议的话,那我们这群人可就要倒大霉了,赵久阳一旦没上位,他会将怨恨都放到我们这群人的身上,到时候牵连的可能还有沈梦瑶赵心他们!

  试问一个赵久阳这样的大佬发怒的时候,后果将会有多么严重!

  并且,我跟王威合作完这次以后,没有了他的庇护,下场一定会不好。

  刘铂为了不让我心里有压力也就没将这些最严重的后果给说出来,大不了……大不了他们这些人的前程去还张耀阳一个未来,他觉得值得。

  “你在哪儿?”电话接通以后王威便用命令的语气对我说道:“赶紧来我办公室找我,速度!!”

  这个账单对他来说可谓是梦寐以求,当他得知那边出现杀人案以后,不用寻思肯定知道是我们干的事,现在有了搬倒赵久阳的机会,叫他怎能着急。

  “账单我拿到手了,正准备去找你。”

  “快点来,等你!”

  “ok!”我点了点头,答应了。

  挂断电话后,刘铂有些急:“怎么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他了,还没谈合作呢!”

  “电话里什么都谈不明白,我需要见面跟他谈。”

  “……”刘铂稍稍沉默:“你这是铁了心要跟王威合作了?”

  “嗯,赵久阳那边先拖着他,给我自己留点后路,跟王威谈不明白,我就找赵久阳合作!”

  “那这个账单?你怎么弄。”

  “我拿一半,剩下的一半你留着!我不能让自己冒太大的风险,咱们拼不起。”

  “好。”刘铂应了一声:“我现在去跟你爸他们汇合,有事给我打电话。”

  “放心!”

  跟刘铂分开后,我便打车去找王威,一见面王威便跟我想的一样激动:“账单呢?账单呢?”

  我咧嘴笑了起来:“你也有这么着急的时候啊,账单已经拿到手了,并且我也带来了。”

  “在哪呢,我看看,赵久阳这个王八蛋,看老子这次怎么弄死你。”王威兴奋的哈哈大笑起来。

  “威大佬,您看账单我已经冒着风险给您拿下来了,s海这边以后你就是一哥了,从此江湖在无敌手,我是跟你混的,你都吃饱了,那我呢?你看看我怎么办?”我慢悠悠的点了支烟,戏谑的看着他。

  “你他ma不是不愿意跟我吗,你放心跟着你威哥走,前途无量!”王威显然是高兴了。

  “我不是小孩子了,您别拿话忽悠我,整点实际的呗。”

  “比如,钱?”

  “我没那么肤浅。”我摇了摇头。

  “那你的意思是?”

  “我听说我的这件事有个案底还在你们手里,你们只要将这个案底给我,以后我就是彻底清白的一个人了,我也不跟你蛮心思,我真心害怕你留一手,以后我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王威一愣:“你听赵久阳说的?”

  “是。”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看来你跟他联系的挺密切呀。”

  “实不相瞒,像我这么优秀的人,想挖我的有的事。”我见他有些松口,便也得意忘形的翘起二郎腿。

  “案底……拿不了。”王威非常果断的拒绝。

  “为什么?”

  “你说呢?案底给你,你就彻底洗白了,到时候你若是伤害子晴我还能拿什么制约你呢?你别生气,我说的都是实话。”

  “你这是在防着我了?看来真的跟赵久阳说的一样,你有你的担心,我也有我的担心,你不给我也行,那我只能拿账单去交换我的案底了,我想上面的压案底的那个大佬您能找他办事,赵久阳也同样能吧?”

  王威眼角抽了抽:“你找他换案底,他会给你换吗?哈哈哈,你想什么呢!”

  “给不给换,试试就知道了,既然咱们聊不妥,那告辞了。”

  说完,我起身就要走。

  “张耀阳!!你是认真的?”

  “废话,谁有空跟你在这扯犊子,我的话很明确,你给我拿出案底,我将账单交给你,咱们合作愉快,以后什么都好说,你防着我,我防着你,那我们没必要合作下去了,不如直接我将账单还给赵久阳换自己一个清白,反正我也没什么损失!!”

  场面似乎有些僵住了,他怕我以后狮子反咬他一口,我怕他以后祸害我,我们都彼此坚持着自己的想法,这场心里博弈仍在继续,我肯定是不能服软!他也在权衡着这件事的轻与重。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