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柔来过了?”

  “咋了?”

  “你可知道这是方柔喝过的水杯?”丫丫有些不开心:“记得我初中的时候就告诉过你,跟你没关系的女孩子的水杯你不要喝,那等于是间接性接吻,懂吗?”

  “什么年代了,你还这么传统!再说了,我就是跟方柔喝一个水杯跟你又有啥关系,关好你自己得了!”

  “……行,你有种!”说着丫丫背着她的包气呼呼的离开了。

  “得,又让你气走一个女孩。”潇洒哥叹了口气:“耀阳哥商量个事,一会儿我约了姑娘要来,你要不嫌弃的话,你就在屋里面听我俩表演,你要是嫌弃的话,你可以去走廊呆一会儿,也不枉费大哥在走廊睡了一下午的苦心。”

  “就你丑成这比样也能约到女人,真他ma是瞎了!”

  “嘿,你心里有火气跟我发什么嘛。”潇洒哥特别的委屈。

  这次我以为丫丫是真的走了,结果不然,在半个小时以后,潇洒哥约的妹子来了以后,我给她俩让了空气,潇洒哥说要跟这个姑娘玩点电影里的情节,医生与病人……

  虽然说住院期间严禁禁止我抽烟,可这烟瘾犯了以后那是相当的难受,于是乎我就偷偷的坐在走廊里抽烟。

  一双puma白鞋首先映入我的眼帘,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双手正在落在我的大脚趾头上,我抬头看去,果然是迟小娅。

  “大姐你踩到我脚丫子了!”

  “我还嫌你耽误我脚落地了呢。”丫丫扛着水桶,咣的一声拍在地上,然后从包里拿出一个水杯,然后将水桶里的水倒入水杯内,恶狠狠的说:“你不是喜欢喝别的姑娘喝过的水杯,今天你就给我,使劲喝,必须给我喝光光的,我车里还有好几桶,你喝就完了!”

  “咱别闹。”

  “我是认真的。”

  “我这是又哪儿得罪你了,方柔过来给我送饭,完了看我渴了,让我喝水都不行啊?讲不讲道理你。”

  “行啊,我没说不行,方柔也是我的好闺蜜,我也没说啥啊,再说咱俩又不是情侣关系,我管你那么多闲事干嘛,我就是单纯的想让你喝水,看你渴了,怎么着阳哥,别的姑娘的水能喝,我迟小娅的水喝不了被?差事是不?”丫丫不由分说的将倒好的水杯塞到我嘴巴跟前:“喝,必须给我喝!”

  咕噜,我咽了口口水,悻悻的说:“咱多大了,别这么幼稚了呗。”

  “你喝还是不喝?”

  “喝,喝,喝行了吧,真是拿你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喝,在喝之前,我还故意闻了下杯口,这个举动让丫丫更不满了。

  “你放心,我一没口臭,二杯子干净,肯定比你的小方柔杯子要香的多!”

  “那倒不是担心你口臭,我是怕你给我下毒……”

  “毒死你,小垃圾!”

  唉,你们能够想象的到一个受伤的病人在走廊里被丫丫逼着喝了整整大半桶水的阳哥是什么状态了,以至于好几天我见到水都想吐……

  头一次觉得喝水比喝酒还难。

  当时喝水的时候我就在想了,这以后过日子绝对不能找迟小娅,太他ma强势了。

  然后我又想到了迟小娅以后有孩子的话,那是不是一个眼神就给孩子吓的规规矩矩的?

  突然觉得还是我妈好,够温柔。

  我也明白了为啥我爸首选我妈,而不是在我眼里更优秀的瑶瑶,以及更漂亮的智允。

  在脾气这一块来说,还是温柔的比较好。

  “不行了,不行了,实在喝不动了,你要还是看我不爽,不行你抽我俩嘴巴子解解气行不?”给我喝倒天昏地暗,已经快要岔气,肚皮撑破的我瘫软的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的说道。

  丫丫蹲在我双腿上面用手夹着我的下巴挺嚣张的说:“我脾气不好,你知道的,所以,你别惹我,以后见到我不许跟我掉脸子,啥时候都要乐呵呵的,我不该你,不欠你的,你别跟我整那副好像是我在刻意追求你的死出!说话。”

  “知……知道了。”丫丫见我没吭声抬起手就要抽我,吓得我眯眯着眼睛赶忙应道。

  “瞅给你吓得,小破胆儿吧,还混社会。”丫丫轻轻在我脸上摸了摸,略带得意的说道。

  “你知道我打小就怕什么动物吗?”我忽然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什么?”她下意识的接了一句。

  “母老虎,哈哈哈。”说完我就要跑。

  “站那,看我今天不踢死你。”丫丫的反射弧那是相当的快,在听到我骂她是母老虎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抓住我的衣服不让我跑,紧接着给我一顿打。

  “别别别,我这有伤呢,哎哎……”

  整个医院的走廊内,听到的是我无尽的求饶声。

  跟丫丫闹了一会儿,导致我中枪的那个地方又一次的将血给渗透了出来,这才让丫丫停止打闹,我又重新去找大夫包扎。

  大夫看着低头认错的丫丫说道:“你这丫头下手怎么没轻没重的,受伤的位置你也打,要是伤口二次感染怎么办?”

  “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丫丫红着眼睛,脸上写满了歉意。

  “大夫不赖她,她不知道我这里有伤。”看着丫丫的样子我没有丝毫责怪她的意思,怎么说呢,丫丫她一直都是这样的一个人,下手没有轻重。

  “你宠你女朋友也不是这么宠的,这样下去迟早宠坏。”

  “知道嘞。”

  出了大夫包扎的办公室内,丫丫始终低着头展现的挺愧疚:“我确实过分了,对不起啊。”

  “傻丫头说什么呢。”我笑着摸了摸丫丫的脑袋:“不用跟我道歉,也别愧疚,这不是我认识的丫丫。”

  “可是,你现在一定很疼,不用安慰我,骂我两句吧。”

  “哎呀,你这么乖我都不适应了。”丫丫这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之前凶的跟母老虎是的,这会跟个乖宝宝是的,是不是女人都善于变脸?

  “不行,你不骂我两句,我的良心不安,要不你打我两下也行。”

  “行,那我就打你两下吧。”说着我将手抬了起来就做出一个抽嘴巴的姿势。

  丫丫也不躲,就眨着大眼睛看着我。

  我肯定是下不了手,就说:“那啥,还是骂你两句吧。”

  “嘻嘻,骂吧。”丫丫做好了准备。

  “呃……”我憋了半天,也不知道该骂她啥,就说:“长的这么漂亮大晚上不睡觉出来溜达啥,回家睡觉去!”

  丫丫眨了眨眼睛明显有点懵b:“嗯,你骂完我,我就走。”

  “我骂完了啊。”

  “这也叫骂人啊?来,我教你怎么骂人。”

  我跟丫丫扯着犊子来到了病房门口,丫丫便要推门而入,让我拦住了:“等会儿。”

  “肿么呢?”

  “潇洒哥约了个姑娘在里面玩角色扮演呢,咱俩这会儿进去不太好。”

  “角色扮演啥意思昂?”

  “就是……你别管了,等会在进去就完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丫丫解释这个,索性就不解释了。

  这更加的引发了她的好奇心:“你先在椅子上躺会儿,我看一眼。”

  “别……”

  我想拦住丫丫的时候已经晚了,丫丫悄悄的开门往里看了眼,随后发出一声惊呼:“我草……”

  紧接着又满脸通红的说:“你俩继续,我什么也没看见。”

  然后关着门一脸绯红的跑回来。

  我咧嘴笑了起来:“都说了不让你看不让你看的。”

  “这个潇洒哥怎么这么流氓,竟然在医院就做起了这个事情。”丫丫想到刚才那个心惊肉跳的画面还是很不好意思。

  “你也别说潇洒哥,他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

  台w,从三合会出来以后的阿文阿武两兄弟只剩了半条命不到,他们在帮会兄弟的搀扶下送进了医院,一顿包扎以后才各回各的家,而赵久阳则是留下单独跟赵华呆在一起。

  赵华手指上戴着足足有二十克的大金戒指,脖子上挂着一串佛珠,即便在屋内也总是喜欢戴着一副眼镜,脖子上是非常显眼的大纹身,这种人若是放在大街上你一定会觉得他是个装逼的社会小青年。

  按照现在的社会发展,越是这样的牛逼大佬穿的更应该简单朴素像个路人才对,可赵华为什么会穿成七八年时代那种大混子的感觉呢?

  因为三合会代表着一种荣誉,这种荣誉就是肃杀,在气势上就不能输。

  “其实阿文阿武这俩人是个得力干将,要是真弄死了对帮会是损失。”赵久阳冲着赵华说道。

  “呵呵,我们帮会里的人才多的事,我不杀他俩是有别的原因。”赵华并没有详细说,而是一直在打量赵久阳:“赵哥,你安心在我这里呆着,什么事都不会有,在台w,我们三合会横着走,没问题。”“我有个担心必须跟你说一下,我们在三y开枪打死了张耀阳,现在我不方便出面,您能不能动用下那边的关系帮我问一下,他死没死?”

  “这个不叫事。”说着赵华拨打出去一个号,与对方交谈几句后,挂了电话对赵久阳说:“是不是两个人?人没死,全都抢救回来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