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脸,我还要!滚出去。”

  一个说强*女人就强*女人的男人怎么会是可以依靠的未来呢?

  阿文扯了扯嘴角,再次强调:“我可以负责!”

  “负责什么?负责强*我吗?是不是每一个强*我的男人,我都要嫁给他?阿文我告诉你,你牛逼永远别让我有出去的那一天,不然我非告你强*,让法律制裁你,我不信你们这样的人法律会让你们逍遥外发!”

  “随便,你早点休息吧。”阿文无所谓的耸耸肩,随即将门关上,便坐在门口不停地抽烟。

  “奇怪了,这帮人给我手机藏哪儿了。”另外一间屋子内,皇妃已经没有被他们绑着,而是锁在屋子内,她不停地翻找着自己的手机,但就是找不到,她想用电话给我打一个,这些天她总是在做一个奇怪的梦,梦见我去救她,最后出事了……

  都说梦境总是相反的,可皇妃却真的希望这是真的!

  所以不管怎么样,她必须找个机会得到我的亲口承认那天没来,才可以了却她的一桩心愿,否则会非常非常的不甘心。

  “你在找什么?”

  咯吱一声,门开了,阿武端着饭菜进来了,随口问了一句,然后说:“趁热快吃吧,我先出去了。”

  “等会儿,阿武,你能给我讲讲台w的三合会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吗?”皇妃觉得在船上想跑肯定是跑不了了,只能等到三合会以后在想办法跑。

  知彼知己,方才百战不殆!

  ……

  一个星期以后,我们从三y那边的医院转回到了H市的医大一医院。

  马上过年了,就没有回S海的必要了,这个年,我们想在家里过。

  我跟潇洒哥两个人在普高标间,目前仍处在(半瘫痪)下不了床的状态,潇洒哥中的枪比我多,自然躺的时间要久一点。

  他曾多次想要找我聊天,我却完全没有心思跟他说话,一个人在那沉默着,夜里想到皇妃有可能已经出事,我便浑身不寒而栗。

  曾多次想哭,却也忍住了。

  “耀阳……耀阳……耀阳……你他ma就不能跟我说说话吗,像个死人似的往那一趟,我草,寂寞死我了。”

  床边传来潇洒哥要死不活的呻y声,可他无论怎么喊我始终不予回应,就那样发呆的看着天花板。

  “哎,真他ma没意思,晚上我约了个小护士过来跟我搂炮,你有意见没?要是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

  我干脆性的闭上眼睛不想跟这个智障说话,都成啥逼样了,还不忘约炮,也是没谁了。

  “哥,你怎么样好点没。”片刻后,门开了,小晨曦跟钟不传拎着水果进来了,现在她也放假了,这个小姑娘一个学期没见到,又漂亮了,并且长得跟她妈妈也是更像了,快要一个模子刻出来一样了。

  “哇,晨曦来了哦,我瞅瞅越来越好看了呢,签约我们公司吧,妥妥的又一位亚洲天后,你别跟你哥说话,他这几天抑郁的想要自杀呢,正在研究是跳楼还是吃安眠。”潇洒哥贱贱的声音从耳边响起,龇着大牙花子冲小晨曦笑着说了一句。

  “潇洒哥好久不见~”小晨曦挺礼貌的冲潇洒哥招了招手。

  “哎!”潇洒哥点了点头,冲钟不传非常惆怅的说:“你小子真有命!晨曦是怎么就看上你了呢,我这么帅到现在都没有对象,唉!现在的小姑娘审美都有问题。”

  “你帅个够蓝紫,长得跟几爸成精是的,但凡你能有我一半帅,追你的小姑娘都得排队。”钟不传现在跟潇洒哥也是很熟悉了,说话都是朗郎唧唧的这种开玩笑。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这圈人里钟不传无疑是最帅的,潇洒哥是最丑的,满脸坑包那种……

  钟不传在改掉花心这个毛病以后,自身缺点就只剩一个了,那就是穷。

  除此之外,哪哪都挺好。

  “就你长得跟小白脸是的,哪有我爷们!”潇洒哥跟钟不传较上劲了,他从来不觉得自己的颜值低,只是小姑娘的审美不过关:“像我这种低调潇洒有内涵的人,早晚会遇见欣赏我滴女人,你们这些肤浅的菇凉是理解不了我的帅的。”

  “哈哈。”晨曦被潇洒哥逗的哈哈大笑:“潇洒哥你咋这么好玩。”

  “晨曦过完年21岁了吧?”潇洒哥忽然开口问道。

  “嗯呐。21喽。”

  “正是进入娱乐圈好机会的时候,考虑一下,让我们包装包装你,唱歌,拍电视剧全面发展,优质偶像呗。”

  “我妈不让我进娱乐圈,不传也不让我进。”

  “咋了?”

  “里面的水太深,娱乐圈太复杂了,晨曦太单纯了,还是不碰那个比较好。”钟不传此时开口了:“就让她安安心心的上完大学,然后在公司找个班上就行,钱不用她操心,活的开心就可以了。”

  “好吧。”

  “哥,我嫂子她……”

  “耀阳哥你休息吧,我还要领晨曦去我爸妈那看一眼,等着明天没啥事了再来看你。”

  晨曦刚要问我关于皇妃的事就让钟不传给打断了,同时潇洒哥也对晨曦使了个眼色,晨曦只好干脆闭嘴不问。

  “慢点啊。”潇洒哥此刻完全成了我的话事人,基本上来的人都是他在招呼,等到晨曦他们走了以后潇洒哥哎哟了一声:“ma的,咱俩一比好像你是中三枪我是中一枪的那个人,虽然……算了,你心里难过,当哥的遭点罪就遭点罪吧。”

  出了医院,钟不传一把拽住晨曦:“怎么了啊,还生气了呢。”

  “我当然生气了,爸爸妈妈不告诉我我小姨的事,姥姥姥爷也不告诉我,连你们也不告诉我,我在你们眼里就是永远都是小孩子嘛?我都21了,已经长大成年了,有些事我也有知道的权利!”

  “就这个啊。”钟不传宠溺一笑:“不想你知道这些事是不想你跟着上火,你是我们这些人宠爱的小公主,我们想让你快快乐乐的过生活,让烦恼跟忧愁全都远离你。这是为你好呀。”

  “人长大了就会有烦恼,你们什么都不告诉我,我更担心知道吗,她不仅是我小姨,也是我的嫂子,她出事我能不担心吗。”

  “是,你的担心我能理解,可是你没看见你哥哥都什么状态了么?你刚才问的话无疑是在他伤口上撒盐。”

  晨曦眼睛刷的一下就红了:“不传,看着我哥那样,我的心好难受,多想他的一生平平安安,我不想自己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我想为他分担点什么,却发现自己好像什么都不了,特无力的感觉你懂吗,对你我也是如此,我看着你自己在s海顶着压力,省吃俭用在为我们的未来去奋斗,我也想为你做点什么,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是个很没用的人。”

  钟不传一愣,忽然心里一暖,将晨曦揽在怀里:“傻丫头,我不用你做任何事情,有你这番话,我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我怕有一天你会累,会觉得我没用离开我。”

  “不会有那么一天的,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晨曦永远都是那样的惹人怜爱,似乎对她稍微凶一点你都会感觉多余活在这个世界上一样。

  “哎你看,那个是不是方柔?”忽然钟不传指着拎着水果匆忙进医院的方柔笑着说了一句。

  “好像是诶,这个小姐姐真有气质。”晨曦看着方柔的背影说道。

  “当然了,人家可是电视台的主持一姐,没有点气质能行嘛,要我说你哥就是傻,放着好么好的姑娘不要,非要跟秦子晴处对象,才有了今天这个惨样子,如果当初他能一直跟方柔处对象,估计两个人现在都已经结婚了,你哥在公司上班或者让你健洲叔整到公安局当个警察,天天挺着个啤酒肚上班,没事就下饭店,你嫂子就是方柔,在电视台当她的一姐,两个人过着最平凡稳定的日子多好,就没有这么多幺蛾子了。”

  似乎钟不传说的这个画面听起来好像感觉还真是挺不错的呢。

  “你别说我哥,我觉得丫丫姐就很好,他要是跟我丫丫姐过日子也会很好。”

  “额……你不是皇妃这一边的?”

  “站在亲情的角度来说肯定支持我小姨,但站在理性这一角度我更好看丫丫姐。”

  “为啥呀?因为我丫爷的暴力能收拾住耀阳?”

  “其实不是哦,你知道我最注重男人什么品质吗?你肯定没发现!”

  “呃……还真不知道。”钟不传嘿嘿一笑,憨憨的挠了挠脑瓜子,在晨曦面前他也没有在社会上面对那些人那种精明的状态,而是回归到嘴返璞归真的样子。

  “是为一个人肯改变自己的态度,好比你都说你花心,可你为了我不仅不花心,还努力上进,我哥也是如此,你看他这么混账,没事就来点枪战,拎刀砍人,不听话,作妖……但是他可以为了丫丫姐变得很乖,08年那会非常流行的网名是什么来着?”

  “为你变乖?”

  “对,为你变乖!就是这意思,你懂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