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小娅在原地琢磨了一下,便给帅儿子发了一条微信过去:“今晚不跟你唠了,我挺困的要睡了。”

  “晚安,么么踹!”很快对面便回了信息,这些日子以来,帅儿子几乎每晚要都跟丫丫聊天,直到聊到丫丫睡着,他才肯睡觉,这是他活这么大最幸福的时候。

  丫丫之所以没跟帅儿子说实话,主要是怕他多想,毕竟自己喜欢张耀阳的事,可谓是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

  这边跟着人处对象,那边在因为她喜欢的那个男孩大晚上出去办事,好说不好听。

  所以丫丫在对帅儿子说完,就穿着衣服出去了。

  s海的冬天有些凉,晚上这小风从丫丫的脖子里往里灌,灌得的还挺冷的,只好回到家中又取了一个围脖系在脖子上,这显得丫丫身上的气质又多了一分,整个人完全变成了气质女神。

  丫丫来到约定地点,离得老远就看见秦子晴,她上下扫了一眼,惊愕的问道:“怀孕了?”

  “有这么明显吗?”

  “看你那小造型就看出来了。”

  “呵呵。”秦子晴幸福的笑了起来。

  “一个做事这么损的女人生孩子不要给孩子遭到报应吗?”丫丫说话挺损的:“再说了,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你貌似还吸毒呢吧,我劝你一句话,最好你给毒戒了,否则到时候伤害的不是你,而是两个人的性命,你想颓废消极的过没关系,小孩是无辜的。”

  “我不用你来教训我。”秦子晴收起微笑,冷着脸回道:“今天我喊你来不是听你给我说教的。”

  “呵呵,你想多了,你求我,我都懒得跟你说教,说吧,找我来,张耀阳的什么事?”

  “听说你跟银行富少小帅在处对象,怎么我一提张耀阳你就唰唰的跑出来了,都说咱们冰清玉洁迟小娅专一的不行,现在怎么算?滥情?”

  “秦子晴你别在这找我抽你,有屁你就放,我这几天来大姨妈了,脾气不是很好,一急眼给小孕妇揍了,怎么解释?”丫丫是一个没有耐心跟人家争辩是非对错,非黑即白的人,在她的世界里,她说什么都是对的,即便错的也是对的。

  所以你秦子晴不要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我根本不在乎你说什么。

  “没素质!”秦子晴将手里案底交给迟小娅:“这个是王威手里留的备用案底,你拿去给张耀阳,有了这个以后他彻底洗白了,另外你告诉他,没必要跟赵久阳死磕,最后无论他俩谁赢了,他都是把另外那个人得罪了,反正已经洗白了,不如回h市吧,安心的在那边当个无忧无虑的小少爷,比在这边强。”

  “我草,我没听错吧,你竟然关心耀阳了??!!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还是你秦老板又有什么新花样要搞,我怎么懵逼了呢?”

  “我不想跟你解释那么多,你愿给不给,不给就扔掉,反正我给你了,并且这绝对是王威留张耀阳的最后一份案底,信就信,不信就拉到,我还是那句话,孕妇太晚不能熬夜,我得回去睡觉了。”

  “等一下。”迟小娅叫住秦子晴:“不是,我怎么有点没明白,既然你是为了他好,干嘛不亲自将这个东西交给他,而是让我交,我真他ma感觉心里不托底。”

  “是不是你跟人说话一定要带脏话?”

  “不是,我跟人说话从来都很文明,只跟不是人的人说话才这样。”

  “……我不跟你计较这个没用的事,只想告诉你,我现在跟他说什么他都不相信我,连你都不相信我,更何况他了,我这么上杆子去也没别的意思,能帮他一把就帮他一把,毕竟害尹恩妃的是我,这是不可争议的事实,话就这么多,你愿信不信。”说完秦子晴离开了。

  丫丫盯着秦子晴的背影,好半天忽然开口喊道:“秦子晴,你是后悔了吗?你是后悔了吧,呵呵,一个对你那么好的男孩,你给他深深的伤害到了,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不对,我想你之所以帮他,肯定还是他在哪些事上给你感动到了,对不对?”

  秦子晴身子一怔,想起自己刚刚肚子疼我送她去医院的那一幕,眼里流露出来的关心,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好多年都未曾感到过的温暖,就算是冰山女人,恐怕在那种情况下都要被感动了。

  秦子晴终究没有再说什么,消失在夜幕之下。

  “也是一个蛮可怜的女人。”丫丫对于秦子晴来说,说不上很讨厌,也说不上可怜她,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但她好像又有点感同身受的味道。

  秦子晴一个因爱生恨的女人,若不是王伸,她也不会变成这样。

  而自己也是为情所困,想要的得不到,不想要的却因为时间的推移逼的自己不得不要。

  唉!

  丫丫幽幽的叹了口气,随即拿着案底回了家。

  次日,凌晨,三点钟,天刚蒙蒙亮,我将后备箱打开,看着已经快要奄奄一息的刘砍,给他喝了口豆浆:“死了没?”

  刘砍猛嘬豆浆,也不嫌烫,一会儿就喝完了,并且说:“我还要喝!”

  “事多。”我将自己的这碗豆浆拿给他喝,然后嚼着香菇包子,开口说道:“我都说了,你别惹我,怎么着,咱俩平打你是不是打不过我?还要挑我脚筋,你他ma电影看多了吧你。”

  说到这我还挺来气的冲他脑袋拍了一下。

  “载你手里我认了,你要想弄死我就给我个痛快,抓到我就往后备箱里一扔,你是要干什么?”刘砍磨着银牙有气无力的问道。

  “呵呵!”

  我根本不跟他说话,等到给他喝了两杯豆浆以后,将后备箱的车门砰的一声给关掉,随后靠在那里抽烟。

  等了一小会,赵久阳终于出现。

  他走到我面前,习惯性的呵呵一笑:“找我来什么事?”

  “我还以为你不敢来呢。”我向他身后看了一眼:“呦,自己来的。没带俩人过来啊,万一我干死你怎么整?”

  “你家里有矿啊还是杀人不犯法?”赵久阳根本没当回事:“再说了,我知道你的身手,你想要干死我,直接撬锁来我家就完事了呗,何必这么大费周章呢,是吧?”

  “夸得我都要上天了呢。”

  “闲话少叙,找我来什么事?”

  “谈合作。”

  “哦?谈合作?哈哈哈。”赵久阳大笑起来:“之前我找你谈合作,你不理我,反而还帮着王威盗我账单,现如今你又来找我谈合作,谈什么?怎么谈?你知道吧就因为账单的事,我都要被王威搞死了,你觉得我还有合作的必要吗?”

  “当然有。”

  说着我将后备箱给打开,指着刘砍说:“我比这货强一百倍,你为什么不跟我合作呢?之前跟王威合作我只是想让自己变得清白,仅此而已,你给不了我,只会玩嘴,所以我不信你,不,准确的说,这个世界上我除了迟小娅,最信任的就是我自己。其他人我都不信。”

  “迟小娅?那个脾气挺酸的大明星?”

  “少在那装什么也不知道了,你现在简直比我对象都要了解我。我可能跟小姑娘糙笔的时候你都知道我用的是什么姿势。”

  “你说话很粗鲁,我不喜欢。”

  “我看你很不顺眼,尤其是你笑的时候我真想抽你,我更不喜欢你,可我还不是要耐着性子跟你交谈。”

  “呵呵,有意思,说说看,怎么个合作法?”

  “账单的事,我已经给了王威,这是没办法的事,按照我的猜想,他一定不会因为这个账单而整死你,他想整死你,你上面的人肯定也不会同意,最多让你放弃这次忍大竞选,最多在隐忍几年,或者被王威打压,亦或者你将会被上头所舍弃,重新培养出来你这么一个人,不过话说回来,培养出来一个新人并不容易,你跟了你上头这么久,人家也不会轻易舍弃你,所以王威应该是用这个账单大概率让你退出而已,从而他直接竞选成功。”

  顿了顿我继续说:“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身处的处境一定是最危险的,因为我无形中得罪了你,沈梦瑶,赵心,我爸他们等人也会遭受到你疯狂的打击报复,以你的能量看,动动关系,我们便无法在s海生存在下,十几年的基业被我毁于一旦,我是不愿看到的,并且坑害了你,王威爬的位置更高,对我也没什么好处,所以我今天来找你的目的,就是想跟你合作,你可以告诉王威这次忍大选举,你将放弃竞选或是怎样,反正账单已经在他手里,具体你们怎么谈就是你的事了,然后我会在他竞选当天,直接给他最有力的打击报复,届时他一倒,你便可以上位,我需要的是你在关键时刻帮我一把,不要像王威一样在背后给我捅刀子就可以了。”

  赵久阳听完我的话,足足沉默一分多钟,他脸上的诧异毫不掩饰的出现在脸上,许久后,他终于抬头看向我:“你怎么就那么自信你说的都是真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