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她不老实。”阿武面对男人的时候可以生拉硬拽,怎么整都行,可是面对娇滴滴的小姑娘时,他就显得有些束手无策了。

  “掏家伙不老实弄她!”阿文是个狠角色,硬生生的控制着皇妃往出走,同时掏出匕首顶在皇妃腰间:“老实点哈,一刀扎下去弄疼这么娇滴滴的妹子哥哥我可心疼了。”

  “你们到底是谁?”此刻皇妃也冷静下来了,从刚才出手麻利的动作来看,对方并不是只是单纯调戏她的小青年。

  “呵呵,走就知道了。”阿文凑在皇妃耳边说:“记得啊,老实跟我们走什么事没有,不跟我们走,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而且我还有响哦,你身手不错,看得出来是练家子,你的妹妹好像什么都不会哦,如果你们两个小美女不想出什么事的话乖乖的跟我走,ok?”

  “……!”皇妃深深地看了眼酒店的方向,祈求我可以快点发现她们被人绑了。

  皇妃默默的将手上的戒指给仍在原地,然后跟着阿文她们走掉了,随后几个人消失在这夜色之下。

  ……

  “奇怪了,说好的在酒店跟前买烧烤,人怎么都不见了?”我挠着脑瓜子到处找皇妃,打电话也没人接,当下不由得有些担心。

  “小伙子找人呢?”路过烧烤摊子的时候,老板冲我招呼一声。

  “唉!是啊。”我点了点头,并没好意思说我媳妇出来买烧烤,这海滩周围附近N个烧烤摊子,每个老板见到你都是笑眯眯的打招呼,你没在他家这里买,总归有些不好意思的。

  “你媳妇刚才就在哪儿跟一个男的发生冲突了,看着好像是当过兵的,给你媳妇整走了。”烧烤摊老板指了下不远处的插在地上的牌子随口说道。

  “啥?跟人家发生冲突了,还是当过兵的?你知道他们长啥样吗?”我心里咯噔一声,暗想不好,可能要出事!

  “天太黑了,没拍。”其实烧烤摊子的老板是不敢拍,对面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能告诉我这些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万一在给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就得不偿失,毕竟跟自己没什么关系。

  而老板为什么知道皇妃跟我是一起的呢,因为皇妃长相出众,走过路过任谁都会多看两眼,从而也会看看这个女人身边的男人长啥样,看看是不是鲜花插在牛粪上亦或者好白菜让猪供了。

  “你家这有监控吗?麻烦我想看一下。”我的脸上已经展现出很焦急的状态,皇妃已经出过一把事了,这让我到现在还感觉害怕,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不好意思,我家这真没有。”

  “……好吧,谢了。”见老板明显是不想惹祸上身,我也没必要为难他,而是来到老板刚才给我指的方向去看了眼,发现皇妃掉落在地上的戒指,我的心瞬间一沉,继而反身走回老板身边再次问道:“大哥在麻烦你一下,请问他们刚才离开多久了?大概几个人?”

  “十五分钟吧,好像是三个人。”老板不太确定的说:“之前是来一个人调戏你女朋友,紧接着又来一个小伙子,这两个人好像是哥俩长得很像,之后我看他们走的时候是往东边的方向,后来又跟出来一个岁数看着挺大的男子。”

  “是不是他?”说完我将手机里赵久阳的照片拿给他看。

  “看不清,真的太黑了。”老板扫了眼非常不确定的说道。

  “行,知道了!”说完我转身跑回到酒店内,直接用房卡打开酒店的门,对着正在“工作”的潇洒哥说:“别磨蹭了,皇妃柳儿出事了!”

  “马上马上马上……”。

  “你他ma给我正紧的,皇妃出事了!”我忽然将心里的火气对着潇洒哥发了出来,在屋里面吼了起来,随后抽着烟极力平复自己的心境,可越是这样我的心就越慌,我给赵久阳坑成什么样,我心里非常有数,而他能不远万里来这边抓走皇妃明显就是奔着整死我来的,现在的人都是怎么了,以前混社会的人看你不爽,拿刀就剁你,现在的人整不过你,就整你家人,身边的人,这个社会越来越难混了……

  见我发火了,潇洒哥立即对旁边的女人说:“贝贝你先出去吧。”

  “什么玩意儿!”贝贝极为不爽的说道。

  “你赶紧给我衮出去!”

  “就你这样的祝你一辈子(杨薇)!”

  “我他ma谢谢你。”

  咣的一声,潇洒哥的炮友贝贝摔门而出,潇洒哥满脸紧张的看着我:“皇妃柳儿她俩怎么了?”

  “让人抓走了,我怀疑是赵久阳的人。”我无力的靠在椅子上,双眼发呆的看着天花板,我都来到这么远的地方还是没能躲掉赵久阳,这个王威到底在干嘛,为什么这么多天了,他都没有搞定赵久阳!!

  想到这,我愤怒的拿起电话给王威打了过去,那边传来他意气风发的声音:“小老弟三亚玩的还愉快吗?”

  “我他ma问你,赵久阳为什么没有吃官司??!!”因为愤怒我的身子都在不停的抖,潇洒哥看我嘴里的香烟已经燃尽,立刻点了一根随即在我嘴里让我平复。

  “赵久阳躲起来了,我也在找他!”对面愣了愣说道。

  “码德!”说完我直接挂了电话。

  “怎么说?”

  “肯定是赵久阳了。”我恨的牙痒痒,眼里不停地看着手机,祈求它快点响。

  “我们要不要报警?”

  “先等一等,皇妃是个练家子,对方能给她掳走,说明也是个高手要么就是有枪,我猜的没错的话,等他们感觉差不多的就会给我打电话了。”

  “万一他们不打电话怎么办,我妹子之前可是出过一把事了。”潇洒哥此刻也急的满脸都是汗。

  “皇妃不可能出事,他赵久阳也是有老婆的人,他敢整皇妃,天涯海角我也将他媳妇碎尸万段!”

  “我真他ma不懂了,以前咱们混社会讲究个祸不及家人,现在怎么都是一些损蓝紫办事呢,有啥事冲我们男人来呗,老整咱们身边的女人算怎么回事啊。”

  我摆摆手,烦躁的闭着眼睛:“这个社会就是人吃人的社会,谁跟你将那么多江湖道义,等吧,如果是赵久阳一定会来打电话的。如果是别人的话,皇妃就要出事了。”

  顿了顿,我实在心情是烦躁,便说:“你在家里等着电话,我出去找找,皇妃给我留下一枚戒指,我看看她会不会给我留下别的暗号。”

  “我怎么能坐得住呢,咱俩一起出去找找吧。”

  ……

  另外一边,五个人在一艘小快艇上,这个小快艇是三合会那边托关系在这边给弄得。

  赵久阳感叹着三合会强大的实力之余,也对阿文阿武这两兄弟感到无可奈何。

  柳儿跟皇妃虽然是被绑着的,但他俩拿的好吃的好喝的给供着,尤其阿文嘴甜会说,拿着一个果盘凑到柳儿面前嘿嘿一笑,冲其捏了捏脸蛋:“哇塞这小脸蛋真滋润呐,来,哥哥为你吃个香蕉。”

  “我不吃!”柳儿倔强的将头扭到一边。

  “我喂你吃,你就吃,我这人最烦别人打我脸了袄,你要是吃,我就给你.......”说完,阿文就要脱自己的裤子。

  “啊!!”柳儿吓得赶忙捂着自己的眼睛。

  “你别对我妹妹不要脸!”皇妃因为愤怒气的小脸涨红。

  “哎,你越这么说,我就越想对她不要脸呢。”

  “你别听我哥乱说,他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不会真的去做什么的。”阿武憨憨的对皇妃说道,生怕皇妃误会他们哥俩。

  皇妃一看这小子有点老实,心里便有了一点想法。

  “你们哥俩没一个好人。”柳儿嘴巴挺损的说道。

  “嘿嘿,宝贝你怎么知道我们不是好人呐,这都让你看出来了,我必须奖励你一个香吻。”说完阿文撅着长满火炮的嘴唇子冲着柳儿吧唧就是一口。

  “啊,你变态!!”柳儿被亲了一下直接就哭了,她还是个厨女,还没有谈过恋爱,就这么被流氓占了便宜,能不委屈么!

  “我姐夫知道了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的!!”如果说眼神能说杀人的话,柳儿现在看向阿文的眼神就是这样的,简直都要喷我。

  “袄,你姐夫是吗,我还真想看看他是怎么杀我的。”阿文转头看向赵久阳:“赵哥差不多了,可以打电话了。”

  赵久阳一愣:“你们这就完事了?轮她们也可以的。”

  “做人别太损,我们现在轮了这俩妞儿,你不怕他轮你媳妇昂?做人做事天道轮回,人在做,天在看!”阿文指了指天空:“我这人最信命。”

  “杀鼻!”赵久阳在心里骂了一句,随即拿出电话给我拨了过来。

  “耀阳电话响了,电话响了。”就当我们找的都快要绝望的时候,潇洒哥拿着响起来的电话激动地跑到我身边说道!!!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