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别走啊,晚上我请客,哥几个一起去喝点呗?给个面子。”刘新景吊儿郎当扶着阿文的肩膀说道:“来了一批高中的台妹,相当正点哦,据说好几个都是厨呢。”

  “没兴趣。”阿文说罢就要离开。

  “都说阿文现在改邪归正,夜场不去,酒吧不去,除了华哥他们那几个大佬叫,离开公司就是回家,今天又在母婴店碰见你了,咋的,真跟传闻中是的,从大陆拐来几个娘们,要结婚了呗。”

  阿文闻言,脸色一变,随即掐着刘新景的脖子摁在墙上:“你他ma注意你的用词。”

  刘新景让他掐的难以呼吸,平常他们虽然也打嘴仗,但从来不动手,他跟那天被干死的红发青年不一样,他的地位属于跟阿文平起平坐,大家心里不合,嘴上吵架,但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的,想不到阿文竟然为了那个女人跟自己动手了?

  “你动手之前先好好想想华哥说过什么话。”

  阿文笑了,那种很不屑的笑:“对我而言,你就是那种哭完鼻子回家告状的蓝紫,柳儿她不是娘们。”

  咳咳!

  阿文松手后,刘新景剧烈的咳嗽着,缓了好半天才冲离开的阿文背影喊道:“你该不会是真的动了情了吧,劝你一句哈,像咱们这种人,心在心动时一定会受伤。”

  “你巴不得我出点什么事,公司就没人跟你争了是吧?”

  “呵呵,你愿意怎么说都行,咱们三合会进军s海,这个老大的位置肯定是我要做的,你阿文,想都不要想,本来呢之前你的机会很大,但你动手杀害自己帮会的兄弟,下面的人没人会扶你,识相的话,你自己退出。”

  阿文一愣,他从大陆回来后,就一直没听华哥说什么进军s海的事,以前不管有什么事,华哥都会告诉自己,难道真的对自己失望了?

  如果真的是那样,一旦刘新景这种人窜起来,自己跟阿武可就没有未来。

  在三合会,所有人都想往上爬,只有爬得越高,出人头地的机会才越怕,没有人肯甘心一辈子做马仔,当小弟。

  阿文忧心忡忡的回到家,柳儿早已睡去,阿文看了眼柳儿的背影,然后什么都没说,也不再思考着公司的事情,拿起手机就百度,孕妇期间吃什么菜最养身……

  次日,凌晨,柳儿哭泣的声音在卫生间想起,一夜未睡的阿文非常紧张的等待着结果,在听到柳儿哭泣的声音后,他瞬间就明白了,柳儿是怀孕了。

  当下他猛地冲出房间,留下一脸心痛加失望外加绝望的柳儿。

  “原本以为你能算个男人,现在看来,呵呵。”待到阿文跑了以后,柳儿悲愤的说:“我的命为什么这么苦!”

  在柳儿被阿文强*以后,柳儿一度想过要自杀,自杀未遂后,便苟延残喘的生活着。

  随着时间的接触,柳儿发现这个阿文看着很坏,行为也很变态,但他真的有柔情那一面。

  阿文不止一次表态自己要娶柳儿,一定会。

  看着他认真而又决绝的神态,柳儿在心里也真的想过,如果阿文能够娶自己,并且改邪归正的话,那么自己是否能给他一些机会呢?所以柳儿才会在昨天问了那些话。

  柳儿这个人从小孤苦伶仃惯了,思想也是相当的保守。

  在阿文强*自己后,说实话,对自己非常非常的好,甚至连打都不打自己了。

  而自己思想保守,身子已经属于阿文了,那么她其实是完全可以接受阿文的。毕竟她想自己纯洁的身子这辈子只给一个人。

  那么这个人是谁,也就无所谓了吧。

  能够照顾自己,对自己好,足矣。

  有人会觉得柳儿的思想很奇怪,一个强*自己的人,怎么会爱上他呢?

  柳儿不爱他,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才会这么选择。

  当然又有人会说了,为什么柳儿不找其他男人嫁了?

  我只能说,当你从小经历的是柳儿所经历的人情冷暖,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做能给自己温度的家就够了,尤其在发现自己怀孕之后,那是第一次做人母的感觉,为了孩子还有什么不能忍的。

  在这个连高中生都做无痛人流的年代,是体会不到那种有了小生命当母亲的感觉。

  柳儿的命很苦,她的存在却也讽刺了当代很多男性跟女性在对待开房以及厨女这个问题上的一些极端想法。

  曾经,我们牵手就是一辈子。

  现在,就算怀孕,我也打掉,然后嫁给一个不知道你过去的人。

  是不是很悲哀?

  柳儿的事讽刺了当代社会,却不是鼓励各位爱她就去强*她。

  每个人她都有自己的无奈跟选择,柳儿也是一样。

  既然这个男人不太坏,对自己也还行,也是可以接受他的。

  而不是必须要什么因为,所以这样的事。

  你告诉我奶茶妹妹为什么会接受刘强东?

  刘诗诗为什么会接受吴奇隆。

  哪个男人不是大自己几十岁,都能当自己爹了,不恶心吗?

  你们可能会说,那是因为爱。

  那么好,我可以告诉你,爱都是做出来的。

  所以,在确认自己怀孕后,阿文却出跑的这个行为是让柳儿绝望的。

  一个万般无奈下才选择的男人,竟然是这么不负责任跟懦弱,什么话都是骗人的,她怎能不绝望。

  咚咚咚!

  阿武揉着迷迷糊糊的眼睛问道:“哥怎么这么早啊?”

  阿文犹豫了一下说道:“内个,你手里还有钱吗?”

  “要多少?”

  “呃……二百。”

  “哦,有。”阿武拿着钱就给阿文了,然后说道:“哥你瞅瞅你都这么大人了,二百块钱都没有了,告诉你省点花省点花了,每次都不听。”

  “行了阿武你睡觉吧,哥有事先走了。”

  阿文跑掉了,然后茫然的坐在大街上。

  原本他想跟阿武说,把咱家的存折拿出来,把房子拿出来给他,他想先结婚用,然后弟弟结婚的时候自己在张罗。

  可是阿文看着自己弟弟那憨憨的傻傻的模样却没有办法张这个口了。

  他跟阿武不一样,能喜欢阿武的女人要是没有房子没有钱,人家怎么能看上自己的傻弟弟呢?

  自己是当哥哥的,当哥哥就意味着也是当大人的,自己有必要为自己弟弟着想。

  万一自己拿新房过来住,弟弟突然说要结婚却没有钱的话,到时候又该怎么办。

  阿文很迷茫,很愁,一根烟接一根烟的抽着,随即他拿出电话号码给别人打了过去:“哎,兄弟,我阿文呀,你上次借我拿钱什么时候给我啊?”

  “就这几天就给你了,我现在手头上有点紧,等我周转一下就给你啊文哥。”

  “好吧。”挂了电话阿文又打了一个过去:“小期,我阿文呀,手头最近有点紧,我借你的钱能给我不?”

  “阿文你看你那个币样,不就管你借点钱吗,至于天天追屁股要吗?我昨晚赌博输没了,等有了就给你了,别墨迹了,草,这哥们让你当的,下次说什么不能管你借钱了。”

  对面挺来气的挂了电话,阿文愣了半天:“嘿,我*你个ma的,感情借钱的是老大呗?”

  阿文不死心,随后又打了几个电话过去,得到的回复都差不多。

  这令阿文非常无奈,当初借钱的时候说的好好的,阿文这个人又比较敞亮,就算没钱,兄弟张口了出去借也得给借回来,结果对面到日子也不还,阿文也不好意思要,要不是现在没招才开的口。

  可是对面的回复让阿文的心越来越凉,你们有事,我拼了命的给你们张罗钱,我真的需要钱的时候,一个个都是这态度。

  最可气的就是那第二个电话,有钱出去赌,没钱还自己,也是醉了。

  后来的阿文变得不再那么敞亮,别人管他借钱也都说没有,好多人私下里说阿文咋他ma这么抠呢,可他们谁曾想过阿文曾经对他们也很豪气,可在阿文出事需要钱的时候,他们又怎样对待自己的呢。

  没钱,没房子,阿文自己都没脸跟柳儿说娶她结婚的事。

  可阿文又不能不娶柳儿,也不可能让柳儿把孩子打了。

  在阿文看来,柳儿就是任雪转世,他将对待任雪的亏钱,全都要补偿在柳儿身上,这样他心里才会好过。

  最后阿文没招了,来到公司专门房贷的部门,找到刘进说道:“阿进,给我贷一笔款呗,你看看我能压点什么,我弟弟的那套房子肯定不能压,我还什么都没有,要不签个生死状吧,我还不了钱的话,就干死我,把我器官拿出去卖。”

  刘进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文哥你别闹。”

  “我没闹,我是认真的,我需要钱,你看看能给我抬多少?”

  “文哥你这人敞亮,做事不狗嗖的,差钱了跟哥们说,要多少我私人给你拿就完了呗,利息就不要了,你三个月之内给我就行。”刘进也挺实在的说了一句。

  “我一时半会真给不上,而且我需要的钱也比较大,我想买套房子,在买点首饰什么的,可能需要的比较多,你要有钱的话,走银行利息借给我也行。”阿文挺不好意思的说道。

  ps:有书友质疑水杯的事,你这样看,皇妃丢了是一个大圈,而其它的事情是一个小圈,这些小圈汇在一起才是一段完整精彩的故事,我写水杯的事,只是为了表达在皇妃丢了的这段日子以来,迟小娅跟方柔对耀阳爆发出来的感情就是用这个水杯呈现的,仔细看的一定会看懂,再说柳儿跟阿文的事,也是为了铺垫以后,还有,每个人都有属于它的故事,每个人的人物性格都很突出,还是西游记举例,孙悟空大闹天空,猪八戒调戏嫦娥,沙和尚干啥我忘了……他们这些人凑在一起才是西游记,并不是说他们西天取经就完了,而是在取经的这个过程中会发生什么,人物的性格跟故事路线是怎样的,最终的结果又什么,这才是一本小说,而不是那种想到哪写到哪儿,完全为了一时爽而故意写爽的文,那样的文看着多尴尬呀,兄弟们,精彩的故事一定是有头有尾,中间有铺垫,有高潮,承上启下!!最主要的还能令人深思。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