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他现在做的那些事情也不光彩。你给王威做也是做,跟着我做也是做,没什么不同,我都抛开咱们之间有亲情关系这一块不谈,我个人真心很欣赏你。”沈浪笑了笑:“我先小人后君子的说,你若是不答应跟我,我也会帮你,但我只能说尽力去帮你,而不是尽全力。”

  “这么说你好意思吗,亏我们还叫你舅舅!”

  “你们都好意思拒绝我,我有什么不好意思拒绝你们的啊。“沈浪的言语里充满自信,眼神带着狡黠,似乎已经吃定我了,他撕开腋下夹的黑色鳄鱼皮包,从里面拿出两千块钱:“这钱你拿着买好吃的,想好了给我回电话。”

  “我同意!”我快速的回了一句,不管是跟着沈浪做什么,眼下皇妃才是最重要的!没有任何事情比皇妃重要:“舅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在做,但我想现在就去皇妃,我等不了过完年了!一刻都不想等,哪怕就是她死了,我也要去找她。”

  “三天,不出三天你跟我去台w!”

  “好!”

  说完,沈浪便离开了,但他留下的两千块钱我却没有拒绝。

  他跟方柔不一样,他是长辈,给我的钱,我接的也是理所当然,完全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出了家里以后,沈浪将电话拨给瑶瑶:“小妹儿我刚跟迟小娅见面了,那姑娘确实很有你身上那股子劲头啊……”

  ……

  “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迟小娅插着腰挺生气的质问我。

  “……”我没跟丫丫犟嘴,怕挨揍,索性闭着眼睛装睡。

  “起来给我说话!!沈浪他是真真正正的黑社会,你是啥啊,好好地富二代太子爷不当,跑去跟沈浪混社会,你疯了吗。”丫丫粗暴的揪起我的耳朵,脸蛋气的超红。

  “沈浪现在是唯一一个能够带我找到皇妃的人吗。”

  “真的是智障!”丫丫气够呛:“沈浪那是忽悠你的,就算你不答应他,他也会全力以赴的帮你找皇妃,知道为什么吗?”

  “啊?”

  “只要有你干妈在,沈浪必将拼尽全力去找皇妃,而他刚才自己都说漏了,要去三合会找人合作,所以找出来皇妃必然也是在其中的事情!你觉得人家的事业重要,还是找你一个小小的女人重要,说白了,皇妃对你来说是个宝,对于那些高高在上连明星都包养的起的大佬们会在乎一个小小的女人吗?真的是笨到家了!!”

  我瞬间愣住,刚才我的脑子里想的只有怎么救皇妃,完全没考虑迟小娅说的这些事情,待到她说完我才感觉自己好像中了沈浪的计了。

  “你刚才为什么不跟我说这些?”

  “我他ma是不是直接替你拒绝了,我寻思等一会儿在告诉你,你看看你,就跟美女光着在床上等你上的,流着哈喇子就冲过去了!而且,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跟你干妈好,我跟你干妈关系也好,沈浪找你,没准是瑶瑶默许的呢,我能当着人家的面去使劲分析人家的心里吗,人家会怎么想我!”

  “你看吧,说白了还是怪你,你要是不想那么多,直接告诉我,我也不能答应他啊,真他ma是个智障。”丫丫快要气吐血的那种感觉:“对,你就别听我的,一辈子都别听我的,我走了。”

  丫丫哼了一声,拽着包就要走。

  “就这一次,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知道自己错了,便拉着丫丫的手挺认真的看着她,希望她能看见我眼里的真诚。

  丫丫扯了扯嘴角,看了我一会儿,美眸忽然暗淡下来:“算了,反正我们又没有什么关系,你不听就不听吧。”

  说完丫丫离开了。

  “咋走了捏,我还寻思晚上咱们喝点呐。”潇洒哥放下拖布追了过去。

  “喝你个大头鬼啦。”

  “丫丫你别生气了,我兄弟也是惦记我妹子才这样的。”

  “我没生气。”丫丫露出一个特勉强的笑容后,离开了。

  潇洒哥叹了口气,转身回到我的卧室对我说:“讲真的,丫丫这人你别看虎了吧唧的,她的话都非常的有道理,很聪明的一个姑娘,她说什么你真应该听,你没在公司那会,我们总是开会,每次听她说的那些都很有道理,她是个很矛盾的人,外表看着傻傻的,虎虎的,可内心却细腻无比,不信你仔细品……你这是什么眼神?”

  我斜楞潇洒哥:“你给我讲迟小娅呢?爸爸告诉你,我他ma十三岁就认识迟小娅了,我比你了解她,丫丫就是撅屁股要拉什么屎我都知道。”

  “是,你了解她为什么不听她的话?”

  “男人也得有点自己的主见,啥事我都听她的,那我成什么了?”我梗着脖子反问道,丝毫不肯承认自己就是错了。

  “问题你是错的啊,老话说的好,听媳妇的话跟党走,这一句话看似轻飘飘,但你要悟出里面的道理,就说明你长大了。”潇洒哥深沉的摸着下巴整了这么一句,让我一脚就给踹飞了。

  “等你有媳妇了在跟大哥说这样的话,满脸麻子一身猴的选手!”

  “你又埋汰我,我*你大爷!”说着潇洒哥奔着我就扑过来了。

  “滚,我不想跟你闹!”

  潇洒哥这个人有个最讨人厌的一点,那就是不管你想不想跟他闹,他都跟你闹,哪怕你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也跟你闹,贼烦人。

  ……

  台w,某租滞的房子内,墙壁上还挂着周杰伦七里香的海报,诉说着这个房子已经很老很老了。

  屋内的柳儿忽然感觉自己一阵恶心,吃什么吐什么那种,她怀疑自己怀孕了。

  她非常非常的害怕,阿文也是非常非常的害怕,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你是不是有了?”阿文声音有些哆嗦的问道。

  “不知道。”柳儿吐得眼泪吧差的。

  “我去买试纸,你试一下。”说完阿文便跑了出去。

  而柳儿则是无言的坐在地上,哭了好久好久。

  片刻后,阿文买了试纸回来对柳儿说:“试纸最好明天早上用,这样才准确。”

  接着阿文将其擦拭柳儿的眼泪:“柳儿你别哭了,我一定会对你的负责的,如果你怀孕了,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试纸这个东西我一个女人都不了解,你却这么了解是不是好多女孩都为你怀过孕,你是不是跟每一个女孩做的时候都不带*,到底多少女孩为你怀过孕?”女人的想法总是很奇怪的,在特定的时间段内,想的问的说的都非常的奇葩。

  “我承认我以前真的很渣,给自己的定位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人,我知道你打心眼里瞧不起我,但我告诉你,曾经我也很认真过!”阿文想起自己那个被祸害致死的女友眼睛募的一红。

  “可是别人带给你的伤害为什么要我来埋单,凭什么!!”柳儿忽然情绪崩溃的吼了起来。

  阿文则是不在吭声,闷头拿起桌子上的烟刚要抽,随后仿佛想到了什么,看了眼柳儿的肚子便将烟放下。

  “别的话我不多说了,也不想解释什么,如果你怀孕了,我铁定会娶你,当然,你没怀孕,我也会娶你,我会对你负责。”

  “呵呵。”柳儿冷笑两声:“之前呢?你之前强*的那些女人们你最后都怎么处理了?”

  “跟你没关系。”阿文冷冷的说。

  “你这叫我怎么相信你。”

  “我说了我不是好人,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我不想解释。”

  “孩子我不要,你我也不嫁!”

  “你要是不嫁我,孩子你要敢打了,我就去强*你姐,然后杀了他。”

  砰的一声,阿文说话便关上门离开了,他叼着烟走在大街上抬头看着天空,任雪……当年我们差一点就有孩子了吧。

  每一个人在变成什么样之前,他都有自己的故事,谁都想活成王思聪那样,每天泡泡妞,玩玩女人,换换女友,打打游戏,日子潇洒而又自在。

  如果有的选择,谁愿意打打杀杀,谁愿意去做那个十恶不赦的恶人呢?

  你不了解我的故事,请你不要评价我。

  如果你评价我,随你,我阿文懒得跟你做任何解释。

  做一个酷酷的混世大魔王,有何不可?

  好人?呵呵,我去你妈了个*的吧。

  阿文叼着烟,眯着眼睛抬头看了眼母婴店,想了一下,随后迈步走进去:“内个……我想问一下我媳妇刚怀孕,应该吃什么比较好?”

  “哎呦,这不是阿文吗?”一道极其刺耳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阿文回头看了眼,便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我看看这是哪儿,我们的情场浪子,强见界的扛把子阿文竟然来母婴店买东西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是吗?”这个人叫刘新景,向来跟阿文不合,但平常又是一个公司的,两个人见面就开掐,却又不能往死干那种。

  阿文没理他,转身就要走,他自己进这个店里让人看到也确实很尴尬,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曾想自己会有一天进来这种地方。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