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走太远了,就在跟前买点东西就得了。”我回头说了一句。

  “知道了。”皇妃也没太当回事摆摆手踏着拖鞋就要下楼。

  “哎呀你们玩我跟着去看看吧。”我心里有点不放心的说了一句。

  “让你给皇妃玩你不给,人家穿衣服去买东西你也要跟着去,你去了我们三个人怎么玩?这边是三亚不是S海,你慌个锤子,来,打牌,出来玩就是度假开心的,你别忧心忡忡的了。”

  “也对。”我点了点头,也觉得自己是顾虑太多,就没想那么多,就跟她们玩了起来。

  “啊,不玩了!!!”柳儿输的只剩两件内衣后,将手里的牌一扔,扭头就网出跑。

  “靠,耍赖是不。”我们伸手一抓,什么都没抓到,柳儿就像一阵清风一样跑开了。

  “我去找我姐。”柳儿留下一句话后,就拿着电话去找皇妃了。

  “那没招了,就剩你自己在这了,跑是别想跑了,贝贝,开始你的表演!”柳儿跑了我们也没人逗了,只好逗这个潇洒哥的新姘头贝贝玩了。

  贝贝到是落落大方的直接脱掉身上的衣物,顿时给我都看呆了,这现在每天都是几点一线,家,公司,接触的朋友最多就是迟小娅方柔这些女人了,好久没接触别的姑娘了,都这么开放了吗,说脱就脱的?

  “呐,我认赌服输了,接下来,玩什么?”贝贝冲我们抛了眉眼,随后摆了一个极其妖娆的姿势,看得我有点瘦不了。

  “你先等一会儿。”潇洒哥神神秘秘的给我拽到卫生间,从兜里拿出一个小喷雾剂:“这女的接受尺度挺大,下午我问过她了,她说想找你咱们三个三痞,试一下?你把这个喷上,嗷嗷猛了就。”

  我白了他一眼:“大哥就是不用这个也猛啊。”

  “是,没毛病,试试?”潇洒哥跃跃欲试。

  “你黄平哥没在,浪斌哥走的早,不然他俩非得跟你试试。”

  “啥意思?”

  “我可她ma不扯这个,这样的女人我怕得病。”

  “很安全的,你慌什么,我检查过了,没病!”

  “这玩意还能检查了?去医院了?”

  “不是呀,做之前我特意看了眼。”潇洒哥非常专业的说道。

  “……!”我算是对他无语了,心想还是别把柳儿介绍给他了,这个大色魔。

  “你快拉倒吧,我不扯这个,你俩愿意找谁玩找谁玩去,我下楼去看看。”说完我摆摆手离开了。

  “是不是男人啊。”潇洒哥有点失望。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我哼着小曲离开了。

  ……

  皇妃在一家烧烤摊子面前等了一会儿,柳儿就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过来,皇妃笑了笑:“怎么不玩了?”

  柳儿撇撇嘴:“他们太坏了,玩不过他们,在玩衣服都脱没啦。”

  “哈哈他们也就是闹着玩,不能让你脱的。”

  “那俩盲流子可真没准。”

  “哈哈。”皇妃大笑了起来。

  不远处,有三道人影正密切关注着这俩人,赵久阳扶了扶眼镜,露出凶光说道:“就是这俩女的,长得怎么样?”

  阿文舔了舔嘴唇:“长得确实不错啊。”

  一直不开口的阿武也开口了:“哥,我相中那个梳马尾辫的女孩了,右边那个!”

  阿文看了眼皇妃的位置:“行,老弟你相中这个你就来这个,我整旁边的也是一样的!”

  从阿文的话不难看出,他相中的也是皇妃,不过没办法,他们哥俩感情很好,弟弟喜欢,当哥的就让给弟弟。

  “哥,这个女人我看着有点一见钟情了,咱能不能不要伤害她。”平常蹦不出来三句响屁的弟弟阿武此刻竟然说了这么多话,也难怪,对面那个女人实在是太美了,自己也是阅女无数的男人,在见到那个女人时心脏竟也砰砰的跳个不停。

  “直接抓吗?”阿武开口问道。

  “面对美女我们要温柔的一些,看我的。”阿文笑了笑,随即双手插兜吹着口哨直径走了过去。

  “哎……!”赵久阳想要拦着阿文却发现为时已晚,只是急的当下对阿武说:“快拦住你哥哥,我们必须速战速决,不能惹是生非。”

  “哦。”阿武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然后愣在原地丝毫没有上去的意思。

  “哦你个大头鬼啊,上去拦着他啊。”赵久阳在原地急的直跳脚,他还没办法出面,而旁边这个有点傻不拉几,愣了吧唧的人看上去特别特别艮,自己要是还牛逼的时候最看不上的就是这种人,一辈子都不带跟他打交道的。

  “你说什么?”阿武眉头皱了起来,不爽的看着赵久阳。

  “……!”赵久阳没在说话,生怕一句话说不对了,这个愣头青就要揍自己。

  “老板给我烤俩羊腰子补补。”阿文笑呵呵的凑到烧烤摊面前对老板说了一句。

  皇妃看了眼阿文,往旁边挪了半步,这个人看起来就跟流氓一样,离他远点比较好。

  此刻阿文也正好扫了眼皇妃,装作很惊讶的说道:“呦,美女,这么漂亮的哒,能不能加个微信,交个朋友?”

  “呵呵,不好意思,我不玩微信的。”皇妃委婉的拒绝了。

  “留个电话号也可以哒。”

  “穷,买不起电话。”

  “小姐,你的串好了,一共两百二。”烧烤店老板用报纸包好的肉串递给皇妃。

  “这位美丽小姐的肉串算我头上。”阿文豪气的说道。

  “不必了,谢谢。”皇妃从兜里掏出三百递给老板,冲其微微一笑:“不用找了。”

  “姑娘大气!”老板对她数了一个大拇指,老板也能看得出来,这个地皮小青年是为了装逼才给人算账的,但是皇妃并不买账,还说不用找了,是什么意思?她就是间接的告诉这个小青年,姐不差钱,少在我面前装逼。

  这就是皇妃聪明的地方,她拒绝人的方法有很多种,每一种都是不伤人却能让你明白。

  如果换做是迟小娅,早就拿话给阿文倔的满脸通红,例如:你不是我的菜,我不喜欢你,少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我们没可能!

  这种干脆直接的话,也非常的不给人面子。

  所以两种姑娘,在面对不同的情况下,她们做出的选择是不同的。

  所以皇妃在商业上与人交流会更得体,说话更委婉,而迟小娅在娱乐圈就有点太实在,总是得罪人。

  如果说你让迟小娅也可以学着皇妃的说话办事方式,她也能说出这样漂亮的话,但她肯定不会去学的,为什么?

  我迟小娅就是迟小娅,我不在乎你的眼神跟评论,我只活自己的人生就可以了,别人,你算个啥?

  “哎美女别走啊,你这样是不是太不给我面子了?”阿文小跑两步冲到皇妃面前伸手拦住她们挺委屈的说道。

  “不是,你这个人到底能不能听懂话,我姐已经明确拒绝你这个人了,看不懂吗?非要我们说出我们不想交你这个朋友你才知道是不给你面子吗?”皇妃不好意思撅他,柳儿可不贯彻他。

  “呦,脾气挺暴躁的小辣椒。”阿文知道弟弟阿武相中皇妃后,就把目光转向柳儿,在扫了眼柳儿的身材以及颜值后,虽然不如皇妃,但总的来说也是高人一等的美女,可以值得一炮。

  “脾气好与不好,跟你没关系,我们男朋友还在不远处等我们呢,姐,我们走。”柳儿拽着皇妃的胳膊就要走。

  “等一等,我阿文说要交的朋友就一定得交到,不然以后我阿文怎么混。”说完,阿文就将手搭在皇妃的肩膀上。

  “把你的贱手爪子给我拿开。”此刻皇妃也收起了笑容。

  “我要说不呢?”

  咔嚓!

  皇妃拽着他的手腕一个过肩摔就给阿文从空中摔了过去,本以为阿文会被皇妃这一下摔个狗吃屎,怎料到阿文身体在空中失衡的情况下,直接用手快速的抓住皇妃的头发,紧接着另外一手指摁在肩膀上,以一个借力打力的动作反倒给皇妃摔了出去。

  这他ma也是一个当过兵的练家子!!

  后来想想也是,三合会那么牛的一个帮派,怎么会派俩三角猫子来这边办事呢!

  “啊!”伴随着柳儿的一声惊呼,想象中得皇妃也没有落地,而是让让阿文给控制了,正搂在怀里。

  “松开我,流氓!”皇妃气的满脸通红,使劲动弹两下发现被对方扣的死死的。

  “嗯……真香,好似天上七仙女下凡一般。”阿文臭不要脸的在皇妃身子上狠狠的嗅了一把,言语轻浮的说道。

  “你松开我,一会儿我男朋友来了给你碎尸万段。”皇妃气的没招,只好这样说道。

  “你男朋友,张耀阳是吗?不用他找我,正好我找他呢,走吧,跟我们走一趟吧。”阿文脸色也是一变,他知道不能再逗她了,当下就拽着皇妃往出走。

  “哥!”与此同时阿武赶了过来。

  “你拽着这个女人,快走!”阿文扫了眼不远处的酒店,快速的说了一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