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喜欢凑热闹的迟小娅此刻不忘埋汰刘铂:“铂叔啊,挺大岁数跟我们小孩往一块凑什么呀,咋不去张浩叔叔那里?学学你健洲叔。”

  “没大没小,谁健洲叔!!”刘铂立即回了一个发怒的表情:“他们太能喝酒了,我跟他们扯不起。”

  “我们也能喝啊,告诉你袄,晚上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青出于蓝的,对不,潇洒哥。”迟小娅说话的同时不往诶特一把潇洒哥。

  “必须必的呀!晚上给铂叔裤衩都喝丢它!”

  “哈哈。”刘铂打了一个大笑,紧接着说道:“你们要记住,咱们是一个阵营的,我现在跟张浩不是一个阵营的,我得辅佐咱家少爷登基呢!”

  “没毛病,刘大太监呗。”丫丫嘴挺损的调侃着。

  “哈哈哈,应该是刘公公。”潇洒哥立即很配合的接话。

  “刘大总管。”方柔发了一个偷笑的表情。

  “小柔柔哇,你快退群吧,挺有气质的一个女孩儿跟他们都学坏了!!”刘铂诶特方柔。

  “我靠,我急眼了啊。”迟小娅顿时不乐意了:“你咋不喊我退群,我这么有气质的姑娘。”

  “你有气质个屁。”刘铂毫不客气的回道:“你是我见过张少爷所有女朋友里最虎的一个!”

  “这个是实话。”潇洒哥挺认同的点了点头。

  “你他ma哪伙的?”丫丫发了一个发怒的表情。

  潇洒哥立即改口:“臭不要脸的老男人怎么跟我家丫丫说话呢,道歉,下跪!”

  “呵呵哒。”刘铂满脸不屑的回道。

  我看着他们在群里闹的非常非常的开心,嘴角也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笑意,这帮人在一起就是没大没小惯了,真的开心。

  对于刘铂我也是醉了,他挺大的岁数却如同孩子一样的心性,跟我们整天扯在一起,也是逗。

  另外一头,秦然走到刘铂面前看了眼他的手机:“跟谁聊的,这大牙给你龇的,这么开心吗?”

  “潇洒,丫丫她们几个孩子,呵呵。”

  “你说你挺大岁数跟这帮孩子天天玩的这么开心。”

  “我这叫有童真,你是不知道,跟这帮孩子待在一起老有意思了。”

  “那你晚上不去张浩的局呗?”

  “必须的啊,我去耀阳的局,跟这帮孩子喝。”

  秦然狠狠地鄙视刘铂:“你怕他们给你裤衩喝丢了吧?”

  “我压根就没穿!在一个,你可别小看这帮人,两帮对起来喝,不定谁能喝过谁。”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七点钟,烧烤人家,潇洒哥跟刘铂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到了,紧接着是方柔跟迟小娅也来了,一进屋后,迟小娅就大大咧咧的往那一坐,咔咔就开始点串,点酒,完了说道:“张耀阳呢?”

  “他给皇妃做饭呢,一会儿就来。”

  “行,那咱们就先喝呗,服务员先把酒整上来,再来点花生!”丫丫将一只脚踩在凳子上,冲着服务员挺豪气的喊了一句。

  “你看看人家方柔,往那一坐,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看着就是那么的矜持,在瞅瞅你,脚丫子恨不得上桌子上了,我说你虎有毛病吗?”刘铂抓到机会狠狠的埋汰了丫丫一番。

  丫丫则是不以为意的将鞋给脱了,露出里面白色小娃子,伸到桌子上晃了晃:“我这小脚丫咋样。美不美?”

  “美美美!”潇洒哥捧着丫丫的脚丫子,阿谀奉承!

  “闻一闻香不香。”丫丫龇牙一乐。

  “呕!”刘铂故作呕吐状:“这他ma就是黄平在局里蹲着呢,不然这脚丫子他肯定喜欢!”

  “哈哈哈。”丫丫开心的大笑起来,这帮人在一块,气氛就是好!

  “丫丫听说你有男朋友了?”顿了顿,潇洒哥忽然开口问道。

  “昂,处了一个。”丫丫有些不太自然的回了一句。

  “咋没带来捏?”

  丫丫尴尬一笑:“带来干啥啊……怪不好的。”

  刘铂与方柔对视一眼,方柔露出会心一笑。

  迟小娅到现在为止之所以不想把男朋友公布出来,其实就是过不去心里拿道关,她总觉得带着男朋友来见我一件非常尴尬的事。

  本来丫丫下午的时候就问了让带家属不,结果最终她也没好意思带来。

  刘铂想了想说道:“其实你在等等,我感觉你跟耀阳成的希望蛮大的。”

  “大吗?不大。”

  “大。”方柔都跟着开口了:“在等等你跟他会有一个结局。

  “是他让我别等他,让我去找男朋友的。”

  方柔拉着丫丫的手:“当时我就你这想法,可结果呢,不还是单身一个,没有遇见合适的,宁缺毋滥。”

  “道理我都懂,可我也想试试找男朋友的滋味,算了,不说这个不开心的事了,咱喝酒。”丫丫摆摆手说道。

  刘铂也知道这个话题在说下去就显得不是那么太好了,便适可而止的说道:“得,今天是个开心的日子,咱不说那个不开心的话,喝呗?咱俩吹一个。”

  “不吹,等会耀阳来了我跟他吹。”丫丫给自己面前摆放一个空酒瓶子:“今天这小子在群里骂我是胃下垂,我非得喝服他不可。”

  “哈哈哈,我看到了,一会儿我也干他。”潇洒哥说:“我帮你,咋还没来呢,方柔你给他打个电话。”

  “在给皇妃做饭呢,一会儿就来了,别催他了。”

  “管他来不来呢,咱们喝咱们的就完了呗。”刘铂拿着啤酒瓶子说道:“丫丫,小柔倒上,今天铂叔跟你们不醉不归。”

  几个人碰了一下,纷纷只喝了一口。

  潇洒哥直接一口就干了:“咱大点口整呗。”

  “等耀阳来的,这要是喝饱了,一会儿咋干他啊。”丫丫对于今天我在群里埋汰她那句胃下垂耿耿于怀,说啥都要支扒我。

  “对,慢点喝,不然咱们都喝饱了,耀阳来了该牛逼了。”方柔一本真经的说道。

  众人集体一愣,大概三秒以后,纷纷爆笑:“哈哈哈哈。”

  方柔迷茫了:“你们笑什么吖?本来就是的,耀阳的性格还不了解么,一会儿回来肯定牛逼闪闪的要跟你们喝,你们都拉了他就该牛气了。”

  潇洒哥眼泪都笑出来了:“不是,本来这话没啥可笑的,但是从你嘴里说出来就太好玩了,还是一本正经的说的,耀阳回来该牛逼了,哈哈哈。”

  方柔也跟着笑了:“有那么好笑么。”

  “有的,有的。”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我领着皇妃,柳儿过来的,还没进屋就听见她们的笑声。

  “呦,皇妃都来了,快进来坐,服务员加三个凳子,拿三个餐具。”刘铂冲服务员喊道。

  “哎,皇妃非要跟我出来玩,就带她了呗。”

  “人多更好,热闹,哈哈。”潇洒哥大笑一声:“喝呗咱们就,这帮人都等着干你呢?”

  “是对手吗,一个个的,来,我一个人喝你们一帮,先吹为敬!”我毫不犹豫的用牙嘎嘣咬开一瓶啤酒,股东股东的就给大绿棒子干了!

  “看到没,我说什么了。”方柔捂嘴偷笑。

  “哈哈哈。”众人又跟着笑了。

  “笑什么呀?”我有些好笑的看着众人,不知道她们get的点在哪儿。

  “没啥,来,你今天是不是骂我胃下垂了,我么喝死你。”丫丫举起一个大绿棒子冲我叫号:“咱俩吹一个呗?”

  “谁跟你吹呀,你也不是对手!”我鄙视的看着丫丫,习惯性的埋汰她一句。

  “甭废话,今天我必须跟你喝一个,我反正是吹了,你自己看着办。”说完丫丫不由分说的就给干了。

  “我草,刚我呢?”见丫丫一口气喝掉一瓶,紧接着我又陪她喝了一瓶,输什么不能输气势。

  喝完以后我还不忘一抹嘴吹个牛逼:“酒神无敌很寂寞。”

  “来,咱俩再喝一个。”丫丫不由分说的又起了一瓶啤酒。

  “这次是为啥啊?”

  “没有为啥,就想跟你喝,行不?”

  “慢点慢点,先吃点菜,时间还早,别着急嘛。”方柔看出来丫丫的情绪不对了,这哪是喝酒,这是要醉酒的架势。

  “我没事。”丫丫推开了方柔想要过来拉着她的手,眼睛红红的冲她说了一句。

  “不是,今天这么馋酒嘛,行,喝,管够,哈哈。”我注意到方柔跟丫丫的动作了,却没说实话,在我看来以为丫丫是看见我领皇妃过来了她才难受,殊不知丫丫是心里难受才这样跟我喝酒的。

  我们的青春在随着我有皇妃,她有帅儿子之后好似就要结束了。

  再加上刘铂跟方柔之前说的那句在等等你俩可能会有结果后,丫丫就更闹心了。

  潇洒哥这个大傻吊完全没看出丫丫是难过,还以为她是开心呢,还不忘说道:“耀阳知道不,咱丫爷处……”

  “潇洒哥你别光废话,来,干一个呀。“处对象了后面几个字还没说完,就让丫丫一把把抢了过去,直到这一刻,丫丫还是没有勇气将她有男朋友的事在我面前说出来。兴许一会儿喝多以后,在告诉我也不迟……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