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我就是猜的,但看你的反应我想我应该猜的八九不离十。”我笑了笑说道:“人都是为了活着,没办法。”

  “那我真想听听,你会怎么搞掉王威,让我上位?我有点不信你诶,毕竟你跟王威合作,都能出卖他,又怎么会跟我合作,不是骗我的,到时候在捅咕我一把,我怎么办呢?”赵久阳对这次与我的合作展现出浓厚的兴趣。

  “我跟王威一直都是仇人,只是因为某些因素不得不在一起合作,但是我们合作的时候他在背后捅咕我,我也研究怎么干倒他,我们的心首先就不合,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上位了,我不好过,而你上位了,对我没有任何影响,之前我不找你,是我有把柄还在他手里,就是案底,现在案底我拿回来了,也就没事了,所以你成功上位才是我想要的!并且以后咱俩合作,你玩白面上的权力,我给你掌管私下的行里,我们合作起来,很快就会拥有属于我们的商业帝国,不带任何仇恨,只是单纯的利益合作关系。”

  赵久阳下意识的看了眼车里的刘砍,我们今天说的这些话可谓是非常保密的了,并且我说的合作让赵久阳非常动心。

  毕竟我说的都是大实话,王威过得牛逼了,我就要傻*了,等同于一下子得罪两个人。

  若是王威倒了,秦子晴基本也就再也没有害我的机会,同时我有赵久阳这个帮手的话,沈梦瑶,赵心,我爸还有我们这些人都会没事!

  这笔交易怎么看都是双赢的局面,我想的明白,赵久阳自然也想的明白。

  他唯一想不明白的就是如果我说的这些话都是实话,为什么要让刘砍听见,万一刘砍拿的这些话跑回去告诉王威,让王威有了心理准备的话,一切的计划不都泡汤了。

  “我该怎么相信你?”

  “哈哈,为了让你相信我,我这不给你带来一个见面礼么。”我指着刘砍说:“这货一直都是王威的人,他是王威安排你这里的间谍,你要是真的重用他的话,死可能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不可能!我答应给他那么大的权力,怎么可能……”赵久阳表示不相信。

  “呵呵。”我一声冷笑:“你给人的权力向来都是玩嘴,再说,这小子之前就是跟人家王威那边的,无缘无故跑你这边来,你不寻思寻思咋回事啊,混的人这么多,干啥就他刘砍冒头呢。”

  “你有什么证据吗?”

  “没证据我就不来了。”我指着刘砍的兜:“他的手机昨天让我关机了,你现在让他开机给王威打过去电话。就能说明一切了。”

  “……”

  刘砍原本挺担心的,但是听到我们只是打电话,却没有让他说话的时候,他心里松了口气,嘴角下意识的露出戏谑一笑,光打电话,能说明什么?

  自己早就跟王威设计好了,如果是别人拿他电话打,两个人沉默十秒后,王威就说打错了挂断电话,如果是自己打电话,必须要自己先开口问道您忙吗,才可以。

  这个谜语只有刘砍跟王威两个人知道,所以打电话的话,绝对不会漏,刘砍有这个信息。

  电话接通了,果不其然跟刘砍想的一样,沉默着,而我也没有说话,过了大概十秒的时候,王威说:“喂?不说话我挂了。”

  说完,电话直接断挂,刘砍彻底松了口气。

  “看见没,这下实锤了吧?”我笑呵呵的对赵久阳说道。

  赵久阳脸色大变:“刘砍,你吃里扒外,知道我这人最烦的就是什么人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你竟然真的是王威的人。”

  “哥,你别冤枉我啊,我怎么可能是王威的人,你看王威自己都说电话打错了,你怎么还冤枉我呢,要不这样,你想说什么,你打过去让我说,你看看我是不是他的人!”刘砍就是个演员,此刻给自己演的是那样的无辜。

  “兄弟,你都漏了,还挣扎什么呀。”我替赵久阳开口说道:“人家王威什么身份,你什么身份,人家看见电话陌生号码的话会接吗?人家扯都不带扯你的,还会傻哔哔的跟你唠那么多废话?”

  “这……人之常情好吧,你看他说的不说话就挂了,没毛病啊。”

  “这句话放在谁那里都没毛病,放在王威这里就有毛病,你问问你九阳大哥,陌生人给他打电话他会接吗,你之前是跟王威玩的,后来跟了赵久阳,人家王威为啥还会存你电话,真当我们九阳大哥练了九阳神功,脑袋走火入魔,这点事都分辨不出来了吗?”

  “哥我真没有啊,我对天发誓。”刘砍挺搞笑的,想要举手发誓奈何手被捆的动弹不了,就在那挣扎着,此刻也没有刚才那么萎靡了,求生欲是这么强。

  赵久阳阴着脸盯着刘砍看了一会儿,最终咣的一声将车门给关上:“咱们可以往下聊细节了!”

  “那他怎么办?他可是知道咱俩在这里谈话了,这个人要是不除,恐怕以后我会很危险的。”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他你不用管了,我跟你保证刘砍这个人从s海除名了!”

  “那就妥了,咱们进屋里去聊接下来的内容吧?”

  说完,我便带着赵久阳上了楼,等到了楼门口的时候赵久阳一下子就愣住了:“方柔的家?”

  “咋的,你认识?”

  “昂,你俩什么关系?”

  “你管我俩什么关系呢。”我白了赵久阳一眼,随即将门给打开:“进屋随便坐啊。”

  赵久阳挺无语的:“这么达官显贵追她,她都给拒之门外,感情跟你……你小子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专一嘛,不过也对,你媳妇那样了,在找也正常,不过我挺不明白的,方柔怎么能看上你呢?”

  进屋后,赵久阳坐在沙发上就在那叭叭个没完没了,自顾自的自圆其说。

  我挺不乐意的:“我媳妇怎么样了?她挺好的,方柔看上我咋的了,我差哪儿啊?要不是被朋友所害,小爷现在也是个标准的富二代!!上百万的跑车开着,我咋的了?不比你这个月薪几千块的上班族强,说真的,我就烦你们这样的人,啊,张口闭口我上班的,张口闭口我单位的,那咋的,不就退休公司比我们普通老百姓高点,六十岁之前呢?我一个月的效益有时候是你一年都赚不出来的工资,吹啥啊,人家工厂上班的一个努努力都顶你们这些所谓的单位上班的好几个月了的,有啥可傲的资本的。”

  “我也没说什么啊,你撅我干什么。”赵久阳挺委屈:“人我的意思就是千算万算没算到你跟方柔的关系。就我一个哥们,比我官位都大,他都在追方柔,你要说你跟方柔有这方面的关系,你请方柔出山,你早就啥事都没有了,或者说王威也不敢碰你啊。”

  “懂个鸡儿,我也是刚从你嘴里听到我的小柔柔是这么牛逼的,再说了,人家帮你随随便便帮的?人情不要钱是吗?万一你那哥们来一句你陪我睡,我就帮他,那我们的小柔柔是不是很吃亏?再说了阳哥是靠女人站起来的男人吗?我靠的是自己砂锅一样的拳头。”倒了一杯茶递给赵久阳面前,赵久阳笑呵呵的喝掉了。

  “你这个人适合当朋友,不适合当对手,真心地,脑袋反应太快了,跟我挺像,呵呵。”

  “别的,你少捧着我唠,之前还要让刘砍挑断我脚筋啥的呢,我告诉你现在我都没不怎么信任你。”

  “咱们往后处呗,日子还长,你看我赵久阳是什么样的人就完了。”

  “行了,说点正事吧……”

  接下来的时间我就在跟赵久阳研究怎么搞王威,不仅如此,我还说了我未来的一系列计划,让赵久阳明白我才是真正有野心,有大能的那个人,根本不是那个刘砍可以比你的人。

  合作这种事事情就像咱们打篮球一样,你只有狠狠地虐掉对手,展现出自己犀利的一面,你才能赢得对手的尊重。

  若是一个劲的说自己不行,帮人擦屁股,捡篮球,抢篮板然后就传给他,他就会看不起你,因为你没他牛逼啊。

  所以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只要在谈合作的基础下,你们就是平等的,没有谁比谁高级,一定要自信。

  大约两个小时后,七点钟了,方柔穿着得体的冲卧室出来了,冲赵久阳抱歉一笑:“赵领导我这刚才在睡觉不知道你来了,有失远迎别生气哈。”

  方柔能不知道吗?听见我们开门的时候她就知道了,并且我事先也给她打过招呼了,只是对赵久阳说一些客套话而已。

  “哪里哪里,我不知道张耀阳这小子带我来的是你家,不然我肯定不能空手哇,今天中午有空没,赏光一起吃个饭呗?”赵久阳面对方柔的时候态度好的一逼,让我一度感觉不是他朋友在追方柔,是这货在追方柔。

  哎,不得不说东北真出美女啊,就我上学这一批认识的这些小姑娘,真他ma招风!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