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儿忽然想到我之前在乞丐村的时候亲过她一回,于是替我辩解了一句:“能不能是姐夫在外面喝多了,把别的女人当成你了,完了就……”

  “不可能。”皇妃非常懂我的说:“以前你姐夫经常一喝喝一宿才回家,从来没见他身上出现过别的口红印,甚至连个别的女人的头发丝都没有,而且他对我有点冷淡了,肯定是外面有别的女人,我在告诉你个秘密,你姐夫就属于想做艾的时候那种我来事都得用手,用嘴帮他解决的那种,不然就浑身刺挠的睡不着觉的人,他早上的时候还跟我说那啥呢,等到了晚上回来就呼呼大睡,肯定不对!”

  “呃……姐,我没经历过那方面,不是很懂。”柳儿让皇妃说的面红耳赤,秀的不行。

  “很正常啦,你这么大了,也该试着交男朋友喽。”两个女人在一起聊天其实跟我们男人在一起是一样的,尺度总是非常的大。

  “呃……姐,我觉得你现在的话题聊的有点跑偏了,不应该是我的问题,而是我姐夫到底出没出轨。”

  “走走走!”皇妃跟柳儿两个人着急忙慌的往出走。

  我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别说赵久阳,王威还有警方的人跟着我都让我给看出来了,尹恩妃跟柳儿这种跟踪界的菜鸟分分钟就让我发现了。

  我走路的时候假装看了眼手表,通过手表镜片上的反观看见皇妃跟柳儿鬼鬼祟祟的跟在我后面,我在原地想了一下,就拿出手机给秦子晴打了过去,然后我们两个人约好在步行街见面。

  步行街是s海这边挺繁华的街面,消费水平也处在大众消费这一片,基本上都是一些阶层百姓来这边溜达,很实惠。

  “姐,你看他好像在等人。”柳儿躲在一辆轿车后面悄悄的看了眼我的方向小声说道。

  “应该是在等那个女人。”皇妃咬着嘴唇说道。

  “如果一会儿实锤我姐夫出轨怎么办?挠她呗!”

  “不行,你姐夫如果变心,一会儿咱俩挠那个女的话,整不好你姐夫还得帮她揍咱俩呢,咱俩先看看这个女人是谁,然后我去跟那个女人聊,让她主动离开你姐夫才是正经的!”

  “姐你真是个睿智的女人。”柳儿对她竖起大拇指。

  “必须的,你以为我在家天天晚上七点半守着中央卫视看情感节目白看的呢,姐总结了,对付变心的男人你也是耍泼他便越会觉得你没有她温柔,反倒你表现的比小三更柔弱,对他更好的时候,他才会在你们两个女人之间作比较,看看谁是更能跟他过日子的那一个,都是学问,学着点吧。”

  “姐,我想我有点知道你是怎么征服我姐夫的了,要我是男人,也喜欢你这样的女人。”

  “嘿嘿!”皇妃从小受韩国那边的教育,思想行为比一般的女性绝对要开放的多,你出轨可以,每个男人他都出过轨,只要能给这个男人即使的拉回头,那就没问题,更何况我是在她生病的这段时间里出的轨,也算是情有可原吧,她能理解。

  不远处的黑色轿车里,青年再次拿出手机向赵久阳汇报:“他的女朋友似乎发现他出轨的事在跟踪他呢,我们需不需要帮她一下?”

  “你不能露面,跟着观察情况即可,并随时拍照录视频给我!”

  “好的!”

  “越来越好玩了。”挂了电话赵久阳拿着手机笑了笑:“这小子要被发现了啊。”

  小的时候我们语文老师就跟我说过这样一句话,在国内吃饱闲的没事干的人特别多,只要发生点什么事,甭管跟你有没有关系,都喜欢往上凑围成一圈在无聊的打发着时间。

  眼下,赵久阳这货亦是如此,本来他只想看我跟秦子晴的事到底是不是真的,结果跟着跟着就想知道尹恩妃知道我搞破鞋之后会怎样做,毕竟我跟尹恩妃之间的关系已经不能说是简单的情侣,而是经历过生死,共过患难,经得起患难。

  片刻后,穿着孕妇装的秦子晴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没有了往日的凄凉感觉,多了一丝幸福的味道,这就是当妈妈以后的心态吗?我不禁在想,若是以后皇妃也怀孕了,会是什么样子,迟小娅生的孩子会不会像她一样暴力?小仙女生的孩子会像她一样乖巧吗?

  想到这,我的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微笑。

  “笑什么?”秦子晴好奇的问道。

  “没,你今天的样子很可爱,比之前好多了。肤色也好多了。”我由衷的扶着她的双肩说道:“现在的样子多好。”

  “自从戒了毒瘾后,身体一天天都在变好。”

  “你咋戒的?”要知道毒瘾这玩意可不是说戒就能戒的,依稀记得当时我强制帮她戒毒的时候那种惨状,真不知道她怀着孕在家是怎么戒毒的。

  “你知道世间上最伟大的爱是什么吗?是母爱,为了这个小家伙没有什么是当母亲做不到的。”秦子晴摸着肚子挺感慨的说:“我现在有点理解我妈妈的苦衷了。”

  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不养儿不知父母恩。

  我欣慰的抱住秦子晴,秦子晴愣了下,笑着说:“做什么?”

  我小声的在她耳边说:“皇妃在跟着我,你现在抱着我,像情侣一样。”

  “好。”秦子晴听话般的跟我拥抱一下,然后我们两个人手牵手一起去逛街。

  皇妃彻底傻掉了,在秦子晴出现之前,皇妃想过一万种出现的姑娘会是谁,甚至连小仙女,迟小娅都想到了,唯独万万没想到会是秦子晴。

  要知道皇妃能能有后来的受伤都是秦子晴一手所赐,我非但没有帮她报仇,反而还跟秦子晴搞在一起,如何让她不伤心。

  在见到我跟秦子晴如此亲昵实锤的情况下,皇妃大脑嗡的一声傻掉了。

  “姐,姐夫他怎么跟这个女人在一起?”柳儿也蒙住了。

  皇妃脑袋嗡嗡直响,眼前一黑,好悬晕倒。

  “姐,姐,你怎么了!”柳儿吓坏了,赶忙扶住皇妃。

  “姐没事儿,有点难受,你扶我回家。”

  “那她们?”柳儿指了指我跟秦子晴。

  “先不管,咱回家,还有,这件事你先当做不知道,我想一想该怎么做。”皇妃是睿智的,即便到了这种时候,也没有像别的女孩儿一样冲上来耍泼。

  我不禁皱着眉头小声嘀咕:“怎么还不上来闹呢……”

  黑色轿车里,青年给赵久阳发出去信息:“这女人好悬晕倒,但她没闹。”

  “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有可能的话,你上他们家隔壁,看一看他们今天是否会吵架。”很快赵久阳回了信息。

  “明白。”

  “她好像走了。”秦子晴装作买东西漫不经心的向皇妃刚才离去的方向扫了眼说道。

  “哎。”我叹了口气:“没想到她这么能忍。”

  “你说她的脾气不好,但我见她挺好的,至少在这件事上仍然没有冲动,如果换做是迟小娅,早就上来跟我们打起来了吧,呵呵。”

  “每个女人不同,她们的想法也不同,其实越是像她这样憋着,更容易将自己憋坏,我担心……”

  “要不跟她实话实说得了,看她也不像是不懂事的女人。”

  “不可以,你没发现右边十点钟的方向有一辆黑色轿车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是赵久阳的人。”

  “那你接下来怎么做?”

  “陪你逛会街,然后回家。”

  之后我漫不经心的陪秦子晴逛了会街后,我们便分开。

  家里,皇妃在喝了一杯倒有糖的水以后,终于不是那么晕了。

  “姐,怎么办?”柳儿不知所措的看着皇妃:“真想不到我姐夫是那种人,我记得他可恨秦子晴了啊,在乞丐村的时候我俩一提到那个女人的时候姐夫都恨不得杀了她,她俩怎么会搞到一起呢。真是不理解,难道说男人都是一个样,管不住自己的瞎面那玩意?”

  “你先上去吧,我自己安静的呆一会儿。”皇妃开始思考起来,连柳儿都明白我恨秦子晴,她更明白自己是被秦子晴害成这样,所以张耀阳怎么会跟秦子晴搞在一块呢?这是为什么呢?

  如果张耀阳想睡女人,那女人多的事,不说别的,除了已经嫁做人妻的小仙女不可能以外,迟小娅跟方柔这两个顶级大美女可都是在眼巴巴的等着呢,难道说张耀阳对秦子晴十来年的旧情忘不掉?

  不可能!按照平常我们的接触来看,秦子晴对于他来说已经是过去式了,给皇妃更深的感觉张耀阳喜欢的是迟小娅,根本不可能是秦子晴,并且秦子晴是王威的女人,他怎么也不可能玩火。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联系吗?睿智的皇妃拿出一个小本本,将我们之间的人物关系放在上面开始捋,然后认真的分析着,毕竟我早上还对皇妃非常热情,等到晚上回家的时候态度就变了,她可不信一个人的态度可以变得如此之快。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