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哥眨了眨眼睛,吧唧吧唧嘴,用用手扣了下自己脸上的小痘痘方才说道:“我就喜欢看你一本正经吹牛逼的样子,咱俩师出同门。”

  我当然知道潇洒哥不信我的这番话,一个百年屹立不倒的黑帮帮派,我说能灭就能灭的?

  当然了,这句话的可信度并不高,就好似人们抒发一件事情的论点一样,比如人在急眼的时候来一句我弄死你这样的话,事实上他真的能弄死对方吗?

  有的能,有的不能,关键还得分是谁做这样的事。

  “哎呦呦,这要是杀死谁呀,还没进屋就感觉这里杀气满满。”迟小娅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她终于如期而至。

  不知道为什么,当初我在三y住院的时候就以为迟小娅会来,结果来了那么多人她也没来看我。

  等我转到h市医院的时候,她也没来看我,在我心里是失望的。

  你在习惯一个人对你好的时候,你总是会在遇到事情之后第一个人就会想到她。

  甚至可以说,我在出事以后迟小娅都没第一时间来看我,我是生气的。

  这种感觉很别扭,说不清道不明,我们之间又没有任何关系,她跟方柔是一样的。

  可是方柔就算是不来看我,我都没有什么想法。

  反观丫丫,她没第一时间来看我,我竟然有些生气。

  闷骚的我在迟小娅进来后果断选择闭眼睛,依然是潇洒哥帮忙接待:“社会我丫爷,您终于来了。”

  丫丫咧嘴笑了笑,随手拿起桌子上的香蕉就扒了一根,我以为是给我吃的呢,结果非常不客气的就塞自己嘴里了:“什么叫我终于来了?这香蕉不错,味道挺好,在哪买的?”

  我忍不住将眼睛睁开,随即将丫丫手里的香蕉给抢走,嘟囔一句:“你来看病人,空手来呗,啥也不买也就算了,还得吃我一根香蕉呗?”

  “吃你根破香蕉怎么了,小气!”丫丫很自然的又去扒橘子吃。

  “你给我放那,不许动!”我瞪着眼珠子说道。

  “什么嘛,抠样。”丫丫从兜里拿出五块钱甩我脸上:“老娘买!花钱买!!”

  “老子不卖!”

  啪!

  咣!

  “哎呦我草!”

  丫丫一巴掌拍我手上了,导致我针管瞬间滚针,鼓起来一个老大的大包了,这给我疼的。

  “大夫,有人谋杀……!”

  潇洒哥一看情况不对,果断翻过身去假装睡觉。

  片刻后,待到小护士重新给我扎完针以后,我不满的看着她说道:“你想干啥?”

  “你想干啥,有事啊你,我好心来看你,上来就呛我,有气不能往我身上发,是我让皇妃丢了的?”丫丫插着腰问道。

  丫丫呢,就是一个想啥说啥,几乎可以说,说话不过脑子的那种。

  别人来看我,都是很避讳的谈论皇妃,能不聊就尽量不聊,甚至关于她的事情也都闭口不谈。

  咱丫爷不得,那是你不想听啥,她就跟你聊啥,聊完了还一脸呆萌的看着你。

  “我他ma告诉你,别乱给我嘚嘚皇妃的话。”

  砰!

  丫丫抬手奔着我刚刚扎好的手就拍了过去:“你少跟我他ma他ma的说话带脏字,我是来看你的,不是来听你受气的。”

  我下意识的就将手缩了回去,随后不再与这个不讲理的女人对话,一脸委屈的看着她:“麻烦您走行吗,我不用你看我。”

  “哈哈哈。”丫丫忽然很开心的笑了起来:“瞅给你吓得那个熊样,我走叻,走就走,哼,多余来看你。”

  说完丫丫起身就走了。

  “你真走啊?”我有点急。

  丫丫背着小手一个华丽的转身:“怎么着?还是舍不得我走吧,口是心非的家伙!”

  “切,我的意思是你走了帮我把门关好,这大冬天的冷风嗖嗖的往里灌!”

  丫丫反身走到窗户跟前,将窗户给打开了,那冷风蹭的一下就钻了进来,随后丫丫敞着大门离开了。

  “这个娘们她这是不服啊,有事啊?潇洒哥你扶我起来,看我揍的她叫爸爸不!”

  “大哥,阳哥,咱不吹牛了行吗?别说这会咱俩站不起来,就算能站起来你能打得过丫爷吗?你想她就是想她了,咱能不装逼跟人家好好说话吗?丫爷是一般的女人吗?你能惹得起吗,老子受伤这么严重还得跟你遭罪,为你我受冷风吹……”说到最后潇洒哥都快哭了,几乎是噙着眼泪将这首歌唱出来的。

  “那咋几爸整啊,咱俩一会在吹中风了,这个虎老娘们。”我对丫丫是真没招了。

  “还不是怪你嘴欠!”潇洒哥将被子往身上拽了拽,试图让自己暖和一些。

  我也将手,将脚还有脑袋蒙在被里,真心冷。

  过了一会儿,我听见有人进来了,随后又听见将窗户关上的声音,紧接着我的被子就被人掀开了,丫丫那张得意的俏脸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怎么着小样还跟我装不了?”

  我的心里一喜,但脸上仍然是不屑地表情:“你不走了吗?回来干啥!”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啊,拿着,敷在手上包就下的快。”

  原来丫丫是去买毛巾给我接热水去了,为了敷刚才滚针鼓起来的手。

  我这才挺满意的,声音也没有刚才那股子怨言了,语气轻了不少装作随意的问道:“怎么才来看我啊?”

  丫丫脑子多快啊,她笑了笑,冲着抛了记眉眼:“原来生我气了?怪我没有早点来看你是吗?”

  “好朋友住院了,来看我不应该的吗?你在过几天来看我,我都她ma出院了!”我一脸理所应当的说道,似乎这么说才能让自己心安理得一些吧。

  丫丫摸了摸毛巾有点凉了,蹲在地上又给我透了一遍,紧接着她不惧滚烫的毛巾给我敷手上的包说道:“你小子到是爽,说去三y旅游说玩就去玩了,公司不得有人管嘛,你不知道年底是生意回笼,记账,笼罩,以及客户回访,吃饭,送礼,是最忙的时候嘛,您老拍拍屁股就走人了,我不能不管啊,这上午在公司忙完,中午往回飞,前脚刚下飞机,家都没回,就来医院看你,屁股还没坐热乎呢,你就呛我一句,你还是人吗?吃你根香蕉都不乐意了,贱人!”

  丫丫忽然就给我说的不好意思了,心里的愧疚感便升了起来,只好暖心的说:“毛巾多烫啊,你别用手给我把着了,我自己来。”

  “没事儿。”丫丫随意的摆摆手。

  “这么说,你可得好好感谢感谢我们丫爷了,从你最开始出事后,公司都是丫爷在搭理。”潇洒哥露着大牙花子的嘴,咧嘴龇牙笑道:“一会儿你把你自己产的香蕉给咱丫爷吃点,需要我回避的话,我就走廊呆会儿,还能给你们把把门,哈哈哈。”

  “贱人潇洒哥!!看我不打死你的。”丫丫听完后,小脸瞬间干的通红,挥着拳头对着潇洒哥就是一顿猛砸。

  “丫丫你扒他针管,让他也滚针!”我开心的跟着说了一句。

  “好!”

  “别,别,别,我马上打完针了,丫爷我错了,我服了,你别扒我针管!!草!!求你了,给你跪下了行不?”

  “晚了!!!”丫丫将手放在潇洒哥的针管上威胁道:“叫妈妈!”

  “妈妈!”潇洒哥非常没底线的贱贱的叫了一句。

  “贱人。”

  “哎,我就是贱人,叫我潇洒贱就行了。”

  本来挺悲伤地医院随着丫丫的到来,瞬间欢乐不少。

  潇洒哥因为嘴欠让丫丫给收拾一顿,看得我都感觉挺爽的。

  “晚上吃点啥啊,我给你买去。”片刻后,他们停止打闹,丫丫拿出她的化妆镜一边扎头发一边说道。

  “啥也不想吃,你们吃你们自己的就行了,我喝点水就饱了。”说着我将床头柜上的水拧开就喝。

  丫丫就将注意力放在这个水杯上:“等会儿,别动!”

  “怎么了?”

  “给我。”丫丫将水杯拿了过来,看了眼说道:“这水杯跟方柔一样的耶。”

  紧接着丫丫又在水杯上看了眼,就在底部看见一个柔字,瞬间就不高兴了。

  在她们电视台里,每个工作人员的水杯都是领导统一发送,基本上水杯的模样都长得差不多,为了区分员工别弄混了,每个水杯下面都有一个自己的名字。

  丫丫曾到电视台找过方柔,见过这个水杯。

  当时丫丫说她渴了,方柔都没舍得将这个水杯给她用,而是找了一个一次性的水杯给她。

  倒不是方柔这人怎么样,只是觉得要注意一下个人卫生,毕竟一个水杯,里面经过两个人的口水,总是会多少让人觉得不卫生。

  就算方柔不嫌弃丫丫,也有可能丫丫会嫌弃方柔也说不定呢。

  在东北,其实别说两个人喝一瓶水,就是三五个人抢着喝一瓶水的情况都是大把大把的,他们不会在乎这个小细节。

  但随着我们长大,步入社会以后,接触到越来越多的人以后,就会发现他们好多都是自己喝自己的水,嫌弃你的口水。

  久而久之,我们也渐渐的变成了那种小心翼翼的人,生怕别人会嫌弃自己,弄得双方尴尬,便也成了自己喝自己水的人,当然,面对喜欢的人的时候巴不得将自己的口水给他……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