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子今天上了飞机,看目的是去看黄平了。”

  王威沉吟片刻:“我就说没那么简单,这个黄平出卖过张耀阳,按照张耀阳这种嫉恶如仇的性格两个人还能坐在一起聊天,就说明这个黄平是在帮他背锅。”

  “你是说浪斌跟汐汐是张耀阳所杀?”

  王威摇摇头:“很有可能,但也不一定,没准也是黄平将其所杀,目的就是为了还张耀阳人情,帮他夺取赵久阳的账单,这样一来那天晚上发生的事也就想的通了,不过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赵久阳约我们几点吃饭呢?”

  “五点,星城大酒楼!”

  “好,今晚会会他!”说完王威向身后的椅子上一靠,闭目养神。

  ……

  四点半,江q地下停车场内,刚刚从黄平那边赶回来的我就被赵久阳叫到这里,他对我说:“我约了王威在五点见面,其目的就是想要回这份账单,你说他怎么样才会给我?”

  “就按照之前所说,宣布退出忍大选举争夺就好了。”我裹了口烟淡淡的回道。

  “可问题是一旦我退出忍大选举争夺,届时他将账单还给我,那么以后我还是没有竞争力了!”

  “你真是笨,真不知道你这个位置是怎么做上来的。你退出这次忍大竞选,然而我会让他在上位之前出事,一旦他出事进去了,那么王威那伙人在短时间内根本找不到新的人来顶替他的位置,届时你顺理成章的上位,他便无法说些什么,现在问题的难点就看在你能不能在今晚这个局将账单给要回来,提前要回来,这件事就好办,若你要不出来,事情就会很棘手,这是目前我们唯一的办法。”

  “你怎么就那么有信息将王威一把击倒呢?要知道我们这些年来都是相互制约的,我上头有人,他同样有人,我上头的人不想让我倒,他上头的人同样不想让他倒!”

  “可若是出现第三方势力呢?我手里有他这些年贪污受贿的证据,忍大来了,严打那是必须的,我有他的证据,轻而易举的弄倒他,届时他上头的人自身都难保,谁会管他呢?某大大上位以来,干掉了多少只老虎你比我更清楚吧?”

  赵久阳咬牙回道:“你必须给我一个详细你的理由,一旦窝退出忍大选举,就他ma彻底凉了,你得让我心里多少有点底。”

  “要底是吗?行!”说着我翻找电话本打了出去:“来江q地下停车场找我,对!自己来。”

  挂了电话,我淡淡一笑:“等会儿吧,给你个惊喜。”

  赵久阳虽疑惑,却耐着性子陪我一起等了起来。

  半个小时候,当秦子晴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赵久阳直接懵逼了:“这不是王威的姘头吗?”

  我呵呵一笑,伸手搂过秦子晴的腰间:“注意你说话的用词。”

  赵久阳立马又懵逼了:“我草,这什么意思,我怎么看不懂了?她不是怀孕了??她不是之前害了你媳妇,你们怎么又……”

  我咧嘴笑了起来:“这个孩子不是王威的,是我的,男人一下子没忍住你懂吧。”

  赵久阳恍然大悟。

  这时候只见秦子晴开口说道:“我让尹恩妃变成啥样,无非就是想要得到张耀阳,我爱的是他,而不是那个王威,只是没想到事情会愈演愈烈的这么厉害,我会帮着耀阳骗取王威贪污受贿的证据,到时会让他身败名列。”

  赵久阳忽然就懂了,然后习惯性的笑了笑:“我他ma明白了,我说你是怎么知道刘砍是王威的人,感情是她告诉你,原来是这样,王威啊王威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枕边的女人竟是出卖他的人,哈哈哈。”

  “所以你现在只要将你的账单要回来就可以了!”我也笑了笑,低头将抽完的烟头扔地上用脚踩碎。

  “早知道这样你何必拿我将我的账单偷给他嘛,不然也不会这么麻烦。”

  “我说过了最开始我是想利用他的这个背景,只不过后来发生的这些事让我不得不放弃他这个人而跟你合作,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一切都是要向明天去看。”

  “行!老弟有你这句话,赵哥我也能放心了。”说完,赵久阳上车离去。

  “搂够了吗?”待到赵久阳走后,秦子晴声音在我耳边冷冷的想起。

  “腰间还是那么细腻,呵呵。”我挺无耻的笑了起来,现在的我面对秦子晴已经可以做到坦然自若了。

  “你认为他会相信吗?”秦子晴目光复杂的看了眼前方。

  “肯定不会,所以做戏要做全套,接下来我们要弄点大事情。”

  “你现在的城府太深了,我都开始害怕你了。”

  “我从一个单纯的小男孩变成如今这般模样全都拜你所赐,等我电话,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当然,你不说做戏要做全套吗。”

  ……

  走出地下停车场的赵久阳在原地思考半晌后,便对司机说:“一会儿给我送到饭店后你就先离开吧,给我盯着张耀阳看看他跟秦子晴的事到底是不是真的,我总怀疑他在骗我。”

  司机点了点头:“好,但是王威那边?”

  “那边你不用管我自己谈,到了我们这一步,不到万不得已,没人会想要掐死对方。”赵久阳对于要回来账单这件事看的还是很开的,只要他肯宣布退出忍大选举这事,王威自然也不会难为他,如果王威想要加大筹码,给他就是了,只要张耀阳能够弄倒王威,赵久阳上位后,他想要什么都是轻而易举,现在的他唯一要弄懂的就是我跟秦子晴的这层关系到底是不是真的!

  ……

  回到家中,皇妃已经给我坐好了满满一桌子饭菜,并且摆了一些蜡烛,开着红酒倒满了两个小杯,系着粉色小围裙满心欢喜的等着我回来。

  咯吱!

  门开了,皇妃轻咬嘴唇挺欢快的跑到我面前,并给我递了双拖鞋:“你回来啦。”

  “嗯。”我点了点头,伸了个懒腰:“哎我草,累死我了,坐一天飞机。”

  “吃点东西去吧,知道你累了,给你准备了一天呐。”皇妃给我捏着肩膀说道。

  “怎么对我那么好呢?”

  “之前你不离不弃的照顾我,现在轮到我该照顾你啦。”皇妃呵呵一笑,前所未有的温柔:“下午的时候杨彩妈妈来了,跟我讨论了一下我们结婚的时候都需要准备什么,忽然间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嫁给我耀阳哥真幸福哦。”

  “呵呵。”我咧嘴笑了笑,并没有往下接这个话,而是站起身扫了眼桌子上的饭菜就说:“今天有点累,就不吃了,你自己吃吧。”

  说完我就去睡觉了。

  “哎,我的一片心意呀,你早上不还说晚上要跟我那啥么,喝点红酒整点小浪漫呗。”皇妃追着我进了卧室,小鸟依人的说道。

  “我真的很累,不想浪漫。”说完我就睡着了,很快的呼噜声就出来了。

  皇妃心里顿时一股失望之情涌了上来,自己准备的那么盛丰的菜系我连动都没动,她如何不失望。

  不过失望归失望,她真的能理解我,菜什么时候吃都行,爱什么时候做都行,也知道我最近在面临巨大的问题,下午的时候我妈就给她讲过了,她很理解我,不想给我压力,见我睡着了,就将被子给我盖好,然后自己去吃了那顿精心准备的烛光晚餐。

  “哎,他是真的累了,整个人看着都没有以前活泼了。”皇妃幽幽的叹了口气,想为我做点什么,却发现什么都做不了。只好在吃完饭刷完碗以后,自己去卫生间打了一盆热乎乎的水来给我泡脚。

  ……

  另外一边饭店内,赵久阳与王威两个人就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般,在酒桌上谈笑风生,聊的不亦乐乎,不知道的人根本不会了解他们是想互相弄死对方的人。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一杯白酒下肚了,接着又倒满一杯:“尝尝这家的巫山烤鱼,绝对s海一绝,我一个不爱吃鱼的人没事都喜欢来这边尝两口呢。”

  “赵哥客气了,我这人嘴不挑,吃什么都行,呵呵。”

  “别,你别叫我哥,论地位,我应该叫你王哥才对,呵呵。”赵久阳呵呵一笑:“今天叫你来呢,我也不卖关子了,咱就有什么说什么吧,你手上有我的账单,实力比我更高一筹,我知道自己斗不过你了,这么大岁数了,也就不争了,这些年了,无论我怎么争,你始终压我一头,上头对我也是失望透顶,所以我想好了,就在这个位置安心混两年,两年以后我就退休了,安心在家溜溜玩,跟老太太跳跳广场舞,在家抱抱孙子也就得了,心累了。”

  “哎,对嘛,你能这么想就好了,咱们这个位置都不容易,想要往上爬也难了,上头万一不高兴说给我们弃了就弃了,咱们没出事还好,一旦出事了,他们肯定先跟咱们撇清关系,届时咱俩斗的要生要死的,上头不管的话,死都没人给咱收拾,你说对不?”王威一脸自负话里话有的点他!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