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李飞刀是吧?”

  “李寻欢是吧?”

  “还他ma跟我玩飞刀又见飞刀。”

  他们三个人嘴特别损的说着,一边说一边殴打司机,打的司机快吐白沫了,王威终于是忍不住了,又吼:“你们几个在这打架多耽误一分钟,张耀阳的危险就越大。”

  话罢,几个人停手。

  我爸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走!”

  王威非常的无奈,将地上的司机拉起来问道:“你没事吧?”

  司机非常抗揍,往地上啐了一口:“到了没有年轻时那两下子了,腐败了,三个人都没打过,看来我该准备下岗了。”

  “哈哈,说什么呢。我知道你没舍得下手打,走吧,去会会赵久阳。”

  打过仗的人都知道,两个人干仗,一边是往死打,一边是不舍得打,只是想给对方制约住,这样打起来就特别特别的吃亏。

  如果是真枪实弹往死干,我爸他们肯定就白扯了。

  刚刚还打的不死不休的五个人,随后平安无事的一起走出单位,这令刚才拦着的秘书都傻眼了,这玩的什么路子?

  她头一次见到有人敢在王威办公室大吵大闹后还没啥事没有的。

  另外一头,仓库内,我浑身是血被人绑在凳子上一顿胖揍,打的我有两颗牙明显都松动了。

  刘康自从给我拽进来后就什么话都没有就是一帮人在揍我,仿佛在出气一样。

  终于见打的差不多了,便翘着二郎腿坐在我对面问道:“知道我们找你来什么事了吧?”

  “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跟花姐混的么,这怎么跑去给老赵当狗腿子了?”我呵呵一笑,露出带血的嘴,映射我的牙齿特别的白。

  “糙逆码毙!”听到我妈她,他抬手又是以电炮,我那颗松动的牙齿终于是让它干掉了。

  咕噜!

  我硬生生的给咽下去了:“我记着你了。”

  他耗住我的头发,瞪着眼珠子说道:“怎么的,真以为你是杀人犯谁都不好使了是吗?告诉你,你狠,我比你还狠!”

  刘砍从兜里掏出瑞士军刀用舌头挺变态的舔了一口:“账单呐乖乖的给我交出来,免得受皮肉之苦。”

  “你能干死我不?干不死我废话那么多干什么?赵久阳呢,你让他跟我谈!你算个几爸,配跟我对话吗?”

  “你他ma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噗嗤一刀,奔着我的大腿扎了下去。

  我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呵,呸。

  紧接着我醒了一口带血的痰冲着他脸吐了过去,老子手脚被你们捆住了,嘴管不住我吧?

  一口大黏痰稳准狠的落在他的眼睛上顿时就给糊上了,他恶寒的擦了一把,嘴里叫骂着:“糙你码。”

  然后咣咣的一顿干我,我怒吼起来:“赵久阳我他ma知道你在这里,他刘砍算个几爸能跟我对话,今天要么你出来跟我对话,要么就让刘砍弄死我,看我们谁硬就完了!”

  二楼出一直在电脑监控器面前看到这幅画面的赵久阳眼睛眨了眨,身边的人问他:“咱们下去吗?这小子铁了心不说啊,他挺在乎身边的那个女人,要不然我们从她下手。”

  “你忘记老七是怎么死的了吗?你忘记我跟你说过张耀阳将舒泉祥从楼顶扔下去的事件了,你动他女人,他敢整死你,我们现在能整死他吗?不能!我们是男人,所以我们了解男人是什么性格,你可以干死我,但别动我媳妇。”顿了顿王威又说:“再说,咱们跟王威不一样,有冤抱冤,有仇报仇呗,欺负女人算什么事?让刘砍给张耀阳这小子两条腿筋给挑了,我看他疼不。”

  “腿筋挑了。”旁边的青年拿着耳麦说了一句。

  “明白。”刘砍轻轻的回了一句,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亲自蹲到我面前,将我的裤脚挽起:“张耀阳呀张耀阳,你也算是个风光无限的人物了,这几年你在圈子里可谓是大红大紫,没人不知道啊,甚至连竹联邦的大佬都说在让你窜几年就是下一个沈靓坤,够屌的啊。”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他ma惹我了。”

  “呵,还不忘装逼呢。”刘砍将军刀停在我的脚脖子上说道:“你说现在社会这么和谐,怎么就出现你张耀阳这个社会败类呢,我刘砍一向是最正义之人,今天就要为民除害,将未来大哥给扼杀在摇篮里是不是也不错,哈哈哈,老子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账单交还是不交?不交的话,你可以联系联系赵本山,去买个拐,轮椅啥的,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你后半辈子几乎上是在轮椅上渡过了。”

  刘砍这次的表情很平静,越是平静我的心里就越慌,如果他展现的很暴怒那反而没事。

  我的呼吸不自觉的变的急促起来,刘砍再次问道:“账单交还是不交?”

  “交!”

  嗯?刘砍笑了,没想到我看着挺硬的,到了关键时刻还是怂包一个,让他在心里不由得泛起冷笑,早这样不就完了,装什么逼啊?

  “交你码鼻!”紧跟着我又骂道。

  “草!耍我。”刘砍猛地对我的脚筋扎了下去。

  但就在这时,风云突变,仓库的大门忽然被一道巨大的力量给冲开,一辆bj60横冲直撞的闯进来。

  我的嘴角露出微笑,终于来了!

  一直紧张的心终于是松了口气。

  “糙泥们码徳是不是要干一下,来!”潇洒哥不知道从哪整的AK47进来以后对着棚顶就是一顿突突,有那么一瞬间我她ma以为自己在看穿越火线!

  “逼崽子一个人就敢来造次,拿ak就当你神枪手了是吗,给我干他,干死了我负责!”刘砍也是个狠角色、在潇洒哥短暂的惊艳过后,立刻反应过来,抬枪就硬钢!

  “老子今天全都给你们突突了!”潇洒哥话音落、身后呼啦啦进来一群人,每个人手里都有一把AK47,这可他ma吓坏刘砍了。

  要说一把AK47吓唬不住刘砍,觉得自己还能拼一下子,那么二三十人全都拎着AK47你慌不慌?

  别人我不知道,反正赵久阳是慌了!

  这尼嘛忍大选举在即,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现枪战不用王威搞自己,领导就得干他了。

  “走!”赵久阳虽然不甘、可被潇洒哥这个出场阵势给吓到了,这他ma是来救人的吗?这是来拼命的,根本不给你讲任何废话,进来就是突突,突突完再说以后的事。

  我之前杀七爷,给舒泉祥从楼下扔下去了,再到后来黄平杀浪斌,以及一系列我们做的事情让赵久阳看来此刻潇洒哥的这个虎逼行为属于常规操作!

  “就这么走了?我们什么也没得到啊!”青年非常不甘心的回道:“我们费了这么大劲抓到张耀阳就这么走的话、不仅什么都没得到、反而让张耀阳记恨在心了!”

  “我比你清楚,不走怎么办、跟他们火拼吗?那你下去拼吧,智障!”赵久阳无语的骂了一句,转身率先本着后楼走去。

  “刘砍他们怎么办?”青年问道。

  “喊他撤退,不要拼,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赵久阳脑袋反应极快的说道:“报警、让警察过来、我倒要看看他们在s海动枪,以后怎么搞,记得报警找老陈,不惊动上面,私自给扣住。我就不信一个小小的账单我整不回来!”

  青年眼睛一亮:“你是想假装抓他们用这些人换回来账单?可是他们要是报警咬我们的话怎么办?”

  “我们又没露面,他没法咬,只有刘砍知道,但他不会咬!”

  两个人说这话已经跑到外面了,同时打电话报了警!

  如果说王威是明损的话,赵久阳就是阴损,该激进的时候从来不含糊,该退的时候比谁都果断!

  两个人再通知完刘砍后就跑了。

  而此刻的刘砍双腿早就哆嗦了,心里却很是不甘心,他是个好战份子,颇有点孙悟空的感觉、敌人越强,他的内心越好斗!

  刘砍拿着枪对着潇洒哥砰砰就是两枪,紧接着嚷嚷一句:“退!”

  刘砍为什么不甘心还退了呢,他是好战分子不假,但不是傻子,若是真干起来,他没活下去的希望!

  “牛逼你别怂啊,拼一下子啊,来啊!”潇洒哥光嚷嚷嗓子却没追的意思,我一下子就看明白怎么回事了!

  “张耀阳你他ma小心点,咱们下次再唠,逼崽子有点狗命!”刘砍愤愤不平的离开了。

  “追!”身边的一个小子拎着AK就要追。

  “穷.......穷.......追个几爸,先救耀阳!”潇洒哥想说穷寇莫追甩个文词的,憋半天懵住了,没想出来是什么词索性不说了。

  “没事吧耀阳?”潇洒哥将我给松绑、我直接倒在他怀里:“先别管我,给皇妃解开!”

  片刻后,我跟皇妃成功脱困,我赶忙说道:“快点去找、赵久阳一定会在附近、不能让他走,给他扣住!”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