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爸爸对不起你。”

  老沈抱着瑶瑶,父女俩痛苦起来。

  印象里,自己的爸爸好久没有见过他哭了。时间久到记不清上一次他哭的时候是什么了。

  “瑶瑶妈下楼,女儿回来了!”

  片刻后,沈浪见他们父女俩温情的差不多了,便给他俩从地上拉起来,紧接着沈靓坤就兴奋的冲楼上喊了一嗓子。

  瑶瑶妈也是好久不见瑶瑶了,见到瑶瑶后的大致场景跟刚才沈靓坤如出一辙,唯一不同的是,瑶瑶妈激动地跑去菜市场给女儿买了一大堆一大堆好吃的,全都是她爱吃的。

  这一天,还没到过年,一家人却比过年的时候更高兴!

  瑶瑶妈兴奋的在厨房哼着小曲炒着小菜,瑶瑶多次想要帮忙都让她妈拦住了:“坐在那陪你爸爸唠唠嗑,吃点零食就好!”

  即便已过半百的瑶瑶在妈妈面前仍然只是个孩子,瑶瑶不禁热泪盈眶,这种有妈妈在的感觉真好。

  沈靓坤夫妻俩已经很老了,老到看人都需要带老花镜了,头发全是白的。

  沈靓坤一直抓着瑶瑶的手,那是咋稀罕都没够呀,就跟小时候一样。

  瑶瑶也忽然意识到,天底下最亲的还得是家里人。

  “给小禹打电话叫过来吧,一家人一起吃顿饭,沈浪给你媳妇也叫过来,咱们一家人好久没聚在一起了。”

  “好,我这就打电话。”沈浪兴奋地跑去给他媳妇打电话。

  而瑶瑶却是摆摆手说:“小禹回他爸那边了,等我回头给他打电话,让他初二过来吧。”

  “行,你也别走了,就在家住着,一直住!!”

  瑶瑶笑了:“爸,这次我回来我也不气你了,我还是你的好女儿。”

  “哈哈,舒服!”沈靓坤开心的大笑起来:“我的宝贝终于原谅我了。”

  沈靓坤这个年纪还管瑶瑶称作是自己的宝贝,足矣见他们父女之间的感情有多深。

  “爸爸抽根烟行不?”沈靓坤拿起一根雪茄冲瑶瑶问道。

  “爸,我给你点。”

  “嘿嘿。”

  这时,挂了电话的沈浪走到沈靓坤面前抱怨道:“爸你啥时候能对我有对我小妹一半的态度,我做梦都得笑醒!”

  “你做梦不尿床就是好事了。”心情大好的沈靓坤难得开一次玩笑。

  “哈哈。”瑶瑶大笑。

  “爸,越老越不正经了!”

  “是我不正经还是你不正经啊?”沈靓坤裹了口大雪茄,惬意的吐了一口,那一举一动尽显江湖大佬的风范:“沈浪,我听说你最近不太老实呀。”

  “我怎么就不老实了,成天打理公司,忙前忙后的你别一见到我就说我啊,妹妹回来,今天挺高兴的日子。”

  “你妹妹回来是挺高兴,但我平常也抓不到你,电话打过去没两句就挂了,我告诉你,你可千万别跟三合会的人砰,那是百年老帮派了,你碰他们找死一样。”

  沈浪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瑶瑶冲她眨了眨眼睛,瑶瑶则是咧嘴一笑,一副我可不替你说话的架势。

  沈浪没招,就说:“我没找三合会的麻烦,您的宝贝女儿的干儿子的未婚妻丢了,我查出是让三合会的人给抓走了。”

  “什么玩意,说的啥啊,把舌头给我屡直了好好说!”沈靓坤对待沈浪的态度那明显就不一样。

  小的时候同样是犯错,沈靓坤会抱着瑶瑶哈哈大笑,然后又买这又买那,最后给姑娘哄开心了,在给她讲道理,若是瑶瑶妈凶她两句,沈靓坤则会抱着瑶瑶一起“打”她妈妈,替她出气,要啥买啥,一个眼泪就给沈靓坤治的服服帖帖,宠的简直要上天了。

  而沈浪但凡嘚瑟一点,沈靓坤一个大脚丫就踹上去了,整的沈浪小时候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他亲生的……

  “你女儿有个干儿子叫张耀阳,就是张浩的儿子,这事你知道吧?我记得他还管你叫过姥爷呢,以前在鹤g的时候你们通过话,而张耀阳有个未过门的媳妇处了七八年了,眼瞅着要结婚了,得罪s海的一个大佬让人给抓走了,经过我的调查抓走她的人是三合会的。”沈浪也很幽默,没有说瑶瑶,而是说你女儿,间接的像他们表明瑶瑶是你亲生滴,偶不是!

  “嘻嘻。”瑶瑶嘚瑟的抓着沈靓坤的胳膊一脸炫耀。

  “怎么样人找回来了吗?”沈靓坤脸色缓和不少。

  “三合会遍布全z国,想找一个人谈何容易。”沈靓坤叹了口气:“有一种大海捞针的感觉。”

  “你是不是傻,我真不知道自己英明一世怎么生出你这么笨的儿子!”沈靓坤说:“张耀阳得罪的是s海的高官,而那个高官找的三合会的人给张耀阳的未婚妻抓走了,所以抓走他们的人肯定不是底层的小混混,要想找他们,直接去台w的总部找他们高层领导人要人不就完了么!”

  沈浪一愣,猛地一拍大腿:“我草,我怎么没想到!”

  “就你这脑子成天想的就是女人。”沈靓坤颇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爸也不能这么说,我哥这几天对家里的企业还是尽心尽力的,做的还是很不错的。”瑶瑶说了一句。

  “哎,你看还是妹妹了解哥,哥没白疼你。”沈浪满意的看了眼瑶瑶,嘚瑟的说道。

  “你不知道你哥多完蛋,这要是我接受这么大的产业起步,做的肯定比现在牛逼多了,这么多年了,要说发展也没发展,还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晃悠,现在国外的通道都打开了,不想着给势力往外扩张,就闷在家里守着那点玩意,一点志气没有。”

  “爸,我也想啊,但是没机会啊,现在不仅没办法发展出去,有消息说三合会那边要来咱们s海分一杯羹。”

  “那你是怎么想的?”沈靓坤浑浊的老眼里忽然冒出一道精光。

  “当然是给他们撵出去了,s海只能是咱们老沈家的地盘,不允许外势力过来,爸,你放心,对方就算是三合会的人,想要强插一脚进来,也不行。”

  “打,你能打得过三合会?人家分分钟团灭你。”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他们敢来,我就敢干他们!”

  “看看,就你哥这脑子,咱们沈家算是毁他脑袋上了。”沈靓坤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怎么呢?”

  “精武英雄陈年,霍元甲那个年代,不仅r本人来侵占我们s海,就连法租界的人也过来,而人们当时的想法是什么?你们兄妹说说。”

  “当然是给入侵者撵出去了,这还用说么!我们自己的地方绝对不允许外人进来,以前我们装备不行,干不过他们,但现在论黑白两道,他三合会在台w是牛逼,名声也硬,但在s海,跟我们砰它始终是个弟弟!”沈浪开口说道。

  “瑶瑶,你说呢?”沈靓坤又将目光看向瑶瑶。

  瑶瑶略微思考一下:“我明白了,哥,咱爸的意思是,在那个年代,我们要做的是将入侵者给赶出去,因为他们老欺负我们呀,但现在不是那个年代了,当年侵犯我们国j的八国联军,现在有难了,上头领导人为什么主动上杆子给人家捐钱呀?美国金融危机,咱们国家借给他们八千亿美元,并且中g还耗资1288亿人民币帮助尼日利亚修建铁路,在我们那么多贫困山区还未解决的情况下,咱们为啥还要拿钱帮助他们呢?还是那种没事就要琢磨研究干我们的国j呢?”

  沈浪一愣:“我草,你肯定是爸爸的亲女儿,老爸问咱俩问题呢,你怎么也考起我来了,有话直接说。”

  “简单点说,现在是一个利益为主的时代,讲究的追求的是互赢时代,而不是闭关锁国,想闷声发大财,他们三合会想要来s海,ok,哥,你跟他合作嘛,这样一来,我们的势力也能发展到台w那边,这样下来不就是双赢喽,爸,我说的对不。”

  “还是你聪明!”

  瑶瑶能够身受沈靓坤的喜欢不是没有原因的。

  “可是台w那种小岛能跟我们这边比吗?”

  “人家在经济上并不输给你s海!”

  “事是这么个事,回头我好好研究一下。”沈浪也觉得沈靓坤说的有道理,虽然有点小亏,却是可以值得一坐。

  “你不说我外孙子的未婚妻让那边给抓走了么,正好这就是个机会,你直接带队去台w三合会,找他们的高层领导,直接给我要人,那么谈合作的机会也就来了。”沈靓坤精明无比的说道。岁月带走他的是一身锋芒,留下的积淀的却是无尽的智慧。看破了人间百态,返璞归真那一刻,他就是最可怕的对手。

  “咱们之前跟三和会没有过合作,甚至在生意上都有冲突,怕就怕这次去了会碰壁,我想还是等他们主动来找咱们合作比较好。”

  “等着来找你?我外孙那媳妇不得有危险吗?这是其一,你要知道,大丈夫能屈能伸,你今天低头给他点烟,不是咱们服软,而是告诉他,你抬起头看看给你点烟的这个男人长得什么样!”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