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杀过人?”

  “算是吧,我给黑帮办事,就算杀人了,最后老大也会出面摆平,顶多出去躲一阵子,回来就没事了。”阿武挺实在的说道。

  “这样啊。”皇妃点了点头:“其实我男朋友也杀过人,不过这就不代表是坏人,很多时候可能是身不由己。”

  “对!”阿武非常认同的点了点头,现在对于阿武来说,得到皇妃的认可比什么都强。

  “嗯……”皇妃顿了一下,又说:“其实能够感觉得到你是个好人。”

  “你真的这样觉得吗?我好高兴。”阿武脸颊唰的一下就红了,竟然被夸得不好意思了。

  “当然了,我觉得我们可以是很好的朋友。”

  “可我哥说你要给我做媳妇。”

  皇妃一愣:”可是做你媳妇要两个人都喜欢对方才行,你喜欢我?”

  “嗯嗯,我喜欢你。”

  “可是我有男朋友了。”

  “没关系,你们可以分手,我不在乎你的过去,我哥说了,越是漂亮的女人她就肯定有不光彩的过去,只能怪我自己遇见你太晚。”

  呃……他哥说,他哥说,阿武每次说话都是他哥说,看来他非常听他哥的话,于是皇妃便试着问道:“我们就算分手我也不可能嫁给你的,因为我不喜欢你。”

  话音落,阿武脸上露出失望神情,就像小孩子不高兴时那样抿着嘴唇。

  “好啦,你别不高兴了,男女之间的感情其实很复杂的,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皇妃主动去拉了一下阿武的手,就这么轻轻的触碰一下,阿武就像触电一样,这是在别的女人身上未曾感受到过的。

  “我没有不高兴,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内个……阿武我知道你不是个说谎的人,能告诉我张耀阳到底来了吗?”皇妃很相信我会过来,但她仍然非常的纠结,“我哥说他没来。”阿武非常诚实的说道:“刚才我在外面也没看见他们打斗,就是知道警察来了,我们就赶紧跑了,可能我哥刚才身上造的那么埋汰是警察来了他太慌乱摔倒了吧。”

  皇妃听完后愣了愣,紧接着眼泪就从眼睛里流了出来了。

  警察来了,张耀阳没去,说明了什么?

  在皇妃这里认为,她觉得是我怕死才会报的警,这本来没啥,人之常情嘛。

  她也希望的是我报警,可是站在女人的心里来说,我直接报警就是将皇妃置之危险而不顾!

  对方恼羞成怒撕票了怎么办?这也就变成了,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我跟皇妃二选一,我选择了自己!

  虽然很矛盾,却也不矛盾。

  理性的角度来看,我的选择是对的,站在女人感性的角度来看,她心里无疑是失望的。

  所以皇妃现在干脆连话都不想说了。

  “你的那个男朋友挺不爷们的,要是我,我肯定单刀赴会,不管前面有多危险我都不怕。”这种话放在别人嘴里来说那就是花言巧语,可这话从老实巴交的阿武嘴里说出来却是那样的真诚。

  “你出去吧,我想静一静。”皇妃面无表情的说道,根本懒得理会阿武的真情流露。

  “好,有事你随时喊我。”阿武真就乖乖的将门关好,随后坐在门口等着皇妃随时叫他。

  ……

  另外一个房间,柳儿拿刀刺向阿文的时候,阿文的反应速度非常的快,一个练家子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姑娘偷袭!

  他一把抓住柳儿的手向下一掰,柳儿吃痛的将匕首掉落在地,紧接着阿文啪的一巴掌抽了上去,怒骂道:“臭娘们给你机会你是真不中用啊。”

  柳儿被扇的脸蛋子火辣辣的疼,试图反抗几下根本没用,对方就像钳子一样将自己夹的紧紧的。

  随后阿文就要粗暴的强上她,柳儿在过程中一直喊着疼,祈求他,可阿文就像是笼中困斗依旧终于得到释放的野兽一般,柳儿的哭声是刺激他兴奋的神经,柳儿只能将床单抓的越来越紧。

  “让你文爷玩你是你的荣幸。”阿文一脸舒爽的提裤子,见到的却是满床的鲜红色,然后整个人就傻掉了:“你……厨……女?”

  柳儿疼的撕心裂肺,此刻只有想死的冲动。

  “你怎么会是厨女!!”阿文不敢相信的再次说道,像柳儿这种美女,在看她的年纪来分析,不交十个男朋友都说不过去,怎么可能是厨女呢。

  “很稀奇吗?我他ma连恋爱都没谈过,就让你给我强*了。”此刻柳儿脸上冷静的可怕,似乎那是一种一心求死的麻木。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阿文此刻也懵了,神情呆滞,疯狂的摇头,紧接着就像疯了一样冲出船舱跑了出去。

  而柳儿扫了眼地上的匕首,原本这是一个可以很好地跑出去的机会,但是柳儿不想了,她慢慢的拿起匕首手腕上轻轻的这么一划:“姐,我走了……”

  是的,柳儿受不了这种侮辱,准备用轻生来结束掉自己的生命。

  柳儿回忆起自己的这一生,貌似除了痛苦就是痛苦,没有过快乐,看着自己的鲜血从手腕流出来后,她忽然咧嘴笑了起来,也不是没有快乐,在认识张耀阳,潇洒哥他们以后,她是快乐的,并且还有一个疼爱自己的姐姐,爸爸妈妈,爷爷,柳儿来找你们了,不知你们在黄泉路下是否还等着我,你们的样子有没有变化,爷爷,你的样子还是那么的慈祥吗?

  创舱外,阿文整个人陷入精神涣散的状态,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怎么会是厨女,为什么会是厨女……”

  阿文为什么对女人如此感兴趣?甚至说为什么会对女人有着如此痴迷嗯变态的行为?

  因为在几年前,阿文有一个非常喜欢的女朋友,两个人很恩爱,阿文从来不舍得碰他,就要留着等结婚那天在办事,就跟阿武现在的想法一样,这也就是为什么阿文觉得阿武现在的想法很幼稚,那是他已经经历过的事了。

  但阿文是混社会的,女朋友后来因为他被人给轮*致死,并且她的女朋友当时也是个厨女!

  在女朋友死了之后,阿文曾一度换上抑郁症,精神状态也是越来越不好,之后便开始疯狂的迷恋女人,各种玩女人,这是一种心理疾病。

  所以刚才阿文在看见柳儿是厨女的时候让他想起自己内心尘封已久的记忆,他痛苦的抓打着自己的头部。

  “哥,你又想她了吗?”门口的阿武见状,赶忙点了一支特殊的烟塞进阿文的嘴里,好半晌之后阿文才从精神恍惚中恢复过来。

  “哥,没事儿了。”阿文冷静下来后,发现后背已经被汗水浸透了,过往的一幕幕便是他最不愿意回忆起的故事。

  像是想到了些什么似的,阿文猛地推阿武快步返回船舱内,却看见脸色沙发,割腕自杀的柳儿。

  “啊!!!”阿文吓坏了,刚刚恢复过来的神经再次崩溃,他的眼神满是惊恐,眼前不是柳儿,而是他之前的那个女朋友,好似再说:阿文,救我……阿文,救我……”

  “快救她!!!弟弟,救她!!!送她去医院快快快!!”阿文疯了一样的吼道。

  “好。”阿武拿起衣物将柳儿包裹好,一把抱起柳儿冲到开船的赵久阳那里:“靠岸,救人!!她自杀了,快点的。”

  “草,你们在搞什么,怎么还死人了。”赵久阳见状后啐了一口怒道。

  “快点靠岸,救人,你他ma给我快点!!!”阿文彻底疯了,砰的一拳冲赵久阳打了过去。

  “你他ma有病吧,咱们在海中间,往她ma哪靠!!”

  “我不管,你他ma给我靠岸!!”阿文眼睛红红的,从兜里掏出手枪一把顶在赵久阳的脑袋上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她救不活我他ma崩了你。”

  “哥!别冲动。”

  “有病吧你,又他ma不是我强*人家害人家自杀,你杀我干什么。”

  “我他ma让你快点靠岸!!”

  “赵哥你别跟我哥说话了,他的精神受到过刺激,你就说马上就靠岸了,剩下的我安抚。”阿武冲着赵久阳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解释一句。

  “草!”赵久阳随即不在说什么,加快了游艇的速度。

  “宝儿,没事的,我不会让你死的,咱们马上到医院,马上就到了。”阿文用力的捏住柳儿的手腕试图不让她在流血,力道之大都让柳儿的手腕往里凹,并且鲜血染红了阿文的衣物。

  看上去狰狞,恐怖又夹杂着一丝丝的可怜。

  阿文心痛的眼泪直流,整个人的脸都贴在柳儿的脸上,嘴里呢喃着:“任雪没事的,老公在,老公会救活你的,雪,坚持住,我在,我在呢!!”

  “赵哥麻烦你快点!”

  “我已经尽快了。”赵久阳非常他ma的无语,这一对兄弟脑子都是有病,一个精神患者,一个傻不拉几的,三合会怎么会派这俩人来接自己,真是日了狗!

  “哥,他不是嫂子,是柳儿,你别这样,哥!”阿武搂着阿文试图给予安慰,当年任雪走的时候,他哥时常发疯,阿武就是这样哄着自己的哥哥给他安慰,哥俩就是这样挺过来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