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呀。”皇妃笑着应了一声,也觉得我的这个建议不错,就对柳儿说:“姐帮你撮合撮合?”

  “不要,潇洒哥人不如其名,长的那么磕碜还花心,我才不跟他呢。”柳儿撇撇嘴。

  “其实潇洒哥你冷不丁第一眼看着挺磕碜的,其实瞅时间长了也还行,他不可能像你姐夫是的越看越帅。”皇妃安慰着柳儿说:“你看刚才那个穿比基尼的姑娘不也跟潇洒哥去开房了呢。”

  “我只能说每个人的审美不同,潇洒哥我实在有点下不去手哇,只要一想到他满脸坑我还得跟他亲嘴,我就迷糊。”柳儿挺可爱的耸了耸肩。

  我跟皇妃对视一眼,便不再强求什么。

  男人没有花心的,如果说他不花心,只能说明这个男人没本事。这个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潇洒哥长得丑这事就是天生的,无法强求什么。

  不过现在的女人都是比较物质的,也就是说一个男人他有钱,他就有自信,有了自信就会给人一种很帅气的感觉。

  而我们的柳儿还停留在以貌取人那个阶段,单纯的她还没有怎么被这个现实的社会给腐蚀。

  皇妃给了我一瓶防晒霜让我替其涂抹后背,这在很多人来看是非常羡慕我的行为,可我更想的是给柳儿抹后背,你们懂得。

  就在我自己寻思的时候,皇妃开口了:“柳儿一会儿让你姐夫给你抹点,这女人一旦晒黑了,穿衣服就不好看了,在这边要玩好几天呢,我们好好放松放松,你可得把皮肤保养好了。”

  前文我就说过柳儿来此乞丐村,以前是个小乞丐,身材虽然好,但肯定比不上像皇妃这种天生就好,后期更知道保养的女人,所以但凡有点机会皇妃就教柳儿如何美白自己,如何打扮自己。

  与其让柳儿往成熟的女人身上去打扮,我倒觉得不如让柳儿穿的简单清纯一些我想更适合她。

  一件简单的白色半截短袖,一条普通的牛仔裤,一双小白鞋是比较适合柳儿这种清纯小形象的。

  别看这么简单的穿着,可不是一般人能驾驭了得,在我印象里能这么穿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皇妃,另外一个就是迟小娅。

  她们能将最简单的衣服穿出清纯女神的感觉,这一点可不是那些浓妆艳抹,(坦凶露如)的女人能比的。

  “嗯,好。”柳儿露出一个堪比蚊子的声音,然后有些不好的意思将目光转向另一处,似乎不想深聊这个话题。

  而皇妃则是一脸正常的闭眼享受着,很快就进入梦乡,她到是没有多余的想法。

  在我们家里有句老话,姐夫小姨子,小叔子跟嫂子,这两种人在一起保准没好事,腻腻歪歪那是必须的。

  “媳妇完事了。”我轻轻的对皇妃说道。

  “嗯。”后者发出一个比蚊子还小的声音,恩了一声后就在这个还不错的中午睡去。

  “柳儿姐夫来啦!”我龇着大牙嘿嘿一乐,搓着手掌就坐在柳儿跟前给她抹防晒霜。

  “姐夫咱能别一脸猪哥样行不?”

  “嘿嘿。”

  我笑了笑,当我热情的小手掌触碰在柳儿有些滑嫩的肌肤上时,不得不感叹年轻就是好哇。

  我的手在她后背上游走,虽然极力的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皇妃的妹妹,我不能有别的想法,可是想着想着(苦当)还是很不听话的站起来了。

  柳儿当时是趴着的状态嘛,手自然的落在我的旁边,然后就下意识的感觉有个东西,就随手一抓。

  什么玩意儿?柳儿好奇的捏了捏,紧接着回头扫了一眼,瞬间满脸通红!

  “你个女流氓!”我率先低低的叫了一声。

  “额……”柳儿羞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见她这幅模样我忍不住打趣她:“手感咋样?”

  “……”柳儿什么都没说捂着脸跑掉了。

  “哈哈哈。”我在原地大笑起来,就喜欢看小姑娘这种娇羞样子。

  而不是那种大老娘你调戏她,她非但没有任何反应,反到给你一顿调戏,那样就没啥意思。

  等到柳儿走了以后,我便横躺着她刚刚躺过得那张遮阳伞下,戴着墨镜,不顾起来的(苦当)非常自我的准备来个小睡。

  忽然一道柔软的身子趴在我身上,皇妃用她带着淡淡的口香对我撒娇般的说道:“老公我想要了。”

  “那我们回房间。”我笑了笑对着她亲了一口。

  “就在这里喽。”皇妃热情的回应着,同时手还不安分的伸进我的苦当里一阵……额……叫(吧玩)好了。

  当然了,皇妃在开放也没有真的开放到在沙滩上并且人这么多的情况就跟我那啥,最后我们还是回房间解决的。

  ……

  我们这边玩的欢天喜地不亦乐乎的时候,那边的赵久阳就仿佛冰火两重天一样,痛苦的不行。

  几天下来后,整个人显得更加的憔悴跟阴冷了,平常总是一副呵呵笑的笑容也都不见了,尤其是那眼神,给人特不安的感觉,仿佛他就活在仇恨当中一样,任何谁想不到他曾经是那么喜欢笑的一个男人。

  “赵哥我们真的不能再拖了,王威那边已经开始派人找你了。”阿文见到恨不得快要疯了的赵久阳好心的劝了一句,留在这边多久他们哥俩都没事,唯一可能出事的就是这个赵久阳。

  “张耀阳一天找不到,我就走的不甘心。”赵久阳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用好几天没洗的手夹着已经快要燃尽的烟头,目光阴损:“在等等,我已经让我一个可以信任的老朋友帮我去查了。”

  话音未落赵久阳的手机猛地响了起来,他迅速将注意力放在手机的来电显示上,随后嘴角勾起一个笑容:“来了!……喂?!”

  “赵哥我帮你查过了,张耀阳正在三亚度假。”

  “什么时候回来?”赵久阳几乎咬牙切齿的问着,这边他过得妻离子散都是拜我所赐,而我还在三亚游玩,这叫他如何不生气。

  “还得有一阵子。”

  “行,我知道了!谢了哥们。”

  “不用,赵哥以前你帮助过我,这份恩情算我还你的。”

  “……好!”挂了电话,赵久阳嘴角不自觉的泛起一抹冷笑:“恩情还给我?这年头情分还真不值钱呢,太现实了,呵呵。”

  对面刚刚那句话的意思就是赵哥这次我帮完你了,以后你别找我了,现在的你已经不是当初的你,并且反贪局的人很可能要动你,别拖累我下水。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天天睡在一起的夫妻亦是如此,更何况本身就是没有什么交集的朋友呢?

  “阿文,阿武,咱们回三合会的路上会路过三亚不?”

  “会的吧,不清楚,因为我们是要坐船走。”

  “这样你看行不行,我们先去一趟三亚,然后在回三合会。”

  “你是说张耀阳在三亚?”

  “对!”

  “可是你去了又能怎么样呢,我们兄弟俩只是听老大的话将你带回去,可并没有义务要陪你报仇。”阿文伸了个懒腰说道:“有那时间我们兄弟俩找个姑娘睡一觉不是蛮好的么。”

  “我个人手里还有点私钱,你们哥俩要是不嫌弃的话就拿着去买烟!”

  “钱?说实话我们不是很缺。”

  “……张耀阳领着两个女人去的,长得非常的好看,绝对要比一般的女人漂亮好几分,你看你俩……”赵久阳见这两兄弟虽然一个说话伶牙俐齿,一个从不吭声,但能看得出来这俩货对钱不感兴趣,对女人到是非常感兴趣,在这些天的想处理,这俩货去找小姐不下十次,天天谈论的也都是女人女人女人……赵久阳非常无语,真不知道三合会为什么要派这俩只知道糙币的人来做什么!

  “长得好看?有多好看?”果然一提女人,阿文就来了兴致。

  “保证能让你玩一宿双腿发软还不愿意下床的女人!”

  “妥了,我相信你一次,阿武整票,去三亚!”

  在三亚玩的不亦乐乎的我并不知道危险又一次的向我靠近。

  当时我们四个人正在屋里面玩扑克,输的人脱衣服的那种。

  我跟潇洒哥一伙,柳儿跟贝贝一伙儿,皇妃则是眼巴巴的在旁边看着,时不时给我指挥。

  潇洒哥这个贱人对我俩说:“你俩到底谁玩,不行让皇妃来玩。完了输了你脱衣服的。”

  “那干啥,她那牌技那么臭。”我怎么可能让皇妃玩,就皇妃打牌那技术能给我输的(哭查)都不剩。

  “你们饿不饿给你们买点东西吃去。”皇妃呆的实在无聊就说了一句。

  “快去快去。”我巴不得皇妃赶紧走,这家伙我出个牌不够她在旁边墨迹的。

  “你轻点占我妹子的便宜我告诉你。”皇妃在我耳边小声说了一句:“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净胡扯。”我大义凛然的回了她一句,那是阳哥沾你妹子的便宜吗?是你妹子打牌技不如人,输了不得脱衣服昂?

  我跟潇洒哥对视一眼,这俩女人输的就快要将衣服脱完了,我俩必须抓点紧,努努力才行!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