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皇妃的消息了?!我顿时激动起来,但又听到沈浪说不好找,我的心再次一沉,随即颤抖着说道:“那皇妃是生是死知道吗?”

  “应该还活着,因为还未从哪听说出事或者有尸体。”瑶瑶紧跟着说道:“所以人活着这个是基本可以确认的。”

  “怕就怕他们糟蹋她。”我心里刺痛着说道。

  “应该不会,皇妃的身手那么好,还不至于被你说成那样。”

  “怎么不会。”我忽然吼了起来:“她身手真那么好的话能被对方绑走吗,我跟那个人打过,他的身手更好,一看就是练家子!”

  “别激动,遇到事情不要总是往坏的那方面去想,要尽量往好的方面去想,兴许皇妃那么聪明的丫头已经逃走也说不定呢,那你有没有看清那个人长什么样?”沈浪宽慰我一声后追问道。

  我摇了摇头:“天太黑了,样子没看清,但他要是说话我绝对能认出来!”

  事实上已经不是第一次跟我说这样的话了,之前就有警方多次来找我了,问的问题也都差不多,可我确实看不清那个人的样子,只是记的他的声音。

  而警方也调查了那一片的监控区域,可那是一片监控盲区,根本看不到任何人影,这让警方觉得,对面一看就是做案老手,反侦察能力极其强,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让他们对待这件案件上毫无头绪,并且来三y这边旅游的人太多太多了,根本就不好一一排查,这个案件整不好又是那钟无头冤案,破不了的那钟。

  “舅舅我求求你,一定要帮我找到尹恩妃。”目前为止,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拥有强大势力的沈浪身上。

  “那就麻烦了。”沈浪叹了口气,随即又说:“不过你放心,就看在你叫我一声舅舅的份上我也得想办法帮你找到她。你先休息,我去忙了。”

  “那就拜托舅舅了。”

  “不客气。”沈浪摸了摸我的脑袋,随即跟瑶瑶招呼一声后,两个人就一起离开了。

  三合会,那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皇妃,你是在那个帮派里吗?

  有的人可能问了,三合会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

  简单点说,如果大家不知道什么是三合会,那么我说它的别名,你们肯定知道!

  天地会,洪门!

  没错,就是大家电视里看过鹿鼎记里的韦小宝跟陈近南的天地会……后来反清复明不复存在,现在更是形容黑帮组织,尤其在六七十年代的香港,三合会最为猖獗,杀人犯或,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后到二十一世纪以后,逐渐开始收敛,做起了正经生意。

  但,有好的一面自然也有坏的一面需要人去做。

  好似学校里的一个班级,假设为什么人家一提到一班,就说袄,这个班级比别的班级牛逼,一提到三班,袄,就说他们班学习真好,在提到别的班级,就很简单的脑海里没有任何想法呢。

  一个牛逼的班级除了要有学习好的以外,也要有打架厉害的,篮球打得好的,跑步跑的快的,一般这样的班级才会被人称为最牛逼的班级。

  同样的道理放在这个社会上也是如此,一提到三合会,人家跟它做生意首先第一个想法就是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合作,如若不然,弄你。

  凌晨两点,台W,天还没亮,所有人还在深度睡眠当中,尤其夜场,酒吧回来的那些人更是骑着被子呼呼大睡。

  皇妃跟柳儿让人用黑布蒙着眼睛,黑色交代封住嘴巴,并且两个人还没有在一个车上。

  阿文对阿武说:“尹恩妃这个女人有点聪明,你要防范一下,不能让她接触电话,不能放她出去,不能告诉她我将她妹妹带到哪里去了?懂了吗?”

  “不懂,为什么呀?”阿武憨憨的挠了挠头。

  “你能看她,能看她一辈子吗?她要是顺着窗户扔下一张纸条写救我,人家报警怎么办,那不就漏了吗,我将这姐妹俩给分开,尹恩妃她就不敢私自逃跑。”

  阿武眼前一亮:“你是说如果她敢私自逃跑,我们就弄了柳儿?”

  阿文点点头:“基本是这个意思。”

  “可我们也不能关她们一辈子啊。”

  “女人都是打出来的,打老实了,打害怕了,她们也就消停了。”阿文冷着脸说道。

  可阿武并不觉得自己哥哥说的有道理,表面点点头,就开着车拉尹恩妃要走。

  “等一下。”阿文叫住阿武,同时指了指赵久阳:“让他跟你回去住一晚,明天去找华哥,看看华哥怎么安排。”

  “上车吧。”随后三个人消失在这夜色之下。

  皇妃非常不安的坐在副驾驶,嘴里发着呜呜呜的声音,似乎想要说话。

  阿武见状,憨憨的说道:“我知道你这会可能难受,但是我们怕你乱喊乱叫,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你先委屈会,等到了家里,我给你解开。”

  皇妃仍然剧烈的挣扎几下,无果,便放弃了。

  半个小时候,赵久阳看着一栋极其破旧的楼房,倍感无语:“在台w还有这种楼房吗?看着好像随时都要塌了一样,能住吗。”

  阿武掏出钥匙递给赵久阳:“我都在这里住了十来年了,市区那边有楼房,但是我哥留给我结婚用的,现在就对付住这个呗,这个楼房里的人基本上都搬走了,几乎没有人了,我哥说给她藏这里是最安全的。”

  “也是。”赵久阳点了点头,反正他也只是在这里住一晚上,并没有什么所谓。

  这个楼房外表看着挺破的,但里面的构造还算可以,至少没有难闻的异味,赵久阳自己找了个房间就睡去了。

  阿武站在卧室门口对赵久阳说:“这间卧室让女生住,你跟我挤一个屋子。”

  赵久阳皱起了眉头:“我没有跟别人一起睡一张床的习惯。”

  “那你就睡沙发了,你总不会让一个女生睡沙发吧?”阿武的话很实在,没有丝毫做作,也不管你什么情绪,脑海里怎么想的他就怎么说:“这是我家,我说你不能住就是不能住。”

  “……!”赵久阳挺无语的跑到沙发上:“被子枕头什么的是不是得给我一套?”

  “如果你不嫌我埋汰的话,就盖我的。”阿武从卧室里拿出他的被褥扔给赵久阳,随后将皇妃扛进卧室,同时将她眼睛上的黑布以及嘴上的胶布都给撕了下来,对她说:“我去找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给你买一套新的被褥回来,这里楼上楼下都没人,窗户都是铁栏杆,你就不要试图逃跑了,这里以前我们每次扣人的时候基本都扣在这里,什么样的人都扣过,所以你乖乖的,我不会伤害你的。”

  皇妃可不信就这么一个破地方能困住他,但她知道自己动手强制跑的话不一定能打得过阿武,而且看样子阿武很老实跟他哥不一样,所以她也不会对自己的人身感到有任何危险。

  “我妹妹呢,她去哪儿了?”

  “她跟我哥在另外一个地方,我哥说了,你们其中有一个敢逃跑,另外一个肯定死。”

  “这个卑鄙的小人。”皇妃从牙缝里恨恨的挤出几个字。

  “我哥不是小人,你别那样说他。”兄弟俩心还挺齐。

  “可我想洗澡怎么办?好几天都没洗了,浑身难受。”这个皇妃到是没有玩什么路子,平常的话她基本每天都要洗澡或者冲澡,除非来例假那几天除外,这已经好几天没洗澡的皇妃就感觉浑身哪哪都难受。

  “明天吧……”阿武想了一下说道:“赵久阳在客厅了,我怕她对你不怀好意,等着明天他走了,你在洗。”

  皇妃顿时无语了,心里又对柳儿担心的不行,同时还想联系我,心里就一直在盘算着到底该怎么办呢!

  见皇妃不说话,阿武又说:“你先休息吧,我去买新的床单。”

  “不用了,我还没那么矫情,只是你能不能将我身上的绳子给松开,这样绑着我睡觉很难书。”皇妃楚楚可怜的看着阿武。

  阿武心一软:“可以松开,但你别想着逃跑,不然你妹妹真的会出事。”

  “行了,我知道了,肯定不跑,我要是想跑那天在医院就跑了。”

  “也是。”天真实在的阿武就将皇妃的手给松开了,随后将卧室的门一关就回到客厅里去了,不过他并没有着急睡觉,而是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坐在那就开喝,他也很愁,自己哥哥干死了帮会兄弟,明天华哥肯定要暴怒。

  赵久阳扫了眼阿武:“大哥你要不去卧室睡觉,我就去了,困懵b了,麻烦您能别在这品酒行吗?”

  “我心里烦你要不要陪我喝点儿?”

  “你这一天还能有烦心事呢?”赵久阳特意外,看着傻不拉几的阿武不像是会思考事情的人,一般不会思考事情的人就不会有什么烦恼这一说。

  “废话,我是笨了点,但我不是傻子!!”阿武说着就要急眼。

  “得,陪你喝点,就喝点喽。”

  屋内,皇妃见到阿武走后,门也关好了,就站在地上转了两圈,紧接着蹑手蹑脚的来到窗户边上向外看去。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