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圈子里私下里借个两三万基本上也就可以了,借多了就不要想了。你说你还,万一明天出事坐牢了,这钱不就瞎了?

  而且在台w买一套房子,即便是首付也是一笔不小的钱了吧。只要不是过命的兄弟一般不会有人拿,即便自己的亲生兄弟百分之九十五都不会拿这钱。

  阿文知道这话有些痴人说梦的味道可现实逼迫的他不得不说,哪怕希望渺茫也得去试试。

  “文哥,我也想帮你,只是你说的这个要求老大实在是帮不了啊,我孩子刚出生,家里挺需要钱的。”

  “行,没事,理解。”阿文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帮我办一下高利贷吧,我会尽快还的。”

  “文哥以你在公司的地位借多少都行,但是咱们得按规矩来办,您跟华哥说一声,他点头了,我立刻往下放。”

  阿文脸色变了变:“不是,咱们之间的关系还用扯那个吗?”

  “文哥咱都是公司打工的,没出事还好,皆大欢喜,一旦出事了,我真抗不了呀。”

  “行,等会啊。”

  阿文转身走了出去,他拿出电话想了一下,决定还是去找华哥,亲自跟他谈!

  人家当着电可能好意思拒绝你,但当着你的面就不是那么好意思拒绝了。

  这么想着,他便硬着头皮去找华哥。

  当时华哥正在高尔夫球场优雅的伦杆呢,当然了,华哥的技术很菜,你让他伦片刀差不多,伦这玩意纯粹就是为了装逼。旁边站着几个穿着很少的大洋妞随着华哥每一次将杆轮出去都会发哇的尖叫声。

  终于在华哥将杆不小心轮脱手以后,再这帮洋妞再次发出一声哇以后,华哥黑着脸说:“我这明明是轮飞了,你们也哇,哇哇个屁呀哇,能不能哇的走心点?”

  “华哥你连轮飞的姿势都是这么潇洒。”一个穿着低凶装的欲女双手合十满眼放痴的说道。

  “虽然你说的不是实话,但我很喜欢,去洗白白回房间等我,记得放玫瑰花瓣!”

  “么么哒!”

  待到跟这个大洋妞扯完犊子华哥甩了甩手臂往回走,而阿文一直跟着华哥后面没吭声。

  华哥走回到椅子上,拿下遮阳帽的那一刻,阿文立刻将水递了上去,华哥喝了一口方才缓缓开口:“阿文那天我打了你,你生我气吗?”

  阿文一愣:“不生气,我破坏了帮会内部和谐,您那天对我还是手下留情了,小文心里有数。”

  华哥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叼起一直雪茄裹了一口:“最近我们三合会有进军s海的打算,公司准备从内部挑两个最优秀的人,就是你跟刘新景二选一,原本我个人是力挺你的,但是你之前出了那把事,所以你懂吧?”

  “是我冲动了。”阿文其实没说,他之所以敢毫无顾忌的做掉红发男子,其实是经过华哥默许的。

  三合会表面上看着和谐的一逼,其实内部也是分了好几拨,而那个红发男子自然就是另外一波团伙里的人,只不过华哥碍于身份一直没有机会去搞他,并也知道阿文跟这个红发男子不合,所以才派这个红发男子去接阿文,两个人一旦起冲突,那么结果可想而知。

  当然,矛盾是日积月累的,而不是一瞬间呈现的,自然也没办法说那么多。

  总之阿文给红发男子干死了,华哥在心里是满意的,表面上还是要做作样子给下面的人看的。

  “以后努力就行了,我还是很看好你的。”

  “华哥,我……”阿文欲言又止,此刻他的心情并不在所谓的去哪当领导,满脑子都是柳儿怀孕的样子。

  “男人说话不要扭扭捏捏,我记得你很小的时候我就教过你,男人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大方的说话!”

  “是,华哥我想结婚了,没有钱买房子,想跟公司借点高利贷,您可以每个月从我工资扣,并且我会玩命的做事,肯定给您最快的速度还上!”阿文生怕华哥拒绝自己,赶忙快速的说道,尽可能的让华哥相信自己。

  “哦?你要结婚了?”华哥好奇的问道:“是拐来的那两个女人吗?”

  阿文点了点头:“她怀孕了,我想跟她结婚。”

  “阿文呀,你的事业正在上升期,华哥劝你一句切勿不可让女人牵绊住你的脚步。”

  “为了她我会更加的拼命。”

  “可是公司有公司的规定,你这也让我很为难。”

  “那我就在想办法,华哥您忙,我先走了。”见华哥果断拒绝自己,阿文心里是很生气的,平常任劳任怨的给你卖命,一旦到了真有事的时候自己老大都不帮自己,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等一下,公司虽然有公司的规定,但我个人愿意私自帮你一把。”华哥的声音缓缓地从身后飘了出来。

  阿文一喜:“啊?”

  “你们两兄弟从小就在三合会长大,你对我们的感情就跟我对你们的感情是一样的,你要结婚,我这当大哥的自然不会看着你不管,公司确实有公司的规定,平常我那么照顾你,下面的人就已经很不满了,这要是在帮你破坏公司的规定,那么他们都过来借钱的话,你让我怎么办?所以……我借你钱这事不要说出去,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便可以。”

  阿文噗通一声就给赵华跪了下去:“华哥你放心,只要我阿文还活着一天,我的命就是你的!”

  “我不要你的命,我需要的是咱们兄弟一起将三合会发扬光大,这次进军s海的人选你必须他ma给我选上!”

  “好,我该怎么做。”

  “这个人给我做了他。”

  华哥拿了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长得虎背熊腰戴着墨镜的大汉。

  他是台w省竹l帮的一个堂口堂主徐振乾,跟三合会发生过冲突,欠了三合会一千多万rmb,死活就是不给了。

  华哥曾派人多次去要,每次去的人都吃瘪了,好说好商量不行,对方就是死皮赖脸的不还钱,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态度彻底搞火了华哥,华哥忍无可忍,钱不要了,但是这个人给我弄死他。

  “钱岂不是瞎了?如果我要将钱给要回来呢?”

  “那么这张卡里的钱就是我给你的随礼钱!”华哥非常豪气的拿出一张银行卡拍在桌子上,并且这张卡里的额度不仅够阿文在台w买一套房子,更能让他举办一个很好的婚礼!

  阿文什么都没说,直接将银行卡揣进兜里,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记得啊,现在是非常时机,能不出响尽量不出响,在办完事以后你来找我,别自己跑。”

  “我明白!”

  阿文转身离开了,他拿着银行卡兴奋地跑回家,冲到柳儿面前,见到脸色苍白如纸的柳儿他吓坏了,生怕柳儿想不开在自杀!

  “柳儿,你怀孕了,对吗?”阿文声音激动地颤抖着问道。

  “你会负责吗?”柳儿面无表情的反问道,她已经想好了,如果阿文不对她负责任,她就带着孩子一起死。

  自己已经卑微到这种地步了,对方还不肯表态的话,活着也就没意义了。

  阿文将兜里的银行卡拿出来:“这张卡里是我全部的积蓄,不仅可以在台w买一套你喜欢的房子,也可以让你们母子的生活过的很好,我今晚要出去办件事,如果成了,我必将回来娶你,如果没成,你拿着钱走吧。”

  “你要干什么去?”

  “不要问了,跟你没关系!这张卡收着就行,如果第二天我没能回来,我会想办法找人放你走。”

  说完阿文竟然半蹲下去,将脸贴在柳儿的肚子上:“你会保佑爸爸的对吗。”

  这一刻柳儿再见到铁汉柔情的一面时,心里竟然五味陈杂起来,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个决定到底正不正确,自从知道自己怀孕后,整个人依然处在懵逼状态,自己嫁给一个强*自己的人,还为他生小孩的话,会不会太荒唐了。

  就在柳儿懵b的时候,阿文已经离开了。

  夜晚,博彩赌城,这是一家在台w唯一一家合法的赌城。

  基本上在台w本地以及大陆来游玩的游客都会进里面去小赌一把。

  此刻徐振乾就在里面跟一些赌友肆意的赌着钱,这个赌场归竹l帮所有,也就是说相当于徐振乾的主场。

  徐振乾就是典型的那种咋咋呼呼的人,此刻戴着大金链子,光着膀子,手里拿着筛盅一脸的春风得意:“买定离手,快点的袄,这把在通杀你们一局,晚上老子会所嫩模小杨幂!!”

  ……

  门外,阿文冷着脸,怀里别着开山刀,非常低调的进去了,他先是在前台换了筹码,然后奔着徐振乾那屋走去,刚进去就让徐振乾发现了,冲他粗鄙的嚷嚷道:“我草,兄弟,来玩了?快点压,马上开筛了,晚上带你飘唱!”

  压?又想骗老子钱?谁不知道在赌场玩,后面都是你们这些人在控制的,又想骗老子钱,老子压你妈了个鼻!

  阿文在心里咒骂一句,脸上却是笑呵呵的说:“我先看一把。”

  于此同时,我跟沈浪也抵达到了台w!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