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潇洒哥挺无语:“听你刚才说的那么潇洒自然,我以为你要拖地呢,弄了半天是我呗!”

  “我又不在这里住,你拖地是为了给我制造好的舒适环境还是给你制造的啊?”

  “张耀阳也在这里住,你咋不让他拖呢?”

  “他受伤了啊,都中枪了!”

  “大姐,他中一枪,我中三枪,三枪,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好像比他严重!”

  “你不他哥么,照顾他不是应该的么,赶紧的袄,别说我踢你。”

  潇洒哥乖乖的拿起拖布,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拖着地:“我之所以拖地不是怕你踢我,完全是看在我是他哥需要照顾他知道吗?”

  “嗯嗯,我相信了!”

  “舅!”我礼貌的喊了一声。

  “哎。”沈浪应了一声:“身体怎么样了?”

  “啥事没有!”

  “年轻就是好,伤的快好的也快呵呵。”

  我知道沈浪来找我并非是与我唠家常的:“舅是不是有皇妃的消息了?”

  “谁?”沈浪眉毛一挑显然没反应过来。

  “就是尹恩妃。”

  “有了基本上的方向,不敢说百分之百确定,也差不多了。”

  “她在哪儿。”我立即坐了起来。

  “你别激动,听我说,这也是我今天来找你的目的,抽烟不?”

  “抽。”

  沈浪不急不慌的从兜里拿出一盒玉溪甩给我一根,自己也叼了一根,别看沈浪现在这个地位,一般不再重要场合,没人抽中华以及更好的烟,平常我们都是拿玉溪,大云过日子的。

  “今天我们谈了一下你的这个事,尹恩妃那个姑娘是被三合会的人带走了,这是非常准的消息,但是生死不明。”沈浪见我浑身一哆嗦,连忙宽慰我说:“我也不跟你唠虚的,有句话说的好,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咱先不管她是死是活,咱直接跟他们要人就完了!”

  “好,回头我找找我健洲叔看看能不能派警力跟我们去要人,我就不信他三合会混得在牛逼也不害怕警c!”

  “不行,警c不是你们家开的,不可能去帮你要人,其次那边是台w省,他们一直在搞台独,你懂得,让警c去找人根本不靠谱,这事还得靠我们自己。”说完沈浪便看着我。

  我看着他焦急的说道:“舅哇我都急死了,您就甭跟我卖关子了好吧,咱有啥直接说行吗!”

  “行,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直接说,咱俩直接用沈家的名义去三合会要人,我不信它不给!”

  “好,就这么说定了,走!”说完我就要下地穿衣服,救皇妃的事一日都不能耽误,皇妃长得那么漂亮,就算之前他们没有碰皇妃的歪心思,但时间久了,天天看着皇妃这倾世容颜,怎么可能不动心?这种事情不能想,越想越慌。

  “你淡定点行不行,你那女朋友要是出事早就出事了,要是没出事现在也不会有事。”

  “舅咱都是男人,我问你,你天天看见一个绝世美女你能忍住不上吗?”

  “这……你小子。”沈浪被我问的哑口无言。

  “咱都是男人,咱们比女人更了解男人,对吧,皇妃那么好看,他们要是没杀害她,我真的担心给她抓走是为了……”说到这我已经无法继续说下去了。

  “谁说男人天天面对美女就忍不住了,你不也天天见我们家丫丫吗,你不也忍住了吗?”潇洒哥拿着拖把杵在门口说了一句,旁边的丫丫将胳膊搭在潇洒哥的肩膀上正一脸同仇敌忾的看着我。

  “你俩给我上一遍去,啥事都有你俩。”我烦恼的对他俩摆了下手。

  “咱说的是事实好嘛,耀阳你别杞人忧天,兴许人家好吃的好喝的供着她呢,你在家着急上火的多不划算。”

  “那是你没丢,你要是丢了我在也家镇定自若的话,你什么心情?”我瞪着眼珠子向丫丫吼道。

  “我他ma丢了你也不带心疼我一下子的,你个王爸赌子。”不知道为啥丫丫急眼了,对我就开骂。

  “走走走,舅咱俩现在就飞台w,需要办什么港澳通行证不?”

  沈浪噗嗤一声就笑了:“瞅给你猴急的,咱们不得把计划做好了再去袄,贸贸然的过去你能找到三合会在什么地方不?我说我是沈浪人家认识我不?大过年的咱俩去台w要饭去昂?”

  我顿时泄了气:“那怎么办啊,我心里急啊。”

  “你的心情我能了解,但急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坐下来听我说,咱俩去要人,必须以沈家的名义去要,但你不是沈家的人,怎么办。”

  “我怎么不是沈家的人,瑶瑶对于我来说就是亲妈一样的存在!”

  “好,既然你说你是沈家的人,那你以后会为沈家做事吗?假如我今天帮了你,以后你会帮我不?”

  “肯定会!”

  “话别说的太早,我的意思是以后你跟着我,干吗?”

  “啊?”我瞬间愣住了,没想到沈浪是这个意思。

  我能跟他吗?跟他岂不是等于混社会了?我有我自己的公司要开,我的人生轨迹也很简单,潇洒,自由,赚足够的钱,守着老婆,再生一个姑娘,人生足矣。

  但要是跟着沈浪,无异于给他打工一样,危险性大不说,人家说啥我就得干啥。

  一个闲云野鹤习惯的人给别人打工,真的做不来。

  我能拒绝吗?万一拒绝了人家不带我找皇妃,届时我又该怎么办。

  一瞬间我犹豫了。

  “肯定不能跟你混啊,你是黑社会大哥,耀阳就是一普通社会底层臭屌丝小青年,跟你混,我怕他最后坐牢。”我还未开口,丫丫便抢先开口了。

  我晕,这个臭丫头,说我是社会底层的小青年我都认了,非得说我是臭屌丝小青年,这是得有多烦我。

  “我没懂你的意思。”沈浪笑了笑,解释道:“我出身在黑社会世家并不假,但现在是什么世道了?法制社会,我们已经不是那个拎着砍刀,一言不合就打杀的帮派了,我们做的是正经生意。”

  “拉倒吧,你忽悠三岁小孩子行,可别忽悠我们。这耀阳还没加入黑帮呢,没事就舞枪弄棒的,这要是跟你沈大哥混,不得端着AK47突突人家老美去昂?告诉你袄,我说啥不带同意的。”

  “请问你们的关系是?”

  “我们就是好朋友的关系,但我说话张耀阳他就得听!”在是非对错上,丫丫的立场就会异常坚定,这是任何人都动摇不了的事情。

  沈浪疑惑的将目光看向我,而我却没吭声,直接将头低了下去。

  “咱俩单独聊聊吧。”沈浪开口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单独聊?不行,我也在这,听听你俩聊什么,潇洒哥你回屋睡会觉去。”

  丫丫一声令下,本来还想听会热闹的潇洒哥顿时委屈的撇撇嘴,心不甘情不愿的回屋睡觉去了。

  潇洒哥天生混社会的人,他巴不得想跟沈浪这种人混呢,只要我点头我跟沈浪混了,那么潇洒哥自然而然的也会离开秩序公司跟我去沈家。

  但我要是拒绝了沈浪,那么潇洒哥虽然不情愿,仍然也得在秩序公司跟我虚度光阴,纸醉金迷的活着。

  “她能做主吗?”沈浪冲我问道。

  “不用问,能!”丫丫霸道的坐在我旁边:“耀阳他现在一心就惦记找皇妃,很多事都不过脑子,我得帮他把关。”

  “行,既然你能帮他把关那咱就坦诚不公的唠唠。“沈浪坐在床角那,也不看我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迟小娅:“我们去台w三合会要人,耀阳必须要是我的人才可以,而非纸上谈兵,因为这不单单是去了就能将人要回来那么简单,甚至说里面还会涉及到一些合作,而后面一旦对方发现耀阳不是我们沈家的人,他们可能会翻脸。”

  “停。”丫丫打断沈浪的话:“好像我们也叫你一声舅!说话走点心,一旦我们将人要回来,别说他三合会翻脸,就是真干起来,沈家也不会怂的,到时候高兴不高不行,翻脸不翻脸都是你们这些大佬一句话的事,这个不是让耀阳加入你们黑社会的理由。”

  “行,说白了就是我想用他,我现在身边没人可用,准确的说没有可以值得信任的人可用,耀阳想要在s海发展,做公司是一方面,在加上我的这层关系以及王威那条线的话,能够让他如虎添翼,而我需要的就是耀阳以及潇洒他们这批有冲劲肯干的年轻人,来当我的势力,说实话我挺难,公司里的那些元老都不服我,我需要改朝换代,建立真正属于一批我的人,所以与其说我是帮主耀阳,不如说我是爱才,我们互相扶持。”

  “互相利用吧。”

  “说利用这次就远了,毕竟我培养谁都是培养,能够培养我妹妹最得意的孩子,我也很高兴,况且……实不相瞒,你舅我年轻时追求过杨彩,虽然没成功,却是我的人生中一件不小的遗憾,我感觉带着我当年女神的儿子闯社会,会更有一番成就感!并且我也说过了,现在我们也都是正经做公司,虽然文化知识不如那些大公司,但我们有钱,有手段,我们可以雇那些有文化的人,就好比耀阳刚做秩序公司时那样。”

  “只不过唯一的代价就是耀阳有可能帮你做一些不光彩的事对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