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你的看法有些不一样了。”高飞意味深长的说道,紧接着又跟我对撞一下,我俩在次喝光手中的啤酒。

  本来还想在要的,丫丫说:“差不多就行了,喝多第二天还难受,本身你的胃就不怎么好,酒这玩意是刺激胃的,点到为止就行。”

  我点了点头:“行,那改天咱再喝。”

  “随意,今天没给你喝趴桌子下面是我低估你了,改天咱在战斗。”高飞笑眯眯的叼起一根烟,我直接对他竖起一个中指。

  “丫丫包里有口红吗?”我冲向丫丫问道。

  “有。”

  “拿给我。”

  “干嘛?”

  “拿给我就完了。”

  “给。”丫丫在疑惑中将口中递给我。

  “这支口红借给我,明天还给你。”我在丫丫耳边说完,紧接着冲老板喊道:“算账!”

  “搞不懂你要做什么。”

  “拜拜。”我冲着高飞跟丫丫挥了挥手,看着丫丫挽着高飞的胳膊离开的样子让我内心一阵难过。

  我迅速的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然后向秦子晴家走去。

  街边一直等待的黑色轿车紧随其后向我跟来。

  咚咚咚!

  我敲开秦子晴家的房门,用手支撑着门口,醉醺醺的说:“这么晚了没打扰你吧?”

  嗝!

  说完还打了一个酒嗝。

  “怎么喝这么多,快进来。”秦子晴扶着一摇三晃的我坐在沙发上,同时给我泡了一杯解酒茶。

  “楼下有人跟踪我,我怀疑是赵久阳的人,怕他不相信咱俩之间的关系,所以我不得已这么晚才来打扰你,放心吧,我呆半个小时就走。”

  “为什么是半个小时?你可以在这里呆一宿的。”

  “我怕王威撕了我。”

  “呵呵,我看你可不怕他。”

  其实阳哥没说实话为什么是半个小时呢,因为我平常跟皇妃办那种事的时候一般都是半个小时就差不多了。

  楼下,黑色交车里,青年拿出手机给赵久阳打了过去:“张耀阳去了秦子晴家里了!”

  “给我继续盯着,如果是在那里住一宿,说明就是在演戏,如果很快就出来你则继续给我盯着!”赵久阳声音沉稳的说道。

  “领导我不是很懂,为什么一宿就是演戏?”青年问了一句。

  “他若是在里面住一宿万一王威去了他怎么解释?呵呵,现在是关键时期,他不敢的。”

  “明白!”

  ……

  半个小时后,秦子晴将醉倒在沙发已经睡着的我给叫醒:“醒醒,半个小时到了。”

  “啊,哦,好。”我打了个哈欠,刚想走,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紧接着从兜里拿出之前管迟小娅借的那瓶口红递给秦子晴:“麻烦你帮我个忙。”

  片刻后,我离开秦子晴的家里,叼着烟叫了一辆滴滴打车回了家。

  黑色轿车再次拿出手机给赵久阳打了过去,汇报道:“张耀阳已经回家!”

  “继续跟!”

  “明白!”

  二十分钟后,我咚咚咚的敲开自己家的房门,皇妃困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一开门就看见差点醉倒在地上的我赶紧给我扶起来:“这是跟谁喝那么多酒哇,快上床睡觉吧。”

  “没几爸事,我还能喝,酒给我!”我故意说着一些酒话。

  “我知道你还能喝,你最能喝了,谁也比不了好吧。”皇妃将我扶上床,我便像一摊烂泥一样倒在那里一动不动。

  “哎。”皇妃摇了摇头,帮我脱掉鞋子,裤子,衣服想让我睡个好觉,结果她就看见我脖子上以及胸口上的口红印,以及后背上有着女人挠的琳子。

  皇妃当场愣住,今天的她可没有亲我,更不会有挠我后背的习惯,我现在的这幅样子她完全能够想象到我刚才跟别的女人是在做着怎样的事。

  她的眼睛里瞬间罩起一层薄雾,捂着嘴努力让自己不哭出声音跑到客厅里。

  她以为在她受伤的这段日子里,我是憋不住在外面找了别的女人。

  当年我可是因为小仙女的受伤才跟她在一起,那样的话我这个人完全也是可以因为她的受伤而有别的女人,这就是人的惯性思维。

  好比你媳妇在嫁给你之前有男朋友,她是因为跟你搞破鞋才在一起的,所以尽管结婚以后,要是你媳妇哪天夜不归宿了,你也会怀疑她是不是在跟别人搞破鞋,一个道理。

  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容忍自己的男人在外面有别的女人,更是接受不了男人在跟其它女人在床上承欢的样子。

  可是皇妃又不知道该怎么办,跟我大吵一架吧,可她又有点理解这件事情,毕竟男人跟女人不同,他是忍不住的,何况自己当时还在生病,所以皇妃将这个委屈放在自己的心里。

  当她捂着眼泪从卧室跑出去的一刹那,酒醉的我睁开眼睛看着她,不再有任何醉意,而是非常的清醒。

  我多想皇妃现在跟我大吵一架,可是她自己就在那哭,整的我有一瞬间想去跟她说实话了,偏偏又不能说,说完肯定达不到最理想的效果。

  我的对手是久经商场的老狐狸赵久阳,容不得我有半点损失,一旦连自己都没办法骗得了,又怎么能骗得了别人呢。

  看来……我得下点猛料了!

  这么想着,我只好忍着心疼皇妃的心,闷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

  另外一边,丫丫挽着高飞的胳膊两个人回了家,一进屋高飞就冲进卫生间一顿哇哇吐。

  丫丫轻轻的给他拍打着后背:“叫你少喝点喽,这会难受了吧。”

  “大姐我没事,你早点休息吧,我想冲个澡就睡了。”

  “你这样我怎么放心睡呢。”

  “没事的,又不是第一次喝多,大姐你睡你的,本来你这几天就不舒服别熬夜了。”

  “你呀你,能把对我的体贴用在冉清柠身上也不至于闹成这样,有些时候男人有臭脾气可以,性格倔一点也可以,但你得有个度,女孩子都是需要哄的,冷战下去,最后的结果只会逼她嫁给别人,到时候你后悔都没地方去。”

  高飞一愣:“我知道了……”

  “嗯,多的话我就不说了,你要吐就在卫生间吐完在回去睡。”说完丫丫回到自己的卧室将门反锁后,就在床上研究,张耀阳这小子要我口红干嘛?

  卫生间里的高飞吐的眼睛通红,脚下一个没站稳,噗通一声坐在地上,他说了一声我草后,就将掉出来的手机给捡了起来,随即拿出手机,看着墙纸上的女人嘿嘿傻笑着。

  男人想一个女人是在酒后,此刻高飞亦是如此,终于他忍不住拿出手机给一个叫冉清柠的姑娘发出一条语音:“媳妇我想你了。”

  “真的?”很快对面便回了信息:“是走心的话?还是逗我玩的?”

  “真的真的真的,我真他ma的想你了!!”

  咔嚓一下子,对面直接弹来微信视频,高飞瞬间接起,冲着视频里朝思暮想的女人嘿嘿傻笑着:“媳妇我想你了。”

  “知道我等你这句话等多久了吗?啊,原来是喝酒了。”视频里传来一个长相清纯的女孩儿,本来见到高飞是挺开心的,但是看见对方喝酒以后,顿时有点小生气:“我就说嘛,你不喝酒不带找我的。”

  “媳妇我不喝酒也拉不下来脸找你啊,我错了,我们复合吧,我想跟你做艾了。”

  视频一下子就黑了,原来都露出微笑准备同意的冉清柠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气的直接就挂了电话,什么嘛,拿自己当什么了?发泄的工具?

  不怪咱们高飞傻,是个女人听到你这么说话都得挂电话,做了小姐外。

  “……”高飞倍感无语的看着视频被挂断,气愤的说:“老子能拉下来脸找你是给你面子,你不接是吧,好,老子以后不会再找你了,更不会理你了,在理你我就是你儿子,你ma的!!”

  他自言自语话还没说完,冉清柠又将视频弹了过来,没底线要给人当儿子的高飞立刻接了起来,刚想装个逼,就听见冉清柠说:“我也想跟你做了,算了算日子,大后天没事,你要是能在晚上我六点下班之前出现在我面前,我就跟你做。”

  高飞立马欢实了,舔着脸跟人家说好话,完全忘记几秒钟之前撂下的狠话了。

  不得不说,这男人呐,就是贱!!

  不用看了,说的就是你们,看书的这帮男人,一群贱人,臭不要脸滴!

  ……

  次日,凌晨,我在宿醉中醒来,除了感到口渴外,脚下也是软绵绵的,走起路来都发飘。

  桌子上给我准备了一杯牛奶,摸上去还有些余温,我趁热将其喝掉,然后看了眼在沙发上睡觉的皇妃,想了想就进屋拿了一个毯子盖在她身上,之后便出门忙去了。

  待到我走后,皇妃睁开了眼睛,同时上楼叫醒了柳儿:“妹妹,别睡了,我怀疑你姐夫出轨了,跟我去抓奸!”

  “啊?”柳儿一声惊呼:“我姐夫出轨了?不能吧,看着也不像那样的人啊,跟谁出轨??”

  “跟谁不知道,昨晚他说出去办事,回来醉醺醺的,身上老多女人的口红印了!”皇妃想的是我出轨了可能是我一时犯的小错,解铃还须系铃人,她需要将那个女人揪出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