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阿武之前所说,这边的窗户都是围着铁栅栏,想要往出跑还真跑不出去。

  并且周围都是黑漆漆的一片,根本没人在这里住,皇妃甚至感觉这里就是一片废墟,住在坟圈子的地方,不然怎么会寂静的这么可怕。

  这可怎么办呢,连个人都没有,电话也没有,就没有任何办法通知家里人,即便一个女孩子在冷静,此刻未免不也有些心慌。

  皇妃坐在床上第一次哭了起来,连黑夜都变得不忍心起来。

  凌晨七点半的时候,阿武敲了敲皇妃的房门,小心翼翼的问道:“恩妃你起来了吗?”

  “进来吧。”皇妃一夜未睡,素颜朝天的她即便脸上略显憔悴还是在这个早晨给阿武惊艳到了,并且会让人觉得隐隐有些心疼。

  “给你买了早餐、也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惯。台w人民早上都吃这个。”阿武憨憨一笑将早餐放在床头柜上后,就抿着嘴有些不知所措。

  皇妃淡淡的扫了眼,没说话。

  “不喜欢吃?想吃什么告诉我,我再去买。”

  看着阿武诚惶诚恐,小心翼翼生怕惹自己不高兴的样子终究没能说什么。

  阿武是坏人吗?肯定是!

  但他有好人的一面吗,也有。

  这两者矛盾冲突吗,不。

  有句话我想告诉大家,撩的都是自己不喜欢的、喜欢的都是小心翼翼的。

  说的就是阿武此时的状态。

  阿武说:“我跟我哥要回三合会了,十分钟之后走,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想买什么你就告诉我、如果今天能够活着回来的话,我给你买,如果我没能够活着回来......到时候我会派人来放你走。”

  皇妃猛的抬头:“什么意思?”

  “我哥杀了帮会的人,犯了大忌,华哥不会轻易放过他的,如果他们欺负我哥、我不管他是谁、铁定掏枪崩他。”阿武脸色泛红的说道。

  “那我就不懂了,你们抓我的目的是什么?”如果说之前抓他是为了引张耀阳出现的话,按照他们的话所说张耀阳已经死了,留下自己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会不会根本就没死,一切都是阿文的谎言,她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因为......”阿武挠了挠头,非常羞涩的说:“我哥说我要娶你为妻。”

  “你哥说?那你是什么意思,你喜欢我吗?”

  面对皇妃这么直白的问题,给阿武整的不好意思了,低头说了句喜欢后,嗖的一下跑掉了。

  赵久阳看着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的阿武打取道:“这怎么给人送个早餐给自己整(告超)了呢?”

  “滚、不想跟你说话。收拾收拾走了。”

  “我还没吃早餐呢。”

  “早餐?你她ma在沙发上拱猪圈拱了半个多小时,不吃饭寻思什么呢?”

  “我他ma对这里也不熟悉,我上哪吃?刚才翻你家冰箱,连个水果都没有,我吃什么啊?”赵久阳等着眼珠子回道。

  “楼下就有吃的,要吃自己下楼吃,没人伺候你。”阿武在面对皇妃跟赵久阳的时候完全就是两种态度。

  赵久阳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以前自己在家的时候基本上都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现在根本没人扯自己,他忽然很想那个糟糠之妻,那个曾经一度很嫌她墨迹,烦人,身材走样,长得也没以前好看的妻子、不知道她跟孩子过的怎么样了。

  另外一间房子里,阿文勺里拿着鸡蛋羹恨不得快要怵进柳儿的嘴里了,压抑着一脸怒气:“老子跑大老远给你买的鸡蛋羹赶紧给我吃了!”

  “少在那假惺惺的对我好、我姐呢?”柳儿紧闭双唇说啥都不吃。

  “我说了一万遍了,她没事,跟我弟弟在一块了,在培养感情,如果不想你姐出事你就给我她ma把鸡蛋羹吃了!”

  “我不爱吃。”

  “不可能、我百度了,东北女孩儿都愿意吃这个!”

  “你百度了?那你百度一个看看我什么时候来大姨妈!”柳儿脑袋都要气炸了,百度又不是万能的,还能啥玩意都百度?

  “不管你吃不吃,我尽心了。”阿文看了眼手表:“老子走了,你在家愿意干啥就干啥吧。”

  阿文将柳儿锁在家里后,便气呼呼的离开了。

  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一向牛逼的自己为什么要受她的气!

  几个人回合后,随即前往三合会总部。

  三合会有一个名义上的公司,里面签约了好多当红影星,歌手,同时背后操控着博彩业,并拥有百年见会历史,非常的辉煌。

  三合会有个司法堂、专门处理内部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但凡进了司法堂的人,那就跟当年进了满清酷刑的刑罚牢房一样,痛苦的一逼。

  看着关公矗立在最中间,面部有些狰狞,旁边漆黑一片的时候,阿文便感觉不寒而栗。

  在华哥还没出场的时候,噗通一声跪在那,然后低着头不语,阿文见状,跟着跪在哥哥身边,等着华哥一会发落。

  赵久阳见状,眉头挑了挑,虽然跟阿文接触的时间不长,但能让他双腿发颤的跪在这里,足矣说明三合会的统治力有多强,并且幕后的华哥自然是更牛逼的存在。

  ……

  h市的医大一医院,这里人满为患,但要比哈医大二的人相对来说少一些,比医大四人多一点。

  在这里我必须要说一下,虽然哈医大二的名气很高,但都是传出来的,一般有句话是这样说的,慕名而来的都是周围的农村人,才来哈医大二,而h市本市的人都去哈医大一。

  在这里,我不想过多评价到底哪家医院好,我只是想告诉大家,不要听信别人说怎样怎样怎样,一定要根据自己亲眼所见才行,跟风的永远都是……或者说可能连自己都不清楚状态就跟着瞎说,那样的人没有脑子,咱们不要做那样的人,一定要做个有自己见解的人,这样的人会更有魅力哦。

  比如说,十个人说范冰冰长得好看,就你自己说刘诗诗长得好看,那你绝对会是比较有想法那一个人。

  方柔在医院里看了一下午书后,方才将书本给合上,说道:“耀阳你休息,我回家了?”

  “嗯。”我点了点头,也没在说什么,方柔冲我微微一笑后,便又跟潇洒哥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走到门口的时候还不忘回头对我说:“那我明天还可以来看你吗?”

  一下午,我几乎都没有跟方柔说上超过十句话,尤其在瑶瑶干妈走了以后,我就拿着手机不停地查着三合会的消息,看看它们都遍布在哪个省,等我出院后,我什么都不干,就去寻找皇妃,哪怕天涯海角!

  所以方柔在这里显得有些自讨没趣,在身份上也显得有些特殊,所以如果她天天来的话,好像有些趁人之危,那种感觉其实很不好。

  但她又很想来,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已经对我搁浅的感情,最近又疯狂的回来了。

  “你忙就不用来了,我们这边有人照顾我。”终于我开口对她说道。

  “啊……哦……好……好吧。”方柔失望的离开了。

  “不是,我说你小子怎么想的啊,方柔那么好的姑娘你也忍心伤害?人家来医院怎么了,还不是想看看你,看着一下午又是给你做饭,又是扶你去卫生间的,还给你唱歌听,你小子怎么不领情呢?”潇洒哥看不下去了,替方柔一顿抱怨。

  “这份情我若是领了,我该怎么还?”我皱着眉头反问道:“如果此刻皇妃没出事的话,别说让她在这里呆着了,我他ma就是抱着她唱小星星都行。”

  潇洒哥眨了眨呆萌的小眼睛:“你是怕她们对你抱有希望?”

  我点了点头:“其实也不是,我主要是害怕伤到她们,你没发现在我身边的女人都挺惨么,现在是非常时期,那个三合会的实力又是深不可测,那可是真正意义上传统的黑帮啊,他们到时候在对方柔下手的话,岂不是害了她。”

  “那你放一百个心吧,方柔是电视台的一姐,没人敢动。”潇洒哥嘿嘿一笑:“而且我听说一个军阀家的子弟在追她呢,这样的女人不会有事的,她比我们谁都安全。”

  “你快别扯了,万一方柔对我余情未了怎么办?”

  “还有什么怎么办的,像你爸是的全都娶了呗。”潇洒哥龇牙一笑:“你爸是真潇洒啊,左拥右抱,滋滋滋,没谁了。”

  “你给我滚犊子,我这辈子只会娶一个人当媳妇,其它再好都是浮云。”

  “你今天的话怎么多了起来?心情好了?”潇洒哥很意外。

  “皇妃只要有了下落,我就有了目标,之前我的心非常没底,生怕她被杀了,被卖到偏远山村啥的,那样的话我这辈子都找不到了,心里非常的不托底,如果说她这个人在三合会的话,今生我一定能找到她,不管她有没有被糟蹋。”

  “哎,万一她真的被糟蹋了,你会怎么办?”

  “我会……灭了整个三合会!”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