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不传挠了挠鼻子:“我怎么感觉咱们耀阳哥跟皇妃是为你变坏昂?”

  “就你贫,老跟我顶嘴。”

  “不敢不敢。”

  “走吧,去看你爸妈,你说给他们买点什么好呢?”

  “随便啦,只要你人去他们就开心,礼品什么的无所谓,我们家得巴结你,生怕你不高兴在看不上我们家。”

  “去死,我是那种姑娘吗?”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离去了。

  医院内,方柔拎的吃的走到走进医院,非常有礼貌的敲了敲门,潇洒哥一愣:“我草,这是谁还敲下门?……进来。”

  一进屋方柔就对潇洒哥微微一笑,紧接着看了眼在睡觉的我,小声问道:“睡着了?”

  “没有,他就是在那装死呢,傻*阳,方柔来了。”潇洒哥粗暴的对我吼道。

  我仍然没做出任何反应,就在那闷闷的睡觉,现在除非皇妃咔嚓一下走进来,任何人我都提不起来兴趣。

  “让他睡会吧。”方柔轻轻的说道,随后将饭菜放在桌子上,拿出两份对潇洒哥说:“你一份,耀阳一份,我亲手做的,很补的。”

  “滋滋滋,还是方柔贴心,早就饿啦,让我尝尝美女主持的手艺。”潇洒哥搓着手掌无比期待的说道。

  方柔捋了一下鬓角,轻轻的坐在我身边,就跟个贤惠的小媳妇一样就那样痴痴地看着我,时不时微微一笑,也不肯打扰我。

  这一幕让潇洒哥清晰的捕捉到了,然后心里想,坏菜了,我妹这一丢,这么多姑娘着急上位。

  他摁了一下叫护士的摁扭,方柔立即起身:“你要做什么?我帮你弄。”

  “我去上厕所……”

  “啊,那我扶你到门口?”

  “不用,让护士来扶我就行,花了钱的。”

  说话间,一位长着胡子的小护士进来:“谁摁的铃?”

  说她长胡子有点侮辱人家的意思了,但确确实实是长胡子了。其实就是汗毛重,嘴边上的汗毛有点像胡子。

  “我草,老妹儿你从泰国回来的吧。”潇洒哥倍感无语,顿时不想撒尿了。

  “滚犊子,埋汰谁呢。”

  “你敢不敢告诉我,你这胡子是怎么长的,怎么长嘴上了,要是长下面那张嘴上可就完美了。”潇洒哥非常贱的说了一句。

  “你滚,上不上厕所了?我还没嫌弃你呢,你倒是嫌弃我了,你脸上这坑都赶上月球表面,体内是有多少毒素排不出来才这样的啊?”小护士的嘴也挺损……

  “我要投诉你,我花钱让你来埋汰我来了?这钱花的太冤了,我要求换人!!!”潇洒哥暴跳如雷。

  “你去找小姐,那边能给你好的服务!”小护士特社会的来了一句。

  “我找你行不?我能用钱侮辱你不?”

  “钱到位别说侮辱我了,拿我不当人都行!”

  “……你牛逼。”潇洒哥对她竖起大拇指,真想就地磕一下子了,但是见到她嘴上这胡子,就有一种男男做矮的感觉,实在下不了这手。

  ……

  病房内就剩我跟方柔单独呆在一起,我缓缓的睁开眼睛,说道:“我饿了。”

  说话肚子还发出咕咕的声音,我也是服了方柔,阳哥在那装逼玩忧郁,玩深沉呢,但也不是铁打的人,也得吃饭啊。

  等着方柔主动喂我吃饭啥的呢,结果人家没有,就安安静静的往那一呆,兴许是不好意思打扰我吧,才这样的。

  “哦哦,偿偿我给你做的,可香了,潇洒哥刚才都没吃够,呵呵。”方柔将她做的饭菜端在我面前。

  “看见床底下那个摇把子没?你给床摇起来,我自己坐起来吃。”

  “哦,好。”

  方柔的手艺真心一绝,做饭就很有家乡味道的那种感觉。

  方柔说:“常年在外漂泊,吃来吃去还是家里的味道最香,就试着学做了一下,怎么样,好不好吃?”

  我点了点头:“挺好吃的。”

  “用我喂你不?”

  我摇摇头:“我自己来就好。”

  很明显我在极力与方柔保持着一定的关系,可能是我太敏感的缘故,皇妃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我想要跟这些姑娘保持一定的距离,直到皇妃回来后,我才能抛弃心里的这些障碍,才能肆无忌惮的撩她们。

  “哦。”方柔抿了抿嘴,双手不安分的交织着,见我一脸的不开心,就说:“我给你唱首歌呀?”

  “不想听,没心情。”

  “呆着也是呆着,我就给你唱一首喽,记得你以前中午的时候总是在我们班级趴着睡觉,我就唱歌给你听的。”

  “行,唱吧。”

  “你点一首喽。”

  “唱你想唱的。”既然方柔主动要给我唱歌,就说明她是有想法的。

  “那我来喽……”方柔清了清嗓子,便开始唱道:“刮风这天,我试过握着你的手,但偏偏,风渐渐,把距离吹得好远。”

  这是一首失恋挺伤感的歌曲,但从方柔那细腻而又充满故事性的温柔嗓音唱出来,充满着无限回忆,而这些回忆中没有伤感,只有怀念。

  可偏偏就这样的歌曲却将我唱的再次陷入沉默当中,刚刚的旋律中,我脑海里想的是跟皇妃的种种过往,而方柔却是通过歌声再对我说一些不好意思再说出口的话。

  我们已经长大了,当初那种为了爱情义无反顾的气势没有了,更多的则是担心这个,担心那个,致使我们活的小心翼翼。

  一首歌唱完,方柔看了眼手表,我以为她想走了,就说:“你要是忙,就去忙吧。”

  方柔一愣:“哦,你要是不想我陪着你,那我就走吧。”

  “不是那意思,我刚看你总是在看表以为你着急有事要走。”

  “不是哦,你刚刚吃过饭,我看看到没到十五分钟,十五分钟以后再喝点水那样才对胃好,你总是胃疼就是吃饭不规律造成的。”

  “哦,嗨,没事,挺大老爷们没有那么多事。”说着我就要拧矿泉水喝。

  “不能喝这个,你喝这个。”方柔将我手里的矿泉水瓶子给抢走,继而从她的包里拿出一个保温杯递给我:“你喝这个吧。”

  女人嘛,都是比较细腻的,我也不能说什么,只是很酷酷的说:“女人就是麻烦。”

  说完我便拿起水瓶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说真的,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更没想到这个瓶子是方柔平常用的,除了感觉有些香气以外,到是没有别的特殊想法。

  方柔微微一笑,随即再次捋了下鬓角,女人做这个动作真的是很贤惠的那种感觉。

  方柔整整在这个医院忙碌了一下午,而潇洒哥上个厕所好像掉下去了,中午出去后就再也没回来,我也懒得问他,整不好跟哪个小护士撩骚去了。

  瑶瑶跟沈浪来医院了,刚到病房门口就看见躺在走上椅子上玩手机的潇洒哥,好奇的问道:“你坐在这里干嘛,不冷吗?”

  “没招哇,人家两个人在屋里面谈情说爱又唱歌的,当兄弟的得给他们让地方呀。”潇洒哥挺无奈的说道。

  “丫丫来啦?”瑶瑶脸色一喜。

  “是一个才华与气质俱佳的女人,不是我丫爷那种盲流子能比拟的女人。”

  “这么优秀?谁昂?”

  “你自己看喽。”

  瑶瑶透过窗户好奇的往里看了眼,就看见坐在我床边捧着一本文学书看的方柔……是她。

  “谁呀?”沈浪也被潇洒哥说的好奇无比,在瑶瑶身后探着脑袋问了一句。

  “电视台一姐,年轻人里最红的姑娘。”

  “方柔?”

  “你也知道这个姑娘?”

  “废话,能不知道吗,我家又不是农村不通网,这小子行啊,啥样的姑娘都能搞到手,像我!”沈浪挺不要脸的说道。

  “像你就他ma完了。”瑶瑶白了他一眼,随即将门给推开笑着说:“没打扰你们吧?”

  “没有,瑶瑶阿姨好,快坐。”方柔就像个小媳妇似的赶忙给瑶瑶干妈拿凳子,随后便矜持的坐在一旁推了推我:“瑶瑶阿姨来了。”

  我缓缓地睁开眼睛,首先映入我眼帘的并不是瑶瑶干妈,而是她的哥哥沈浪,我们东北的黑道大哥,沈靓坤沈三爷的儿子!

  沈浪,跟我爸同岁,但瞅着就比我爸多了一分霸气,整个人往那一坐特别的有范,并且身上的气场很强大,并不是社会上那种小痞子的感觉。

  如果你不说他是黑帮老大,单纯说他是一个公司上班的大老板都会有人信!

  再说了现在的黑帮跟以前我们电视上看到的那种黑帮意义完全不一样了,他们几乎放下砍刀,穿上西服,挡住纹身,开起公司做正经生意了,当然了,正经生意没办法谈的时候,才会干点不正经的事。

  我将目光看向沈浪,沈浪冲我微微一笑,英气逼人的说:“你媳妇的下落我查到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在三合会。”

  “三合会?这是一个什么帮派?”

  “三合会最早起源于台w,不过后来越做越大,几乎全国都有他们的帮派,具体在哪里不清楚。”沈浪如实说道:“我已经派人往下打听了,但是我们这边向来跟三合会比较不合,甚至没有生意往来,所以查起来难度有点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