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柔没说话,下意识的先看了我一眼,好似在询问我她该不该去。

  “你干什么玩意,挺大岁数约人家小姑娘吃什么饭,你媳妇知道了不干你啊?”我斜眼对赵久阳说道。

  “就是一起吃个饭而已,为什么要干我?”

  “得了啊,方柔可没空跟你们这些腐败的贪官一起吃饭,我俩还得去看电影呢。”

  “你看,你俩还是有关系吧,非得不承认呢。”赵久阳呵呵一笑,倒也没说别的,而我跟方柔都不约而同的没有对我们的关系做出解释。

  第一是因为没必要,第二让赵久阳以为我们之间的关系的话,他会在中间做出衡量。

  老实说,这有点利用方柔的意思了。

  “你们接着聊,我去厨房做点早餐,一起吃点吧。”方柔系着围裙就进厨房了。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小耀阳你可真有福气。”

  “呵呵,是吗?”看着方柔贤惠的身影,我的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笑意,与此同时方柔恰好回头与我对视,在阳光的照射下,此刻得方柔身上好像有光,是那样的温暖。

  方柔知书达理,能够说一些场合话,也可以把家维持的很好,这辈子谁若是娶了她,肯定会幸福一辈子的,并且我觉得若是方柔以后有了孩子,一定会照顾的非常非常好,最起码肯定要比迟小娅好。

  迟小娅给我的感觉就是以后在教育孩子这方面绝逼是要揍的,就用老话那方面来说,棍棒底下出孝子。

  反观方柔,那绝对是教的肯定很有礼貌的那样子。

  “你在看我,我都不好意思了。”方柔微微一笑,用手捋了一下鬓角将头发别在耳朵,整个动作淑女而又秀气。

  赵久阳看着我跟方柔对视的样子,他心里感叹着说道:“年轻就是好哇。”

  之后我跟赵久阳又将计划详细的整了一遍后,便在吃完早餐后各自离开。

  赵久阳开着他的车自己离开了,走的时候还将刘砍扔进他的后备箱了,至于怎么处理他的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从那时候以后再s海就再也没见过刘砍。

  我还是那句话,我张耀阳不是一个有素质的人,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你惹我,我绝不忍你,你惹我,我就干你。

  “那我现在去上班,你一宿都没怎么休息好,要不要在家里睡会儿?”方柔拎着包站我面前冲我轻轻说道。

  “不用了,我回家睡就行。”我将手里的钥匙递给方柔:“谢谢你了。”

  “呦,我阳哥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有需要随时找我,没问题的。”

  “嗯。”我点了点头,然后又一次的跟方柔眼神对上了,我轻轻地凑了过去,方柔下意识的想要往后一退。

  “别动。”我抓住方柔的肩膀,脸慢慢的凑了上去。

  方柔真的就没动,心脏砰砰的跳个不停,然后就鬼使神差的将眼睛闭上了。

  “有个头发掉在你眼睫毛上了,好了,这回美美哒上班去吧。”我笑呵呵的将方柔眼睫毛上的小细头发给拿掉,随口说道。

  “呃……”方柔欲言又止,最终冲我说道:“小傻瓜!”

  说完之后就上车离开了。

  “路上小心点,慢点开。”我冲她挥了挥手。

  方柔通过后视镜看着单手插兜的我,嘴里忍不住说道:“永远都是这么帅!”

  挺遗憾的说,我的这些女朋友或者认识我的朋友们里,除了方柔没一个说我帅的,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尤其上学那会,我还没张开的时候,身高也不行的那会,方柔就觉得我帅,几乎所有朋友都很纳闷,这小子哪帅了?整天栽愣的。

  后来有一句话就可以很好地理解了,情人眼里出西施。

  有句话说出来挺打击人的,就是那帮达官显贵在玩了命的追方柔的时候,方柔心系的却是我这么一个不着调的人。

  她跟丫丫她们还不一样,方柔曾试着接触过别的男孩,也谈过新的男朋友,但最终都因为不合适而分手。

  方柔对我还有感情,却不是那种可以一直等我的女人,遇到合适的她就会跟别人在一起,甚至结婚,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一切追求的都是顺其自然。

  而方柔这么优秀,身边追她的也是一个比一个优秀,为什么都没有能成功的呢?

  因为他们不了解方柔,方柔看上去挺文艺,挺文静,似乎是一个有情怀的女人,所以大多数追求她的手段就是送花,玩浪漫,展现的彬彬有礼。

  实则不然,你越是痞里痞气的,她才会越喜欢。

  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很讨厌本身的自己,所以在选择另一半的时候总会往相反的方向去选。

  比如一个胖子,他找对象就很喜欢找瘦的人。

  比如一个穷的,他找对象就很喜欢找有钱的人。

  比如一个懒货,他找对象就很喜欢找勤快的人。

  当然,这些话不包括全部的人,只是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人,而方柔就是这部人里的人员之一。

  这些都整完以后,我才身心俱疲的回了家,皇妃一下子就扑上来了,跟我黏糊个不停,一直在让我陪她玩,我便只好陪她玩。

  玩着玩着我就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身上多了一件衣服,一打眼就看见守在我身边的皇妃,愣了下问道:“这衣服你给我盖在身上的?”

  皇妃嘿嘿一笑,点了点头。

  我莫名感动:“咱家小妃都会照顾人了呢。”

  “嘿嘿。”皇妃再次一笑。

  这时,智允干妈推门走了进来,冲我问道:“听你爸说恢复自由身了?”

  我点了点头:“基本上算是恢复了吧,只要在给王威拉下马,就算完事了。”

  “拉王威下马?你不是……”

  “王威这个人不可靠,相对来说赵久阳比较好一点,咱们家想要在s海立足,必须得找个可靠地人才行。”

  “我不是很懂你们这些,但我告诉你哈,没有人是可靠的,尤其是他们那些当大官的人,心里都复杂的很,你凡事要小心一点,尽量多跟你爸爸商量商量,他看着傻傻的,其实内心比谁都看的明白。”

  我咧嘴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你们就这么崇拜我爸的袄,我一直搞不明白,像智允干妈,瑶瑶干妈这些优秀的女人,放在哪里都是受万千宠爱的,怎么就看上我爸了呢?”

  “你不也是袄,小妃,汪金叶,迟小娅,还有那个电视台的叫……方柔的,不都挺喜欢你的么,你告诉我你哪来的这么大的魅力呗?袄,对了,还有这个小妮子我看也挺喜欢你。”智允笑呵呵的看了眼从卫生间抱着装满衣服的盆子的柳儿调侃了一句。

  “阿姨您又逗我。”柳儿被智允说的不好意思了,小脸通红的跑阳台晾衣服去了。

  “呵呵,小丫头还害羞了呢,挺有意思。”智允微微一笑,想起了当年的她们。

  “我魅力大啊,人帅有气质,喜欢我的小姑娘多也是正常的。”我挺不要脸的翘着二郎腿,同时点了根烟。

  “你爸年轻那会可比你帅多了,真的。”

  “智允干妈您要会唠嗑咱娘俩就唠会儿,您要不想好好唠嗑,我睡觉了。”我撅着嘴不满的说道。

  “哈哈哈,我说的是实话。”

  “对对对,您高兴就好!”

  “你爸高兴,晚上要组织饭局,你来不?”

  “他高兴什么?”

  “你恢复自由了呗,他就高兴,晚上安排你们这些干爹干妈们ci饭,你要不要一起?”

  “我就不跟你们吃了,我叫上我的朋友们去吃,你们玩你们的。”

  “行!那我跟你妈妈去了。”

  说完智允就进屋喊着我妈两个人离开了。

  我躺在沙发上想了想,就对柳儿说:“晚上吃饭,你去不?”

  柳儿摇摇头:“我就不去了,我得在家照顾我姐,你晚上回来给我带点就行。”

  “也行。”

  我拿出手机建了一个微信群,里面有潇洒哥,迟小娅,方柔,然后我下意识的就想拉汐汐,黄平以及浪斌了,然后就想到了她们的现状,心里非常非常的难过。

  曾几何时,我们这个圈子的人数也很壮大,如同我爸妈他们那样的圈子。

  现如今,就剩三个人了,心里不由得有些心酸,眼泪就在眼圈里含着,如果这时候我们这帮人还能在一起,那该多好。

  七八个人,此刻就剩我们四个人在里面了,想了想我就给刘铂,张健洲拉了进来。

  “兄弟姐妹阿姨叔叔们,晚上一起吃个饭,我做局,赏脸来啊。”一条微信发出去后,很快便有了回应。

  张健洲:“去不了,我得去你爸那个局。”

  说完,张健洲就退了。

  哎,也难怪,人家是大人肯定不愿意跟我们这帮小孩子凑在一起。

  潇洒哥:“ok,在哪吃?”

  我回道:“烧烤人家呗。”

  潇洒哥:“妥了。”

  迟小娅也回复了:“让带家属不?”

  “必须的呀,人越多越好!”

  “欧拉。”

  不一会儿方柔也说:“ok!”

  紧接着刘铂发了一个表情:“晚上给你吃穷他。”

  然后发了一个龇着大牙的表情。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