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阳啊,官场如战场,本身就是优胜略太,有些事情我也只是中间人,说不上话的,看在朋友一场,我能告诉你的就是赶紧跑,三合会那边我有朋友,一会儿电话号码给你,他会派人护送你过去,王威是真的打算对你下黑手。”

  “……我谢谢你呗?”赵久阳舔了舔嘴唇,声音极为讽刺的说道。

  “唉,就这样,今后珍重。”电话那头说完便叹着气将电话挂掉,随即又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上面是一串电话号码。

  赵久阳目光阴冷的续上一支烟,前一秒风光无限的他,后一秒竟然万劫不复,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呦,原来你在这!”王威的声音忽然响起,赵久阳抬头望去,抽了抽眼角,什么都没说。

  “想不到吧,咱俩斗了这么些年,最后让一个孩子给破局了。”王威替赵久阳弹了弹袖子上的灰:“回家好好跟你媳妇道个别吧,过些天就要有人找你了,很遗憾,纪检委跟反贪局的人没有来找我。”

  “张耀阳在哪儿,我要见他。”

  “见他没用了,怪就怪你太贪心,想要整死我,如果不是这样,最起码也会让你安稳的退休。”王威呵呵一笑:“为了弄倒你,我可是真的花费一番功夫呢。”

  “王威像你这样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的!”赵久阳咬牙切齿的说道。

  “彼此彼此,这个社会本身就是优胜劣汰,历史永远是胜利者撰写的,人们看到的往往只是一个结果,谁又会在乎它发生的过程是什么呢,我很忙,就不为你唠了,再见。”

  “我一定不会甘心认输的,我不会!!”

  “呵呵。”在王威看来,现在的赵久阳所说的话不过是源于不甘心罢了,你又能怎么样呢?

  ……

  忍大选举结束后,妻子给他打了电话:“老公,我看到结果了,我做了一些你喜欢吃的饭菜,回家吧。”

  “知道了。”赵九阳知道自己倒了以后,整个人的心气瞬间也都没了,走在路上的时候也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他感到疲惫的回到家,坐在家门口哭了,他哭的很久很久,这些年的努力在一朝中全部化为灰烬,他真的不甘心!!

  可又能怎么样呢?

  许久,他擦干眼泪,回到家吃着媳妇做的饭菜,记忆里他很久没有在家正经吃过饭了,而妻子也很久没有对他这般温柔了。

  “老婆,房子,车子,你都卖了吧,你回娘家呆一阵子,我恐怕要出去呆上一段时间。”

  “不就是忍大竞选失败了么,怎么整的好像世界末日一样?”妻子不是官场之人,所以不太懂里面的门道儿。

  “上头放弃我了,王威要将我打压的没有翻身的余地,我的老领导给我打电话,我再不走,就要吃牢饭,我必须出去躲一段时间,他说他会尽力帮我想办法解决这事的。”

  “你从白手起家,我就跟着你,到你辉煌的时候我仍然跟着你,现在你倒了,我也会跟着你。明白吗?我哪也不去,就一直跟着你!”

  “跟着我就什么都没有了!!孩子还在上大学,他还没有工作,他还没结婚,我不能因为我的豪赌失败让你们娘俩过穷苦的日子,把这个签了,然后你回娘家。”赵久阳将离婚协议书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签了吧,这是我能给你们娘俩最后的物质保障。”

  这一天,妻子看着这个离婚协议书发呆了好久,也哭了好久,后来她根本记不得自己是怎么离开这个家的,房子也是托朋友替其转卖。

  一个温馨完整的家就被他的豪赌输的倾家荡产,妻离子散。

  王威对其可怜,容忍了吗?完全没有。

  因为王威明白,一旦今天输的是自己,他赵久阳同样不会轻而易举的放过自己。

  五天后,赵久阳的房子已经卖了出去,而他则是憔悴的满脸都是胡子都没有心情去刮,头发也长长了许多,整个人看着与之前的气质完全变了,不过他没有选择立即离开s海,而是联系到了他老领导给他的那个电话号码。

  “我是阿文,他是阿武,我们老大专门让我们两兄弟带你回三合会,跟着我们走,不会有问题的。”其中一个板寸青年,眼角有一道特别显眼的伤疤,看上去既斯文又给人一种很恐怖的感觉。

  “我们怎么走?”

  “坐船走。”

  “晚两天行不行?”

  “不可以,老大说了你在这边被人盯上了,如果走的晚的话,非常容易出事,到时候我们三合会也保不了你。”阿文说。

  “这样,我手里还有一笔钱,麻烦你跟你们老大说一声,我解决一个人之后就跟你们走,行不行,不会很耽误时间的。”

  阿文眯着眼睛,同时眼睛上的刀疤显得更狰狞了:“你还不甘心吗?”

  “不甘心!”赵久阳说:“那个人不除,我难解心头之恨。”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着你的事在这边平息了,在回来报仇也不迟,我们老大说了他会帮你就一定会帮你,我们老大说欠你的老领导一个人情,他会还的。”阿文说:“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你给你们老大打个电话,我跟他沟通。”赵久阳非常不甘心就这样一走了之,是我将他害的妻离子散,他想着日后可以找王威算账,但现在必须要找我算账。

  这他ma就是人性最悲哀的一面,总喜欢挑面的捏。

  我不知道大家在学校打仗的时候有没有见过这样的画面,假设A跟B干仗,C去帮忙跟A一起打B,原来A跟B之间的仇,但是打着打着,B就去找C报仇,然后A跟B没啥事了,B跟C成血海深仇了。

  简单点说就是我俩他ma干仗有你几爸毛的事?

  所以此刻赵久阳在心里就会觉得他跟王威干仗,我非得出来嘚瑟一脚,那就一定得让我知道他不是好惹的。

  三亚,海边,沙滩上。

  “老子终于她ma自由了,哈哈哈。”在王威成功上位了,我心情舒爽的躺在遮阳伞下,戴着墨镜,嘴里嘬着习惯,喝着可乐,吹着小风,约上三五个好友一起来这边度假,好久好久没有这么舒爽过了。

  “哇,这个女人的(痞雇)真他ma白,要是拱一下得老过瘾了。”我旁边的潇洒哥看着一个穿着比基尼路过的美女,盯着人家的(痞雇)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那你就去拱呀,拿钱砸她!”我怂恿着说道。

  “行。”潇洒哥咧嘴一笑,随即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走到这女人面前,感觉自己挺帅的摸了一把大脑门子,龇着大板牙说道:“美女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你好像是我高中同学,叫什么来着?”

  潇洒哥做出努力思考的表情。

  美女乐了:“我叫贝贝。”

  “对,贝贝,想起来了,你想起我是谁没?就是上学时没事就摸大腿,放学咱俩老去小树林的那个?想起来没?”

  “跟我去小树林的男人多了,忘记你是哪个了。”贝贝一看潇洒哥就是想泡她,她见潇洒哥长得也行,可以约一炮说话就挺下道。

  “去我房间,我让你回忆回忆。”潇洒哥一看有戏呀,当下也不夹雇了,挑着色眯眯的眉毛挺绅士的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美女将手搭在他的手上,两个人就那啥去了。

  柳儿直接就无语了:“这个潇洒哥,到哪儿都浪,真是无语了。”

  我看着柳儿穿着比基尼,身材那叫一个傲人,原本挺单纯的一个小姑娘跟皇妃呆久了,穿着这方面也是越来越开放,上面一个(耐召),下面一条小(苦茶),仔细一看,里面茂密的小(森临)恨不得都要露出来了,真不知道她们亲生父母有多好看,才会生出这么妖孽般的两个姑娘。

  “姐夫你在用这种色眯眯的眼神打量我,我就告诉我姐,你思想强见我。”

  “柳儿啊,我感觉你还是回乞丐村去吧。”我语重心长的说道。

  “为什么?”

  “你在这个繁华的都市都学坏了,说话越来越流氓了。”

  “那还不是跟你们这帮人呆久了,怪我哦?”

  “嘿嘿,那倒不会,说真的,姐夫给你介绍个对象咋样?”我挑了挑眉毛,下意识到往柳儿的凶上扫了一眼,真大!

  “可以呀,把你介绍给我吧,我们姐俩一起伺候你怎么样?”柳儿还故意将凶挺了挺。

  “这个可以有!”我嘿嘿的傻笑着,嘴里流着哈喇子。

  “姐,你看他我就说他流氓吧!”柳儿猛地一指身后。

  我顿时感觉不妙,紧接着一回头,就看见皇妃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想让我么姐俩一起伺候你呗?”

  “嘿嘿嘿,我开玩笑的。”

  “别,我看你说的挺认真的。”

  “就是,姐他老盯着我凶看!”

  “柳儿你别他ma说话,还想不想我给你介绍对象了?”

  “怎么着,还真要把你介绍给我妹妹昂?”皇妃揪着我的耳朵问道。

  “没有,我想把潇洒哥介绍给她,你看咋样?”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