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拿着吧,你为我做了那么多,我也想要为你做点什么,感情是相互的,而不是一个人一味地付出。”晨曦在感情上的这股子执拗劲跟她母亲非常的像。

  “男人付出是应该的,只要你过得好就行了。”钟不传觉得现在做的一切都值了。

  “哎,你知道吗?我们宿舍的女孩子现在就有出去被包养的了……”

  随后两个人聊了很久很久,月光投入窗内,映出的是钟不传很是疲惫却又开心的模样。

  ……

  迟小娅的家里,两个人桌子上摆了十来个空酒瓶子,脸蛋都喝的红扑扑的,两个人互相诉讼衷肠,高飞摆了摆手:“不行了,上个厕所先!”

  “完蛋玩意,这么点酒就吐了。”丫丫还想往杯里倒酒呢发现酒没了,就起身起了平摆平。

  提着裤子从卫生间出来的高飞看见丫丫又整了瓶白酒:“差不多就行了吧,整多了第二天该难受了。”

  “身体上的难受比不上心里的难受,我等了张耀阳那么久,眼瞅着就要在一起了,他的女朋友竟然恢复了,我真他ma……不知道该说什么。”丫丫非常非常的郁闷:“不是我希望她不好,咱就说这个事,在世界上千万分之一的几率也能在我头上发生,你说我点子怎么那么sui呢!”

  “不是所有的有情人都能终生眷属,有些时候这都是命,我们得认!”高飞眼圈通红:“就如同清柠是我怎么都忘不掉的姑娘。”

  “那她现在有对象了吗?”

  高飞摇摇头:“我们一年半载可能就说上那么一两句话。”

  “哎,当年你是那么的喜欢她,别的女孩都看不进眼里,其实我觉得你们班的那个叫(于炸毛)的姑娘就挺不错。”

  两个人聊着聊着也到了深夜……

  次日,凌晨四点多,我与皇妃习惯性的在公园里三步,我们手牵着手感觉非常的好,我对她说:“你之前生病的时候我就喜欢带着你享受早晨的阳光很舒适,那是我一天下来最为宁静的时刻。”

  皇妃微微一笑:“你就不怕我一辈子那样,然后拖累你一辈子吗?”

  “没什么托累不拖累的,好在你现在好了,我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嗯……过些日子我们就去把结婚证领了吧。”皇妃扯了扯嘴角,有些不胜唏嘘的说:“浪斌,汐汐死了,黄平进去了,我运气好,恢复了,真不知道以后咱们还会面临怎样的凶险,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希望咱俩可以相伴一生。”

  见我沉默……皇妃有些不高兴了:“这几天一说结婚,你就这样的表情,你在犹豫什么,难道你爱上别人了?”

  我依然沉默,眉头皱的更紧了。

  “你肯定是在我生病的时候爱上别人了,我一个女孩主动求你结婚这么久了,你就这态度,不结拉倒!那就分手!!”皇妃彻底火了。

  “你别吵吵行不行,我在想咱家的户口本在哪儿,结婚应该去哪儿登记,到时候办的话在s海还是回h市好呢?”

  皇妃由生气转化为笑:“这么说你答应跟我结婚了??”

  “嗯……过完年就二十五岁了,该结婚了。”我点头说道。

  “耶,你终于要嫁给我了!!”皇妃激动地跳到我身上。

  “是你嫁给我,傻丫头。”我笑着抱起皇妃转圈圈,满脑子都是丫丫那受伤的表情。

  真的不能拖了,一旦在感情上犹豫不决,受伤的将会是三个人。

  六点钟的时候我俩来到一家早餐店,身受林俊杰的影响,吃早餐的时候总是喜欢豆浆搭配油条,皇妃吃的满嘴都是豆浆,看得我小心脏砰砰的跳:“诶,一会儿没啥事咱俩回家嗯嗯阿阿呀?”

  皇妃一愣,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四周看了眼羞涩的在我耳边小声问道:“告诉姐这段日子以来你是不是一直都用的是手?”

  “不要聊这么尴尬的话题好不好?”

  皇妃挺懂我一笑:“行!可你不说要先去监狱看一眼黄平吗,要不等办完事回家的呗?反正也不差那五分钟。”

  “埋汰谁呢,谁五分钟?老子最少也得二十分钟起!”

  “是是是,你厉害,咱到时候闯上见功夫,咱俩还是回咱俩之前的那个房子吧,别跟你爸妈在一块住了,不方便,你看行不?”

  “当然行了,那你妹妹怎么办?”

  “当然是跟着我了,我就这一个亲妹妹。”

  我点了点头:“知道了。”

  “告诉你袄,我看我妹妹好像有点喜欢你的意思,你这么色可得控制点,不准对她有什么坏思想的行为。”

  “废话!”我白了她一眼,随后吃完早餐付完钱以后,我们就各奔东西,皇妃喊潇洒哥帮他搬家,而我则是去监狱看望黄平。

  黄平判了,他是故意杀人,但念在认错态度良好的份上,从死缓变成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终生权利,并且发配在他们老家那边的监狱。

  我去的话还得坐飞机过去,然后还得坐客车,前前后后光是去就得花费五个小时往上,才如愿以偿见到了黄平。

  黄平的头发全都剃了,穿着囚服,脸上胡子拉碴的,精神看上去有点迷,完全没有之前的风采,估计在里面没少遭罪。

  “兄弟你竟然来看我了。”黄平在见到我以后非常嘲讽的说:“之前咱们身边一帮一帮的兄弟,不算你,还有好多人对我鞍前马后,如今出事了,只有三个人来看过我,这个世道就是他ma这么现实。”

  “三个人,谁呀?”

  “说了你可能想不到。”

  “谁呀?”我更加的好奇了。

  “丫丫方柔,哎,我好特么后悔当初背叛你跟丫丫。”越说黄平越后悔:“丫丫跟方柔来找我,帮我存了点钱,希望我在里面过得好一点,如果不是他们,我想这会儿……哎,不说了,你懂得。”

  “别着急,等我好了我会想办法帮你的,不会遭罪太久的。”我舔了舔嘴唇说道:“最近认识个大佬挺牛逼的,你在里面稳稳当当的,千万别惹事,我一定会尽自己全部的力量给你往出整,知道吧?”

  “哥,我什么都不说了,帮我照顾好我爸妈!出去后看我怎么做就行!!”黄平一个非常实在的小子,太感激的话不会说,但你从他的表情就能看出。

  “咱哥俩不说别的,人这辈子谁都会犯错,以后的路还长,咱们慢慢过。”

  “嗯!”黄平重了重的点了点头。

  “这样,我在给你往里面存点钱,你也自己研究研究能够减刑的套路,看看出了干活还有没有别的减刑办法,完了你写信告诉我。”

  “好!”

  “记住,只要是钱能解决的事都不叫事!”小的时候对我们这一代影响的不仅仅只有周星驰,周润发那一系列的监狱风云以及樊少皇的力王,让我们对监狱里的印象就停留在那种画面里,我生怕黄平在里面也是跟人家霹雳扑棱一顿干,当过兵的他来说肯定不会受欺负,但要是监狱里的老大真看他不顺眼的话,一百个人揍他一个,他也吃不消。并且我听过我爸讲过他在里面的日子很不好受,谁进去都挨欺负,这是新人的规矩。

  “我知道!哥你现在一定过得很难吧,都赖我。”

  “至少比你现在自在点。”我看了眼时间就要到了:“你安安稳稳的,等着出来我给你在介绍个小姑娘长得可好看了,皇妃的妹妹柳儿你应该见过,到时候给你俩撮合撮合。”

  “我现在没有别的心思女人这事,呵呵。”黄平挺落寞的一笑,自从汐汐过后,他在感情里非常的受伤,以至于很长时间才能走入新的感情里,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暂时不说。

  看完黄平后,我心里就剩一件事了,那就是回乞丐村看看。等着那边的事情解决以后,我心里的事才算落个踏实。

  ……

  s海,某知名单位,司机正在王威面前,恭敬的说:“根据消息传回来,赵久阳退出这次忍大之争,晚上说要请您去吃饭,和解!”

  王威并没有接话,手指头很有节奏的敲击桌面,手指上的烟已经燃尽一半,很不听话的落在桌子上,一阵风吹过,将烟头从桌子上吹起,王威这才缓缓开口:“我们手里捏着他的账单,他不退出也不行,这次请咱们吃饭应该是要服软了!呵呵。”

  “我觉得也是,但是领导你可不能再关键时刻心软,一旦对他心软以后给他爬起来的机会肯定不会放过咱们的,斗了这么多年,他是什么样的人咱最清楚,我担心这里面有诈!”

  “只要账单在我们这,他没有任何办法!”王威开口说道:“赵久阳这个人在上头的势力很大,想要一锤子给他干死,基本是不可能的,前天我跟领导请示过了,对方让我不能动他,我们的位置都坐的不稳,若是给上头逼急了,咱们不一定能讨好,所以只能在这次的争斗当中,给自己争取最大福利吧!”

  “嗯!”

  “哦,对了,这个张耀阳最近在干嘛?怎么见不到人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