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我怎么能不急,我身上的伤没啥事了,我要去找皇妃。”

  这一刻的自己哪里有任何心情养伤,急的我当下就准备上床,可是枪口穿透了我的肋骨,我试图爬起来,可是疼的我根本没有一丝力气,就像是一个瘫痪在床的人一样,无可奈何!

  “你沈浪舅舅接管这个事了,肯定能帮你查出来,不管对面是黑帮还是暴力匪徒,只要他肯定查一定能查到。”虽然瑶瑶因为当初坠机事件已经好久不跟家里人联系了,但是目前已经到了没有办法的时刻,不求也不求了。

  “妈,如果皇妃出事,我也不想活了,我就是孬种,我保护不了身边的人,总是觉得自己混社会,自己想闯一番事业,觉得自己长大了,可是经历一切的一切,社会现实告诉我,我张耀阳只是个垃圾,我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我恨自己的无能,皇妃她就在那艘船上,我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带走,却没有任何办法。”我怨恨自己的脆弱,怨恨自己的不做为,拔掉手上的针,拼了命的殴打着自己。

  “别这样儿子,我不许你自己糟践自己。”我妈将我的双手死死摁住,心疼的不得了。

  “张耀阳,你真的照比你爸孬种很多,如果你是个爷们,皇妃丢了,你就养好伤去找她,皇妃死了,你就拿枪崩了那个伤害她的人,这才叫男人,而不是在医院里,在我们面前跟我们耍泼胡闹,这很幼稚!!”瑶瑶罕见的对我生气了,冲我劈头盖脸一顿唰,最后给我唰的没声音了。

  “你瑶瑶妈妈说的对,现在的你就安心把伤养好,然后我们一起找皇妃,一定可以把她找回来的,妈妈觉得好人肯定会有好报,皇妃之前都已经那样了最后还是奇迹般的恢复了,上天对这个女孩儿是眷顾的,她一定会没事的。”我妈轻声宽慰我。

  “知道了,妈!”说完,我便闭上眼睛不在言语。

  “你先休息,我们出去呆一会儿。”我妈说完就跟瑶瑶出去了。

  出去以后,瑶瑶就挺担心的问道:“我刚才说的话是不是说重了?他怎么不理我了?”

  我妈摇了摇头:“不会呀,你没看这孩子都么跟你犟嘴吗,说明你的话他听进心里去了。”

  瑶瑶松了口气:“只要这孩子别记我仇就行。”

  “不带的,他喜欢你的程度高于我。”我妈极为吃醋的说道。

  “哈哈哈。”瑶瑶爽朗的大笑起来,搂着我妈妈的肩膀:“商量个事呗,以后耀阳这孩子给我养得了!反正你们有小晨曦了,行不?”

  “那可不行,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得留着。可不给你。”

  “那你把张浩给我啊?行不?”

  “行啊,你把王禹给我。”

  “哈哈哈,我看行。”瑶瑶开心的大笑起来:“张浩呢,干啥去了?我看智允她们也来了袄。”

  “你不说我都忘了。”我妈猛地一拍额头,着急的说道:“你快去帮帮张浩吧,智允的父母都来了,上一次皇妃出车祸那把她们就对我们家已经很不满了,这把又出事了,不定怎么骂张浩呢。”

  “骂他就忍着啊?跟张浩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他弄丢的。”

  “孩子惹得麻烦不得我们当父母的承担吗,哎,你训小耀阳的时候他不也得忍着吗,基本上刚才耀阳对你是什么表现,他现在就在智允父母那边是什么表现。”

  “那能一样吗?性质都不一样好吗,耀阳是错事了,我说他是应该的,张浩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凭啥挨骂,再说了朴智允干嘛吃的?就那样让她的父母骂他?”

  “我也没法说,张浩能顶我父母他都不敢顶智允的父母,毕竟那俩人也是后到一起去的对吧,有些时候跟亲爸妈还是不一样的。”

  “我也没办法说,毕竟那边是王禹的父亲。”

  “那就让张浩挨骂吧,谁让他生了个比他还操蛋的儿子呢!”

  “是这么回事。”

  两个女人简单的聊了一下,就决定不替我爸去背这锅,而是走到一家饭店内,准备给我大补。

  公安局门外,智允父母给我爸骂的头都抬不起来,我爸什么都没办法说,一个劲的低头认错,尽管以前那会仙风傲骨的,到了这个岁数也不得不对于一些事情做出妥协。

  “皇妃在你们老张家就没好,妃儿这孩子要是没出事还好,一旦出事你就给我等着。”

  “沈浪已经派人去找了,他的家庭实力差不多没问题的。”我爸弱弱的说了一句,随即上火巴拉的叼着烟,愣是没敢点。

  “要是没出事,我就不说什么了,但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智允这辈子就被你拖累成这样子,皇妃是绝对不会再让她嫁到你们家了!”说完,智允的父母便离开了,至于去哪儿,我爸跟智允都没敢问。

  “你别在意啊,他们现在就是生气才说这样的话,等到气消了就好了。”等到父母走后,智允才能出言宽慰,倒不是她不想帮忙说话,而是自己给我爸当老婆这事本来就已经忤逆家里的意思了,她实在不好意思再顶父母了。

  “我明白,都是当父母的能理解这心情,哎。”我爸挺惆怅的叹了口气:“得,别说了,回医院看看吧。”

  医院内,瑶瑶拎着大骨头汤回来了,她给我盛了一碗,暖心的说:“你这打着点滴呢,刚做完小手术,不太适合吃油腻的东西,就别吃肉了,喝点汤补一补吧。”

  “嗯。”

  “我刚才那么说你,你生我气了吗?”瑶瑶笑着问我。

  “不生气,你说我是为了我好。”我摇了摇头:“你说得对,我应该勇敢的去面对这一切,而不是像个孩子一样跟你们耍泼胡闹。”

  “其实啊,你闹一闹也是正常的,我刚才的话也说的有点过于重了。”就在刚才吃饭的过程中,我妈讲述了皇妃最开始出车祸那一次的事件,我整个人在医院里就没说话,也没闹,紧接着半夜就给七爷干死了,这让瑶瑶一阵后怕,后悔刚才不该说那样的话,因为我是真的敢下死手的那种人。

  “沈浪舅舅那边有信了吗?”我不想跟她聊这个话题了,因为我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没有这么快的,查需要好几天,你先耐着性子等等吧,先养伤。”

  “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

  另外一边,仍然在船上的阿文等人正在行船。

  之前那个已经死透的红发男子被他们直接遗弃在深海当中,阿武一脸担心:“哥,老大那边已经知道这事了,暴怒了,咱们不行跑吧?”

  “跑,往哪跑?咱俩从小就在三合会长大,我不信因为杀个无关紧要的人他会废了我,毕竟我还能给他办事,顶多受点皮肉之苦罢了。”阿文说的轻巧,里面的刑罚阿武却是真真正正知道的。

  “没事哥,到时候我跟你一起承担!”

  “不需要,你能把皇妃那个小姑娘摆楞明白就行。”

  “我有点搞不定她。”

  “直接强上就完了。”阿文不屑地说道。

  “哥,你又这样,忘记柳儿是怎么受到伤害的吗!”阿武憨憨的愤怒起来。

  “不一样,柳儿这个小姑娘是厨女,皇妃肯定不是!不定被多少人上过了。”阿文嘴挺损的说道。

  “哥不许你这样侮辱她!”

  “弟弟,我对你真他ma无语了,咱们是混社会的,不是好人,不是好人!”这话说给阿武听的,好似又在说给自己听一样!

  “哥,可你救柳儿的时候也是一个很好的人。”

  “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柳儿她吃饭了吗?”

  阿武摇摇头:“她什么都没吃,连水都没喝。”

  “饭菜呢,给我。”阿文端着饭菜走进船舱内,看着手腕上绑着触目惊心的白布有些刺眼,他叹了口气,将走到柳儿面前:“是我强*的你,但我确实不知道你是厨女,我在这里跟你道歉。”

  “道歉有用的话,这个世界就不需要警察了,你滚,我不想见你。”柳儿冷冷的说道,眼下她没有了在自杀的想法,不管怎样都要活下去了,好死不如赖活着,反正都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办呢。

  “我滚可以,但你要把这碗面条吃掉,本来你就打着针。”

  “呵呵,我没听错吧,你这种人还会关心人呢,收起你的假惺惺,我不需要!”柳儿极为讽刺的笑了笑。

  “爱吃不吃!”阿文也来了脾气,起身就要走,走到门口的时候阿文停住身子:“如果你因为跟我这个人渣怄气而损害自己的身体的话,那是很傻*的行为!”

  “遇见你就是人生中最傻*的一件事。”

  “你是厨女,虽然我的手段不光彩,但我阿文不是不负责任的男人,如果你愿意,我真的可以娶你为妻。”

  “呵呵,你娶我?”

  “是的。”阿文非常认真地看着柳儿说道:“我存款不多,但在台w帮派给我分了一个房子,有一台车子,你若是肯嫁给我,多少彩礼够,你尽管开口,我肯定对你负责到底。”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