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威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他倒不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从茶缸里泡了杯茶,淡淡的吹了口气,然后说:“你这小子办事不讲究啊,我之前费尽心思的帮你,眼瞅着就要完事了,你就这么回报我的?如果我现在不管你了,也不要这个账单,就算你把账单还给他,换取了你的自由,他肯定还会对你心生怨恨,届时在报复你,你想过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

  我满不在乎的笑了起来:“你还真别跟我谈人情,咱俩今天能坐在一块本来就是合作关系,不要整的好像你在帮我,我在求你一样,其次,在我心中你可是比赵久阳稍微牛逼一丢丢的存在,你我都能硬刚,他算什么啊?”

  我的话看似挺硬气的,实则还是在跟王威捧着唠。

  他最烦谁昂,赵久阳。

  我在他面前把赵久阳损的狗叼不是,那他才是最开心的。

  “行,既然你这么实在的话,那我也跟你实在的聊上几句,以爷们的名义!”

  “好啊。”

  “我可以将案底拿给你,但你当着我的面必须告诉我,你还会找晴晴报复不?如果说你能放下你那心中的仇恨,我也愿意冰释前嫌,如果大家都能和好,那将是我最想看到的局面。”

  “呵呵。”他说完这番话的时候,我暮地笑了起来:“我之前就答应过你了,我不会找她麻烦的,事情……过去了?”

  “当真?”

  “当真。”

  “那好,这个合作我跟你谈了!”王威特爽快的答应了:“我希望你不要出尔反尔。”

  “等一下,虽然我答应了,但皇妃毕竟已经造成今天这样的结果,就算在伤害秦子晴也不能改变什么,但是!”我顿了顿说道:“这件事不管怎么说都是因她而起,让我就这么放下,我不甘心。”

  “所以你想怎么样?”

  我伸出一根手指:“加一个条件,你要保黄平没事。”

  “保谁?”王威不敢置信的重复道。

  “黄平!”

  “他出卖你,你还保他,图什么呢?”王威特别费解的看着我:“难道说这次杀人的案件不是他做的,而是你?”

  “我没有杀人。”我很笃定的摇头:“我已经失去两名很好的朋友不想在失去一个了,老实说那天我抢走资料后,浪斌想拿枪干死我,还是黄平出现后把我给救了,我这人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他还愿意叫我一声大哥,我就想帮他一把。”

  “我有点看不懂你了。”王威沉吟片刻:“你可知道对敌人仁慈就是对着自己残忍,他当初出卖过你一次,那么下一次还能出卖你,你这么做值得吗。”

  我摇摇头:“不值得,可我必须要这么做。”

  “为什么?我想知道原因。”

  “就如你所说的那样,秦子晴我动不了,皇妃她也好不了,而黄平我们以前是兄弟,我去他家里吃过饭,如果他的家庭没有他,那他就是真的完了,我喜欢他的善良。”

  “张耀阳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对敌人好不仁慈说杀就杀,对待自己的兄弟姐妹舍不得下一点手,这可能是你的优势,也可能是你致命的劣势。”王威提醒我。

  “谢谢,可我不喜欢男人。”我从兜里拿出账单放在桌子上:“这份账单我只拿来一半,剩下的一半全都取决于你的办事效率,自己考虑,我先走了。”

  说完,我便单手插兜离开。

  黄平啊,黄平,我已经尽力在帮你了,最后能帮成什么样,就看你的命了。

  说句老实话,帮黄平只是附加条件,我还真没那么伟大,只要王威一口咬定还我清白,我也必须跟他交易。

  因为我赌不起,而这也是我此行必须来跟他面谈的目的。

  我曾经无数遍问过我自己,给我一把枪能干死秦子晴不?能像她一样狠心,去干死那个骑着单车,扎着马尾辫惊艳了我整个青春的女孩吗?

  即便她对我是这么的坏,即便她现在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即便我非常非常的恨她,但我舍得下手吗?

  离开办公室以后,总是跟着王威一起的司机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又出现了,王威拿着账单呵呵一笑:“赵久阳离下台不远了!”

  “怎么是一半?”司机看着账单不解的问道。

  “另一半还在张耀阳手里,这小子怕我阴他给自己留了条后路,让咱们把案底给他。”

  “给他吧,无所谓的,反正他也不敢伤害晴晴。”

  “事不是那么个事,他又给我带了一个附加条件,让我救黄平。”

  “什么?”

  “哈哈,我最开始的反应跟你一样,我有点摸不透这小子,后来我有点反应过来了。”

  “怎么说?”

  “还是重感情呗,这样的人还是太嫩,这要是我,说什么都不好使,必须整死他们了。”

  “也不一定,这年头能坑的都是兄弟。”司机呵呵一笑:“你怎么打算,帮他不?”

  “我帮个锤子,那啥帮,让我给他案底,没问题,我能给,我已经东用一次上头的关系帮他了,还想让我帮他朋友,可能吗?这个黄平牢是必须坐了,没有缓和的余地。”

  “他那边你怎么交代?”

  “拖着喽,没有别的办法,这样,你帮我约老何组个饭局,我将他的案底给拿回来,同时帮我盯着点赵久阳那边,放出风声,就说张耀阳已经将资料的一半送到我的手上,另外一半还在他身上,不出意料的话,赵久阳会像一条疯狗一样的要咬他,呵呵,到时候自顾不暇的张耀阳也只有站在我这边,乖乖的将另一半账单交给我!”王威思维非常恐怖,短短的十来分钟就已经将事情分析的非常透彻了!

  当当当!

  门外传来敲门声,王威收起自负笑容,板着脸沉声道:“进来!”

  “没吃饭呢吧,我在家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排骨,去偿偿?”秦子晴笑呵呵的走进来便挽着王威的胳膊,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司机看到这一幕一声不吭的走掉了。

  王威将秦子晴的手给抽掉,一脸严肃的说:“我不说了么,我们不是情人之间的关系了,你别这样。”

  秦子晴眼神黯淡片刻,紧接着又恢复正常:“是啊,我们的关系就此结束了,我知道,可是我总会在深夜里想起你,根本控制不住我自己,我知道你对我已经腻了,我什么都说了,就是以朋友的身份让你去我家吃顿饭总可以吧?我辛辛苦苦做了一天,今天是我的生日,你陪我吃顿饭都不行吗?”

  王威愣住了,秦子晴现在可以说一个朋友都没有,家里的父母跟她更是老死不相往来的这种,一个小姑娘只身一人在这边蛮可怜的。

  一夜夫妻百日恩王威终究是对秦子晴狠不下那个心,她跟花姐在王威心中的地位截然不同。

  虽然曾经也很爱花姐吧,但男人都是臭男人,变心那叫一个快。

  千万别说爱,什么是爱?永远得不到的才是男人最爱的。

  最终王威答应了,两个人一同离开办公室,回到家。

  家中,秦子晴非常体贴的将王威的衣服挂在墙上,随后又给他拿出准备好的男士拖鞋,对其说道:“呐,饭已经做好了,你坐在那等着就行。”

  片刻后一桌子丰盛的菜出现在王威面前,让他感觉暖暖的。

  “怎么做了这么多好吃的,也都吃不完。”

  “吃不完下顿吃嘛。”秦子晴夹了一筷子肉伸到王威手里:“我必须要学着做各种各样的菜了,才不会饿到我……”

  秦子晴想说不会饿到我儿子的,话说到一半也就没说下去。

  王威还真就没听出来,他也给秦子晴夹了一筷子:“别光看我吃,你也吃,今天我跟张耀阳谈过了,他不会找你麻烦了,这是肯定的了,以后你就放心吧。”

  “我才不在乎他会不会找我麻烦,我根本不怕他。”秦子晴摆摆手:“不说这个不开心的事了,最近忍大要选举了,你的事情怎么样了?”

  “非常的顺利,哈哈。”

  “真替你高兴,来,我们喝一杯。”秦子晴将红酒起开,给他倒了一杯,给自己满了一杯。

  王威也是非常的舒适,小酌几杯相当可以。

  “呕!”

  就当两个人撞完杯一脸微笑的时候秦子晴忽然捂着嘴往卫生间跑,并且发出极大的干呕声,而且这干呕声持续了十来秒。

  当王威跑过去给秦子晴拍后背的时候,秦子晴已经呕的眼泪吧差的。

  “没事吧,晴晴?”

  “呕!”说着秦子晴又呕一下,摇摇头:“没事。”

  “是不是哪不舒服,我们去医院看看吧。”王威很担心的说道。

  秦子晴摇摇头:”不用,我有点累,你扶我回房间躺一会儿就好了。”

  “来,躺下。”王威给秦子晴盖好被子,轻轻的说:“那,你休息着,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去客厅呆一会儿,一个小时你要是睡着了,我就先走了,一个小时后你还是难受的话,就喊我一声。”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