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高飞嘴角也是一喜,迈着社会小青年欠揍的步伐一步三晃的凑到丫丫面前就是来一个熊抱,贱呲呲的问道:“大姐想我没啊?”

  “想了呗,今天怎么想起来找我了,是不是兜里又没钱啦?”说着丫丫就翻自己的钱包准备给他拿点,仍然记得上学那会儿,高飞兜里一整就没钱,总是喜欢管丫丫借,丫丫也都大方的借他,并且还是不用还的那种,关系嗷嗷铁,外加丫丫这个姑娘也大方,真的是交下了这个日后再东北都非常出名的大混子高飞。

  段宏楠已经够痞的了,高飞比段宏楠还要痞。

  有一句话是这么形容高飞的,别看老子孤身一个人,猛虎总单行,废材才成群。

  “大姐说啥呢,看不起谁呐,小爷兜里差钱嘛。”高飞嘚瑟的从兜里拿出厚厚一摞钱随手就递给丫丫:“大姐我这也不知道该给你们女人买点啥,这钱你拿着自己看着买。”

  “哎呦喂,款爷啊!”丫丫笑着调侃道。

  “穷比一个哈哈,跟我大姐可比不起,哎,你别动。”高飞说着说着忽然扶住丫丫的肩膀仔细的看了半天:“你这眼睛怎么好像是哭过的痕迹,谁欺负你了?糙踏码德告诉我,我去找她!”

  “哎呀妈你这小脾气还是这么爆,我刚才看了场电影那些年,给我哭够呛。”丫丫呵呵一笑,赶忙转移话题:“吃饭了吗?咱俩吃点东西去吧,你来s海呆多久?”

  “正经得呆上一段日子,我在h市惹了点麻烦,嘿嘿,家里有地方住吗?我住不了宾馆,你有男朋友了吗?会不会给你添麻烦。”

  “无语。”丫丫白了他一眼:“感情不是想我来看我,是惹麻烦才来的,我自己住,没有男朋友,再说有男朋友又能咋的,你该来住一样住,就跟自己家一样,这钱你应该是用你的命换来的钱,就别给我了,自己留着花吧,大姐不差钱。”

  丫丫跟高飞一样大,但高飞就是习惯性的叫丫丫大姐,那时候在重点高中谁不知道学校的大姐叫迟小娅?都是高飞这群人捧出来的。

  “我看也是,百来万的保时捷开着,能差钱吗,哎,大姐我从小就喜欢车,能不能让我开一开,装个小逼哈哈。”高飞兴奋的搓了搓手掌,随即在开车的时候还特意发了条朋友圈,小小的炫富一下。

  “你呀你,还是那么张扬。”

  “必须的,人不轻狂枉少年。”

  “你跟冉清柠咋样了?还处着呢吗?”丫丫看了眼浑身都是纹身的高飞,想到了那个书香门第,受高等教育家庭出来的冉清柠好奇的问了一句。

  “早分了,人家什么家庭,能看上我这个成天拎片刀有今天没明天的小混子么,呵呵。”高飞自嘲的笑了笑,随即摆了摆手挺无所谓的说道:“你呢,别告诉我你还在等张耀阳??”

  “我要说是你会不会觉得我很丢脸。”丫丫这算是变相默认了。

  “追求你得好男人那么多,真不知道你怎么看上那么个玩意儿的,真的,要不是你拦着我,就凭他干死王伸的仇,我都得剁死他!”高飞说到我,眼里杀机毕露,毕竟王伸跟高飞是上学那会最好的哥们,之后的高飞毅然决然的走上混子这条路,打架砍人对于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根本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你就是给r本大使剁死我都不管,唯独不能动他,你想让我守寡是怎么的。”丫丫害怕高飞这性格真的去找我算账,挺认真的说道。

  “我知道,就是看在你面子上我才不找他麻烦的,但要是让我知道他欺负你,那你可就别怪我高飞下手重了。你俩现在是怎么个情况?前阵子我看他从杀人犯都洗白了,够牛逼啊这背景。”

  “唉!”丫丫长长的叹了口气,顺手夹了高飞的一支烟叼在嘴里:“别提了,剪不清理还乱,暂时不想提他。”

  “呵呵,女孩子抽什么烟呢。”高飞扫了眼丫丫,直接从丫丫嘴里抢回来这支烟,一点都不嫌弃的叼在自己嘴里:“能不抽就尽量不抽吧,白瞎一口大白眼了,再说了,抽烟的人伤的不是心,是肺。”

  “那你说说你跟冉清柠什么关系了?”

  “甭提了,跟你差不多,剪不清理还乱,哈哈。”高飞挺爱笑的,时不时就得笑两下。

  “社会不是那么好混的,要不你跟我做公司得了,赚的也多,还体面,人家冉清柠家也能同意。”

  “别了,男儿志在四方,刀光剑影是我的生活,我没有你们的背景,更没有你们的商业头脑,我能做的就是靠我自己的一双拳头去创造属于我自己的未来,混好了,我一样可以出人头地,混不好,那就是命,她能接受我,就接受我的全部,接受不了我的全部,做什么都是没有意义的。”高飞毅然决然的拒绝了丫丫的好意,你让一个成天打架斗殴的小混子,浑身都是纹身走路自带痞子气息的青年让他穿上西装真的非常不适应。

  “还是那么有性格,我的弟!”

  “必须的,男人嘛,大姐你这身材也是越来越辣了,越老越妖了袄。”

  “放她ma屁,上一句话还能叫个人话,下句话什么玩意儿,说谁老呢你,说谁呢,啊!”丫丫大嘴巴子冲着高飞就上去了。

  高飞嘿嘿傻乐:“社会丫丫我大姐,脾气还是这么暴躁,哈哈。”

  两个人开车往家走的时候,忽然路过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奶茶店门口的时候,高飞忽然将车停了下来,然后嘴里发出一声“我草”!

  “怎么了?”

  高飞用夹着烟的手指了指奶茶店里面:“那里面那两个人是不是秦子晴跟钟不传,你看看像不?”

  上高中那会儿,高飞可以说跟秦子晴非常的熟悉了,他的好哥们王伸很自然的就把秦子晴追到手,那时候他们就总在一起玩。

  而钟不传跟我一起打过王伸,那会儿高飞知道了就带着朋友满世界找我,结果我回到吉林了,后来这事在由丫丫出面就给压下去了。

  不过,高飞还是给钟不传打了,钟不传也将这件事藏在心里,并没有说出来,他也不想远在吉林的我在跑回来麻烦,拿来一来二去没有结果。

  所以高飞对两个人非常的熟悉也不为过,丫丫往里扫了眼:“我草,真的是啊。”

  “走进去看看,好久没看小子晴了,进去唠唠。”高飞说着就要下车。

  “别的了,你不知道现在的关系有多乱,下去了只会图添尴尬,等会儿咱俩买点肉串,回家边喝边聊,我给你讲讲这里面的关系。”

  高飞想了一下,便点头说:“大姐你说啥就是啥呗。”

  “熊样,我们回去吧。”说完丫丫还不忘在往里面看了眼,心里非常的担忧,这个钟不传到底啥意思,怎么会跟秦子晴见面!!两个人到底在研究什么!!

  经过黄平跟浪斌的事以后,丫丫也跟我一样,忽然觉得身边每个人都不可怕,似乎这些人都在为利益而活。

  “哎呀我去,这么大的房子,真牛掰啊,我要是你这家庭,别说娶冉清柠了,娶十个都不在话下。”拎着肉串,扛着啤酒箱进了丫丫家里以后,高飞忍不住羡慕的说道:“这有个好爹就是叼。”

  “草,这磕让你唠的,你大姐我现在自食其力,比我爹强多了好嘛。”

  “是是是,大姐你说的都对!”

  “来吧,大姐最近心情不好,正愁没人喝点儿呢,整吧就。”丫丫指着厨房说道:“今天晚上裂开嗓子喝就完了。”

  “那就开呗。”高飞将自己身上的上衣一脱,背抗关公,看着贼他ma霸气!

  “啥时候纹的?”

  “从我混社会那一天起,我就决定纹这个,扛起来以后我就是人中龙凤,扛不起来歇逼。”

  ……

  另外一边,奶茶店内,秦子晴捧着奶茶笑呵呵的对钟不传说:“嗯,是啊,怀孕了,晚上总是喜欢饿。”

  “怎么不让王威给你雇个保姆,多吃点对孩子也有好处。”钟不传寒暄的说了一句。

  “我不太习惯陌生人在我家里的感觉,总有一种要害我的感觉,现在的我谁都不相信。”

  钟不传点了点头:“也是,你一直都过得挺可怜的,其实造成你现在这样的性格真的只能说明你命苦,若是换做别的女孩儿肯定早就忍不住要自杀了,我这是实话,你可千万别往这方面寻思。”

  “你多虑了,我之前也想过自杀,但咬牙挺了过来,更何况现在有了孩子,我更得好好地活下去了,我的命已经够苦的了,不想让我的孩子比我还苦。”

  “嗯。”钟不传点了点头:“我们都是为了过更好的生活,今天你找我来是什么目的?”

  “很简单,我身边没有人才可用,我想挖你。”秦子晴简单明了的说道:“我怀孕了,身边一定要有可以信得过的人来帮我打理公司,王威在厉害他也只不过是政治方面厉害,公司他还是白扯,而我的秦式集团也不会转让,它是盈利的,所以你懂我的意思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