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没死??我开了那么多枪他们都没死,一个都没死吗?消息准确吗?”赵久阳震惊的无以复加,都说生命脆弱,怎么他们的生命就跟打不死的小强是的呢!

  “你在质疑我?”

  赵久阳一愣:“没有,我只是感到震惊!华哥,张耀阳这个人嫉恶如仇,不能留啊,得杀。”

  “兄弟,你也是个当官的,不知道现在是法治社会吗?这人说杀就杀的?”

  “华哥你这是三合会,三合会是什么存在,解决一个人想必轻而易举的吧。”

  “这倒是实话!”三合会不仅对于赵华来说是一种骄傲,更是很多人眼里至高无上的存在。

  “所以华哥您看能不能帮老弟这个忙?”

  “我赵华是个生意人,向来不做赔本的买卖,你说让我帮你解决个小小的张耀阳,这个没问题,只是我从中间能得到什么?或者说解决掉张耀阳,很有可能自己招惹来一身腥我图什么?”

  “听说华哥的三合会遍布全中g,但苦于没有去s海寻求发展的机会,做为中g三大一线城市之一的s海,那里可谓是一米地一米黄金,如果华哥能帮我解决掉张耀阳这个麻烦的话,我可以帮你往里搭关系。”

  “哦,你帮我搭关系?你现在都需要我帮忙照顾,你帮我搭关系,怕不是你已经忘记你这颗棋子在上头的博弈中被弃了吧?”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现在是拉了,但只要给我一个支点,我扔能撬起整个地球。”赵久阳双眼放精光的说道:“只要三合会肯做我强大的后盾,我想我赵久阳回s海还是能做出一番成绩的。”

  “你这么说的话,我就很感兴趣了,咱俩可以好好地聊一聊了。”

  隔行如隔山,三合会在台w,以及国内一些边线小城市确实混得如鱼得水,但是台w是如此的小,你在赚钱也比不上在北上广三个一线城市赚的多。

  所以三合会一直想要将关系延伸到s海这边来,只是苦于没有机会。

  并且上边的zf人员多次强调禁止外势力入驻s海,尤其是台w那边更是不允许,因为他们搞台独就已经很让国人反感,在让他们入驻进来,岂不是要蹬鼻子上脸了?

  眼下则是不同,赵华想利用赵久阳在国内的关系打入进来,正如他所说,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

  而赵久阳也想用赵华的关系让自己重新站起来,两个人一拍即合!

  “有一点我必须明确的告诉你,s海这边最大的实力是沈家,他们原先是东北的黑帮,后将全部势力转到深z在到s海,可谓是完成了两次质的飞跃,若是咱们贸贸然进去的话,恐怕会引起他们的排斥。”

  “沈家?我听都没听过,他们沈家有我三合会牛逼吗?”赵华自负的拿起一根雪茄叼在嘴里,模样就如同暴发户一样。

  “沈家在东北的实力就相当于你们三合会在台w一样,可能账面实力没你们强,但若是真砰一下的话……”

  “真砰一下的话他们会全军覆没。”没等赵久阳说完,赵华自负的说道:“眼瞅着要过年了,不宜杀人放火,等着年过完之后,我安排人去S海,到时候你将会是以我三合会代言人的身份过去,如何?”

  “王威会针对我的,就算去了,目前我还不能露面,需要在幕后。”

  “那个就是你的事了,到时候你想安排谁随便你。”

  “阿文阿武两兄弟就可以,尤其是这个叫阿文的,有身手有脑子,可以重点培养一下!”

  “他要是没脑子,我今天就干死他了,呵呵,得,不跟你聊了,约人打牌了,昨晚输他ma我二十来万,我得找个娘们窜窜点子,今天捞一捞。”

  “缺司机不?我开车技术很好的。”赵久阳眼珠子一转,矜持的问道。

  “不愧是当过官的,脑子就是好使,走吧,我带你见见我们宝岛台w美女的风采!”

  两个人笑呵呵的离开了。

  阿文浑身是伤被打的挺惨的回了家,回到家之后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暗自庆幸,华哥留了自己一条命,没有弄死自己已经算得上幸运了。

  柳儿在打着吊瓶,见到阿文这幅惨样,便说道:“老天还是没长眼,怎么不把坏人打死呢。”

  阿文不怒反笑,带着痞痞的样子走进卧室说道:“听说过好人不长命,祸害宜千年这句话吗?老子就是阎王爷,谁想整死我,还没那两下子。”

  “你就吹牛能耐,让人打的都快半死了,还吹呢是吧?”

  “老子乐意。”

  “啊,你干嘛!!”柳儿看见阿文当着自己的面就将衣服全都脱光了捂着眼睛大叫一声。

  “老子在家穿短裤怎么了?大惊小怪。”阿文白了她一眼:“行了你不要在那假矜持了,咱俩都是一夜夫妻百日恩了,什么没见过,装什么?”

  “你闭嘴!!”柳儿气的脸色通红:“你再这样说我,我自杀了!就死在你家,变成恶鬼来向你索命。”

  “晚上想吃什么?”阿文并没有理会柳儿的威胁,看着她手臂上的药水已经打完,便主动帮她拔掉针头后随意的问了一句。

  “什么都不吃!!”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百度说你们东北都挺喜欢吃红烧排骨的是吧?我试着给你做一下,不管好不好吃,必须给老子吃!”说完,阿文霸道的从冰箱里撕开一罐啤酒,随后走进厨房开始忙活起来。

  “这人真是个神经病,一会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一会儿又对自己温柔的不行,牛啥呀?”柳儿倍感疑惑的看着这个强*犯,呆的久了,竟然不是那么讨厌他了!

  爱她就去强*她,这句话忽然冲进柳儿的脑海里,柳儿猛地摇摇头,自言自语的说:“我去,我这脑子是傻掉了吗?自己在搞什么!对方可是强*自己的坏人,渣男!”

  说完柳儿又一次看向正在厨房浑身都是伤也在做饭的阿文,眨了眨眼睛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阿武家,阿武拿着崭新的被褥,牙具,等一系列东西回到家,憨憨的对皇妃说:“今天就先买了这些,洗衣机,电视等我明天在给你买,今天去了趟医院,实在买不了更多的东西了,你先将就着用。”

  “你这是怎么整的?”皇妃看着被打的跟猪头三一样的阿武挺诧异的问了一句。

  “华哥削的。”

  “你们老大?”

  “嗯。”阿武点头。

  “他怎么那样,这样的人你跟着他干什么呀?”

  “其实华哥挺好的,也就是看我们两兄弟,如果是别人给帮会内的兄弟打死了,我们肯定也得死。”阿武还挺满足的说:“你饿了吧,我不会做饭,你想吃点什么,我给你出去买。”

  “我想吃水煮肉片。”皇妃尽量说一个阿武没听过的菜系。

  “什么肉?”果然阿武真的没听过。

  “水煮肉片。”

  “哦,行,我打电话给你要,没吃过这个菜,饭店不一定能有。”

  “干嘛要饭店弄啊,我就会做,正好我也饿了,你兜里有钱吗,给我拿点,我去买菜,露一手给你。”皇妃微微一笑说道。

  听到自己的女神要给自己做饭吃,阿武简直不要太开心,立刻将自己的小存折递给皇妃以及还有一个小猪存钱罐给皇妃:“这是我全部的家产,我都给你,虽然不是太多,但我保证,我会努力赚钱的。”

  皇妃有点懵b:“我只是要钱出去买菜,你给我存折干什么?而且你为什么要跟我保证,你赚不赚钱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是要娶你的,以后不能让你受苦,不能让你为了钱而感到烦恼。”阿武憨憨的说道。

  晕……皇妃彻底无语了,感情这是还惦记要娶自己呢,真是个傻缺,看来之前跟她说的那些话白说了。

  皇妃也懒得跟他在掰扯了,因为你无法跟一个傻子掰扯出任何的道理以及所以然出来,所以皇妃便只拿乐小猪存钱罐里的钱说道:“行了,这些应该就够了,我去买菜了啊,你在家里乖乖的等我。”

  “好嘞!”阿武像个乖宝宝一样的答应了,皇妃心里一喜,着急忙慌的就要溜儿。

  “诶?不对呀。”片刻后阿武就反应过来了,立即抓住皇妃的手臂:“差点让你忽悠了,你不能出去,还是我出去买菜吧。”

  “你又不知道什么配料。”

  “你告诉我,我记在脑海里,然后出去买就行了。”

  说阿武傻吧,也不是太傻,至少知道自己这要是出去了,肯定就跟家里人报信了。

  哎,皇妃没招,只好随便说了一些配料,就让阿武出去买了。

  皇妃看着大门挺无语的,并不是她不想出去,只是阿武在门外面上了不知道几把锁,自己根本出不去。

  一个小时后,阿武累的满身是汗,顶着浑身剧烈的疼痛买了皇妃所说的那些材料,傻呵呵的笑道:“怎么样我很棒吧,全都买回来了呢。”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