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柔噗嗤一笑:“你还是那么幽默。”

  我小嘴一撇:“阳哥出了那么大的事,你就不发个朋友圈表示表示关心我?”

  我故意刁难她,想看她怎么回答。

  方柔眨了眨眼睛,反问我:“我该以什么口吻跟关系去关心你呢?打电话不接,去你家里问你爸妈说不知道,就连丫丫也不告诉我你在哪,我发朋友圈给谁看啊?”

  顿了顿方柔又说:“我一直都有看你的新闻,知道你没事了,想联系你也联系不上,你也不来找我,我寻思可能自己在你心里根本不重要吧,所以……”

  方柔说话的时候眼神有些暗淡,我这一看情绪要不对了,赶紧换个话题:“好啦,赖我了,这不是来找你了么,呵呵,你身边那么多大富豪追你,你就没有心动的?”

  “那么多,哪么多?”方柔反问我:“这话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好像我是一个很花心的女人是的呢。”

  “没有,没有。”我发现在说话这方面,有两个女人我真整不了,第一个迟小娅,她的蛮不讲理让你无法跟她沟通,她说啥就是啥,你就是对的也是错的,她就是错的也是对的。

  第二个就是方柔,说话温温柔柔的,有的时候你给噎的一句话没有,你还不好意思使劲跟她犟,或者扯犊子,怎么说呢,我是盲流子在一个有气质的淑女面前再说那样的话会显得自己很低级。

  我可以在心里毫无负担的去埋汰迟小娅如:傻*老娘们,虎娘们,或者说糙逆码这种没素质的话,但在方柔面前我始终无法说这样的话,就感觉说这样的话对她是一种侮辱。

  索性,我也别调戏方柔了,悻悻的坐在客厅里抽烟,不一会儿方柔便穿了一身睡衣出来了,头发却很整齐的盘在脑后,冲我扑灵扑灵的眨着大眼睛笑道:“干嘛这么看我?”

  “你不是要穿的得体点怎么还是睡衣?”

  “是想穿的得体点,但都是对外人,对你好像没什么必要,就随意自然一点喽,发型不乱就行,哈哈。”方柔开心的笑了起来。

  “是这么回事。”我点了点头。

  “饿不饿?给你做点东西吃?”

  “这么晚了就别做饭了,怪麻烦的,要不我们出去吃吧?”我客气的说了一句,实在不想麻烦她。

  “出去吃?”方柔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太晚了,一般十点之前我是要准时睡觉的。”

  “生活这么有规律,不像年轻人呀。”

  “什么是年轻人?”

  “一宿一宿不睡觉,躺在床上就是玩手机,刷朋友圈,啥时候该上班了才会犯困。”

  “哈哈。”方柔被我逗笑了:“我不行,我这种工作需要形象,我得早睡早起。”

  “好吧,不饿,不用做饭了,就这么聊一会得了。”

  随后空气陷入空前的安静,方柔看着我,我看着她。

  大约过了能有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吧,我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就不问问我为啥来找你么?”

  “好久没联系,你突然来找我肯定有事,不用我问你自己也会说的,而且你再说完这件事以后就会离开,我还想多跟你呆一会儿。”方柔落落大方的说出这些话,丝毫没有任何扭捏感。

  “哎,不是,我现在都已经落魄成这熊样了,你越来越高高在上了,竟然还愿意跟我多呆一会儿?”

  不是我自卑,是现在的现实社会就是这样,鱼找鱼,虾找虾,差不多身份的才会在一起玩。

  不得不承认的是,当年我们这一帮的圈子里混得最好的绝对是方柔。

  “我的人生价值观里只有朋友跟非朋友两种区分,你是我的朋友跟你是什么身份没有任何关系,不管是达官显贵还是普通老百姓在我眼中都是一样。”

  方柔真的有说这话的资本,就单单刚才我俩聊天的时候,我粗略的数了一下,就这么一会儿她的手机微信屏幕最起码亮起不下十次!

  这是什么概念,而方柔恍若未闻,理都不理。

  并且方柔还不是那种勾三搭四的女孩子,也就是说纯是屌丝心里的这帮富豪们在拼命的追求方柔当中。

  如果是领导,方柔可能会礼貌的回他们一句,如果是追求她的那些无聊的公子哥,她根本理都不理。

  “你永远都是那么的好,呵呵。”

  “我好你当初还不要我。”

  “呵呵。”我尴尬的笑了笑,见方柔已经开始打哈欠了,便将兜里的账单掏出来交给她:“我最近惹了一些麻烦,有人会找我,目前这个账单关系我的命,我放哪都不安全,只能先放你这里,你记住,这个东西不能让任何人看见,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见我说的如此认真,方柔也重视起来:“为什么是我?而不是丫丫?”

  “为什么你们都认为是丫丫?我俩又没处对象!”

  “你给我们的感觉你最信任的就是丫丫,在一个人落魄逃亡的时候,你在被通缉的不敢露头的时候,你唯一敢联系的那个人就是你最信任的人。而那时候你联系的谁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我被方柔说的哑口无言,而且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我忽然勾起一抹嘴角:“你对我还真的是挺关心的哈,我什么情况真的了解呢,是不是还喜欢你阳哥呢?”

  “臭美,这个东西我会给你保管的妥妥当当的,放心好了,我困了要去睡了,你自己随便坐啊,要是不想走就在那屋休息,被子都是干净的在衣柜里,我就不管你了哈。”说完方柔打着哈欠就回闺房了,留下一脸懵逼的我。

  我愣了大概有五六秒钟吧,方才说道:“不是,你平常也让别的男人随随便便在你家住吗?小柔柔哇,你不该是这样的人。”

  方柔将门打开了:“大哥,我该是什么样的人?”

  “书香门第,至少不能让跟你没有关系的男人留在这里过夜才对!”

  “傻瓜……”

  说完方柔便砰的一声关门睡觉了,睡觉之前她嘴角还勾起一个微笑,自言自语:“如果是别的男人我根本不会让他在我家呆上一个小时,我也不会穿着睡衣就出现在她面前,更不会因为擅闯我的闺房而感到无动于衷,更更更不会在你忽然出现的时候让我心脏紧张的再跳,傻瓜……”

  接着她从钱包里拿出一张我们初中时一起照过的大头贴,尽管相片已经泛黄,她扔保留的很好,叹了口气有些伤感的说:“我知道你把东西给我,只是不想让丫丫陷入到危险当中,不过没关系,你说你最信任我,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时过境迁,岁月荏苒,你始终是我心里放不下的那个人。

  ……

  客厅钟的我当然不会认为方柔对我还有别的什么想法,坐在沙发上抽了根烟之后便将她的大门给关好,随即离开。

  次日,凌晨三点半我就已经睡不着觉了,本身夏天就亮天早,心里还有挺多的烦心事就更没睡意了,点了一支烟茫然的看着窗外。

  呆了大约能有十来分钟吧,我才起了床,随后推着皇妃去公园散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一年四季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我很享受早晨带来的舒适感。

  公园里偶尔路过几个同小区的大叔大妈,也遇到过几个大早上来这边找情调的小情侣们,基本上这边的人都认识我。

  一个是我太火了,一个是有个傻媳妇的事人们都在私下里津津乐道。

  “又带媳妇遛弯啊。”路过一个大妈,她对我笑吟吟的说道。

  “是啊,早上空气好,呵呵。”我礼貌性对她回了一句,我俩便擦肩而过。

  “哎白瞎这个小伙子了,找了一个傻媳妇。”隐约间我听到刚才对我笑着打招呼的大妈叹了口气对身边得朋友说道。

  “是啊,真是个傻孩子。”另外那个朋友回道。

  每每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都会无所谓的一笑,嘴是长在别人身上的,怎么说是他们的自由。

  而我清楚的知道皇妃变成如今这般模样是因为谁,所以照顾皇妃一生一世本该就是我应做的。

  我慢慢的蹲到皇妃面前,轻轻的拉着她的手,眼睛有些湿润:“快点好起来吧,我相信你会好的,不要让我等太久。”

  皇妃没有听我的话,反而眼神惊恐的看着后面,嘴里咿咿呀呀的:“后面……怕怕……啊!”

  说完她惊恐的叫了起来,同时我也感觉到一阵杀气袭来,猛地转头看向身后。

  “别动,枪不长眼,走眼干死你了,这个傻子媳妇可就没人照顾了。”

  冰冷的枪口指着我的额头,刘砍那带不屑的表情出现在我面前,我的眉头皱了起来。

  “你们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是跟我们乖乖走啊,让我干你一顿,还是支扒支扒,看看你的身手还是我的枪快啊?”

  这帮人明显就是奔着我来的,并且事先绝对踩过点了,不然也不会挑在这个时候过来。

  我之前一直以为没事,毕竟这几天天天都在公园里溜达也没啥事,他们想要的仅仅是账单,而不是我的命。

  这么想着,我便说:“跟你们走可以,我先给我媳妇送楼上。”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