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越喝越多,也是越喝越急。

  喝着喝着丫丫就红了眼眶,直接给我造懵了:“这咋还要喝哭了呢。”

  “替你高兴。”丫丫笑着说:“你终于恢复成自由身了,从今往后可不能再做冲动的事了,你要学着去思考身边的人跟事,懂了吗?”

  “去去去,我都多大的人了还用得着你来教导我啊。”我咧着嘴笑着说道,完全没听出来丫丫话里有话。

  “以后没有我在你身边了,就没人罩着你了,谁在欺负你,我也不能帮你出头了。”丫丫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啥意思,你要出国了还是?”

  “……”丫丫摇了摇头,微微一笑:“出个毛的国,哪也不去。”

  我送了口气:“嗨,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走了呢,说滴吓人倒怪的。”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对你像之前那样好了,你会习惯吗?”丫丫忽然开口问我。

  我嘿嘿一笑,绕过桌子坐在丫丫身边,很自然的搂着她的肩膀:“我们是哥们,你要一辈子对我好!!”

  “你拿我就仅仅当哥们是吗?”丫丫的眼睛在此刻布满水雾,嘴唇欲言又止,最终摆摆手说道:“算啦,这个话题在咱俩之间已经说了好多遍了,就没有说下去的必要了,喝酒,开心就完了。”

  “对,开心就完了!”刘铂赶忙跟着抢话:“这边等着王威跟赵久阳忍大选举完事之后,你有什么打算?继续光耀秩序公司,还是怎样?”

  “秩序公司不能扔,但我有个更好的发展项目,我想回乞丐村,将那里的土地给承包下来,改成旅游风景区,在未来肯定能赚大钱。”

  “这么有信心?”

  “必须的,等着回头你们跟我去一趟就知道了。”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一帮人谈天说地,聊的不亦乐乎,而皇妃就跟小孩子一样困得不行了,我就让柳儿领着她上车先休息,随后我们都喝的差不多的时候,一帮人潮潮呼呼的离开串店。

  看得出来大家今天都尽兴了,连一向不怎么喝酒的小方柔喝得小脸都是通红的。

  刘铂跟潇洒哥两个人勾肩搭背搞破鞋去了,今晚说啥都要制霸红灯区!

  方柔也叫了一辆出租车,在走之前叮嘱我说:“丫丫今天喝得太多了,啤酒干了十个,白酒干了两杯,你可得给她照顾好。”

  “放心吧,没问题的。”

  “你也喝酒了,不行找个代驾吧,太危险。”

  我打了个酒嗝笑着说:“我才喝五个,开车没问题的,你看我早就醒酒了。”

  事实上从我进屋以后丫丫拽着我连干了两个之后,之后都是丫丫在跟刘铂,潇洒哥他们喝,而我偶尔跟小方柔碰一杯,所以基本上没怎么喝,在加上,这次吃饭的时间较长,我早就醒酒了。

  “那行,看你的状态也确实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嗯,拜拜。”

  方柔就像一阵清风一样,连离开的背影看着都是那么的有气质。

  “要是还喜欢她就给她追来,方柔没有谈恋爱,你要是追她,希望很大的。”丫丫醉醺醺的将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看着方柔离去的背影眯着眼说说了一句。

  “呵呵,没必要了。”我连丫丫都不追回来了,怎么还会去追方柔呢?

  丫丫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已经在我心里占据很重要的位置。

  只是……出于某些原因我无法将这样的话说出口。

  “对了,你真正的案底案底在我这了,拿回去吧,以后你才是真正的不用顾忌王威了。”丫丫从包里拿出跟王威之前给我的一抹一样的东西。

  “啊?”

  “秦子晴给我的,她说这是她唯一能帮你做的事情,也许,她也开始后悔了,就跟我当年欺骗了你一样。”丫丫伤感的说道。

  “都过去了。”我看着不远处车里的皇妃,只要她过得好,无所谓了。

  “其实,不管是秦子晴伤害谁,你都不会找她报仇的对吧,我了解你,一个爱了那么多年的女人即便你心里有火,你也无法对她下手。”

  “呵呵。”我低头笑了笑,从兜里摸出一支烟叼在嘴里,单手插兜酷酷的看向四周,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跟她聊:“走了,s海的夜晚有些凉,送你回家了,好好休息一阵子,要过年了,大家都开开心心的。”

  丫丫指着不远处自己的那辆保时捷跑车:“我男朋友接我了,再见。”

  说完丫丫冲我笑了笑,随即迈步向那边走去。

  男朋友……我一时间愣住了,她是什么时候有的男朋友呢?难怪下午说问我可不可以带家属,原来她真的走出那一步了。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从保时捷上下来的男人是帅儿子,他表情焦急的扶着丫丫,两个人在说什么,然后在帅儿子挺关心的表情下,两个人一起离开了。

  我怔在原地好久好久,我知道这一天早晚都会来临,可是为什么我此刻的心情竟是这样的……痛。

  小仙女我爱过,秦子晴我爱过,当她们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时,我给出的是祝福。

  当丫丫也找到另一半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可以很大方的给她祝福。

  不曾想,这一刻的心境竟然是天塌了的感觉。

  就如丫丫所说,再没一个对我如此好的姑娘存在了,她将她的温柔全部投放给另外一名男孩了。

  就在丫丫上车的那一刻,我蹲在地上抱头痛哭起来。

  丫丫,余生……各自安好。

  回家的路上,柳儿问我还能开车不,我点头说能,可是满脑子都是跟丫丫的过往。

  “姐夫你怎么哭了?”柳儿张口问道。

  我没有说话,就那样一边哭一边开车,我很想大声的将自己心里的情感宣泄出来,可始终都无法说出半个字,永远永远的压抑在自己的内心,我有我的责任,她叫尹恩妃。

  即便这样,可还是不免控制的想着跟丫丫种种的过往,这是让人一辈子都无法忘掉的女人。

  虽然她脾气暴躁了一点,虽然她总是打我,欺负我,可我真的愿意被她欺负,我这个人最要面子,可若是在她面前,我可以连自尊都放弃!

  丫丫刚才被人扶着上车那一幕,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残忍的画面。

  如果我们的故事是一部电影,刚才就是我无法接受的结局。

  如果时间能够重来,我多希望你一觉睡醒,在你身边的仍然是整天睡觉的我。

  那个在篮球场砸我的姑娘,怒气冲冲的指着我说:“我叫迟小娅,初一三班,你记得把暖壶赔给我!!”

  终于这个女人不再属于我,她要将她独特的霸道跟另类温柔,分给别人了。

  “姐夫小心!!”

  在我精神完全恍惚进入到丫丫离开时的画面里,柳儿的一声惊呼给我从幻想中拉回来,一辆背道而驰的轿车迎面向我冲来,强烈的闪光灯将我晃的睁不开眼,可以清晰的看见对面里的那个女司机已经双手脱离方向盘,捂着眼睛完全不管了,并且根据她的车速来算,这女司机绝对把刹车当油门了。

  我猛地反打方向盘,可是已经不赶趟了,我们两个人的车没有任何意外的撞在一起,并且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们,当时我撞车最后的那一刻心境就是去逆码德爱咋咋地吧,我也是方向盘一松,两台车咣的一声,我的手第一反应就是去扶后面的皇妃跟柳儿。

  可是还是晚了,皇妃的脑袋咣的一声巨响磕向了车玻璃,我自己也没好哪去,奔着前面的挡风玻璃撞了过去,好悬飞出去。

  紧接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隐约间听到有人在旁边说:“出车祸了,快叫救护车。”

  而我最后一句话则是:“先救我媳妇……”

  ……

  十几分钟前,帅儿子扶着丫丫上了车,看着已经喝的醉醺醺的丫丫衣服有些凌乱不整,凶前一片雪白看的帅儿子不禁咽了口口水,然后又看了眼丫丫的嘟嘟小嘴,真他ma想亲上一口,两个人确认男女关系以后除了牵个手完全没有进行下一步。

  帅儿子想的是尊重丫丫,什么时候她点头了,自己就可以亲她,睡她了。

  什么时候丫丫不点头,他就会忍着,这是对女孩的一种尊重。

  殊不知这种尊重在男女处对象里是最最最傻毙的行为,两个人都已经谈恋爱了,你不主动进攻还寻思个毛呢?

  你难不成等着女孩子主动去亲你,睡你吗?亦或者说:“哎,帅儿子咱俩今晚开房去呗?”

  那可能吗?

  帅儿子好几次问丫丫:“我可以亲你吗?”

  丫丫每次的回答都是:“不可以。”

  帅儿子问:“为什么不可以?”

  丫丫说:“你猜……”

  每次帅儿子都猜不到,她觉得丫丫是一个有想法的女人,内心更是古灵精怪的那种,自己笨不拉吉的怎么可能猜到她的想法呢。

  其实就是丫丫说行,那样就会显得女人很不矜持,你这样问一个女人,十个姑娘里有八个半不会同意的。

  但你若是什么都不说,直接亲,一般没有姑娘会拒绝的,她要是真不想跟你亲嘴,干嘛还跟你处对象呢?

  是不?傻孩子们,手机屏幕前的你们别光傻乐,就跟没说你们似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