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棒。”皇妃开始在厨房忙乎起来。

  阿武是坚决不能看自己的女人干活而自己却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休息,那样他的心里也会受不了,他想要的夫妻生活是那种女的做饭,男的帮忙洗菜,女孩子收拾屋子,男孩子拖地这样的完美生活,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自己多次想要帮忙却让对方无情的给撵到一边,索性没啥事,就看见皇妃洗完澡换下来的衣物还仍在那里,因为没有洗衣机,没有洗衣液,暂时还没洗。

  而自己刚才回来的时候买了一大包洗衣液还扔在卫生间,呆着没啥事就洗了吧。

  咣!咣!咣!

  熟练地切着肉片的尹恩妃看着手里的菜刀忽然有了想法,如果自己给阿武剁了的话,不就能跑出去了?

  眼下阿武受了这么重的伤,自己在砍他几刀,那么他肯定打不过自己,然后跑出去管陌生人借个手机赶紧联系家里人不就行了?

  想到这,皇妃拿起菜刀一步步向阿武走去,可是当她看家阿武在给自己洗衣服的时候忽然愣住了,有点下不去手。

  这样一个傻傻的男人,就让自己砍死得话……

  皇妃在心里无限纠结起来,人分好坏,也分在谁眼里。

  可以说阿武这个男人除了在我的对立面以外是个坏人之外,站在皇妃的立场来看,其实也是个好男人,因为阿武对待皇妃那是真的好到爆。

  只可惜,皇妃是我的女人,但凡站在我对面的人,甭管你多优秀,你始终是个弟弟!

  皇妃短暂的犹豫过后,心里一横,挥着菜刀像阿武批了下去。

  正在洗衣服洗的美滋滋的阿武通过水里的倒影看见身后有人拿菜刀向自己砍来顿时伸手矫捷的向旁边一躲,紧接着一个势大力沉的大飞脚奔着皇妃踹了过去,皇妃的伸手也不错,给躲开了。

  “你干什么?为什么要杀我?”阿武还挺委屈的问道。

  “我不要做你媳妇,我是张耀阳的女人!”已经决定下手就没有后路了,皇妃摸着银牙奔着阿武挥过去第二刀,但让阿武稳准狠的掐住手腕。

  紧接着阿武挥出拳头对皇妃的面部砸去,这拳头竟然在空中带出一阵风声,足矣见这个拳头有多快。

  好了,不能再描写了,在描写成他ma武打片了,哈哈哈。

  反正就是皇妃没打过阿武,但阿武也没舍得打皇妃,在掐住皇妃握菜刀的手以后,阿武的拳头停留在皇妃的脸蛋还有一公分的时候,阿武说:“你看,你打不过我,就别试图跑了,也别试图偷袭我了,我会伤心的,我要洗衣服了,你赶紧做饭哈,真有点饿了。”

  画风转变的太快,快到让皇妃还处在懵b状态中。

  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眼下的阿武应该是恼羞成怒的状态,阿武非但没有急眼,反而给你整一出小委屈的表情这让皇妃非常无奈。

  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起来。

  真他ma有一种拳头挥在棉花上的感觉。

  硬的不行,咱就来软的。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吃饭的时候,皇妃变了一个非常好的态度,主动给阿武夹了一块水煮肉片:“尝尝好吃不,我亲手做的呢,它混合着大米饭吃,老香了!”

  “你做的肯定好吃。”阿武兴奋的不成样子。

  “武哥,你看你人这么好,干嘛非要死捆着我不放呢,这样呗,你放我回去,我给你介绍个比我还漂亮的姑娘当媳妇行不?”皇妃开始转变策略,这样的人就跟隋唐英雄传里的李元霸一样,没有人能打过他,但是智商差了一截。

  “不行,我就看你长得好看,没有任何一个姑娘比你好看,你是我长这么大见过最好看的姑娘了。”阿武特坚决的摇头。

  “哎呀,其实我长得也不好看,口臭,咬牙,放屁,睡觉打呼噜,身上还黑。”皇妃开始扯犊子……

  “没事,我不嫌弃,而是我看你大脖子那里挺白的呀,并且我感觉你好像在忽悠我,我一个兄弟就是口臭,跟他说话总能闻到嘴里的异味,但你说话是清香的,所以你肯定在骗我。”

  得,也不是很傻……

  “感情这种事得两情相悦,我真的不喜欢你啊,你强留我也没用,强扭的瓜不甜,真的,武哥你人帅,还贴心,回头我给你介绍个大明星给你当女朋友行不行,肯定比我好看,我发誓。”皇妃为了怕他不信还特意举起三根手指头,学着我以前经常忽悠她的话说:“我对灯发誓,肯定给你找个比我好的女朋友!”

  “再好的女人我也看不上,我就要你,嘿嘿。”阿武是个死脑筋,认准的事就是认准了,这让皇妃非常头疼。

  到底她ma该怎么办呢,皇妃愁死了。

  哎,有了!

  “你真想娶我啊?”

  “做梦都想。”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听过吗?你要是真想娶我,是不是得见见我爸妈啊,不见我爸妈,这婚怎么结啊?没有父母的祝福,婚姻是不幸福的。”

  “可是我怕你爸妈不让你嫁给我怎么办?”

  “不会呀,感情是自己的,我的青春我做主,他们不会干涉的。

  “不行,我怕你跑,还是等到咱俩结完婚以后再见你爸妈吧,到时候给你补办一个婚礼也行。”

  “那……那最起码得让我给我爸妈通个电话吧,让他们知道是死是活才行啊。”

  “这个无所谓吧,他们要是以为你死了,我就省心了,说实话,我还真挺怕见你爸妈的,咱俩在台w这个地方消停的过一辈子,谁也不知道,不是挺好的嘛。”

  “……”皇妃是让这个天真的二逼给打败了,终于使出了杀手锏:“那我问你,咱俩结婚的话要不要宝宝?”

  “当然要了,我最喜欢宝宝了,我还得给我们家传宗接代呢。”

  “那我再问你,假设咱俩有了宝宝,忽然有一天被别的男人给拐走了,然后还不让咱俩见她,你会怎么想?”

  “这……”

  “你将心比心的想一下,我都说了我不跑了,也不说别的,就是想给我爸妈报一个平安还不行吗?”

  “当然得报个平安了,但是我怕你骗我,我得问问我哥。”

  “哎呦,你都这么大了,啥事都得问你哥,你是不是个老爷们啊,怎么一点自己的主见都没有呢。”

  “我有主见,但这事不好说,我必须得问我哥。”

  “得,你别问你哥了,我不想打了。吃饱了,我要睡觉了。”

  皇妃要疯掉了,这阿武要是问他哥了,阿文肯定就知道自己惦记逃跑的事了,到时候打草惊蛇就不好了。

  并且问也是白问,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让自己打这个电话的。

  怎么办,到底她ma该怎么办!!

  皇妃郁闷的直挠头,你个死张耀阳这都多久了,怎么还不来找我。

  ……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我跟潇洒哥也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身上的伤口每隔七天来换一次药,不能洗澡,不能剧烈运动,还是得靠养。

  但不用在医院养了,医院那种地方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一整就听到谁谁谁死了,谁谁谁家亲属在医院嚎啕大哭。

  哎,人这辈子呀,千万别吹牛鼻自己多有钱,进医院的那一刻都是穷b一个。

  每一个进了医院的人都会悟出这么一个道理,挣多少钱都他ma是次要的,有一个好的健康身体才是重中之重。

  哪怕就是穷一辈子,也比有点钱一身病强得多。

  潇洒哥这个年就打算跟我一起过了,我俩回到家以后,一人在一个屋里。

  这天,潇洒哥没事就跑我屋里面说道:“我草,大夫开的药是不是比我多啊?我都打完了,你咋还有呢?”

  “……”我他ma没理这个傻缺,在我看来这个问题很无聊。

  “正经的,跟你说个事。”潇洒哥见我又不理他了,也收起玩笑话变得认真起来。

  “讲。”我耸搭着眼皮有气无力地看着他。

  “我怀疑那天晚上玩角色扮演的那个姑娘有*病,我这几天急急刺挠呢?你给我看看是不是得病了。”

  “你快点给我滚,我是大夫昂?还是我得过病啊?我哪会看这个。”我无比恶寒的当着自己的视线,生怕他的小牙签辣到我的眼睛。

  “我百度了,网上说得这个病都是尿尿疼长小包,我老害怕了。”

  “那不挺好的么,小包都长下面了,不长脸上了,万一脸上的包忽然就好了呢?是不,想开点。”

  “滚,他ma讨厌!人家这么正经跟你聊天,你就扯犊子是吧,我都害怕急了。”

  “你活该,叫你一天乱扯肚子,你他ma害怕去找大夫去,找我干什么,我懂个屁啊。”

  咯吱一声,我们听到开门的声音,紧接着潇洒哥穿上裤衩一脸惊慌失措的回过头,方柔拎着饭菜出现了,好奇的问道:“你俩在聊什么呢?”

  “潇洒哥他小……得病……呜呜呜。”我咧着嘴刚要说就让潇洒哥用手给我捂住了。

  他冲方柔嘿嘿一笑:“没什么,我俩就是探讨一下病情,你俩聊着,我回屋了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