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浪皱起了眉头:“您的意思是让我以张耀阳这件事为突破口去试图寻求与三合会合作。”

  沈靓坤点头道:“是。”

  “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运作。”

  “不急。”沈靓坤摆摆手说道:“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你主动上门那不是勤等着让人宰你吗,你先做一个详细计划给我看看,我说可以了,你再去。”

  “我是没问题,可是……”沈浪将目光看向瑶瑶。

  “爸,晚去一天我担心那个姑娘会……”虽然沈梦瑶支持的是丫丫跟我在一起,但这并不妨碍她救人的决心,感情是一回事,人命可是关天,这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不要担心,他们抓走那个姑娘如果想用她来威胁什么,你们早就该得到消息了,一个多月过去了,如果那名姑娘出事了,那就是真的出事了,如果那名姑娘没出事,就证明他们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咱们先静观其变一下,既然知道那个姑娘被三合会带走了,不管是死是活,我们都是需要一个说法的。”

  沈浪眯着眼睛想了下,立即站起身说道:“爸,我就不陪你们吃饭了,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沈靓坤不忘嘱咐他:“记得,最好的局面是共赢,合作可以,但也要提防对手,如果有机会。”

  “如果有机会,我会吞了他。”沈浪没等沈靓坤说完,嘴角微微上扬挺自负的说道。

  “分寸自己拿捏。”

  沈浪点点头,忽然感觉自己前途一片开朗。

  沈浪自从接手他父亲的这一个大摊子以后,所有的压力几乎全都放在他一个人身上,外面都在传他就是一个太子爷,没什么牛逼的,不过就是有个好的老爸而已。

  而他虽然改变不了自己就是太子爷的身份,但也想做出点成绩回报给他父亲看,打脸那些质疑他的人,尤其是公司里的那帮元老。

  沈浪能明显感觉到,他们之所以还听自己的话,完全是看在他父亲那一辈的面子上,一旦他父亲没的话,真有可能镇不住那帮老家伙,沈浪必须要培养自己的势力才行,他渐渐地眯起了眼睛,心里开始盘算着。

  ……

  家里,我跟潇洒哥各自躺在床上漫无目的的玩着手机,前几年我没啥事的时候还能看会小说打发打发时间,随着一点点长大,网络小说基本告别我的时代,取而代之的是手机上的各种直播,看着他们一个个装疯卖傻的取悦观众,有时候我也会跟着哈哈一笑。

  人活着,有时候很简单,可以笑得没心没肺的时候,干嘛非要虚伪的装忧郁,玩深沉呢。

  小的时候我们可以没心没肺的笑着,长大后为什么连这种笑都变成了一种奢侈?

  正当我看一个主播忽悠一些人傻钱多土豪哥在刷礼物点关注的时候,丫丫一如既往的出现了,每一次她出现都是那种风风火火的样子。

  我房间的门噗通一声让她给推开了,然后迅速的跑到我身边,脑袋凑到手机跟前看了看,就好似要抓我什么把柄是的,同时嘴里快速的说道:“又偷摸在家看小电影呢是不?”

  “看个毛线,看她们直播呢。”

  “哎,都是一群疯子傻子有啥可看的,你看看我。”迟小娅瞪着大眼睛扑棱扑棱的冲我眨了眨。

  我跟她对视几秒钟,然后闷闷的说:“我感觉还是看手机有意思……啊……我草……拿走!!”

  我刚想拿手机继续看的时候就感觉一双超级冰凉的小手放在我肚皮上这给我冻得……身体直接就蜷缩起来。

  “哈哈哈。”丫丫很开心的大笑起来:“东北这天太他ma冷了,戴手套都冷,寒风刺骨的。”

  “净扯,就上个楼的功夫给你冻成这样?”按照丫丫这种大小姐出门就算不开车也得打车吧,打车到楼下直接进楼道然后走进我家,怎么可能小手这么凉,我严重怀疑她是故意祸害我的。

  “你个没良心的,看看外面,冰雪封天,别说出租车没有,连个人都没有,我都来看你,你说我好不?”

  丫丫的话让我愣了愣,想着之前方柔进屋的时候刻意在客厅呆了会才进我的卧室,想必她是因为身上凉气比较多,怕带进屋内对我有影响,所以才在客厅呆了会,并且可能已经听到我跟潇洒哥之前那不堪的对话了吧。

  “喂,愣什么神呀跟你说话呢。”丫丫的小手从我肚子上抽开在我眼前晃了晃。

  “啊?哦。好。”

  “好个鬼啦你,就知道敷衍我。”

  再次看向窗外,可不嘛,白茫茫的一片,这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下了,依稀还记得皇妃对我说的那句话,趁着下雪之前去一趟乞丐村。

  皇妃……也不知道你现在过得怎么样。

  丫丫唧唧喳喳的话很快便打破我的思绪,她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水杯:“呐,你个死变态不是愿意用别的小姑娘喝过的水杯喝水嘛,你喝我的。”

  “那是方柔给我的,我当时吃咸了就喝的水,根本没想那么多。”为了让丫丫相信我的话,我指着垃圾桶说道:“你看水杯已经让我扔了。”

  丫丫低头扫了眼水杯,脸上逐渐噙着满意的笑容:“这是怕我生气才这么做讨好我的吧?只是你这样做,方柔会多么伤心你有没有想过?”

  “我跟她只是朋友而已。”

  “但你这样做很过分的,刚才我可是看见方柔顶着寒风大雪一个人走回家的。”

  “啊,她也走的来的?”

  “不然呢,我俩就是前后脚进来的,我看她来了,我就特意在下面等了会,差点给我冻成冰棍。”

  丫丫确实跟方柔前后脚一起来的,只不过丫丫在见到方柔满脸欢喜的来找我之后,丫丫就没选择上来,她怕尴尬。

  要说我俩之间的这段感情最开始还是源于方柔,本来丫丫只是为了替方柔出气才来追的我,没成想最后真的爱上我了。

  感情这种事是一件很玄妙的东西,说不出来它的对与错,爱与恨往往就在一瞬间。

  丫丫看得出来,方柔那颗死去的心重新活了起来。

  “那我能怎么办,我总不能将自己喝过的水杯在还给方柔呀,就像你说的,那不是属于间接性接吻了么。”

  “哎呦,我的话你啥时候这么听了?”

  “你的话他一直都很听。”潇洒哥贱贱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并且低头扫了眼垃圾桶对我说:“为了讨好丫丫去伤害方柔的一片苦心,过分,太他ma过分了。”

  “我滚你丫的。”抄起枕头下的袜子嗖的一声奔着潇洒哥的面部砸了过去,后者完美的一个闪躲,脑袋咣的一声撞门上了。

  “哎呦我草,这破鼻门啥时候开的。”

  丫丫吐了吐舌头,嘿嘿笑道:“不好意思哦,刚才我忘记关了。”

  “该,活他ma该。”我特解气的说道。

  “呐,喝水。”丫丫看着我俩闹了一会儿,自顾自的接了一杯水递给我,并且说啥要看我喝进去。

  “又喝水……”我现在已经对水有了很深的恐惧症,并且是丫丫递过来的水更是感到惧怕。

  丫丫哈哈一笑:“这次不会逼你喝那么多啦,就一口就好。”

  “好吧。”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咕咚咕咚喝了两口。

  “好喝吗?”

  “水又不是饮料,就那玩意呗。”

  “你不说方柔的杯子上有淡淡的清香吗,我这水杯有啥味儿没?”

  我凑在杯子上闻了闻,然后特茫然的说:“没味啊。”

  “哼,失望。”丫丫泄气的说:“我特意在杯口处舔了一大圈,上面沾满了我的口水,没有少女的味道吗?”

  “呕!玩的这么埋汰吗!”

  “哈哈,是啊!”

  “不好意思,哥不嫌弃你。”说完我更埋汰的在杯口舔了n圈。

  丫丫丢给我一个大白眼:“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比你更贱的男人了!”

  “你怕是忘了一个叫曾小贤的男人!”

  “你也看爱情公寓哦,你说会出第五部吗?”

  我跟丫丫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起来,似乎跟她在一起你的话题就会不自觉地变得多了起来,即便你不想说话的时候,她在你耳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完了总有那么一句你想接下去的话……

  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丫丫将地上垃圾桶里的垃圾袋给捡起来,并且直接给系上,她说要是方柔万一回来了看见我给她的水杯给扔了,整的挺不好的,丫丫想的还是挺细腻的。

  开门后来的人不是方柔而是沈浪,沈浪夹着大包,浑身都是雪,丫丫拦住奔着我这屋就要进的沈浪:“哎,把脚跺一跺昂,都是雪,给屋踩埋汰喽,你擦昂?”

  沈浪愣了愣,哈哈一笑:“迟小娅?”

  “嗯?”

  “我是沈浪,瑶瑶的哥哥,她总跟我提起你,闻名不如见面哈。”沈浪说着还主动伸出手要跟丫丫握一握呢。

  “男女授受不亲,握就算了,既然是沈阿姨的哥哥那就进屋吧。”

  “呦,瑶瑶这么好使吗,这我就可以踩了?”沈浪有些好笑的问道。

  “沈阿姨的哥哥那必须好使啊,进屋。”丫丫招呼一声后,紧接着开了潇洒哥卧室的门冲其喊了一句:“别再那猥琐的看小电影了,出来把客厅的地给拖拖。”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