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阿文双手一直都是插在兜里的,他笑了笑,随即直接从怀里掏出枪顶在我脑门上面:“不想你兄弟陪葬的话,可以让他走。”

  “我走你妈了个*!赵久阳那个损蓝紫呢?”

  吭!阿文眼皮都没眨一下,用他手里的消音手枪对着潇洒哥的大腿就是一枪,不耐烦的扣着耳朵说:“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跟我大声说话。”

  “我*你妈!”潇洒哥疼的在地上直打滚。

  “你别给我动,你也想挨枪子是不?打你身体里不疼呗,你是超人?”我刚想动手,阿文将枪口再一次指向我:“别说我没给你兄弟机会,他也不中用呀。”

  “你他ma想干啥,要弄死我直接来!皱一下眉头老子就是你生出来的。”压抑着心里的火气,硬钢了他一把。

  “小伙子你别跟我俩拉硬,我崩死你真不寻思。但你并没有得罪我,我也犯不上弄死你,赵哥!”阿文招呼一声,随即向身后喊了一句:“就他俩来的,没别人。”

  这时,赵久阳才拎着铁棍子出现。

  我咧嘴笑了起来:“这么怂了吗?”

  “我是让你阴怕了。”赵久阳拎着棒子对我的脑袋咣的一声砸了过来,力道之大险些将我砸倒,可以看见的是他这一棍子锤下来都是跳着锤的,你说得多恨我。

  吃痛的捂着脑袋,我双眼喷火的看着他,紧接着赵久阳咣咣又是连锤三下下来,不过却让我躲开了。

  一个闪身后,我随手抓向他的棍子使劲这么一掰,他身子呈一个扭曲的姿势就跪在地上:“论单挑你还不行。”

  “别给我动。”一把冰冷的手枪指向我的脑门,阿文声音挺冷的说道。

  我只能松开赵久阳,这个阿文看着就是一个狠角色,尤其在这种店地方我根本不确定他是不是亡命徒,还是有命案再身的人。

  并且有个细节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他手里竟然有枪,不管你从哪里来,能带着枪来到这边,足矣说明这个人挺有实力。

  外地人正规坐飞机或者客车,轮船你根本带不过来,除非本地有人有关系。

  眼下,他们给我喊道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就说明对这里很熟悉,而且阿文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毫不犹豫的向潇洒哥开了第一枪,就已经说明他的狠辣程度有多大。

  所以在阿文让我停手的时候我非常干脆的停了手,赵久阳从地上爬起来甩了甩胳膊,啪的一声对我一嘴巴抽了过来,歇斯底里的吼道:“小崽子敢还手,枪给我。”

  接着赵久阳一把将阿文手上的枪给抢走,直接顶在我的脑门之上,言语中没有一丝感情色彩,可以感受到的是滔天恨意:“张耀阳,曾经我真的想收你为我手下第一干将,想重点培养你,我们一起在s海做点什么,我上位,你事业一片平坦不是很好么,你为什么那么傻非要跟王威混呢?”

  我咧嘴嘿嘿笑了起来:“说那么多已经毫无意义,你们官场这些人的嘴我是不带信的,你就说吧,怎么样能放了皇妃她们,都随便你。”

  “很简单,要你命!”说完赵久阳眯着眼睛直接扣动扳机。

  我的瞳孔瞬间收缩,这一刻我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这货是真打算要我命!

  “妈的!”地上的潇洒哥一个猛虎扑食的动作在赵久阳开枪的一瞬间将他扑倒,而他手里的枪对着天空放了一声空饷!不过是消音枪,到是没有引起多大的声响。

  咣咣咣!

  赵久阳脸色铁青用枪托对着潇洒哥的脑袋连砸n下,潇洒哥死死的抱着赵久阳:“耀阳快去救皇妃,她应该就在附近!”

  “可是你……”

  “不要管我,快去!!”潇洒哥极力的抱着赵久阳的身子。

  “*你妈松开老子!”

  “我松你妈了个*!”

  砰!赵久阳冲着潇洒哥的后背砰的就是一枪,一口鲜血从潇洒哥嘴里喷射而出,鲜红色的血液染红了他洁白的牙齿:“耀阳快点跑吧!!”

  这一刻的潇洒哥清楚的明白了对方是奔着要我命来的,所以救皇妃已经变成次要,当下首要的是让他的兄弟先跑!!

  在女人跟兄弟面前,潇洒哥更看重的还是他的兄弟。

  尽管平日里我们总是在一起开玩笑,潇洒哥总是向着他的妹妹皇妃,跟她一起说话撅我,可到了生死存亡的这一刻,他竟然让我跑。

  “哥!!”我眼睛通红的吼了一句,此刻我跑就是狗蓝紫,我怎么能跑,当下两步窜了上去,从兜里掏出匕首奔着赵久阳扎了过去。

  “滚你妈个*!”阿文一脚向我蹬来,直接将我踹翻在地。

  我蹭的一下从地上弹起,一个高鞭腿对他踹了过去,没有枪的他就他ma不是我的对手了,让我骑在身上咣咣一顿猛壳,同时手里的刀奔着他的腹部连捅三下!

  吭吭!

  在我还没捅下去的时候,我又一次的听见两声枪响,紧接着我回头就看见潇洒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嘴边躺着鲜血。

  “潇洒哥!!!”

  “想跑。”阿文趁我回头的功夫从背后猛地勒住我的脖子向后一拉,我直接被他拽倒,我剧烈的挣扎起来,双腿使劲蹬向地面,接着用手一拉他的头发往下拽,结果却拽空了,这逼是个短发!

  “开枪,快点的!!”阿文冲着赵久阳大喊。

  吭!

  赵久阳对着我的胸口砰的就是一枪,我就感觉像是锤子穿透我的身子一样,瞬间让我失去了所有力气,我双眼瞪得直直的应声倒地。

  赵久阳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双眼有些无神:“我……我杀人了?”

  “码鼻,警察怎么来了?他们肯定报警了,快走!!”阿文听到不远处有警车的声音,顿时有些慌了。

  “他们怎么整?”

  “不用管,警方不会查到我们头上的。”

  阿文与赵久阳迅速逃离在这夜色之下。

  我缓缓地睁开眼睛,这时才清楚地看见不远处正停着一艘漂泊的快艇,皇妃应该就那里,对不住了,我可能不行了……

  想到这,我的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后面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队长,前面好像有两个受伤的人。”一名小警员拿着手电棒冲着我们的方向照了照快速汇报一句。

  “上前面去看看!”队长立刻做出决断!

  “是,你,上前面去看看。”这名小警员明显是个副队长指着身边的另外一个小警员说道。

  “好!”小警员在心里有一万句*你妈呼啸而过,遇到危险就我们这种小兵上呗!

  这名小警员迈着小碎步,脸不停地向四周观望,防止有什么意外情况,最终他到我们身边也没有发现异常情况的时候终于松了口气:“报告队长,这边有两个中枪的人,还吐血了,已经昏迷过去!”

  “确定不是死了吗?”队长离的老远问道。

  “是不是死了你他ma过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草!”小警员在心里骂了一句,用手在我跟潇洒哥的鼻子上放了放:“报告,还有呼吸!我觉得可以在抢救一下。”

  “那废话什么,赶紧叫救护车,你带着小分队在四周看看有没有可疑的情况。”队长胸有成竹的指点江山,但是人一直都在安全范围之内,这边刚刚发生过枪战,他可不敢贸贸然的去涉险。

  “是!”随后警员们开始忙碌起来。

  另外一边,烧烤店内,老板放下电话,妻子担忧的问道:“万一警方那边跟那些坏人是一伙的咱们不是摊上事了吗。”

  “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总归要有正义存在的,我不帮他们报警,那几个小青年整不好就死坏人手里了,我不能看他们逍遥法外。”每天晚上收拾好烧烤摊以后,老板都会将这些垃圾倒入在那边,然而恰巧他看见阿文拿枪指着我头顶的这一幕,吓得他当时就溜走了,思想挣扎半天还是选择报警。

  如果说不是这个老板及时报警,我跟潇洒哥可能真的就死在那里,无人问津了。

  ……

  s海,家里,正在做饭切菜的我妈,忽然给手指头切出一道小口,她啊的叫了一声,我爸赶忙走上去说道:“怎么了?”

  “给手指头切出血了。”

  “怎么这么不小心。”我爸立即从抽屉里拿出一盒创可贴给我妈贴上。

  “哎,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心神不宁。”我妈坐在沙发上:“我今天这一整天这颗心就在跳,总感觉有什么不好得预感要发生,你快给我儿子打打电话,看看他们怎么样了。”

  “你呀就是心里压力太大了,人家在三亚玩的好好地,能有啥事,不要想那么多。”我爸点了颗没太在意的说道。

  然而就在这时,我妈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本能的就给我妈吓了一大跳,她扫了眼就将电话接起来:“喂?!”

  “您好,我是三y公安局的,请问张耀阳跟你是什么关系?”

  “我儿子,怎么了?”我妈心里咯噔一声,语言紧张的问道,这时吊儿郎当的我爸在听到对面是公安局打来得以后也立即坐了起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