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久阳啪的一拍手,声音非常的大:“哎,王老哥这话说的对!咱们看似挺风光的,其实还不就是给人办事的。”

  “你早该这么想了,我感觉自己身体还挺硬朗,还能折腾两年,说什么都要在坚持坚持的。”

  “是,老哥我整不过你,就不争了。”

  “真的?”

  “必然真的。”话音落,赵久阳将兜里那盒九五之尊给拆封顺手递给王威一根摆出一副低姿态,令王威非常满意。

  到了他们这个阶段,哪怕是这样一个小举动就已经能够代表一切了。

  他们这帮人随便拎出来一个人在外面都是万人敬仰的大咖,就好比咱们打游戏来说,至尊十来说,他是pk级别的顶峰了吧,你一直觉得他挺牛逼,等你也到至尊十然后天天跟他对打的时候,发现他也就那么几爸回事。

  随后两个人都陷入一阵极长的沉默当中,似乎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巫山烤鱼这里吃的极香,两个人也不碰酒了,就自顾自喝自己的。

  终于在王威干了两碗饭看他快吃完的时候赵久阳忍不住开口说道:“这个赵哥你看我也不跟你争了,您看能不能放我一马,要求随便提,怎么样?”

  “你说的是账单的事呗?”王威放下酒杯,拿了一根牙签用手挡住随即在里面扣起了牙缝,这是一种很礼貌的行为,可能这就是他们讲究之处吧,不像咱们吃完东西二郎腿一翘,牙签扣完牙缝里的肉顺嘴就给吐了出去……

  “咱哥俩就不玩虚的了,确实因为这个账单让我失去了竞争力!我认了!”

  “好,既然你不玩虚的,我也跟你唠点实磕,你如果真的放弃这次忍大竞选,我当然可以把账单给你,只不过……”

  “有条件你尽管提,我能满足的一定满足你。”见王威松口,赵久阳别提多高兴了。

  “就两点,第一,你退出忍大竞选,第二,你让孙领导跟我一起吃顿饭就成(因为不方便说他们的官衔,容易被封书,直接简单的说就是他们上一级的领导)!”

  “这……”赵久阳不是不想,只是孙领导一直都是赵久阳这边的人,王威曾试图接触过他,奈何都让孙领导给拒绝了,颇有一种送礼无门的感觉,而他这么做的原因赵久阳也是清清楚楚的,都说(当正)不分家,其实还是有一定区别的,这王威是要巩固自己的势力彻底往上爬啊……

  “怎么?很麻烦?麻烦就算了,内个我也吃饱了,还得早点回家呢,今天就聊到这里吧,再见。”说完王威直接就走了,根本不给他思考的时间。

  “等一下……我回家找找电话号码,回头安排一下吃饭的时间。”

  “可以!”

  “但是我就一个要求。”

  “嗯?”

  “吃饭那天将账单还给我。”

  “……可以!”短暂的思考片刻,王威同意了,如果那个孙领导过来了,就说明赵久阳已经跟上头沟通过了,他们如果确定是不争了,那他要这个账单基本也就没用了。

  两个人迅速达成一致,等到王威离开后,赵久阳吵他的位置啐了一口:“我草你个血奶奶,你等着!”

  赵久阳恶狠狠地干了一杯白酒,给嗓子辣够呛,随后拿起电话给我打了过来:“这边基本搞定,跟我他ma想的差不多,要支我这边的关系,你尽快办!我受不了他在我面前趾高气昂的样子。”

  “他在你面前趾高气昂不是一天两天了,在忍忍吧。”我呵呵一笑,随即挂了电话,这一睡就是睡了这么久,外面的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我打着哈欠摸着已经饿得咕咕叫的肚子来到厨房想找一点吃的。

  皇妃头发有些散乱,睡眼惺忪的样子有点小性感,她打着哈欠说:“饿了吧,我把饭放锅里了,你先坐会我给你盛。”

  “不用了,我有点事先出去了,今晚就不能在家陪你了。”

  “哦,那你注意点儿。”

  “嗯。”我点了点头,随即迈步走了出去。

  “奇怪,今早还挺热情的,怎么从监狱回来一趟对我有点冷淡了呢。”皇妃自顾自的嘀咕一句,随即也没想那么多就回床上睡觉去了。

  而我则是走到一家烧烤店,点了点大腰子,点了点羊肉串,又要了几个饼夹了跟肠,要了瓶啤酒就自顾自的喝了起来,同时满脑子都是我的计划,我一直在我脑海中一遍又一遍的过我的计划,千万不能有失。

  “哎呦一个人喝闷酒呢,不符合我帅气我阳哥的性格啊。”丫丫戏谑的声音从我旁边传了过来,我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自从皇妃好了以后,那日在医院看着丫丫伤心离开以后我们就没联系,心里对她非常的愧疚,屡次想找她,又不知道该怎么找她,好在丫丫自我恢复伤口的能力是一流,从她刚刚说话的语气来看好似跟之前没什么两样,依然是顽皮中带点傲气。

  我刚想开口,就看见旁边一脸杀气想要干我的陌生男孩儿,我皱着眉头问道:“他谁啊?”

  “你管我谁嘎哈!”

  这小子一开口就是一股东北大碴子味儿。

  “东北的?”我斜眼问道。

  “咋的?”

  这货真的是要干我,在这里我要强调一点,东北人不是两个人走过一个互道看不顺眼,一句你咋的,什么咋的就干起来了,不是那样的,虽然也有,但是少。

  更多的时候东北人还是挺好客的,嗯嗯。

  “不是,你哪来的逼崽子跟我俩在这梗着脖子朗郎唧唧的呢?”我扑棱一下站起来,被他的态度给搞火了:“跟他妈sei俩呢?”

  “你是你码勒个毙呀!就几爸跟你俩呢,咋的啊?”这小子也往前迈了一步。

  “我糙你码。”我干脆不再废话,拎着啤酒瓶子就上去了,之前还能跟他对上两句话完全看他是丫丫领过来的人,给他点面子吧,阳哥主动跟你说话,不领情还装逼,那阳哥能忍吗?

  “我糙你码!”这小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回骂一句,抄起凳子奔着我冲了过来。

  “张耀阳,高飞,你俩他ma给我住手!”丫丫横在我俩中间,吼道:“你今天敢动手一下,我这辈子都不理你们了。”

  “码了个毙什么玩意儿来就跟我装逼!”我停止手上的动作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丫丫现在的情绪明显不好,我可不能惹她,万一这辈子真不理我了可咋办。

  “阳哥消消气。”丫丫顺着我的胸口给我拍了拍,表示安慰。

  我心里挺满意的,至少我俩要动手的时候她先安慰的是我!!不是他!!!

  哼!傲娇。

  这小子也挺来气,看我的眼神都快喷出火了,吭哧吭哧的在原地喘着粗气。

  “高飞你咋的啊?不听我话了呗?”丫丫斜眼看着高飞问道。

  “今天要不是丫丫你看我能干死你不?”高飞气的够呛,从兜里掏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狠狠的裹着,似乎在发泄心里的怒气。

  “这年头吹牛逼不上税,大街上随便来个小猫小狗都能吹两下子。”

  叫高飞这小子听完我埋汰他,扑棱一下又站起来了,紧接着让丫丫一个眼神又给瞪回去了。

  “这小子谁啊?”看他抽烟的姿势那么社会,又看他将身上的衣服给脱了,露出满背大纹身让我明白这小子肯定是混社会的,一般关公没人敢扛,扛的人非富即亡,并且这个年代没有点胆识的人根本不敢在大街上露出这么嚣张的纹身,有能力的大哥看你不爽了见你这么装逼人家真干你。

  我从来不觉得这小子是在装逼吓唬人,从他身上琳琅满目的伤疤来看,一看就是老干仗的人。

  但阳哥连人都杀过还怕他?咱身上没有关公有大圣娶亲,说话间我也将衣服给脱了下来扔到一边。

  丫丫噗嗤一声就笑了:“你俩能不能别这么幼稚,两个人瘦的跟排骨肉串是的,还露纹身。”

  “你懂啥,我们要是胖子就纹弥勒佛了!”

  丫丫切了一声:“介绍一下,这我新交的男朋友,高飞,帅吗?”

  我跟高飞同时一愣,我愣住的原因是丫丫这么快就找到新的男朋友了,令我没想到,在我看来她这属于自暴自弃!!

  高飞愣住的原因没想到丫丫会这么介绍他,因为他俩跟男女朋友根本搭不到边,只能说是很好很好的哥们!但转念一想高飞也明白了,这么介绍他的原因其实就是想让张耀阳看在丫丫的面子上不跟自己发生冲突。这令他心里很不爽,好像自己跟张耀阳斗起来一定能吃亏是的。

  我并不知道高飞跟我俩梗着脖子吵吵是因为他的好兄弟王伸的事,我他ma一直以为他把我当情敌来看所以才这副死出呢,那我能贯彻他吗?肯定不能,你们阳哥从来就不是惯孩子的人!

  我对丫丫勾了勾手,特意在她耳边大声的说:“你虽然得不到我,但你也不能随便找个外拐裂枣就对付过吧,告诉你袄,我可不答应,你没跟他上床呢吧?赶紧给我分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