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她是谁,救她!!”阿文的嗓子已经压了,眼睛通红通红的快要喷出火的那种感觉,看的阿武非常心疼,看的赵久阳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

  ”前面有手电筒在晃是不是接咱们的人?“突然赵久阳来了一句。

  “是他们,往前开。”阿武猛地钻了出去,同时拿出手电筒对着那边晃了回去。

  片刻后,两伙人接头,阿文抱着柳儿:“去最近的医院。”

  “怎么整的?”染着红头发的男人扫了眼脸色苍白如纸的柳儿疑惑的问道。

  “先别提了,救人要紧!““救谁?”还不知道咋回事的皇妃皱着眉头出来了,结果看见浑身是血的柳儿瞬间就炸了,也骂出了几乎不符合她性格的脏话:“阿文你把柳儿祸害了?我他ma*你妈!”

  说完皇妃激动地就要往上扑,奈何她全身都是被绑的,根本动弹不了。

  “哇草,这个女人好看啊。”染得红头发的台W男子在见到皇妃以后惊艳的不成样子。

  “好看我也是你得不到的女人,好看你妈了个*!”皇妃彻底炸了,这是她唯一的妹妹,此刻浑身是血的躺在自己面前,叫她如何能够接受的了,当下气血一冲,在骂完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昏了过去。

  “皇妃!”阿武眼疾手快立即抱住皇妃。

  “要我说带她俩去医院非常麻烦,咱们还没驶出安全范围,三y那边已经出警了,首要任务是赶紧离开这里,回三合会才是真的,这个女人死就死了吧,给她扔海里喂鲨鱼就完了,至于这个女人。”红发男子看了眼皇妃:“长得挺他ma带劲,但是红颜祸水,哥几个享受也给扔海里得了。”

  “我让你去医院。”阿文直接将枪顶在红发男子身上,非常的急:“需要我在说第二遍吗?”

  “我草,阿文来一趟s海给你牛逼坏了,来,你开枪!冲这开。”红发男子指着自己的脑门极为不屑的说道:“要不是大哥喊我来接你,我才他ma懒得过来呢,大哥的命令就是接你们回去,没让你们带女人找麻烦!这医院去不了!!”

  吭!

  “我去你ma的!”

  阿文毫不犹豫的一枪崩死红发男子,震惊了当场所有人。

  这个红发男子在三合会不敢说身份大于阿文,至少也是平起平坐,而在帮派里有个非常重要的规定那就是不管你们有什么利益,有什么冲突,或者看谁不爽,来找大哥给你解决,不可以私自斗殴,引内讧,弄得帮派不团结,这样的人是要接受帮规的。

  而黑帮的帮规可远比要比我们想象的残酷的多,最次的也是剁手指头。

  私自斗殴都已经不让了,更何况阿文开枪打死红发男子。

  “死……死了?”众人目瞪口呆,刚刚还不可一世的红发男子转眼间就让阿文给干死了。

  “阿武,你开船最近的城市停下找医院,速度要快,老大那边回去我会自己交代的。”阿文也是真的急眼了,干死红发男子都没有一点犹豫,众人知道他有点精神病再加上他现在的状态完全就是疯了的状态,哪还有敢惹他的人,只能面面相觑的互相对望。

  这一天,这个夜晚,死了好多人,这是赵久阳以前都不敢想象的生活,为什么出现在他的生活里,他也陷入沉思。

  片刻后,这帮人仍然留在船上,阿文抱着柳儿跑进医院对其进行抢救,大夫在见到柳儿以后摇了摇头:“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不珍惜生命。”

  “大夫不赖她,是我的错,您救她,花多少钱我都掏!”阿文就差给大夫跪下了,将身上的金链子,劳力士手表啥的都塞给大夫:“大夫这些都给您,救她,求求你了,我不差钱。”

  为啥说我不差钱这句话呢,当初任雪死的时候阿文也抱她去医院争取抢救一番,无奈的是自己没钱,医院根本不收,后来还是三合会的大哥过来帮他交的钱,人家才象征性的抢救一下,那时候任雪早就死透了,这也在阿文心里埋下祸根,种下阴影。

  “我们是正规医院不接受这些东西,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天职。”

  “对对对,大夫求求你,快点救她。”

  “我现在就安排,你去办理手续吧。”大夫将写的看不清的一张纸交给阿文,随后阿文拿着纸跑到一楼去交款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阿文始终痛苦的抱着脑袋,满脑子都是任雪当初离开时的样子,他懊悔不已,伤害柳儿就跟伤害任雪一样一样的。

  皇妃在苏醒过来后,阿武也带她来医院了,不过却没有绑着她了。

  在死亡面前,任何事情都闲的那样渺小,此刻就算让皇妃跑出去,她也不会跑的。

  啪!

  皇妃揪着阿文的脖领一嘴巴扇了过去。

  啪!

  紧接着第二个巴掌。

  啪!啪!啪!……

  随后皇妃不知道扇了多少嘴巴,却一句话都没说。

  而阿文更是连声都吭,整个人看着都没有精气神。

  “如果打我能够让柳儿好的话,你打死我吧。”就在医院,阿文直接将枪掏了出来递给皇妃。

  “你以为我不敢?”皇妃接过枪就要扣动扳机。

  “不要,皇妃这是我哥,你别杀他,求求你。”阿武非常实诚的挡在他哥面前。

  “阿武起来!这是我欠她的。”

  “哥,我知道你在心里过不去任雪这道坎,可里面的是柳儿不是任雪嫂子!”

  “闭嘴,我让你起来,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哥的话起来。”阿文疯狂的吼道。

  “哥!哎!”阿武还想说什么,最终只好无奈的叹气,哀求着皇妃说:“我阿武就阿文这一个亲人了,我求求你别杀我哥。”

  说完阿武竟然给皇妃跪下了:“如果你非要杀一个人才能解气的话,我愿意替我哥去死。”

  原本皇妃可以打死阿文的,但是皇妃终究被阿武的那句话给感动到了,他们哥俩就好似她们姐俩一样,都是在这个世界上相依为命的人,最终皇妃将枪还给阿文:“如果杀死你就能让这一切没有发生,那我肯定打死你。”

  随后几个人都没有说话,纷纷陷入沉默当中,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也是最熬人的。

  终于皇妃再次开口问道:“张耀阳到底来没来?”

  “没来,他直接报警了。”

  皇妃认命的闭上眼睛,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病人家属呢?”不知道过了多久以后,医生的声音从抢救室传了出来,阿文等人立刻窜了上去。

  “大夫怎么样了?”

  “失血过多,人很虚弱,好在送医院及时,要是再晚三分钟,小姑娘的命可就没了,好好劝劝她吧。”医生叹了口气,随后便离开了,众人松了口气。

  不一会儿,柳儿脸色依旧煞白的给推进病房,皇妃声音特别冷:“出去。”

  阿文咽了口口水,眼角抽了抽,随后就跟阿武出去了。

  “哥,我早都说了这样做不好,下次咱可不能这么干了,人家愿意跟咱们就跟咱们,不愿意咱也不能用强的了。”

  “闭嘴,我自有分寸。”阿文看着躺在病床上被抢救回来的柳儿终于松了口气,以一个别人察觉不到的角度笑了笑,随后便掏出电话联系船上的人,随后在医院开了一些药跟吊瓶以后,一帮人赶回台W。

  原本皇妃有机会跑的,但她不能扔下自己的妹妹,就算自己刚才拿枪逼着阿文,也跑不掉,船上还有那么老多的人。

  ……

  三y这边,我跟潇洒哥在医生动完手术后,我也幽幽的醒来,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潇洒哥死了吗?”

  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瑶瑶干妈,她冲我微微一笑,抚摸着我的额头说道:“人没事,子弹全部取了出来,除了身上留了几道伤疤之外,休息一阵子就没事了。”

  “皇妃呢?找到她了吗?”我非常非常虚弱的问道。

  “没,消失了。”瑶瑶干妈叹气说道:“不过取出来的子弹我已经想让我哥去查了,能动用枪支的肯定跟黑帮有一定的关系,用不了多久结果就会告诉我。”

  “他们要找的是我,在开枪打了我以后仍然没肯放皇妃走,我担心她会不会被人杀人灭口。”

  “……”瑶瑶干妈心里非常的不托底:“这个你先不要想,重要的是养好自己的伤口才是要紧的,干妈答应你会想尽一切办法帮你寻找皇妃的。”

  “妈码谢谢你。”

  “傻儿子,跟我不要说见外的话。”

  “你只有瑶瑶这个妈码,我是你后妈是不是?”这时旁边传来我妈吃醋的声音,我这才发现她也在场。

  “妈,你也来了?”

  “废话,你是我亲儿子,你出事我能不来吗!!”见我没有事以后,我妈的心情还算可以。

  “我爸呢?他来了吗?让他找我健洲叔,动动警方的关系帮我找皇妃啊,妈!!对面可是说开枪就开枪的匪徒,我怕她出事啊。”

  “如果皇妃真的要出事的话,早就已经出事了,这时候找到也是出事。”我妈劝了我一句:“其它的事你爸去弄了,他们会想办法帮你找到皇妃,你先养伤,别的不要想。”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