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发生枪击案,张耀阳与另外一名还不能确认身份的人已经中枪正在医院抢救,希望你们能过来一趟,地址是……”

  “什么……我这就过来。”我妈听完这名公安说的话以后急的眼泪都流出来了,说话也慌乱了:“儿子中枪了,儿子中枪了,在医院抢救呢。”

  “又出事了?”

  我不知道我爸为什么用出来又这个字,但可以确定的是现在的他终于能理解我爷那会的心境了。

  “公安局的人打来电话说儿子在三亚中枪,另外一名应该是潇洒,咱们快过去啊,他在医院。”我妈急的有些语无伦次。

  “先别慌,你问问儿子中了几枪,伤到哪个部位,在哪发生的枪击案,都有谁,凶手抓到没?快问问。”

  “完了,电话挂了!”

  “打过去,我跟他聊!”

  随后我妈第一时间开始买票,开车就往机场干。

  而我爸则是在电话里有条不紊的跟警察进行沟通。

  到了机场的时候却发现今天的航班已经没有了,当下更着急了。

  “稳住别慌,你给瑶瑶打个电话,她以前是干航空的,问问她有没有人能整到内部票。”

  “杨彩?张浩?”话音未落,瑶瑶夹杂着疑惑的声音从我爸妈身后传了过来,两个人顿时一转头。

  “瑶瑶!我们正说要找你呢。”杨彩激动地抓着瑶瑶的手臂带着哭腔说:“我儿子他,我儿子他……”

  “你儿子他中枪了在医院抢救呢是吧?别慌,我都知道了,票已经买完了,内部票,还有半个小时起飞。”瑶瑶非常冷静的说:“你先别慌,目前只是说中枪,说明没有生命危险,先别哭,等去了在看什么情况!”

  “不是你儿子你当然不急了。”这女人呐,别管平日里多么的善良跟冷静,一旦自己最亲最爱的人出事以后难免都会口不择言。

  “杨彩!怎么说话呢。”我爸忍不住瞪了她一眼。

  瑶瑶一愣,随即说道:“杨彩现在心里急,说话不好听能理解,但是杨彩有句话你必须要明白,张耀阳在我心里就跟我亲儿子一样,我们之间的感情可以说比你俩还好,从他出生开始有记忆的那段时间是我在照顾他,你别不信,不然他在生命最脆弱的时候为什么会给我打电话而不是你?”

  这事还得从我昏迷之前那一刻说起,我眼睁睁的看着赵久阳他们离开以后,用尽自己最后一丝力气,在电话上凭借感觉播出我最熟悉的电话号码,然后说了句:“妈,救我。”

  然后我的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之后瑶瑶便疯狂的往这边拨打电话,谈微信链接,最后在警方的接了下才沟通上,之后警方才通过瑶瑶告诉的电话号码联系我的父母。

  当瑶瑶跟警方联系以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往飞机场,准备弄到票以后再给我父母打电话让他们过来,结果刚要打电话就跟他俩碰见了,应该是警察跟他们沟通完了。

  我妈听完瑶瑶的话以后对她说:“瑶瑶对不起,是我心急才说出那样的话,你别介意。”

  “傻丫头,我怎么会介意,孩子都已经出事了,如果我们大人都慌乱的话,那就什么都完了。”

  我妈沉默许久,然后说:“或许当初你跟张浩走在一起才是最好的结果。”

  “现在说那个没意义,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如果你真的觉得我是最适合张浩的那个女人那我就劝你一句,让迟小娅当你们家儿媳妇,除了她没人能管住张耀阳,话我就放这了,不信你以后自己品。”在瑶瑶看来,我比以前年轻时的我爹更虎,而迟小娅就是翻版的她,所以我若是跟迟小娅结合在一起,除了性格上非常匹配之外,也可以说了却她年轻时没能跟我爸在一起的遗憾。

  而我妈则是不这么认为:“虽然皇妃这个女孩子有点管不住耀阳,但是还是很好的,我们家对她有亏欠,耀阳必须得娶她,这是一个男人应尽的义务,尽管我也最喜欢的是迟小娅。”

  “多的我就说了,耀阳这个性子你不给他找个母老虎真心管不住。”说完瑶瑶不在跟我妈争论下去,闭上眼睛心里不知道在盘算什么。

  “看着包,我去一趟卫生间。”

  等到我妈离开后,我爸用胳膊碰了碰瑶瑶的肩膀:“哎,谢谢啊。”

  瑶瑶眼睛睁开一条缝,斜着个脑袋懒洋洋的说道:“谢什么?”

  “谢谢你对我家阳这么关心呗,有你在我也能安心不少。”

  “呦,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浩哥吗,这么有素质了袄。”瑶瑶打趣着说道。

  “哎,我这不也是老了么,很多事心有余而力不足以平事,我现在能理解当初我爸是什么心情了,本来我就够操蛋的了,这他ma生个儿子更操蛋,只要一个晨曦就好了,还是女儿省心。”

  “心有余而……这句话是这么说的吗?”瑶瑶有点懵b的挠了挠头。

  “基本就这个意思吧,唉。”我爸深深地叹了口气。

  “行了,我还是喜欢那个风流倜傥的我浩哥,别唉声叹气的,一切都是命。”

  ……

  几个小时前,当赵久阳与阿文急匆匆的跑回到船上的时候冲着掌舵的阿武说:“快点走,警察来了。”

  阿武点了点头,表情凝重的开着船,然后问道:“张耀阳来了吗?距离有点远没看清。”

  “老弟你这话问的是认真的吗?”阿文彻底无语。

  “如果张耀阳没来,里面的这个小姑娘就会对他死心了吧。”阿武无比天真的说道。

  “老弟有些时候咱们这脑子需要变通,你懂哥的意思吗?”

  “不懂。”阿武眨着迷茫的小眼神非常认真的摇了摇头:“哥,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吗,你知道我脑子笨,从小就没你灵活,说话别拐弯抹角直接说呗。”

  “我的意思是……得了,张耀阳没来,里面的姑娘会失望的。”阿文发觉跟自己这个弟弟说话就像对牛弹琴一样,笨到无以复加,便懒得解释了。

  “哦,没来,那就好了,哥你开会船,我进屋跟她说一声。”

  船舱内,柳儿紧张的说:“姐,姐,船怎么动了啊?”

  皇妃也感觉船好像在游的样子,自言自语的说:“难道耀阳真的没来?”

  “难道姐夫真的怕死不要我们了?”柳儿又吓哭了:“早知道姐夫是个贪生怕死之人,姐你就不该说那么坚决的话。”

  “不会的,耀阳不可能没来!!”皇妃说:“当初小仙女结婚,他还在被通缉的时候,一句话就能以身犯险的回来了,我们出事她更会回来的。”

  “姐,万一他为了自保跟赵久阳达成某种协议呢,然后我们两个人当了这些人的女人,姐夫他跟迟小娅过日子呢,你在生病的这段时间他跟迟小娅的关系不一般啊。”

  说到迟小娅皇妃脸色一暗,这个柳儿说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皇妃坚信的想着,我是不可能将她的生死置之度外的。

  “姐,不是我说难听的话,秦子晴那么伤害你,他非但没有为你报仇,反而跟那个秦子晴合作,或许姐夫心里压根就没有你。”

  “够了!!!你不要再说话了。”皇妃原本很相信我的,此刻也让柳儿说的有些心里不拖底了,甚至说有点烦躁了:“你姐夫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

  咯吱!

  门开了,阿武拿着饭菜进来了:“我们一会儿要换船,有人会接我们,直接回三合会,吃点东西吧。”

  “我不吃。”皇妃将脑袋撇在一边。

  “张耀阳他就是个孙子,他不是男人,不敢来救你,你对她死心吧。”阿武憨憨的说道。

  皇妃眯着眼睛说道:“赵久阳抓我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张耀阳出现,他若是不出现,赵久阳怎么可能甘心就这样一走了之?”

  “这……好像也对哦。”阿武憨憨的点了点头,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出反驳的话语。

  “因为警察来了,王威已经联合警方下令抓捕赵久阳,我们必须离开,他们已经发现我们的行踪,若是不走,就走不掉了。”就在这时,阿文插着兜吊儿郎当的走进来快速的说道。

  皇妃将目光看向他不语,仿佛想要从他身上看穿点什么似的。

  阿文呵呵一笑:“别这么看我,虽然我很帅,但我不能睡你,你是我弟弟的女人。”

  接着阿文走到柳儿跟前,用手捏了下她的下巴:“小美人坐我老婆吧?保准你以后吃香的喝辣的。”

  “你别碰我,流氓!!”

  “我要是就想碰你呢?你能怎样?”阿文痞里痞气的说:“我不仅要碰你,还要睡你呢?你反抗啊,你挣扎啊,你越是反抗,越是挣扎,老子就越兴奋,哈哈哈。”

  “你身上有打斗过的痕迹,所以说张耀阳肯定来了,对不对!!”皇妃盯着阿文的身上看了半天,激动地大声说道,似乎她很想验证自己的这句话是对还是错!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