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味儿从潇洒哥的手上传进我的鼻腔之内,给我弄得一阵干呕。

  “这小子病还没好,你快安慰安慰他,我先退了。”潇洒哥嘿嘿一笑,离开屋内。

  “怎么还恶心了呢,是难受吗?”方柔的小手有些凉意,在我额头摸了摸。

  “我是让潇洒哥那臭手给熏的。”

  “你们之前在讨论什么事呀?怎么听着那么激烈。”

  “呃……男人之间的话题不适合讲给你听。”

  “好吧,嘿嘿。”方柔捂着嘴傻傻的笑了笑:“对了,你的公司有没有打算造新星,做偶像组合?我昨天跟电视台的领导们吃饭,好多公司在做这样的事情,我觉得是个不错的商机,问问你有没有这方面的打算,如果有的话,我可以跟领导申请给你们公司留一个名额。”

  “像掏粪男孩那种?还是王撕聪那种博人眼球的出道女团?”

  “人家是tfboys,什么掏粪……”

  我这一看方柔也喜欢这三个小男生呀,就赶忙改口说:“你知道的我英文水平并不好,不是故意黑他们的,别生气哈。”

  “我没生气。”

  “你不是喜欢周杰伦吗,啥时候喜欢掏……踢扶爆爱撕了?”

  “你那大碴子味的英文水平我也是醉了。”方柔鼓着小脸颊:“我从来就没说自己喜欢周杰伦。”

  “袄,那就是许嵩。”

  “我更喜欢的其实是潘玮柏,潘帅!”

  “好嘛。”

  “正经的哦,有没有想法,电视台那边名额真挺紧缺的,我要是开口其实也得卖很大的人情。”

  “回头我问问丫丫吧,公司的事情是她在操心,我没怎么管。”

  “你的心思一直放在找尹恩妃身上了是不,哎。”方柔叹了口气:“说实话我挺羡慕丫丫跟恩妃的。”

  “怎么讲?”我拿起桌子上的一包烟就抽了起来。

  “恩妃消失了,却让你一直惦记去找她,而丫丫呢更像是跟你过日子的女人,一个掌管公司,一个打理生活,耀阳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招风呐。”

  “方柔哇,真的,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就没别的女孩夸我!足矣说明你眼里有智慧,跟一般的盲流子女孩不一样。”

  “嘿嘿,我纯粹是被你的幽默给迷住啦。”方柔捂嘴笑了笑。

  “你是不是还喜欢我啊?”我突然开口问道。

  “啊?”方柔一愣,没想到我问的这么直接,我低头扫了眼她的双手,正不安放的捏着衣服,似乎在思考这个问题怎么回答。

  在电视台千锤百炼的方柔面对任何突发状况以及各路人群的时候,无论说话,还是回答都是非常的得体,基本上不会出现任何紧张的感觉。

  但随着我今天的这个问题给她问的不知所措起来,我感到有些好笑。

  没等方柔回答,我又说了:“你先别着急处对象昂,等着阳哥有实力那天,给你们都娶回家,丫丫呀,皇妃呀,你呀,秦子晴呀,小仙女呀,全都娶回来,凑在一起打麻将怎么样?”

  “臭贫,不理你了。”方柔刚想回答嗯的时候,却让我后面的这些话给憋了回去,一看我是在扯犊子,瞬间不理我了。

  “哈哈,闹着玩呢咋还急眼了,哦对了,这个水杯是不是你用过的?”方柔不是丫丫那种随便能开玩笑的姑娘,有的时候我跟方柔说点扯犊子的话,她却很认真的在听,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好似我刚才说的掏粪男孩,本来是以开玩笑的口吻说的,结果方柔却以为我是很认真的在黑他们,简单点说就是幽默细胞太少,为人有点直。

  “啊,是我用过的,不过我给你带水之前已经将杯子洗过了,也消毒过了,很卫生的。”方柔抿着小嘴像是做错的小孩一样在跟我解释。

  “说那么多干嘛?”我笑了笑:“这个杯子你送给我呗?”

  “嗯,可以。”

  “行,谢了。”说完我当着她的面将杯子里的水给喝了,喝的时候透过一点点缝隙我特意观察了下她的表情,在微笑。

  又呆了一会儿,方柔对我说:“耀阳我先走了,手头还有点事要处理。”

  “嗯,你该忙忙你的,我就不送你了。”

  “没事你休息吧。”说着方柔从兜里拿出一小叠钱给我:“你住院的时候我的卡锁了,没取出来钱,等着你在出院的时候我恰好忙,尴尬,你拿着买点好吃的啊。”

  “停停停,你在搞什么?给我钱?啥意思?”

  “就是……”

  “你快拉倒吧,方柔你把钱赶紧给我拿回去,我多的话不说了,就一句,你听好了,我不希望咱俩之间那最纯粹的友谊让你在社会上所学的那一套给玷污了。”

  方柔一愣,随即将钱收了回来:“好嘛,你别生气,回头给你买好吃的。”

  “这才乖。”

  看着方柔离开后,我长长的叹了口气,就连方柔这种不韵世事的小姑娘都已经开始用钱来维护我们之间的友谊了,不觉得悲哀吗?她都这样了,社会上还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

  金钱能很好地维护友谊,但也很轻易的毁掉一份友谊。

  比如这次他给你随礼了,下次他办事你没随礼或者少了,或者在某件因为钱的事上差事了,两个人的关系轻而易举的就断掉了。

  与其这样,不如让我们的友谊变得更纯粹有些。

  这辈子除了方柔结婚,生孩子,办学子宴我能给她拿钱外,其它一律不用钱打交道。

  哪怕我求她办事,她找我办事,我们之间的谢谢有时候仅仅是一句话,一个微笑,甚至坐在一起吃顿饭就可以解决的,这样的友谊岂不是更好?

  待到方柔离开后,我从床上坐起来,看着这个杯子想了想顺手就给垃圾桶里了。

  另外一边,沈浪跟沈梦瑶兄妹俩站在楼下,沈梦瑶手里拎着补品,表情还是有些别扭:“哥,我还是不想上去。”

  “妹妹,当初爸妈骗你也是为你好,我们只是想让你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坠机事件的发生确实不幸,救你的也确实是张浩而不是王潇,可是告诉你了又能怎样,只会让你们的生活过的不愉快。”

  “可是隐瞒我我就过得愉快了吗?一个连我生死都不顾的人这样的男人值得依靠吗?”瑶瑶吼了起来,眼圈募的就红了,如果有的选择,谁愿意离婚?如果有的选择,谁愿意顶着勾引小叔子的名声过日子?

  “当时的情况是别人都以为你死了,而他正在事业演讲的关键期,所以才晚来那么一会儿的,我想当时换做谁,都会那么选择的。”

  “放屁,为什么张浩就来了,当时王潇跟张浩竞争的,他张浩能直接放弃第一时间来找我,身为我老公的王潇他不能来!!就是那么几分钟,我才活了下来,如果都是你们那想法,今天在这个世界上也就没有我了!!”这是瑶瑶心里上的痛苦,每每说到这件事的时候她总是会很难受,甚至情绪崩溃。

  沈浪心疼的将妹妹拦在怀里:“好妹妹,是我们的错了,我们的出发点也是为你好,理解一下吧,父母年纪大,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今天起来他们没事,没准明天起来就再也睁不开眼睛了,你也跟家里赌气那么多年了,父母不知道在家偷偷的哭了多少次,每逢过节过年的时候,我们一家人在家里其实是没有一个是开心的,桌子上的饭菜全是你喜欢的,想找你,都不敢去找你,心里对你有愧,这些年来,爸妈的日子过得并不好。”

  “哥我就是委屈!”

  “嗯嗯,知道你委屈,但你现在过得不也是挺好的么,王禹是个好男人,知道疼爱你,我们也放心,走吧,进去看看吧,爸爸见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嗯。”

  “爸,你看我带谁回来了。”一进屋沈浪就抻着脖子喊道。

  沈靓坤坐在原地并没有动弹,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爸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带谁回来了。”沈浪兴奋地又说了一句。

  “你能带谁回来,带不回来瑶瑶就不要跟我说……瑶瑶!!”沈靓坤耸搭着眼皮随口说道,紧接着看见瑶瑶后猛地从椅子上窜了起来,激动地抓着沈梦瑶的胳膊:“女儿,你回来看爸爸了。”

  沈靓坤,当年东北最出名的大混子,外号沈三爷,绝对是大咖级别的人物了。

  如今早已没有了当年的神气,整个人更像是一个等待孩子回家的矜寡老人,尤其那副硬朗的身子早已不复当年,刚才走过来拥抱自己时的那步履蹒跚,以及瘦骨嶙峋的身板让瑶瑶忽然意识到,自己的爸爸确实老了。

  在瑶瑶的印象里,爸爸还是当年那个如山一样的男人,那个从小就百般疼爱自己,将自己抗在肩膀上骑耿耿的男人,那个从来不重男女轻女,反而重女轻男的男人,真的老了,转眼间,已经沧海桑田,满头白发。

  瑶瑶声音数度哽咽,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爸!女儿不孝!”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