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子,你给她送回去。”刘砍看了眼身边的兄弟。

  这个叫彪子的人点了点头,便去推皇妃,皇妃本能的就给出害怕的反应。

  “不许碰我媳妇。”我抬腿冲着彪子的腹部猛地蹬了过去!直接将其踹翻在地!

  “糙妮码你想死了是吗?”刘砍抬枪对着空中砰的就是一声枪声!

  我瞬间停手,完全没想到他会在这种地方开枪。

  “妮码了个闭。”彪子咬牙切齿的从地上弹起来对我就是一群拳打脚踢,我却没在还手了。

  “彪子,住手!”刘砍深知在这种地方耽误不得,拿枪顶着我的膝盖,双眼通红的说:“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膝盖干碎,你媳妇仍在这里不管,生死看命,第二你跟我走,彪子给你媳妇送回去,我们要找的人是你,不是你媳妇,你看着办!”

  我的眼睛眯了起来:“你们他ma敢碰我媳妇一下,我杀你全家!”

  “呵呵,但愿你过会儿还能这么硬气。”刘砍笑了起来,拿枪指着皇妃:“我忽然改变主意了,你的媳妇对你如命般珍惜,那好,这俩人都给我带走,敢挣扎一下,就他ma崩你媳妇,糙逆码德!”

  ……

  六点钟,我爸我妈他们也都起了床,我妈打着哈欠问道:“今天都六点了这孩子怎么还不回来吃饭,真没有时间观念。”

  我爸没抬当回事,喝着茶百度刷着nba篮球新闻,头也没抬的说:“今天天气比之前暖和,可能想多溜达一会儿呗。”

  “不行,我这右眼皮一直跳,有点不放心你下楼去看看孩子。”

  “这大白天的有什么可看的,你别在那疑神疑鬼的。”我爸受不了我妈的唠叨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我去看看吧,正好下楼买点东西。”懂事的柳儿套上外套就往楼下走。

  十分钟之后,柳儿慌张的跑回来喊道:“不好了,出事了,我姐的轮椅在楼下,人却不见了,碰见周围的一个路人阿姨说,好像被一帮人抓走了,还动了枪!!”

  砰的一声,我妈手里的碗直接掉落在地,我爸也没有刚才的淡定了,也不关心这次nba哪个球星转会不转会的了,奔着卧室冲了进去,紧接着在床上一顿乱翻,最后摸出一把仿六撕手枪揣进兜里,脸色阴晴不定的坐在床上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

  我妈吓坏了赶忙进来拉着他说:“你要干什么?”

  我爸磨着牙说:“去救耀阳。”

  “你知道他被谁带走了?”

  “不用想肯定是赵久阳,我必须要尽快找到他们,不然我儿子就废了。”

  “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你去了只会给我添乱,老实的在家等着。”说到这,我爸忽然抬头看向我妈:“如果这次我跟孩子折了,你别难过,都是命!”

  我爸几乎很少会说这样丧失志气的话,从前每次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他总是一副咬咬牙就能挺过去的姿态,这一次他心里真的慌了。

  赵久阳跟王威一样级别的人物,他们这些人如果倒了想拽下一个人的话,那么另外那个人绝对站不起来。

  就说眼下,我将账单交给王威,王威会利用这个账单让赵久阳躺下,赵久阳自然不甘心就在和么屈服,他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将账单从我身上逼要回去,我可能给吗?我肯定不给。

  我若是不给,到时候赵久阳会对我用一些更残酷的办法!

  我爸意识到这里的严重性了,当下心一横,如果我缺胳膊少腿了,他就直接拼了。

  为什么?等下告诉你!

  我爸怒气冲冲的走掉了,我妈实在担心就赶紧跑到卧室拿出手机:“赵心啊……你快点去找张浩……”

  我妈前前后后打了好几个电话,赵心,裤衩叔,刘鹏,张健洲,刘铂以及沈梦瑶全都通知了,她也看出来这次事情的严重性了。

  因为,刚才动枪了,现在是忍大选举的关键时期,别说在s海能动枪,就是打架斗殴,抢劫啥的都不允许出现,他们敢动枪,还不足以说明事情的严重性吗!

  砰的一声!我爸推开王威办公室的大门,身后跟着的是拉他半天没都没拉住的秘书,她抱歉的看着王威解释:“领导这个人硬闯进来的,我怎么拉都没拉住。”

  王威摆摆手:“出去吧。”

  秘书点了点头,随即轻轻的将门关上。

  “大早上的这么大火气干嘛,来,坐,喝杯茶。”王威自然是认识我爸的,也听过我爸的一些光荣事迹,说实话对我爸很感兴趣。

  “我跟你喝个几爸!”我爸直接掏枪顶在王威的脑袋上,双眼通红:“救我儿子!”

  王威一愣:“你可知道你在拿枪指着谁?”

  接着王威指了指墙上方的监控器:“就你得这个行为在现在的s海足够判死你得信吗?”

  “你少跟我逼逼没用的,都是当父母的,你儿子被人坑了,你他ma能坐住吗?我今天就抱着死的决心了,来吧,你们坑我儿子,我给你们全他ma干死陪葬!”

  “先别急眼有话好好说,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你就要干死我,干死我之前是不是得让我知道原因?”

  “你少他ma跟我装蒜,现在我儿子的一举一动都在你们眼皮子下面,你们都是算计好的。别以为全天下只有你们长脑子了,我儿子将账单给你了,而赵久阳那边是怎么知道他给你一半,很明显就是你放的风,你跟赵久阳勾心斗角我管不着,但你拿我儿子的命开玩笑,我就忍不了,话我放这了,都是做父母的,你弄死我儿子,我就弄你儿子,别跟我说你多牛逼,我他ma一不求你,二不用你,在我眼里你狗几爸都不是,当年我敢跟安h省z干,今天我也敢干你!我儿子能不能救,你他ma痛快的给我回答,三个数,三,二,一!”说着我爸就要扣动扳机:“去死吧。”

  “能救!草。”王威见我爸这货好像有点虎逼,根本不给他任何思考的时间,从一进来就风风火火的,王威看出来了,我爸是真急眼了,尤其是那句都是当父母的!他就明白了我爸不是在吓唬人,别看他儿子平常老气他,要是他儿子被人打断腿了啥的,自己也会杀人。

  “带我去找他!”我爸磨着牙说道。

  “我不方便出面,这样,让我司机带你去行不?”

  “你想置身事外?可能吗?必须他ma给我一起过去找他。”鬼知道王威是不是在耍他,万一自己跟那个什么狗屁司机一起过去了,结果对面不鸟司机,可不是白去了,我爸要找的就是王威,让他出面制止赵久阳,这样赵久阳才会给他们面子。

  不然我爸跟个司机去了,人家甩你是谁吗?

  你还能真的拿枪去干死谁吗?开枪只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最后一步。

  就当我爸话音刚落的时候,一把飞刀从门口的方向飞了过来,我爸来不及躲闪刚好将我爸手里的枪给打掉,紧接着不知道啥时候出现的司机三步化作两步冲了过来跟我爸扭打在一起。

  这个司机别看岁数大了,身手异常的好,在单挑的情况下我爸不是这名的司机的对手。

  其实不难理解。像王威这样级别的人物,身边没两个绝世高手早就死了八百遍了。

  我爸吃了大亏,真的吃了大亏,这年头能拿把枪指着王威脑袋上的人就已经很牛逼了,谁没事出门在揣个瑞士军刀啥的。

  所以当我爸手里的枪让司机给打掉以后等于说没有武器了,就是赤手空拳,他也没当过兵,打架的招式就是平常我们所看见的那样,一顿瞎呼噜,跟这个面前明显受过专业训练的司机来比,肯定打不过,所以打着打着我爸就吃亏了。

  但是这名司机挺有度的,下手并不是为了打我爸,只是为了制服我爸,比如我爸出招,他就当,然后给他摁住不让动弹这种。

  “嘿,我草,这就干起来了?”门口忽然传来裤衩叔贱贱的声音,紧接着裤衩叔一个高窜了上去:“糙逆码德,打我浩哥!”

  裤衩叔抄起边上的拖布嚷嚷着冲了过去。

  司机一愣,快速的从兜里又掏出一把小刀甩了过去,直接给裤衩叔手里的拖布给震掉了。

  “我糙逆码小李飞刀的传人呗?你码了个币武功这么高当你妈司机啊。”短暂的惊讶后,裤衩叔跟随后慢了三十秒赶进来的赵心一起奔着司机冲了过去,然后就形成一个挺不要脸的三打一模式。

  “领导,我又没拦住……我现在就报警。”秘书非常郁闷,这前脚冲进来一个人,后脚冲进来两个人,领导单位啥时候开始出现这样一群盲流子了,这在过去的十几年可是都未曾出现过的。

  “不用报警,都是朋友发生的一些小矛盾,你出去吧。”王威摆摆手,见秘书出去后,看见四个打的难解难分的人顿时脸色有些难看:“三个打一个是不是太不要脸了?”

  没错,司机武功再高也怕群殴,尤其像我爸他们三个这种从十七岁就在一起打架的人,那叫一个默契。

  这名司机虽然练过,但是架不住对方人多默契啊,很快的司机就被他们摁地上摩擦。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